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乌鲁木齐土豆“丰收成灾” 北京组团前往驰援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6日 05: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卓资县卓资山镇六苏木村土豆滞销,种植户开挖短时间储存土豆的坑。

  10月20日,六苏木村,村民坐在堆起的土豆上休息。A18-A19版摄影 本报记者 周岗峰

村民正在将散落在地里坏的土豆捡起来。

察右后旗马铃薯专业合作社储存土豆的地窖。

  北京向西320公里,秋风瑟瑟,塞外一片荒凉。

  10月19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周边,土豆的痕迹随处可见——满载土豆的载重卡车呼啸而过;高速公路隔离墙上,不时闪过涂写的“土豆”大字和后面长串电话号码;大片已空无一物的田旁,挖土豆储藏坑形成的土山绵延不绝……

  这些景象的背后,是“中国马铃薯之乡”乌兰察布市76亿斤(约380万吨)土豆丰收带来的“灾难”。

  截至目前,经多方联系只有大约20亿斤销出,入窖存储的有30亿斤,除留种、自食外,还有7亿多斤散落在田间地头。

  更严峻的现实是,最多不出10天,霜冻期将给这些土豆带来一场浩劫。

  与此同时,土豆价格急转直下,不及去年最低价的一半,从每斤0.8至1.2元跌至0.4元,甚至更低。

  10月20日,作为乌兰察布市的对口帮扶城市,北京市商务委组织的土豆采购团,分成四个组深入乌兰察布各县旗商洽收购事宜。截至前日,北京采购团已向当地收购土豆41.6万斤,另有979.4万斤达成收购意向。

  2万余条微博留言、近10万次的转发,并没让土豆种植户李继文摆脱眼下的困境。

  10月13日,这位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大六号镇的“大户”开通微博推销土豆。

  虽然引起广泛关注,但目前收效甚微。

  880亩土地上收成土豆240万斤,在大部分被贱卖后,至本月20日手中仍积压土豆140万斤,亏损预计超过200万元。

  李继文的境况只是乌兰察布市今年亏损的众多土豆种植户的缩影,在目前的情况下,即使当地土豆全部售出,亏损也已无法挽回。

  抱着淀粉睡,做梦是土豆

  一间彩钢板房,是李继文目前的住处,就在他今年流转来的880亩土地旁边。

  占去屋内面积近1/3的炕上,一半是被褥,另一半是摊开的雪白淀粉,记者在床边坐了一会,黑裤子泛起白色。其他房间内,屋外的板车上,也是满眼的淀粉白。

  “淀粉打出来还是湿的,不像大机器打出来是干的,只能摊开凉着。”大量的淀粉,是李继文失败的“实验品”。

  他原本期望自己的这种深加工能帮忙解决部分土豆的出路,但因为产量少和质量问题,几乎没有销售渠道,只能“晚上抱着淀粉睡,梦见的是土豆”。

  去年,李继文种植的土豆只有数十亩,行情价格走高的情况下,全年获利近万元,他下决心扩大种植规模。

  50岁的李继文是当地唯数不多的“老高中生”,劳力外流大量土地闲置使他看到商机,今年承包村里流转的880亩土地种土豆,除投入前半辈子二三十万元的积蓄外,还向当地有闲钱的村民们贷了140余万的高利贷。

  他在种植时选择了晚熟品种,“早熟品种比我们提前两个月上市,但我分析觉得今年市场早熟品种多,晚熟品种可以错开高峰。”

  让李继文没有想到的是,今年土豆丰收使早熟品种完全占据市场,并没有给他留下空间。

  “卖一个是一个,算成本就得死”

  今年9月27日,李继文卖出首批土豆就感觉到情况惨淡。

  “拉了6.7万斤土豆去了呼和浩特,从凌晨5点到上午9点,发了3000斤,每斤4毛,剩下近6.4万斤,2毛钱卖给淀粉厂。”

  此后直到10月13日“内蒙李继文”微博开通,他的土豆一斤也没有卖出去。

  李继文没有电脑,坦言也不会使用,新浪微博是当地农牧业局帮助注册的,由工作人员代发内容。“农牧局的人经常来走访,都在想办法。”

  开通“微博”后,包括北京在内打电话来的商贩很多。但大多都是问过情况后说等几天再看看,“然后就没了回音”。

  10月18日,对于李继文又是暗淡的一天。

  全天,他的土豆只拉走了一车。商贩要求苛刻,单个200克以上,直径也有规定,但李继文已无从选择。为送走这批货,他提前一天半时间雇了30名当地农民,从土豆堆里精选出符合要求的40吨,每斤不到0.4元,进账3.1万元。而人工花费7600元,雇人装车又花了900元。

  “卖的时候没法计算成本,一算就算死了,卖一个是一个,细算下来就不能卖了,放到这个地方,最后就是彻底亏死。”计算成本时,李继文像是陷入思维混乱的状态,双手不停在空中挥动着。

  “还有包装袋0.65元一个,搬运费50斤一袋要1.2元,运输拉一袋0.6元。四轮车一天200元……”李继文说,包括农机、人工、化肥等,不算补贴自己总共投入210万。目前卖出100万斤土豆收回来8万元,还有约140万斤,最终能卖多少钱不得而知。

  从18日下午4点至19日中午,李继文没有吃饭,也不觉得饿,家也不敢回怕有人催债。“哭已经哭不出来了,一年回到原始社会。”

  70岁村民干活,每天工钱180元

  距彩钢板房不远处,一个深4米、占地1600余平方米的大储藏坑内,塑料绳上下翻飞,扎住装满土豆的编织袋。

  70岁的村民段银立正忙活着,“每天干八九个小时,身体都没问题。”他说,从地里的活到现在精选(土豆),一年下来能赚1万元。

  一起干活的十余名当地村民,都已年过六旬。

  李继文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人手紧张使人工费由去年每天30元涨到现在的180元,“还不一定能请到”。

  这个4米深的大坑,10月初开挖的,李继文花了七八万元。

  望着坑内码起一人多高,被几层稻草捂得严严实实的土豆,李继文说,这种坑不比地窖,只能起到避风的作用,最多延长土豆保存期10天到1个月时间。他最担心,霜降之后寒流将会穿过此地,土地封冻坑内精选出来的400余吨土豆就将遭遇灾难。

  王立平幸运一些,这个贲红镇土豆合作社的负责人,已把1000吨滞销土豆全部存入租来的地窖中,可以熬到明年年初,“成本也相应提高了。”他坦言。

  合作社的1000亩土豆去年利润100万元,王立平预计,今年亏损将达七八十万元。

  10月19日,几位外地客商在地窖中看了王立平的存货,但没有交易成功。

  王立平赔着笑送走对方,叹着气说:“我们卖到6毛才不赔钱,但他们只给出三四毛。”

  今年赶上“十几年一遇的滞销”

  一边帮着李继文微博销售,察右后旗农牧业局局长曹宝珠也担心,微博促销是把双刃剑,滞销消息发布后,会被一些商贩利用,压低收购价格,农户只能继续积压。而更令他头疼的是,全市乃至全国土豆丰收使销售也不乐观。

  察右后旗北方土豆批发市场,如今门庭冷落,但储窖却很热闹。

  目前,该市场总储量15000吨的储窖已全部存满土豆,种植户需一次性支付每斤4分钱的租金。每个冰冷的储窖内,分布24个储量120吨至130吨的格子间,每个格子间的栅栏后,都是密密麻麻堆到顶的袋装土豆。

  市场会计兼“库管”贾玉山说,往年也会有土豆种植“大户”储存,是为等待过年期间价格上涨时出售,“今年则是因为卖不动”。

  “今年的滞销情况,不是几年一遇,而是十几年一遇。”该批发市场经营者,从事了16年土豆销售的富园马铃薯农民专业合作社董事长安美玲说。

  10月23日,霜降前一天凌晨,乌兰察布市出现大范围的下雪天气,气温下降8摄氏度左右。

  ■ 调查

  公务员教师老板 都种土豆投资

  乌兰察布土豆之殇背后涌动的热钱游资

  记者调查,严重滞销背后,除受全国土豆丰收冲击、物流、销售等不畅外,凸显去年土豆价格上涨,大量热钱游资涌入,种植者一哄而上盲目入市。

  买卖运三方都发愁的物流

  10月22日上午10时,京藏高速公路笼罩在一片雾气中,集宁(乌兰察布市政府所在地)入口封闭。数辆满载土豆的大货车停在路边,等候消息。

  “路又堵上了,昨晚9点各入口就封掉了。”面对不断上前询问的司机,高速人员一遍遍重复。

  拥堵也让集宁大货车主李培文愁容满面。

  李培文算了笔账,拉土豆去北京每吨运费为240元左右,载重14吨的货车往往超载到24吨左右,运费下来是5000余元。扣除来回加油3000元,过路费1000元,毛利润只有1000余元。

  正常情况下,货车从集宁往返北京一趟需五六天,遇到堵车或市场压货卖不出去,要耽搁到八九天,李培文支付的司机工钱、食宿、车辆损耗等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去年这时候,拉土豆去北京已跑了五六趟,今年只有两三趟。”在当地跑了十几年运输的他明显感觉到,今年收购商贩减少,自己的生意也不好做,只寄希望返程时配货运费的收入。

  开通微博后,土豆种植户李继文常收到各地网友的私信,要求团购、邮寄50至100斤土豆。

  “快递公司也不会去快递土豆。”李继文说,即使零散求购累积起来总量很大,也没有办法送出去。

  李继文说,即使有人来采购找车运输也很困难。每天早上9点来钟,一些货车会在村口的加油站加油,李继文都是上前一辆车一辆车询问,大多时候是空手而归。

  北京“太熟悉”餐饮公司采购经理粟保军,也面临着物流成本问题。“太熟悉”餐饮每天土豆用量为400至500斤,由于没有存储设施,只能通过不间断的运输来解决。“太熟悉”有心帮乌兰察布的种植户,但当地种植户坚持每斤0.5元的“平衡点”,运费每斤至少0.12元,已是保守的数字,“新发地土豆每斤6毛1到6毛2,从这里拿比家里还贵,就没意义了。”

  “家里有闲钱,就跟着一哄而上”

  10月20日上午10时,多辆北京牌号的车辆停在乌兰察布市卓资县瑞泰宾馆门前。

  宾馆会议室内,由北京市商务委组织的“卜蜂莲花”、“太熟悉”、“天天渔港”等北京企业,与当地20余家土豆种植“大户”和合作社进行接洽,会商土豆收购事宜。

  乌兰察布市商务局副局长张国斌和卓资县副县长赵利森作为当地官方代表出席。

  “谁是今年开始种植土豆的?”洽谈前张国斌问。

  在座卓资县20余家“大户”,三分之二举起手。

  张国斌认为,导致今年土豆滞销的原因中,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受去年土豆价格上扬影响,游资热钱大量投资土豆种植,农户扩大种植面积造成产量增加,导致市场供需失衡。“据我所知有很多大老板在这方面(土豆种植)投入了大量资金。”他说。

  记者了解到,参会的卓资“大户”中,李瑞新为北京师范大学集宁附属中学行政人员、刘明九是卓资县农牧业局工作人员、王军从事其他生意。

  “家里有些闲钱,看大家都一哄而上,我也就上了。”李瑞新一句话引来一阵笑声。

  但李瑞新却笑不起来,全家投资150万元种土豆,换来的是铁定亏损80万。目前剩余的100吨土豆,存在一个长50米的坑道内,面临霜冻的威胁。

  刘明九目前也有上千吨土豆积压在储窖中。他说,投资100万元种土豆,“因为去年价格好,就把种土豆当做一种投资”。

  有财力支持的老板王军相对乐观,将今年投资土豆种植亏损视为“新生交学费”,并表示会继续种下去。

  卓资县副县长赵利森介绍,全县今年土豆种植面积和产量较去年增加四分之一。目前已售出12万吨,每斤0.4至0.5元的价格低于种植成本,另有15万吨窖藏,余下两三万吨需立即出售。

  乌兰察布市数据显示,往年种植面积一直稳定在400万亩,今年达到432万亩,而土豆售价较去年降低50%左右。

  土豆“大户”交锋北京采购商

  洽谈会气氛并不轻松。

  “你们帮助我们的同时希望考虑我们的感受。”一名“大户”情绪有些激动。

  乌兰察布市商务局副局长张国斌和卓资县副县长赵利森,将价位定在每斤0.5元,并且要立即出货,“按亩产4000斤计算,每斤卖5毛钱,农民不赔不赚,这是一个平衡点。”

  对于这个价格,“卜蜂莲花”代表回应,加上每斤0.12元的运费,卓资的土豆在北京的价位为0.62元左右,这与新发地目前的土豆批发价基本持平,与他们从山东等地所进的土豆相比,也不占优势,“价格是很重要的因素。”

  当地一位“大户”立即撂下狠话:“如果只卖1毛或2毛钱,我们就是在卖草。”

  半天下来,双方没有达成任何意向。

  超市代表提出先看产品适不适合超市销售,卓资县立即安排走访种植户。

  当日下午,卓资山镇六苏木村,“大户”李瑞新背出一袋大小不一的土豆。

  超市代表眼神流露出失望,“按这一袋货,肯定是进不了场。”他们说,虽然土豆品质上乘,但体积不匀称对超市销售是硬伤,“顾客会挑走那些大的,剩下的损耗太多。”

  李瑞新急了,捡起两块土豆掂了掂,“都是三两(200克)以上的,如果按你们的要求再挑一次,人工费都很难出来。”

  主持人柯蓝发起买“爱心土豆”

  经过数天协商,10月24日,北京赴乌兰察布市采购团“领队”、北京市商务委外经处处长王虹称,北京6家连锁超市、6家连锁餐饮公司、5家批发市场和北京市蔬菜公司,当场决定收购土豆41.6万斤,另有979.4万斤达成收购意向。

  乌兰察布土豆滞销,也引起了许多北京市民和网民的关注。

  北京市民钟以水看到李继文的微博后,和朋友们采购了30吨土豆,目前已发动了十几位朋友帮忙销售。

  钟以水说,最先发现李继文微博的是他的堂姐、主持人柯蓝。“姐姐交待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一年辛苦下来还没有什么收入,我们能感受到那种痛苦和无奈的情绪。”钟以水说。

  今年的滞销带给“中国马铃薯之乡”的并不只有惨淡。

  今年9月26日滞销苗头初显,乌兰察布马铃薯北京展洽会上,北京市和乌兰察布市敲定产销合作绿色通道,使得当地土豆“曲线进京”成为历史。

  往年乌兰察布土豆通常要绕到800多公里外的山东寿光市(北京商户多去此处收购),再行驶约500公里进京。每吨土豆“曲线进京”需要780至840元运费,直运北京后成本每斤可减少近0.3元。

  在物流方面,卓资县10月11日出台措施,要求交警、交通、运管部门对运输土豆的车辆实行“三不准”政策,即不准滞留、不准卸载、不准罚款,对车辆的违规行为事后妥善处理。

  此外,北京相关企业将与当地探讨“农餐对接”、“农超对接”等形式,为当地土豆的销售建立长效机制。

责任编辑:见红蕊

热词:

  • 土豆
  • 价格
  • 农民
  • 专业合作社
  • 组团
  • 大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