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蹲点日记-涂敏的下山就医路:父亲抵触 新生儿复检拖延近三年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2日 08: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7386b4251974b10ae7d97127aae9b2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继续走基层蹲点日记系列报道。2011年,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共向全国公共卫生服务下拨资金300多亿元,将一些贫困地区的人均医疗卫生经费标准由15元提高到25元,主要用于提高基层群众健康服务的质量,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强化孕产妇的保健管理和新生儿的早期筛查。国家的投入加大了,免费的卫生服务和政策也多了,可是老百姓的保健观念转变起来却不容易。本台走基层记者,日前来到了湖南湘西的大山里,记录了一名甲状腺功能低下的女童涂敏下山就医的故事。

    桑植县官地坪镇卫生院是县里规模较大的卫生院,50名医务人员管着附近19个村子近2万老百姓的医疗健康,不光大病小病要在这里看,卫生院还负责着妇女和儿童的保健工作。他们发现,一个叫涂敏的孩子在新生儿筛查时被查出了问题,但是家人迟迟不带着孩子来复查和治疗,小女孩的命运让医生们担心,也让我们开始了牵挂。

    两年前,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刚刚开展新生儿检查项目的时候,有一个叫涂敏的女孩,“促甲状腺激素”高出了正常孩子的60倍,这项数值高就是甲状腺功能低下的表现。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大脑在内的人体器官发育障碍,严重影响孩子的智力,甚至会变成痴呆儿。理论上说,孩子越小越早治疗就越好,两年来,当地卫生院通过电话和找上门去,通知了女孩父亲涂作安多次,但他一直拒绝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就更别提治疗了。转眼小涂敏就两岁零九个月,错过了治疗期,很可能就毁了孩子的一生。

    卫生院妇幼保健专干 钟小云:要他的孩子去复查,当时妇保院给他打电话,他就不去,不去妇保院又通知我,我又跟他打电话。我第一次打电话他接,后面他就不接了,不接我就通知那个村医去找他。

    熊云鹤说,当了近20年的村保健员,让他感觉最头疼的事就是这件,小涂敏父亲涂作安对医院和医生的抵触情绪让他也觉得不可理解。

    金叶村保健员 熊云鹤:他说不管他们的,好像意思就是说国家在骗他的钱,他的小孩没有病。

    到官地坪镇的第二天,记者和卫生院的医生商量,准备再去一趟小涂敏家。她住的地方叫金叶村,要翻一座山,距离镇上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并且汽车只能开到山顶,到小涂敏家还得从山顶徒步走到山下。走到半山腰,带路的卫生院院长王云才告诉我们,最近的那间房子就是小涂敏外婆的家。

    官地平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我们来看看你家的孩子。

    孩子外公:哦,好。

    涂敏的外公没有说话,只有一个孩子站在门框里面不停往外看,这是记者第一次看到小涂敏,说句实话,除了个头比较矮小,从外表看不出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同。小涂敏的外婆家并不富裕,用竹子扎成的屋子,挡住缝隙的是一层床单,小风一吹,即使坐在火坑边也觉得有丝丝凉意。小涂敏坐在妈妈怀里,不跟我们交流也不敢说话,父亲老涂没在家,我们只能试图跟孩子的妈妈交流。

    官地平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我跟你讲,你的小孩生下来以后啊,我看把这个血液送到妇幼保健院去检查,你这个小孩有项指标超标,超标这个指标就对你这个小孩以后的身体影响比较大,我就打电话喊你去复查,但你一直没去。其实我今天专门来就是通知你复查去的,如果有问题的话,你就需要继续治疗,就是这么的一个意思,好不好?

    涂作安没有在家,我们的话说了好几遍,小涂敏的妈妈不说话也不点头,最后只说等孩子爸爸回来再定。

    官地平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王云才:这个也是对你小孩好,是不是?你看,这么大老远的跑下来,是不是?复查一下,确实没有问题,你就放心了,如果有问题,需要怎么处理的或者需要怎么治疗的,你就怎么做,好不好?

    劝说小涂敏下山检查的工作做了好几个小时,家里人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我们也深切地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基层医务工作者的难处。村民告诉我们,老涂是家里的顶梁柱,脾气很倔,家里大小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如果不经得他的同意,想接走孩子检查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卫生院妇幼保健专干 钟小云:他认为我们在骗他,当时妇幼保健院还跟他说,就是说你去,我们给你差费什么住宿费都给他报销。记者:也不去?他也不去。妇幼保健院的人来过,他们就是不去医院检查。

    官地坪镇金叶村保健员 熊云鹤:她丈夫有这个意思,他意思就是说,第一是怕别人耻笑,就说他孩子是怎么怎么的,第二是怕别人上面找他麻烦。

    在小涂敏外婆家门口等了一个下午,老涂迟迟没有出现,我们只好不停地打电话和他沟通,希望他能回来与我们当面聊聊。

    桑植县卫生局 罗选斌 :把你的小孩用车接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抽一下血,检验一下,有问题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没问题那就更好。

    涂作安挂了我们的电话,我们就找能说动他的亲戚和朋友,孩子的病耽误不得,为了小涂敏我们跟老涂杠上了,几十个电话打下来,老涂终于答应晚上和我们见上一面。为了能做通老涂的工作,我们请出了金叶村的村主任汪业新。10年前,金叶村在老汪他们几个村干部的带领下开始种植烟叶致富,也许汪主任说话能管点用。不过,在去的路上,汪主任对劝说老涂也没有信心,他说要带着大家怎样种烟,怎样创收,这个他还有点想法,但是对于老涂这样的倔脾气,他也只能试试。

    金叶村村主任 汪业新:涂作安一年种烟叶能有一两万的收入,(村里一年的收入)四百多万。
 
走到半山腰,大家往老涂家的方向看去,没有一点灯光,心里一沉,路上瞬间就没了声音,直到我们推开家门,看见了他本人,才算是松了口气。

    老涂:坐,都坐吧。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涂作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虽然个头瘦小,但看得出是家里的顶梁柱,很精干。显然,即使是老涂同意我们来的,从他紧皱的眉头还是流露出了对我们一行人的抵触,给我们的感觉是,他同意见面,实在是出于无奈。

    桑植县妇幼保健院 赵美荣:打了不下20个电话。打得特别多,然后村保健员是不是到你这里来了的。村里的计划生育专干肯定是到你这里来了的。

    不论大家如何来说这件事,老涂只是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赵美荣:那你是什么顾虑吗?

    老涂:我没有什么顾虑。

    最后出来说话的是村主任老汪,他说的意思和大家差不多,但明显管用。

    金叶村村主任 汪业新:你看看,妇保院也来人了,电视台的也来了,都是为了孩子,你还是去看看。

    在我们劝说涂作安的同时,小涂敏一直在我们身边,一会跑来跑去,一会要坐在爸爸的身上撒娇,只是她和我们第一次见到时一样,没有交流也不说话。在老涂点头的那一瞬间,我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落在了这个孩子身上,似乎看到了希望。

热词:

  • 走基层
  • 涂敏
  • 下山就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