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玉树地震两年记 定居的牧民和重生的城市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3日 07: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玉树牧民新居。

地震时才9个月的拉吉永措。(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玉树县重建的学校。

孤儿学校的新校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部分牧民自愿不再“逐水而居” 入住新房让他们的生活更有保障

  先建住房最后建政府机关 青海省预计今年年底将完成重建主要任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雪山之巅,苍黄的大地上绿草待发,玉树草原又迎来了新的春天。

  听说是广州媒体的采访,31岁的珍夏情绪激动。两年前的一幕幕又映入眼帘。2010年4月16日,广州消防20多名救援者置自身安危于度外,奋力从倒塌的房屋中救出他的外甥女拉吉永措,但他却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妻姐。

  逝者长已矣!2010年4月14日凌晨的青海省玉树县的两次地震,造成2220人遇难。随之而来的是灾区的重建。“2012年年底前,全面完成玉树地震灾后城乡居民住房重建任务,实现投资150亿元以上,确保基本完成恢复重建主要任务。”4月11日,青海省官方定下了重建的目标。

  两年来,灾后重建所改变的,不仅仅是玉树城乡的建筑外貌,逐水草而居的粗放游牧生活,也将从此逐渐淡去。

  文、图/本报记者杜安娜 通讯员才仰

  “苦干三年跨越二十年”

  新房像五彩石散落高原

  从隆宝镇南边的山坡上,俯瞰着山下的镇区:藏民新居整齐地排列,雪水化成的小河穿镇而过,浅滩上一群牦牛慵懒地享受着阳光。湛蓝的天空下,白云低得触手可及。

  两年前玉树地震,县城所在地的结古镇和距县城70公里的隆宝镇,是受灾最严重的两个地区。作为第一批玉树灾后重建项目整体交付的地区,隆宝镇涅槃重生。

  38岁的更阳是隆宝镇的镇长,在这片土地上,他已经生活了20多年。在过去两年里,他见证并亲身经历了隆宝镇的灾后重建。“地震夺走了我们100多位同胞的生命,但今天的隆宝镇,已经脱胎换骨。”

  隆宝,只是玉树州的一个缩影。地震,在带给玉树创伤的同时,也给了玉树跨越发展的机会。“苦干3年,跨越20年!”类似的标语,在重建的工地上,随处可见。

  从德吉岭前往隆宝镇镇区的路边上,人们不时可以看见散落的牦牛尸骨。“前几天这里下了一场大雪,大部分草场都被掩埋了,全镇因此损失了10000多头牦牛。”更阳的声音略显低沉,“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仅仅依靠畜牧业,太脆弱了。”

  据镇长更阳介绍,隆宝镇全镇居民1400户、8000余人,绝大部分都是牧民。玉树地震之前,除了100多户集中居住在镇区外,其余的1200多户都散居在各自的草场附近,跟着牦牛群一起逐水草而居,大多住在帐篷里。

  根据地震后的重建规划,隆宝镇在德吉岭和镇区设立了两个集中居住点,其中德吉岭600多户,镇区800多户,基本能够容纳全镇8000人口。

  爬上镇区南侧的山坡,整个镇区尽收眼底。800多户新居,外墙分别是紫色、橙色、黄色、白色和浅蓝色,屋顶则全部是天蓝色,宛如一块块五彩石,散落于高原和蓝天白云之间。

  远远看去,这些新居都像火柴盒一样,但走近才发现,每所房屋都有不同的房形,有的是L形,有的是“凹”形,房檐上无一例外地贴有精美的藏式图案。

  在镇区东西走向的两条主干道旁,沿街开了不少小商铺,有卖日用品的,也有餐馆,还有美容美发店。

  记者随意走进一户院子,主人罗增珠热情地欢迎我们参观。

  院子的中央有一个红色的玻璃房。房内面积仅六七平方米,摆放着两张小床,还有几盆花。这是罗增珠用旧房拆下的窗户搭建的“阳光房”。

  罗增珠现在不再放牧,他参加了保护三江源自然生态的10年退牧换草项目。退出草场后,他每年可以得到5000元的补贴,以及1000元的牛粪出售补贴。此外,每年的五六月份,他做些虫草生意,能挣两三万元。其余的时间里,就开着面包车跑跑运输,挣点零花钱。

  “10年后,如果其他生意不行,我还可以把草场拿回来,接着放牧。”罗增珠说。

  “孩子长大了不会再放牧”

  未来发展依靠商贸和旅游

  在更阳看来,集中居住,一方面提高了牧民们的生活质量。“就说电,过去即便有太阳能,也只能照明,现在电线拉进来,你想买什么电器都可以。”

  “另一方面,牧民们的生产方式也改变了。”更阳告诉记者,牧民过去单纯依靠畜牧,挣不了大钱,一遇到雪灾就损失惨重。集中居住后,原来游牧的牧民就可以释放出部分劳动力,从事镇区里的服务业。

  记者发现,在不少牧民家中都有藏獒,牧民告诉记者,一只小的藏獒,能卖两三万元,不算好贵。养藏獒是不少牧民的副业,很多搬进新村的牧民都养着藏獒。

  隆宝镇地处玉树州西北,位于三江源保护区的中心。更阳认为,减少粗放的游牧比重,还有利于保护三江源的自然生态。

  他指着一名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孩子说:“他们长大了,肯定不会像他们的父母那样去放牧了。”

  “地震前七八年,镇里一直希望牧民们能够集中居住,但牧民们不愿意搬。根深蒂固的传统,仅仅靠口头说服,太难了。”更阳告诉记者,现在新村建好后牧民们就自愿搬了,不需要再去动员。

  记者发现,在镇区周围的山谷里,也散落着部分新居。更阳解释说,有少数牧民不愿意搬进镇区,援建单位也尽可能根据他们的要求,在其草场上为他们建起新居。

  重建中的玉树,外来人口比原住民还多。人多,商机就多。重建中的玉树,因此吸引了不少外地人前来淘金。地震之后,原先在江浙一带开餐馆的马文学,带着一家人来到玉树,在新寨附近开了一家帐篷饭店,客人大多是援建工人。除去房租和成本,全家人每月也能挣上2万元。

  几乎每个帐篷聚居区都会有一条“商业街”,商铺相连,招牌林立。水果摊主李雪莲来自四川雅安,“地震后跟着我姐过来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四川,刚来时还有高原反应,现在适应了。这里就是环境差一些,但生意还不错,一个月能收入三五千元。”

  事实上,在隆宝镇镇长更阳看来,粗放的游牧业必将式微,支撑当地居民生存发展的,除了商贸,唯有旅游。

  高原生态旅游区就是这座海拔3800米城市的未来之梦。“隆宝镇不乏旅游资源,有国家级的黑颈鹤自然保护区、三江源核心区,七八月份来,一定会流连忘返。”

  当地藏族小伙子扎西是一名嘛呢石刻匠。嘛呢石是藏族的传统民间艺术,扎西的工作,就是帮藏民雕刻嘛呢石。这些雕刻好的嘛呢石,大小不一,形状各异,藏民们将嘛呢石堆在一起,放在山顶、山口、湖边或寺庙、墓地,成为当地人们的保护神。

  玉树新寨村嘛呢石堆,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嘛呢石堆,这自然也成为了玉树的发展高原生态旅游城的“法宝”之一。

  作为玉树重建规划设计技术组成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师鞠德东告诉记者,高原生态旅游城市是新玉树的未来整体定位。“在此框架下,还有一些具体的项目,比如新寨嘛呢石堆申遗,结古镇巴塘、扎曲两河景观带建设等等。”

  鞠德东同时告诉记者,玉树目前的重建以民生工程为主,部分生态旅游项目如州博物馆已经开工,其余旅游项目诸如宾馆、商业以及其他文化项目,将在民生工程结束后陆续开工建设。

  先建住房最后建政府机关

  4月10日开始,玉树地震后的援建单位陆续进场,恢复开工。

  和隆宝镇相比,玉树城区的重建相对缓慢。玉树城区东西走向的中心区域俨然是大工地。工地里矗立着当地居民的帐篷、援建单位以及州县政府临时办公的板房。

  机器轰鸣,车水马龙,尘土飞扬。喧嚣混乱中的玉树,正在经历着地震创伤后的最后一次阵痛。根据重建指挥部的规划,到今年年底,城区居民就能陆续搬入新居,基本完成市政、交通等基础设施、商贸、特色产业、生态修复等项目建设,基本完成恢复重建主要任务。

  玉树的重建并非齐头并进,而是有先有后,有主有次。在玉树城区内,最早重新站立起来并装修一新的,是学校和医院;还被脚手架包围着的,则是居民小区;还在打地基的,是政府机关办公大楼。

  玉树州城建局局长仁青告诉记者,完成重建后的几所学校,已经陆续投入使用;玉树州藏医院也正在进行内部装修和设备安装调试,预计7月份就可以接待病人。

  记者接触的多位玉树官员都表示,在玉树的重建过程中,牧民住房、学校、医院都排在前面,而政府机关办公楼则排在最后。城区的住房重建,也是普通居民优先,公务员最后。在玉树重建前线指挥部,多名负责人的办公室和卧室都在同一间板房里。

  重建指挥部对审计署公告回应:

  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和完善的问题

  3月30日,审计署发布了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2011年跟踪审计结果。审计结果存在多项需要改进和完善的问题以及个别违规问题。其中赈灾资金的用处和工程质量等问题成为重点。

  “2.78亿元建设资金闲置未发挥效益”、“少数重建项目前期手续办理缓慢”,针对这些问题,玉树地震灾后重建现场指挥部副指挥长匡湧向记者表示,的确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和完善的问题。

  11日,在玉树地震灾后重建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有关人士表示,玉树灾后重建资金实现“三有”管理,未出现重大违法违纪问题。

  据匡湧介绍,国家确定玉树地震灾后恢复重建资金总盘子为316.5亿元,由中央和省级财政、社会捐赠资金及居民个人自筹等组成。截至目前,青海省财政及省民政厅、省红十字会和省慈善总会累计拨付玉树灾后重建资金219.84亿元,省级玉树重建相关部门和玉树州财政局按项目进度共拨付到项目实施单位174.66亿元。截至2011年底,共接收社会捐赠资金99.25亿元。采取了专户存储、专账管理的办法,严格实行资金专户管理和封闭运行。

  玉树·面孔

  一个广州人救出的孤儿:

  母亲为救她

  把她藏身下

  听说是广州媒体的采访,31岁的珍夏声音哽咽了。两年前他外甥女被救的一幕重现眼前。

  2010年的4月16日,广州消防20多名救援者极力救助,依然没能将他的妻子永吉才仁和妻姐白文毛从废墟中及时救出。挖出来的白文毛双手紧紧抱着孩子,用身体死死护着孩子的脑袋,倒塌的砖头正好砸在白文毛的后脑。她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孩子生存的机会。

  珍夏告诉记者,妻子永吉才仁自小丧父,其母亲如今也不在人世,她一向和姐姐感情甚好。永吉才仁的姐姐是单亲母亲,拉吉永措一直被永吉才仁视为己出。

  这个被母亲用生命守护的女孩叫拉吉永措,珍夏一直把她带在身边,他告诉记者,快三岁的拉吉永措长得非常漂亮,活泼可爱,整天蹦蹦跳跳,好像有使不完的劲。

  虽然现在家庭条件还不是很好,只能住在板房中,但珍夏和老母亲一直对孩子悉心照顾,孩子长得很好,整天无忧无虑的。

  珍夏的邻居、一名来自北京的志愿者孙老师告诉记者,她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珍夏对孩子如同自己的亲生,有过之而无不及。珍夏说,为了永吉才仁,目前还没有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

  一个普通牧民的家庭

  敬老抚幼没了后顾之忧

  一间近30平方米的客厅里,沿墙依次摆放着两张沙发床,贴有藏式图案、高矮不一的橱柜。客厅的中央,则是一座双灶的炭火炉,一走进去,顿时暖意融融。而客厅里不乏现代元素:对窗矗立着一个1米多高的双层保险柜。80平方米的房屋,从空中看呈L形,屋内三室一厅,包括一间较小的经堂。

  这里是牧民扎西丹珠的新家。在隆宝镇德吉岭生态新村的600多户牧民中,这是非常普通的一家。

  扎西丹珠告诉记者,房屋的建设资金都是从援建经费里来的,牧民不用掏一分钱。房屋里的家具家电,则是自己买的。

  屋外的空地上,还有两顶“抗震救灾”的帐篷,一顶帐篷里堆放着杂物,另一顶较大的帐篷里面,摆着一台桌球。两顶帐篷之间,是一辆面包车,一台洗衣机,以及一台柴油发电机。院子里还有一口井,揭开井盖,能看到冬夏两用的水管。

  扎西丹珠说,村里的电线都已经拉进每家每户了,只等玉树那边今年连网,发电机就可以收藏起来了。

  扎西丹珠家的草场在十几公里之外的山沟里。“搬到这里,最好的是孩子上学方便。我小的时候,没上过学,就混在牛群里,他们(儿女)不能再这样了。”

  扎西丹珠一家四口人,一对儿女都在上学。儿子就读的小学,就在几十米外的临时教室里。

  德吉岭的小学还没有完工,新村里的老年活动室,就成了孩子们的临时教室。中午时分,阳光灿烂,孩子们沿着教室的墙根坐下,手捧课本,大声朗读。几位头发花白的藏族老妈妈,则坐在附近晒太阳。

  更阳表示,牧民们搬进来之后,不光是孩子上学容易,老人养老也没了后顾之忧。

  一个参与重建官员的生活:

  翻过几座大山

  才见一两家牧民

  儿子在西宁上学,妻子在玉树工作,自己则在隆宝镇,平均每月才回一次家,这是一个普通重建官员的生活常态,隆宝镇镇长更阳笑着说,他还算好的,离家只有70多公里,离家有一两百公里、到各个乡镇工作的人也不少,在玉树,大多数人都是这样。

  “不过我们夫妻俩从不吵架,因为我总是哄着她”,谈到自己的家庭生活,更阳更是哈哈笑起来。

  玉树地震后,工作和生活更是没有明确界限,随时有事就随时去办。他说,城市人可能难以理解,“这边和城市不一样,牧民们分散居住在不同的山上,每次去拜访农户,翻过几座山,才看到一两家”。朝九晚五的生活,他们也“过不了”。

  一所孤儿学校:

  学校规模进一步扩大

  两年前,胡锦涛总书记走进一所学校的板房教室,在黑板上写下了12个大字:“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

  今年3月10日,期待成为现实。现在,孩子们已经搬进新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孤儿学校,“这是一所抗震性强、保暖性好、富有民族特色的新校园,学校规模进一步扩大,惠及了更多的孤儿。”校长尼玛仁增向记者介绍。

  他说,这所新的孤儿学校是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援建的,目前学校已经更名为“玉树八一孤儿学校”。地震前,学校有两百多名孤儿,地震后,增加了一百四十多名地震孤儿。在地震后,学校无条件接受孤儿,并设置了幼儿班。

  新建学校总面积有12000多平方米,比之前大了很多。现在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14名志愿者在义务教学。“孩子们初中毕业或者高中毕业后就离开学校,走向自己的人生。”尼玛仁增说,“这些孩子现在生活得很好。”

热词:

  • 牧民
  • 嘛呢石
  • 三江源保护区
  • 地震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