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河南伊川法院结交煤老板集体沦陷 院长狱中忏悔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3日 09: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河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伊川法院原院长张国庆狱中忏悔

  首席记者赵蕾/文记者王富晓/图

  核心提示

  “你一个人要进监狱去了,把一个队伍都带进去了,你一个人把一个法院给毁了……”在全省法院打击涉煤犯罪电视电话会议上,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谈起发生在伊川县法院的窝案,感到极为痛心。造成44人遇难、4人失踪、4人受伤的伊川“3·31”矿难,不仅牵出了黑心煤老板,也让伊川县法院集体陷落。该院院长、副院长、民庭庭长、刑庭庭长、服务中心主任等多名法官、法警先后涉嫌犯罪被批捕。

  “一开始我也是不收贿赂的,后来觉得这样不行。一是社会风气这样,人家收你不收,送礼的、收礼的都会对你有意见;二是如果不收,别人会认为你假清高,会认为你不够朋友。现在想来,自己就是吃了这样认识的亏,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这是时任伊川县法院院长张国庆对自己犯罪原因的总结,因犯受贿罪,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入狱28天的张国庆说自己瘦了15公斤

  “在监狱中时间过得好慢”

  张国庆是带着一对黑眼圈出现在我面前的,他刚刚从训练场上被带过来,一身囚服,新剃过的头,再加上一脸的憔悴之色。

  9月20日是张国庆入狱28天的日子。在位于古城开封的省第一监狱,我采访了他。隔窗远望,外面的景色尽收眼底:天高、云淡、风轻、气爽。而我面前的他正襟危坐,神情严肃,显得心事重重。在谈话中,张国庆每遇到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时,总是以苦笑代替。

  “昨天,我几乎一夜没有合眼。警官告诉我说第二天记者要来采访,我很勉强地答应了。其实,说句实在话,我不知道如何应对。曾经,我在新闻圈里也认识不少朋友。”其他职务犯说话的时候,方言很重,多说河南话,而张国庆则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我比过去瘦了15公斤。”说着,张国庆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这里都快下去了。”

  仔细端详他,确实比我看到的照片上的人小了一号。“我对监狱还是有所了解的,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曾去过洛阳监狱和省第四监狱,当时就是走马观花地看一看,对监狱的认识只停留在表面上。来到这里,我才真正了解到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有它的强制性和约束力。虽然我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但又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是存在恐惧,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入监教育已经在张国庆的身上体现出成果了,他的双手很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腰板挺直,没有任何晃动。

  “我是今年8月25日入狱的,从押送我的警车上下来,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高墙、电网,我拿着行李的手不由得握紧了,我必须在这里待上好几年。”

  “我知道,一监狱是河南历史最长的监狱,名声在外。听说这所监狱的环境不错,执法公正,风气清正,短短的几天,我就有所感觉。我想在服刑中有一个好的大环境,会有利于我的改造。”张国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外面的时候,感觉时光飞逝,日子过得好快,转眼间,一年又一年。而在监狱中,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真是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躺在床上睡不着,要么盯着天花板看,要么闭着眼睛想心事儿

  “刚来时每天总是无法入睡”

  “我目前正在接受入监教育,每天的生活被安排得满满的,学法律、背规范、走队列……”说起自己入监后的生活,张国庆说,按照监狱的规定,新入监的服刑人员需要通过入监教育认罪悔罪,了解监规狱纪。

  据省第一监狱政委张秀杰介绍,服刑人员在犯罪之前,社会身份是不一样的,有些是国家工作人员,有些是企业家,有些是打工者,有些刚走出校门还是一名没有任何生活经验的人,他们在入监之前,虽然经历了法院的刑事审判和看守所短暂的监禁生活,但他们的身份意识没有完全被改变过来,有的人甚至还是用社会上的口气说话,忘记了自己的罪犯身份。张

  秀杰说:“入监教育是服刑人员狱内生活的第一课,也是必修课。这一课关系到罪犯的改造质量和改造前途,关系到能否为各监区输送合格的服刑人员,关系到能否为社会再造合格的社会公民。”

  “我每天的作息时间是这样安排的,早上5点半起床,6点半吃饭,学完法规、背完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后,9点开始队列训练。午饭是在11点,中午能休息一会儿,下午还有一次队列训练,其他时间在教室学习。”张国庆说,一天下来,他有些吃不消,“我平时很少锻炼,有时候跟我的司机一起到我们单位附近的山上走一走。”

  “虽然很累,可我躺在床上根本就无法入睡。我不敢翻身,怕影响到别人,就那样直挺挺地躺着,眼睛要么盯着天花板看,要么闭着眼睛想心事儿。”张国庆揉了揉眼睛,“我一天顶多睡五六个小时,感觉精神不好。”

  “为啥睡不着?心里有事儿呗!”正说着,有警官来到我们所在的办公室,张国庆忙不迭地站起来。在警官的示意下,他才坐下:“具体想什么也毫无头绪,只觉得脑袋里乱得很。我试着把这些东西排空,可是没过多久,它们又像潮水一样涌进我的脑海。”

  “是不是想过去的人和事?”对于我的提问,张国庆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苦笑了几声。

  提起二十八九岁既有雄心、又有壮志时,他的眼里闪现着光彩

  “愿意选择忘记过去”

  “你一个人要进监狱去了,把一个队伍都带进去了,你一个人把一个法院给毁了……”在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的一次全省法院打击涉煤犯罪电视电话会议上,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谈起发生在洛阳市伊川县法院的窝案,感到极为痛心。造成44人遇难、4人失踪、4人受伤的伊川“3·31”矿难,不仅牵出了黑心煤老板,也让洛阳市伊川县法院集体陷落。该院院长、副院长、民庭庭长、刑庭庭长、服务中心主任等多名法官、法警先后涉嫌犯罪被批捕。

  当我把张立勇的话转述给张国庆的时候,他的神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我犯罪只是因为我的原因,也没有牵扯到整个队伍,这样评价我有些太过了吧。但来到这里,我还是要把自己内心的毒瘤想办法彻底割下来。”对于担任法院院长这一阶段的事情,张国庆不愿意提及,他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他愿意选择忘记。“你不愿意说,就能代表着一段历史不存在吗?你是不是有自欺欺人的嫌疑?”我笑着问了一句,他回答我的又是苦笑。有关资料显示,2009年5月1日,洛阳市伊川县国民煤业公司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但一直瞒报,后被当地相关部门查实。同年9月,伊川县人民法院以重大安全事故责任罪,判处该矿矿主王国政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随后,张国庆先后3次收受王国政送来的感谢现金,致使王国政在缓刑期间,仍作为矿主和实际控制人继续组织违法违规生产,最终导致2010年“3·31矿难”的发生。

  2010年7月19日至27日,张国庆和法院党组成员、刑庭庭长董振亭,案件承办人张占伟分别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

  2011年7月14日,济源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张国庆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你认为你走上法院院长这个领导岗位,靠的是机遇还是实力?”对于这个话题,张国庆显然是感兴趣的。“我大学毕业后教了6年的书,因为是学法律的,我一直渴望能有一个平台来展示自己的能力,而教书未免有点纸上谈兵。终于,机会被我等来了。”张国庆说,1995年,洛阳市检察院和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招人。“当时的说法是叫增编补员,报名的人有1000多个,留下了只有100多个,十个里面挑一个,竞争也很激烈,我成了其中的幸运儿。我每次考试都能取得很好的成绩,这一次也不例外。经过笔试和面试,我成了法院的一员。”

  “我从书记员做起,然后到副庭长、庭长,最后被派到伊川县人民法院当院长。”张国庆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很顺利的。“想当年,我到法院系统的时候,才二十八九岁,风华正茂的年龄,既有雄心,又有壮志。”说到过去,他的眼睛里闪现着光彩。

  一开始也不收贿赂,后来觉得不收别人会认为假清高、不够朋友

  “做桥梁是抹不开面子”

  “一个人总要面对自己的过去,只有反思一下,才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可不可以这样说,你的那段过往对你来说好像是个脓包,你一味地不愿意去碰它,难道任凭它烂下去吗?”我提的这个问题让张国庆沉默了,他低头不语。他的身子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手不再平放到膝盖上,而是变为双手交叉握着。

  “有些钱,我并没有收,只是被别人作为一个桥梁,又转给其他人了。”他思量了很久,才幽幽地开了口。

  “如果你是个平民老百姓,估计没有人会把你当做桥梁,转送钱给别人吧?难道你不认为别人看中的是你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我追问道。

  “刚开始我认为都是些朋友,觉得是人之常情,如果不帮忙,我拉不下脸,抹不开这个面子。”他回答的声音并不清晰。

  “入狱后,你的这些朋友都来看过你吗?”

  “有的来了,有的没有来。”他低着头,声音很低沉,我无法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一开始我也是不收贿赂的,后来觉得这样不行。一是社会风气这样,人家收你不收,送礼的、收礼的都会对你有意见;二是如果不收,别人会认为你假清高,会认为你不够朋友,现在想来,自己就是吃了这样认识的亏,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

  省第一监狱监狱长苗正钊说:“腐败的从众心理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贪官犯罪心理,促成这种心理,有一种糊涂认识和误导,就是法不责众。法不责众是自古流传的一句俗话,意即法不制裁多数人,所以这便成了某些腐败人员的一种心理寄托。在他们看来,你腐败,他腐败,我也腐败,大家都腐败,也就无所谓腐败了,法律也拿你没办法,抓也抓不过来。其实,这完全是错误理解。腐败的从众心理归根到底是出于私欲,所谓社会风气则是一种外界诱因。私欲太盛者,极易形成对腐败的模仿力。这类人往往把追赶腐败的时髦视为‘精明’,而把安分守己看做‘傻瓜’。价值观念的这种倒置使他们特别擅长‘用权’,很会发挥权力的‘使用价值’。如此,他们确实捞到不少好处,但到头来,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2010年年初,时任法院院长的张国庆与班子成员签订了《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把廉政建设责任制的各项工作分解到每一名分管领导,使党风廉政建设人人有责,人人有压力。白纸黑字,历历在目,让人感到真的是誓言如风呀。

  静下心来想一想,理一理,重新修正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希望从书中找到问题的突破口”

  “我真的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理一理。过去的日子,忙于事务,根本就没有时间坐下来思考。”张国庆摸着自己的头说,“4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我可以说是要从头开始呀。”

  “在入监教育这一阶段是不能打亲情电话,也不便和家里通信的,等下监区后,我想让家人给我带几本书来,像《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还有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林语堂的《人生的归宿》等。”张国庆说,他需要重新修正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我希望从书中找到问题的突破口。”

  “监狱里开设有国学讲堂,我打算除补上传统文化这一课外,能够把荒废已久的英语再拾起来。《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一共38条,我用了一周的时间就把它全背会了。这说明我的记忆力还行。”只有在这个时候,张国庆的脸上才露出笑容。

  “在日常的工作中,我了解到,职务犯的理论知识并不缺乏,有的说起来还头头是道,但他们往往没有真正理解其内涵,不接地。在位时他们往往只注重字面上的学习,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只要求人家和下属怎么样,如何做,而往往把自己置身事外,认为自己是个特殊的人。职务犯与其他罪犯相比,既有相似的一面,又有不同的一面。改造职务犯对于监狱人民警察来说,是一直在不断探索的课题。”张国庆所在的入监教育监区教导员王红松说。

  

责任编辑:刘禛

热词:

  • 法院院长
  • 煤与瓦斯突出
  • 煤老板
  • 法院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