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假和尚”是个真问题!(20120409)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9日 22: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422e24bb8284503add447891a273a3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曾经有一天我问过季羡林季老一个问题,当时他正在校订,其实已经之前出版的《佛教十五讲》,我说季老您是佛教徒吗?他笑着回答说,我不是,但是我想我跟所有的或者说大多数的中国人是一样的,可能天生对佛教会有一种亲切感,我觉得季老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们对佛教会拥有一种亲切感,可不意味着谁穿上僧袍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我们都会感到亲切,比如说这样的两个“和尚”,这样的一些作派,我们看有一些模糊的照片,在存钱,存钱也就罢了,据说百万之巨,这就有点离谱。接下来看,他们喝的不是饮料,是酒,而且两个年轻的女子,两个年轻的女子如果说是陪伴也就另外再说,但是动作非常的亲昵,而且去酒店开房,这就跟我们谈到的僧人的印象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该是两个怎样的“和尚”呢?

  (播放短片)

  网络视频资料:

  僧人:你把话说清楚,我们要事实。

  假和尚:你们是佛吗?你们是和尚吗?

  僧人:你是吗?你是不是?

  僧人1:你穿僧衣来的,咱们就按内部人士处理。

  解说:带女子去酒店开房,在银行存巨额现金,在地铁公然喝酒,在公共场所搂抱,从4月1号高调在网上出现,到4月7号跑到北京法源寺内拍照,结果被愤怒的僧众围堵并报警,再到今天中国佛教协会作出回应,几天来这一对所谓的“和尚兄弟”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在虚拟的网络上面开始走红的同时,也引发了现实世界舆论的集体愤怒。

  网络视频资料:

  假和尚:这酒量。

  女子:你能不能喝了?

  假和尚:我能喝呀?

  女子:能喝咱俩人喝半瓶。

  假和尚:来,开始。

  解说:整个拍摄过程两名男子和两个女伴并不闭会,而画面中也没有其他乘客的任何反应,尽管此段视频的真实性令人怀疑,但是看看网络运营公司的提供的数据就可以出,整个视频的传播速度极快,除了地铁四个人还前往商场,这段在公共场所电梯上的搂抱更是旁若无人。

  4月1号晚这张两个“和尚”带两个女子酒店开房的图片,就被网友疯狂转发了40000余次,而这段两分三十二秒的视频,则让网友们见识了这两个假和尚的的富有,男子拿出了成捆的百元大,即使有人从旁拍摄两人也始终没有理会,除了视频和出片,在网络上甚至还出现了名为“和尚兄弟”的微博,这一系列的东西让两个不知道真假的僧人,开始在互联网上爆红,以至于在4月7号当两个穿着海青袍子的“和尚”带着两个女人在北京法源寺

  内刚一露面,就立刻被寺里的僧人认了出来。

  网络视频资料:

  僧人:想出名说叫什么名字,当着大家说出来。

  僧人1:你们明天就出名了,你们已经出名了。

  解说:4月7号下午五点左右,当这两个网上爆红的“和尚”带着两个女人在法源寺内摆造型派照时,被寺内学习的中国佛教院的众学僧识破并抓获,此后,这两个假“和尚”被警方带走,目前两名假冒和尚的身份和动机尽管还没有对外且公布,但两个人的所作所为,却已经遭到了佛教界的谴责,中国佛教协会就在今天上午表示,这种行为诋毁了佛教界名誉,破坏了佛教形象。

  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 普正法师:

  那么这个事情发生后,我们广大佛教徒佛教界非常愤慨,呼吁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严肃查处,他是冒充僧人,对佛界的形象的破坏,会伤害广大佛教徒的感情,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尤其是媒体的朋友对这类事件进行深刻揭露,给我们佛门还一个清净。

  白岩松:首先我得说,当把这两个人称为“和尚”的时候,是对和尚的冒犯而且也是一种不尊敬,因此接下来说这两个人的时候,哪怕说“和尚”这个字眼都一定要加强引号的,我相信很多的朋友看完刚才的这段视频的时候,马上第一反映就是他们到底要干吗?他们究竟是要骗钱还是要做什么。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跟警方来进行联系,警方说现在正在调查不便接受采访。显然第一是冒犯了僧人,然后冒犯了整个佛教的形象,接下来其实也冒犯了我们,使我们心里头该对和尚、该对僧人和对佛教应有的某种敬畏和尊敬也垮塌了一定的部分,第三,最重要是那冒犯着整个社会。因此,他究竟在做什么?相信再过一段时间的时候会有更加清晰的答案,即便是行为艺术,恐怕也是大家不能够接受的。这两个“和尚”穿的是海青服,其实这也是露出马脚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这种服装虽然容易买到,但是真正的和尚和僧人只有在做佛事的时候才会穿着它,平常在外的时候是不会穿这样的服装的,这也正是法源寺的很多僧人一眼就看出来,觉得有不对的这样的地方。针对这件事,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佛

  (电话连线)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普正法师:普正法师您好,

  普正法师:您好,白老师好。

  白岩松:现在这个行为出现了,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声音和关注,对于你们来说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普正法师:现在这两位假和尚,他们是披着僧装去做违背佛教的根本戒律的事情,故意诋毁了佛教的生于,损坏了佛教的形象,这种行为极为的恶劣,伤害了广大佛教徒的信仰感情,所以佛教界也是十分的愤慨,大家对他们的这种行为,希望通过有关部门能够严肃的查处,因为佛教界觉得这种行为对我们的伤害是非常的大。

  白岩松:普正法师另外据我所知,现在我们整个佛教界正在开展一个对所有的参与其中人员的身份的重新的界定,也就是说我们看到了社会上会有很多的假僧人,假和尚,使真和尚更真这种身份的界定,您觉得对制止假和尚、假僧人的现象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个工作现在开展的怎么样?

  普正法师:最近这些年社会上假冒僧侣,侵害佛教形象的事情屡屡发生,我们也是一方面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出台一些具体的举措,有效遏制此类现象的发生,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宗教界近年来在进行教职人员身份认定备案工作,这个认定办法出台之后、完成之后,对这个辨别真假僧侣提供比较有效的更加实际的方法和手段。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普正法师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其实在面对这样的假“和尚”,究竟该怎么样去处罚他,是道德问题还是触碰了法律的界限,其实现在的看法、说法并不一样,比如说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就说,如果只是俗人穿上僧服假扮和尚,没有看到什么法律禁止这种做法,虽然对和尚整体形象有影响,但是没有针对单个和尚,也谈不上名誉侵权,我觉得这更多是个道德的问题,当然假扮和尚进行坑蒙拐骗的除外。

  但是也有人不这样看,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冠就认为,不管他是处出去于“好玩”还是恶意,公安部门均将视二人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轻重对他们进行行政罚款、拘留等处罚,拘留最长可达15天。因此究竟在法律还是道德问题上,也希望将来有一个更加清晰的界定,说起来这两个假“和尚”是在法源寺现形了,当时他们还很狂,对很多真的僧人说,你们是真僧人吗,警察来了之后还说你们是真警察吗,看见他们对真假还真挺在意的,接下来咱们得去听听法源寺的僧人们对件事情又该是如何的看法?

  (播放短片)

  解说:进过五星级酒店,大方亮相地铁,拼了酒贴了面,两个假“和尚”屡屡在公共场合挑战着公众底线,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对旁边的拍摄者也毫不避讳,但是在4月7号,当他们着着两位女伴现身北京著名古刹法源寺时,却遭到这里僧人的喝止。

  法源寺法师 妙戒:

  (那天)5点一刻左右,我们功课结束,大家从里头拍着队慢慢走出来,就发现他们两位站在台阶下面,前面正前方这个位置,因为我们正常的着装,比如说不参加法会,没有重要活动的话,就像我这身着装,是这个样子。在外头比如说走路,比如说他们出现的那些场所,是从来不会穿那样的衣服(海青),所以这一点肯定他们就是外行。

  解说:

  与其说是穿错了僧衣而引起怀疑,不如说是“和尚兄弟”几天来的行径引起了法源寺法师们的高度关注,在这个北京历史最悠久的古刹旁边,就是中国佛教院所在地,众多的年轻法师都熟悉现代信息科技,他们早就从网络上目睹了“和尚兄弟”的所作所为。

  法源寺法师 常学:搂着女人,手上拿着酒啊,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对这种影响觉得挺可悲。

  法源寺法师 通然:就是感觉很悲伤,因为严重破坏佛教形象。

  解说:当日正值周末,法源寺往来僧俗众多,爱在热闹处亮相的“和尚兄弟”刚迈入寺庙大门时,就被法源寺众多法师识破。

  法源寺法师 通然:大家说已经到这个院子里,然后我就跑到洗手间,跑到洗手间以后,发现有一个门是关着的,然后我就低头去看,去看里面一共有四只脚,就发现应该是这两个人。

  法源寺法师 恣振:既然你是和尚,你会背心经吗?你会背大悲咒吗?然后还问了一下,比如说佛陀出生在哪一年,佛陀涅盘在哪一年呢,这些问题他们都答不上来。

  法源寺法师 乾空:因为首先我们作为一个出家人 我们是以寺庙为家,整个寺院包括佛陀,包括我们的老师,就像我们的父母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孩子看到无辜的佛木蒙受非常不好的屈辱,还能非常平静。

  法源寺法师 恣振:就是想澄清这个事实,就是想把一个客观的真相表现出来,表示出来,让其他人知道僧人原本的样子不是这样的。

  法源寺法师 常学:有这种信徒他们一看到他们就知道是假的,但是他们这种行为对什么有影响呢,对不了解佛教的人会有影响。

  解说:假冒和尚,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时有发生,且大都与行骗相关,比如来自《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2009年的报道就说,在河南宝丰县大约有上万名假和尚行骗全国,他们卖假药物搞表演,都受所谓少林高僧开过光的护身符,广聚不义之财,甚至还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和尚产业”。但是面对这两个和尚打扮,且取名为“和尚兄弟”的人,从4月1号以来的一系列所作所为,似乎又和行骗无关,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和尚兄弟”的行为目的进行调查。

  白岩松:这两个人的行为是因为太过分,而且让很多人都感到惊诧,因此最后现了形了,这一下子也触碰了我们内心的很多回往过去的记忆,即使在过去或者这儿或者那儿我们见到过好像不那么真的和尚,网上也有调查,您有过遭遇假僧尼的经历吗,你被骗了吗?结果遭遇过没被骗的在4583人的调查当中,占到了61.3%,遭遇过被骗过占到33.2%,想象一看就是碰到过加起来就接近了95%,而没有遭遇过的只有5.5%,当然只是代表了4583人的感受。接下来,你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寺院的承包乱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调查呢?这跟我们接下来要看的短片就有关了,如果说刚才这两个人非常过分,但他只是一个个体的行为,但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其实对宗教的一种亵渎,已经到了一种更高的更加可怕的,更让你觉得难过的一种层面,那就是寺庙看着是真的,但是实质上却是假寺庙、假和尚,但是真挣钱啊,因为寺庙被承包了。

  (播放短片)

  解说:今年1月9号出版的《中国新闻周刊》,就有一篇题为“疯狂的寺庙”记者的报道,反映的是云南昆明岩泉寺被承包后,立即变身为经营场所,而导致的一系列管理乱象。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刘子倩:我是一早去昆明参加它这个一日团的报名,参加这个寺庙,它这里抽签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就是每个人抽一根签,签上只有1、2、3、4、5、6、7、8、9、10的这种编号,他就会告诉你,拿着这个签号去解签房可以解签。

  解说:求签按理说应是自己摇签,在这里却变成了流水发号,然而更不合理的还在后面。

  刘子倩:我被安排到一个角落的一个所谓的大师那里,第一句就说我这是一个转程签,如果你不烧香的话,可能会怎么怎么样,我说会烧真正样的香,他说有两种香,一种是400元,一种是800多元的,说不建议我烧400多元的,建议我烧800多元的,我说我没带那么多钱,然后我就说我能不能出去向同事借一下钱,他就摇摇头说不行,说心要虔诚,然后他闭着眼想了想,突然睁开眼跟我说,有没有带信用卡,我说没有带,他说那算了,那就烧200块钱的香,我说我200块钱也是四没有的时候,这个大师就勃然大怒,指着屋里那个菩萨像就说,你还敢在菩萨面前捉假话,你给我出去,我就顺势我就出来了。

  解说:没钱烧火香就要遭遇大师的恶语相向,但其实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就是冒牌货。

  刘子倩:在岩泉寺这些所谓的大师,可能有十几二十个吧,但是真正在宗教部门注册的据我们了解也只有一个,承包者在利益的驱使下,通过这种社会来招聘的一些所谓的大师,身份就是虚假的。

  解说:而岩泉寺之所以出现如此的经营乱象,是因为多年来它都由私人进行承包,利益驱使下承包者开始疯狂敛财。

  刘子倩:岩泉寺它的位置非常好,承包者也想到了跟所有的旅游公司签订协议,导游和旅游公司能拿到50%提成,这样许多的游客源源不断,使他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解说:目前岩泉寺已经被要求整改。

  昆明市旅游局监察支队支队长 付一民:具体的整改内容一个当时的就是要求他们禁止接待团队了,反正现在停团不停团现在都没有客人去了。

  记者:我们这次叫停它主要是基于它哪些方面的问题呢?

  付一民:主要是涉及到烧一些所谓的高香,搞解决签,假和尚当时公安也介入了,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公安那边主要是取保候审吧。

  白岩松:第一个让很多人会感到触目惊心的是其实不仅仅因为承包,而且还因为这可不是个例。第二个还要强调的是,1994年国家宗教事务局就发布通知,明确禁止寺庙租赁承包。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现象出现呢,接下来我要连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志远,王先生您好。

  (电话连线)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王志远:您好。

  白岩松:为什么令行应该禁止,为什么这种严重还是经常出现?

  王志远:因为我们这个法规它是由国家宗教事物局制定的,它的原则是出于对宗教活动场所的政党维护,但是问题在于这个文件缺乏一个可操作性,所谓的操作性就是我们要面前对现实,什么现实呢,那就是各个地方都要求发展,那么开发资源,包括文化资源,或者说佛教文化资源是其中的一项。从总的精神来看,我们也主张宗教界要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新的贡献,具体怎么样发展,怎么样做贡献,这些都没有一些更清楚、详细的一个办法。在很多的发展的过程中,现在出现了和历史上不同的状况,那么古代的寺院是由和尚化缘慢慢来修的,现在的景区是有人来投资的,这个是一个事实,问题在于应该说你捐款是捐款,借款是借款,假如你是发心,建一个寺院是捐款,那么建设好交给僧生就没你事了,假如说你是借款,应该通过政府来具体的做一个中间,把这个借的款将来寺院如何偿还,现在把所谓借款的事让债主占领了寺院,当然就出现了这个所谓的承包。

  白岩松:完全就去经营了。

  王志远:完全变成经营了,和尚变成打工的了。

  白岩松:而且还不一定是真和尚呢。

  王志远:对,真和尚来是不来打工的,那么问题就出来了。

  白岩松:好谢谢王先生,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只能先聊到这儿了。最后要给大家介绍一个道坚法师告诉我们的四大骗术揭秘:

  第一个经济搭台 宗教唱戏,公司办寺院骗取钱财。第二,以集资建庙为名,骗取善款。第三,假冒僧尼,沿街化缘,踩点,乘机或骗过偷。第四个附佛之名,行诈骗之实。所以看样我们也要睁大双眼,另外尽早完善法规。

热词:

  • 新闻1+1
  • 假和尚
  •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