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专家:中国解决不了欧债危机 应先解决民生问题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30日 01: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要不要援助欧洲?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第一研究室主任胡江云

  ■见习记者 吕红星

  中国无力而且也解决不了这次危机

  中国经济时报:近期,欧洲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最新的表现是9月14日穆迪下调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与法国兴业银行长期债务信用评级和曾经作为援助国的意大利也深陷债务危机。在9月14日的大连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温家宝总理表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但要以欧盟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为前提。而24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则表示现在谈“援手”欧元为时尚早。你认为中国要不要对欧洲进行援助?

  胡江云:前几个月,温家宝总理对希腊进行了访问并表示要对深陷危机的希腊进行援助,中国购买一部分希腊债券以帮助希腊尽快摆脱危机。而最近一段时间,欧洲尤其是欧盟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现在不只是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甚至法国等也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危机。我个人认为中国解决不了这次欧洲危机,原因有三点:一、欧洲尤其是欧盟是高度发达的经济体,我国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虽然GDP名列全球第二和成为第二大货物贸易体,经济发展速度快于欧盟等,但是中国人均国民收入仍远远低于欧盟及其成员国,社会保障体系更是无法与之相比。二、绝大部分欧盟成员国都是较为成熟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而成熟的市场经济和社会制度本身具有一定的自我恢复、修复能力。三、中国媒体目前大量报道欧盟的主权债务危机,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欧盟已经快支持不住了,这多少有点过于夸大自己,同时小看了欧盟。虽然我们现在的增长速度远超欧盟,而欧盟国家年增长率达到3%就已经了不得了,但我们还要看到,欧盟国家的增长质量水平远远高于我国。另外欧盟成员国多是议会制国家,党派之间为党派利益可以吵得一塌糊涂,但在服务于国民方面却是高度一致的。所以我认为欧盟本身通过协调、经济发展、社会改革等努力可以解决这次危机,中国无力而且也解决不了欧洲这次危机,而需要优先解决自己面临的民生等重大问题。

  欧盟改革经济结构步伐缓慢

  中国经济时报:据报道,欧盟为葡萄牙成功发行了10年期债券。对此国内有专家指出欧元区为挽救自己的经济而走入了误区,即一味靠发行债务、靠价格工具来刺激,认为欧元区应致力于调整其经济结构,大力推进各方面的改革才是根本应对之道。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胡江云:欧盟为葡萄牙发行10年期债券,是经过议会批准的,这是欧盟的一次统一行动。解决欧盟债务危机最根本的方法,一是靠自己内部协调,二是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进行创新。欧盟虽是一个整体,但各个成员国的实际情况却是不一样的,意大利的中小企业多一些,而德国的大型企业多一些,这样就使得欧盟内部统一的经济政策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另外整个欧盟长期形成的一些观念造成产业结构、经济发展结构调整比较缓慢,在速度方面不如新兴国家。最主要的是欧盟国家的高福利待遇问题,在这方面我没有看到欧盟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强大社会基础和动力,所以我认为欧盟要想挽救自己的经济,光靠发行债务是不能解决的,需要进行必要的改革,但改革步伐可能缓慢。

  中国经济时报: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援助欧洲肯定是风险与收益并存,你认为存在什么样的风险?其收益国内有人认为会使中国在欧洲的声望提高,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胡江云:欧盟本身的体系比较复杂,它既有原来的一些国家,像英、法、德等,还包括近些年加入欧盟的一些中东欧国家,像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后加入的这些国家原来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虽然这些国家经过各项改革加入了欧盟,但他们与英、法、德等国家相比,无论是经济规模还是经济结构都有差异。所以我认为中国如果要援助欧盟的话,其风险主要体现在比较小的国家,如希腊和后来加入欧盟的那些管理各方面相对落后的中东欧国家。至于收益方面,目前国内有人认为对欧盟进行援助可以很好地提高我国的声望,我个人认为这只是国人自己的想法,人家欧洲未必这样想。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我对欧洲的部分了解,欧洲的文化、宗教、信仰和普世观念和我们是很不相同的,即使中国帮助了欧洲,大量买进欧债,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欧洲可能并不领情。所以我认为中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只站在自己这边想问题。

  目前讨论成员国退出欧元区是不现实的

  中国经济时报:近日,让希腊脱离欧元区的呼声日益高涨,对此德、法和希腊的领导人都表态认为希腊是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这一表态并没有阻止人们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议论,你认为退出欧元区对成员国来说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未来欧元区的出路在哪里?

  胡江云:大家知道,并不是每个欧洲国家都可以加入欧元区的,它是有门槛、有制度的。希腊成为欧盟成员就必须签署和遵守《里斯本条约》,加入欧元区不仅要满足《稳定与增长公约》中规定的一些基本条件,如连续5年内政府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当年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中期预算应实现平衡或盈余等,而且要经过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等同意,还要希腊全民投票决定。所以它就是想退出也得经过国内允许,这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而且希腊本身不会主动退出、欧盟也不希望其退出。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其有两大坏处,一是意味着失败和进一步衰退,意味着由好的制度转向不好的制度。二是退出也解决不了希腊目前的问题,很现实的问题是,不退还有欧盟以及国际组织帮助解决问题,退了就没人帮助了。从另一方面来说,欧盟意味着经济发达,意味着程度较高的区域一体化,而我们大家都知道自由贸易是区域一体化最基本的、较低层次的发展阶段,失去了程度较高的区域一体化、自由化和便利化,对希腊意味着什么希腊自己很清楚。所以目前所有有关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议论都是不现实的,希腊退出的概率极低。当然欧盟需要进一步加强其政策的有效性,提高其行政效率和灵活性,需要不断进行改革,其内部成员要进行不同程度的经济、产业结构调整,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合作,只有这样欧盟才能更好服务于各成员国,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防止欧洲债务危机演变成信用危机

  中国经济时报:美欧债务危机将来会怎么演变?

  胡江云:我认为国家发行债务是刺激经济的一种手段,包括我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会在适当的时间发行各种国债,它是一种寅吃卯粮、现在花费将来的钱的方式,是代际间的信贷,是当代人提前消费后代人的财富和资源。发行债务并不可怕,关键要靠经济发展来进行弥补,只有经济发展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有偿还能力,也就是说向发展要答案。如果美欧经济以后发展良好,其债务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如果发展不好,就会变成真正的危机。相比于债务危机,演变成信用危机则更加严重。前段时间美国被标普降级,就引发了美债的信用危机。和美国相比,欧盟很明显没有优势,美元是世界货币、国际结算货币、国际储备货币,全世界都为它买单,而欧元只是在欧盟内部使用,只能算是区域性货币,所以一旦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演变成信用危机,后果则会相当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