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练江治理失败 有关部门估计治理好要花2000亿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8日 15: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羊城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练江上游的贵屿镇里,几乎每户都有电子垃圾回收加工作坊。一名儿童在电子垃圾堆旁玩耍

  练江,因江流迂回如白练,故名。它与榕江、韩江并称为潮汕平原三大河流。“韩江的水质还行,榕江一些河段也很差,练江则完全废了。”中山大学教授彭少麟对家乡河流污染深感痛心,同时也十分无奈。

  在经历近20年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粗放式发展后,练江已水浊难清,病入膏肓。上世纪末,练江污染状况才开始引起关注,针对练江的环境整治措施相继出台。

  政府对治理练江一直不缺乏目标和决心。2001年广东省就提出,到2010年练江要由劣V类改善为类水。然而,这一愿望显然已经落空,练江水质保持着14年的劣V类,同时,部分河段的主要污染物指标还在继续走高。

  练江,还能恢复健康吗?

  1

  建设与破坏,一本烂账

  在深圳读大学的郭敏玲,家里做的是拆除废旧电器生意。她回忆,小时候家乡大概有30%的家庭开这种燃烧废旧电路板的家庭小作坊,并因此而发家,“大家觉得这种生意好做,所以都趋之若鹜,整个贵屿已经形成一个颇具规模的电子市场。”“大家的环保意识很弱,虽然有人知道洗金排出来的气体是有毒的,但是有的人觉得为了赚钱,值得。”

  彭少麟也有亲戚做这种生意。“去年清明节扫墓,我回老家,看到亲戚就在搭建简陋的房子里做拆解废旧电子产品生意。我劝他们不要做,结果他们说大家都在做,干嘛不做呢?”资料显示,最高峰时,贵屿镇有21个村的300多家企业,5500多个经营户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拆解加工,每年拆解处理废旧电子电器和塑料达155万吨,行业年创产值超过10亿元。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2003年一份《汕头贵屿电子垃圾拆解业的人类调查报告》中指出,贵屿镇80%的家庭参与到电子拆解当中,每年吞吐上百万吨电子垃圾,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当地居民却藉此发家。汕头大学医学院教授霍霞2003年第一次到贵屿,就发现当地好车很多,房子很新。

  在练江流域,不仅只有贵屿镇选择了发展耗水量大、污染严重的行业,其他一些地方也大都如此,如印染、电镀等。据当地政府统计,谷饶镇80%以上的市场主体均从事与针织内衣相关的生产经营活动,2009年,这里生产了约2亿件胸罩。印染业作为纺织业的配套,在当地肯定少不了。这些地方的产业多数是在上世纪90年代起步于手工作坊,对环境污染的监管一度严重缺位。而经过近20年的发展,当地很多产业形态迄今仍是工厂与作坊混杂。

  这些产业给当地经济带来了活力,但却对环境破坏极大。记者在这些专业的产业集镇,可以看到新建的楼房和厂房处处可见,镇中心商业发达,每到上下班高峰期,都会有拥挤的人流和车流。如汕头市潮南区的陈店镇,就有许多大大小小和内衣相关的家庭作坊、工厂和门市。有“中国衬衣第一市”之称的普宁市《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0年全市生产总值299.06亿元,是2005年的2.48倍,五年年均增长(下同)17.6%。工业总产值728.94亿元,“十一五”期间年均增长26%,实现“五年翻一番”的奇迹,

  当地居民也感慨,工厂建起来了,房子盖起来了,小作坊红火起来了,但慢慢地,身边的河溪流却淤黑、发臭起来。“练江污染是练江流域这几十年来重视经济建设、忽视环境保护的结果。”汕头市环保局有关领导也这样认为。

  面对恶化的环境,当地居民选择用脚投票,离开练江。彭少麟说:“当地老板,比较有钱的跑到汕头去买楼,财力不够的到县城去买楼。他们也意识到住在当地不行了。”这一说法,得到了当地居民的证实。贵屿华侨村村民郭先生告诉记者:“早年发家的老板现在都不回来住,白天来这里看看,然后就去潮阳城区,甚至汕头市区住。”

  如今的贵屿,早年很多经营电子垃圾拆解的本地人在赚到钱后已经将工厂转手给外地人。郭敏玲说:“老板都不自己动手的,都是请那些外省的工人。”已经完成初步积累的当地人,例如做IT芯片和集成电路生意的,都会到深圳华强北的电子市场,在华强北,贵屿人非常多,“我弟弟、表弟和堂弟就都在深圳做生意”。

  练江出海口海门镇的渔民也不能在邻近的水域搞养殖了,有毒,不敢吃也卖不出去。50多岁赵海生现在只好在家搞小型养殖,日常用水一桶250元,“成本一高,鱼就更不好卖了”。镇上的好多人都被逼着外出打工了。

  陈店镇内新村一名20岁的村民小张告诉记者,他目前在家组装电脑元件,每天努力工作,准备攒够了钱出去买房,村子里面已有很多人都出去买房了,他们不相信这里的空气、水质会恢复到十几年前的样子。整个村庄除了新翻修的一个祠堂,没有其他新建筑了,有“四五成”的村民都搬去了更适宜生活的汕头,甚至深圳、广州。据小张介绍,印染厂的工人都是外地人,本地人害怕,不敢做。

  “环境污染对人们造成的影响是不公平的。有钱人可以选择住到没有污染的地方去,但低收入的老百姓则需要承受这些损害。可以看到,收入越低者,受环境污染的影响越大,他们规避环境污染的能力越低。”彭少麟说。

  记者在贵屿镇凤新村练江边走访时,发现河水已成灰黑色,但四个妇人趿拉着拖鞋在河边的台阶上洗着衣服。来自广西百色的林女士抱怨说,以前在老家门前的河水打来就能喝,这里的水洗衣服都嫌脏,但又没办法,自来水用不起,只好在这里先洗洗,回去再漂一下。

练江两岸大量排污,河水富营养化严重,水浮莲覆盖江面

  逃离练江

  “当地老板,比较有钱的跑到汕头去买楼,财力不够的到县城去买楼。他们也意识到住在当地不行了。”然而,“可以看到,收入越低者,受环境污染的影响越大,他们规避环境污染的能力越低。”

  2

  病重难问药,深陷困局

  上世纪末,练江治理就纳入了有关部门的议事日程,多年来,一系列治理文件和措施相继出台。

  1997年,练江流域整治被列入广东省环保局“碧水工程计划”;2001年,广东省政府特别制定了《练江流域水质保护规划》,提出至2010年前将劣V类水质提高至类标准;2004年,汕头市提出的《汕头市练江流域综合整治工程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到“两年初见成效,四年控制污染,六年水质达标”,到2010年,练江汕头段水质要达到良好水平,符合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即类水的要求。

  这些规划和目标,如今看来几成笑谈。

  在彭少麟看来,一条污染河流的恢复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可把河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水,第二部分是河床,第三部分是地下水,光河床的物理性状就很难甚至不可能全部恢复。”更不用说短期内实现大幅改善。

  练江治污面临三大问题,生态补充水有减无增,无害化处理工程推进缓慢以及沿岸产业转型不易。

  按照汕头市2004年的治理方案,当中提出要加快工业污染整治、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的建设和河道整治等6项任务,在6年的时间内投资19.43亿元,拟建14座污水处理厂和14座生活垃圾集中填埋场。

  记者从汕头市环保局了解到,截至目前,只建成潮阳区污水处理厂、潮南两英污水处理厂、峡山污水处理厂3座污水处理厂。普宁地区第一个污水处理厂直到2008年才动工,2011年投入试运行。14座生活垃圾集中填埋场则依旧是纸上谈兵。汕头市环保局副局长蔡怒潮说:“潮阳、潮南、普宁至今都还没有一个符合卫生标准的合格垃圾处理场。”方案实施中,整治资金一直捉襟见肘。汕头市环保局有关领导透露,练江流经汕头的潮阳区、潮南区财政状况都不是很好,完全靠财政投入很难解决问题。

  而对于工业污染的整治,对污染企业的监管也面临难题。潮汕地区人口密度大,练江流域各镇工业从业人员过百万,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产业前,简单关停不是办法。汕头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已不断加大环境执法力度,但是作坊式的加工模式防不胜防:“他们的成本非常低,就算发现一家打掉一家,包括没收、拆除设备,也丝毫没有作用,过两天又到另一个地方继续生产。”郭敏玲也透露,政府部门曾打击洗金行业,“结果洗金工人一般白天不工作,晚上八九点才上班。”

练江流域图揭阳市贵屿镇普宁市汕头市海门镇

  各管一段

  练江是跨市河流,涉及汕头、揭阳两市,多头管理、多头执法反而造成权责不清。2011年,广东省计划在普宁与潮南区交界的青洋山设立一个水质监测点,用来检测练江上游普宁过来的水质。该监测点建设任务下达给汕头市环保局,为此协调了一年。

  练江整治的另一困境在于,练江流经普宁、潮阳、潮南多个区域,整治方案与步骤很难协调。然而,水体的整治又恰恰需要流域内各市区的有效协调。“下游的认为即便我这里再怎么治理,上游污染不改变面貌也是枉然,干脆就算了。”省人大代表蔡晓玲就曾直言,练江是跨市河流,涉及汕头、揭阳两市,多头管理、多头执法反而造成权责不清。

  蔡怒潮对于跨区域协调的难处深有体会。2011年,广东省计划在普宁与潮南区交界的青洋山设立一个水质监测点,用来检测练江上游普宁过来的水质。该监测点建设任务下达给汕头市环保局,蔡怒潮为此协调了一年。“省里如果没将监测点列入规划,而是由汕头自己来建,那困难更大,光是监测数据的有效性、权威性,就没法保证。”

  环保组织成员赖芸告诉记者,邻近贵屿镇的普宁地区原来没有或很少电子拆解行业,而随着潮阳区贵屿镇对电子垃圾拆解加大监管力度,普宁地区开始“承接”这些作坊,电子拆解经营者开始多了起来。这些地区都处在练江沿岸,对练江的污染后果是一样的。

  “生态学里有一个观点,生态系统只有自然边界,没有行政边界。”彭少麟认为,练江要治理好最终一定要有一个跨区域的行政构架,而且赋予其足够的权力。“练江治理很多内容都需要跨市统筹。譬如汕头境内要增加练江的生态补充水比较困难,那就得靠上游增加补充水。一些治理方案的影响,往往不是区域性而是全流域的。”蔡怒潮说,练江跨市,练江的整治应该是两市进行联动。

  汕头市环保局官方态度是,要治理练江最好成立省级机构来进行。蔡怒潮认为,练江流域的治理应该是政府、企业跟公民三位一体,如果公民环保意识不强,企业主环境守法意识不够,不可能从根本上治理练江。

  练江上游贵屿段,江水虽然乌黑,但与自来水价格相比,村民还是宁愿在河边洗衣服

  愿望落空

  2010年,《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提出到2012年底主要污染物在2007年基础上消减三至四成,这个目标“恐怕难以实现”。按照广东省有关部门的估计,治理好练江要花2000亿元,这肯定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2010年,广东省环保厅出台了针对普宁和汕头两市的《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根据方案,到2012年底,练江流域经济和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工业污染源达标排放,流域内县(市、区)及干流两岸城镇污水处理率达到60%以上,生活垃圾基本得到收集和处理,城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80%以上。至2015年,流域水体水质持续改善。至2020年,流域水体水质恢复农用水和景观用水功能,交接断面水质基本达到V类。

  方案要求到2012年底,主要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氨氮和总磷排放总量在2007年基础上分别削减40%、30%和40%以上;至2015年,流域水体水质持续改善,和平桥断面枯水期水氧量、氨氮和总磷浓度分别比2009年下降75%、60%和60%以上。

  这会是个更容易实现的目标吗?记者从汕头市环保部门了解到,监测数据显示,2011年的主要污染物与2007年相比,并没有明显的降低,在一些水质断面一些指标还在走高。“方案所提出的2012年目标恐怕难以实现。”

  对于练江污染的整治,彭少麟直言,时间拖得越久,治理起来就会越困难。如果十年前治理的话,会少费很多力。“现在练江的整个支流基本上也已经被破坏了,我认为练江最佳治理时间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错过了,但是现在如果还不做就更麻烦。”

  彭少麟打了一个比方,被严重污染的练江,就好比人发烧烧到40度,当务之急应该是让烧退下来,也就是让练江的污染减下来。彭少麟建议,对于连江的污染整治,省政府应该加大治理经费的投入,补贴相关污染企业加快转型;相关部门应该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加大科学研究,提出真正切实可行的整治方案,并随时进行适度调整。

  “对于练江,我们在加大整治,省里、市里都在积极推进,把治理练江作为一个重要工作。”蔡怒潮说,从整个环境整治来讲,会继续提高产业升级,推动重污染业整治,逐步减少对练江的污染。蔡怒潮还透露,汕头市下一步会在练江沿岸的镇都推进污水处理厂、垃圾填埋场的建设,从源头上减少对练江的污染。

  去年,汕头市出台练江流域“十二五”水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对练江流域全面实施流域限批制度,暂停审批新建、扩建制浆、造纸、印染、电镀、鞣革、线路板、化工、冶炼、发酵酿造、规模化养殖和危险废物综合利用或处置等可能造成重大环境影响的重污染项目。汕头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说:“从环境执法角度来说,整个区域不允许增加水污染。”

  知情人士透露,按照广东省有关部门的估计,治理好练江要花2000亿元。“河流一旦被污染,恢复是非常麻烦的。”彭少麟说,治理练江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地方政府、企业、公众都需要铭记练江先污染、后治理的沉痛教训,切勿重蹈覆辙。

热词:

  • 治理方案
  • 环境执法
  • 断面水质
  • 广东省环保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