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垃圾问题 需要民间和政府携手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5日 10: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08f6d3174f3490d933a58084feeaf6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来看今天的“走基层”,继续来关注垃圾问题。昨天,我们认识了垃圾分类指导员王凤琴,今天我们再来认识一位没有单位,没有身份,装扮奇特,为城市垃圾寻找出口的“行动派”,听一听他的心声。

  他叫黄小山,今年50岁。生活在北京六环外一个高档住宅区,平日里喜欢鲜艳时髦的装扮,喜欢打高尔夫球。我们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很潮的男人,每天忙活的却都是和垃圾有关的事儿,四月下旬,他设计的垃圾分类系统“绿房子”将正式开始试点。

  黄小山:我在这儿,你站这儿,咱们不但拧,要留五秒钟,那一定会出更大量的水。

  黄小山所说的,是“绿房子”里的一个主要设备——专门用来给厨余垃圾脱水。

  给厨余垃圾脱水,这个让人们乍一听起来有些奇怪的点子,其实黄小山已经琢磨了两年。

  黄小山以前是个办理经济合同案件的律师,2009年,因为反对在自己所住的小区附近建设垃圾焚烧厂,他和居民们走上街头维权。

  黄小山:房价这么贵,你建垃圾场,我的房子贬值了,这是我自己的钱,会不会排放污染啊?会不会有臭气啊?

  维权中,与警方发生了冲突,黄小山和十几名参与维权的业主被问询至深夜,这件事深深刺激了他。

  黄小山:如果我们继续以这么对抗的方式走下去,垃圾问题是无解的。那么怎么才能有解?一定要给垃圾找到出口。

  维权事件之后,黄小山决定先把自己的工作放一放,潜心研究垃圾。

  黄小山:等于说我的律师不干了,50岁的人要改行,走上一个新的路。

  黄小山还联合业主们组织了志愿者研究小组,花了几个月时间,向北京市政市容委递交了四十几页的垃圾处理建议方案。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多久竟然接到了北京市政府邀请,做为唯一的市民代表,在2010年2月22日,随考察团前往日本,考察垃圾焚烧。

  黄小山:我真的我就觉得肩上的担子比较重,媒体在关注你,民众在关注你,社会组织在关注你,政府在关注你。

  通过考察,让黄小山没想到的是,原来垃圾焚烧已经是国际上通用上百年的稳定技术,中国的垃圾焚烧厂也全部都是进口设备,理论上可以做到像日本的焚烧厂一样安全,前提条件是,燃烧温度必须保持在850度以上,才不会产生致癌物质二恶英。但是,如何保证高温,是一个听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很难的问题。

  按照北京市官方公布的标准,北京现在每天产生一万八千吨垃圾,其中厨余垃圾占了近70%。根据中国人的饮食习惯,食物中的汤汤水水特别多,厨余垃圾含水率高达65%以上。焚烧时水分太大,容易导致垃圾热值偏低。

  黄小山:我要站在政府的角度,我要去替政府想办法,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更加科学的,更加符合中国国情的(去解决)。

  2011年1月,黄小山向政府提交了一个叫“绿房子”的垃圾分类方案。他想建立一个体系,由政府出资,送给小区里的居民每户一个垃圾桶,还有垃圾袋,剩下的“绿房子”来解决,只有一个要求,用实名制,每天把自家垃圾分成两袋,含水的和不含水的。

  “绿房子”实现承上启下的功能。具体说来,“承上”就是帮老百姓完成垃圾分类,“启下”就是把干垃圾分成七类,最大限度地把里面有用的东西拣出来回收再利用;把湿垃圾用破碎机“瘦身”,“汤水”进入市政下水道,废渣被推出出料口,再与垃圾处理厂对接。但是把理论变成实际的过程可没那么简单,光是垃圾破碎脱水机就已经做了四台了。

  黄小山:我认为可能一代也好,二代也好,从设计方面就出现错误了,那我要重新找人。

  终于,有朋友告诉他,河北唐山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机械加工集散地,机器不但做得好,还便宜。就这样,在别人介绍下,他认识了工程师耿荣友。

  唐山遵化某机械制造公司工程师 耿荣友:去年10月份他就跟我打电话,让我到那儿看看是不是他的设备有什么毛病,最后我就带着DV,带着相机,我想把整个过程给录下来。

  黄小山:我们整整两天的交流。

  唐山遵化某机械制造公司工程师 耿荣友:我以前做的全是矿山用的采矿设备,选矿设备这一块。认识黄小山,我才开始接触垃圾。也看了好多文献。

  黄小山还一趟一趟跑唐山和这个新认识的哥们试设备,去年还彻底辞了职,自己贴着钱,为绿房子奔波。

  黄小山:哪怕我现在花了五十万,我高高兴兴地,你让我再花二十万,我不会皱眉头,我没办法,我陷进去了,还是那句话,我没有任何压力,或者认为我很痛苦,没有,相反,我觉得我从中,从这个研究中看到了这么多问题。

  在小耿的帮助下,绿房子里终于有了运转正常的垃圾破碎脱水机,还得到了北京市政府和民间NGO组织的支持,不但帮忙寻找了试点场地,还提供部分试点运营资金。

  唐山遵化某机械制造公司工程师 耿荣友:现在我已经入迷了,着魔了,我必须得把这件事干好。现在本身这一块不只是北京垃圾处理是问题,我们县级市,它的垃圾处理也成问题。我们过去有一个教练场,是一个挺大的地方,现在都让垃圾填没了,不产生垃圾是不可能的。

  黄小山说,小耿的“着魔”,让他有种被认同的感觉,特别开心。今年四月下旬,“绿房子”就要在他所在的小区附近试点了,面对的是600户别墅区居民和600户回迁户,他们认同不认同绿房子,还是未知的。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大家在家扔垃圾之前,停一下,想那么一两秒再投放,真正地做到干垃圾湿垃圾分开,把垃圾送进绿房子。

  黄小山:我认为环保还没有成为我们普遍的一种国民意识。政府开始重视了,那么我觉得这正是一个时机,让我们和政府一起去宣传这种绿色环保的理念 我们做为公民如何跟政府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完整的公民的一种概念。

       编辑:杨书杰

热词:

  • 垃圾
  • 问题
  • 民间
  •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