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环保组织调查称部分餐厅非吸烟区空气污染严重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8日 05: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本报讯 (记者吴鹏)不吸烟的人到餐厅就餐,是不是只要选择坐在无烟区就能免受二手烟的危害?环保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一项调查,证明了在室内设“非吸烟区”的无用。

  今年5月至9月,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在北京选择了51家餐厅,开展了空气质量监测,这些餐厅包括全面禁烟餐厅、部分禁烟餐厅及没有禁烟规定的餐厅。

  结果显示,没有禁烟规定的餐厅,室内空气污染程度约为全面禁烟餐厅的2倍。而实行部分禁烟的餐厅,室内空气污染程度也接近全面禁烟餐厅的2倍。

  从数据上看,允许吸烟的餐厅里,室内空气污染程度非常严重,室内PM2.5浓度平均值达到114.1微克/立方米,部分禁烟的餐厅中,室内空气污染程度依然很严重,在非吸烟区内PM2.5浓度平均值达到103微克/立方米。记者了解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PM2.5空气质量标准为10微克/立方米。

  报告认为,只有百分之百的全面室内无烟环境,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人们免受二手烟危害。

  链接

  空气中直径小于2.5 微米的微颗粒物(PM2.5)常被用做测量烟草烟雾污染的指标。烟草散发出大量微颗粒物,这些颗粒物易被深吸入肺,危害人体健康。测量室内空气中PM2.5水平可帮助了解室内烟草烟雾的污染程度。

  追问

  为何无烟区PM2.5仍很高?

  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研究员杨杰说,一般分吸烟区和非吸烟区的餐厅都没有绝对的隔开,空气互相之间是有流动的,尤其是在中央空调系统的情况下,设立非吸烟区更是没有用的。

  杨杰说,如果想通过自然风将二手烟完全排掉,有香港研究者的实验表明,必须要达到五级风。而且香港也要求,吸烟室必须有独立排风系统,墙壁必须使用不锈钢这样的特殊材料,以减少烟雾在墙面上的吸附。

  中疾控控烟办李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他们和首都医科大的一项实验表明,在一个35平方米、3.5米高的房间里,吸3支烟,结果表明,吸第一支烟的时候,PM2.5是80微克,但是第二支烟的时候,就达到了600微克。

  也就是说,即使有人吸第一支烟,室内空气PM2.5浓度就已经超标。即使是距离吸烟者远一些,也起不到保护的作用。实验表明,如果仪器距离吸烟者3米,10分钟以后,PM2.5的值,依然会达到300微克。

  对话

  “吸烟走过 PM2.5瞬间增大”

  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50多名志愿者对全市近100家餐厅进行了暗访,他们带上测试仪,在就餐高峰时段去餐厅用餐。本报记者对话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员、暗访志愿者之一王秋霞。她说,本来有的餐厅PM2.5数据只有20至30,但是点了一支烟,数据可能就会上百。

  用餐高峰时 随机监测数据

  新京报:拿着仪器去餐厅检测,会被发现吗?

  王秋霞:仪器设备很小,放在包里,只露出一个管子,就可以采样了。我们暗访没有被发现过。

  新京报:这些餐厅有选取标准吗?

  王秋霞:我们选择的都是大众经常会去的中档餐厅,这样和普通居民距离更贴近。虽然有的餐厅分为吸烟区和非吸烟区,但还是有人在非吸烟区抽烟,服务员也很少管。

  新京报:这种情况多吗?会影响检测数据吗?

  王秋霞:一开始我们计划是暗访10家完全禁烟餐厅,20家部分禁烟餐厅,和20家完全不禁烟餐厅,但后来我们发现,有人在无烟区抽烟,这些餐厅就被算入了完全不禁烟的餐厅,所以现在报告里完全不禁烟餐厅有25个。

  新京报:为什么只有50多家餐厅数据被写进报告?

  王秋霞:有的时候回来发现数据采集失败了。比如中午去的时候,吃饭的人不是很多,甚至不禁烟的餐厅,也没有人吸烟,采样就失败了。

  新京报:在非禁烟餐厅里,PM2.5监测数据很高,有人可能怀疑你们把监测仪器放在了吸烟者的旁边。

  王秋霞:没有,我们是选择早晚吃饭高峰去,随机坐并记录数据。坐到哪里就把包放在哪里,要是把管子放在烟的旁边,别人会注意的。

  新京报:你们会不会选择天气不好的时候去检测?

  王秋霞:我们到吸烟餐厅的时候,第一步测量室外的本底PM2.5,如果室外在60以下就可以监测,如果特别高,就会影响到室内。所以我们选择5月到9月,空气质量比较好。

  新京报:在火锅店这种有明火的地方,会影响监测吗?还有什么特殊情况?

  王秋霞:餐厅有明火、香薰,我们都会记录下来,但是这些影响都比较小。可是本来有的餐厅PM2.5是20至30,但是有人点了一支烟,数据可能上百。如果正好某个人点了烟走过去,监测数字一瞬间就会特别大,我们也必须要记录下来,为数据分析时在这个点出现的异常现象做出判断。

  面对吸烟者 我们没有维权

  新京报:暗访这几个月里,看到有人在无烟区吸烟,你会去劝阻吗?

  王秋霞:有一次在无烟区监测,有两个人在吸烟,旁边其他顾客向服务员抱怨,但是服务员却没有严厉劝阻那名吸烟者。那名顾客是把那支烟抽完了才灭掉的,包括我们在内的顾客都没提出质疑。

  新京报:现在想一想会后悔吗?

  王秋霞:我觉得非常惭愧。其实很多人在我们旁边抽烟,大家可能没有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在整个暗访过程中,我们要找的大部分餐厅都是要有人抽烟的,我们只能看着那些人抽烟,记录数据,我们很纠结。

  新京报:如果要实现室内公共场所控烟,你有什么建议?

  王秋霞:我想,法律层面上应该对仍然没有控烟的餐厅,一步完善监督处罚机制。而目前,卫生部“80号令”里面也没有处罚机制,控烟立法应该更为详细。

热词:

  • 餐厅
  • 环保组织
  • 吸烟的人
  • 吸烟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