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面对面]我的戎马生涯(20110703)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03日 2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57d1224de7149ff927c7d90a4fee32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就在两天前,中国共产党刚刚度过建党90周年生日,在过往的90年中,我们党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今天的《面对面》我们将面对三位特别的老人,他们中最年轻的已经92岁了,从十几岁参加红军投身革命,他们经历了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书写了一段又一段传奇的戎马生涯。首先,我们与我们面对面的,是被人称为“草鞋将军”的王定烈。

    人物简历:

    王定烈 94岁 四川宣汉人

    1936年10月 随西路红军西征

    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

    历任空军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务

    长征结束后,1936年,10月末,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一千八百余名将士西渡黄河,向甘西、新疆挺进,这支部队后来被人们称为西路军。当时,只有18岁的红五军43团的战士,王定烈也在其中。

    王定烈:当时我们总共过去才全部是两万一千八百人,三个军,当时那个马家军他们是上10万人。

    记者:10万人围攻你们两万人。

    王定烈:10万多人,所以那个时候,他那个兵力比我们多,他又是当地的人。

    王定烈提到的马家军就是西北军阀马步芳的部队。红军来到这里,被他们视为最大的威胁,马家军迅速对西路军展开了围攻,其中,高台之战尤为惨烈。

    王定烈:我们的军长带着两个团在高台,绝大部分被打死了,军长也牺牲。

    记者:战斗很惨烈是吗?

    王定烈:对,很惨,那个军长战死了,董振堂军长就是在河北省清河县的人,他原来是冯玉祥的部队,他不仅打红军,后来,他们自己也当了红军。

    解高台之战,致使红五军军部,39团和45团,近三千名将士壮烈牺牲。在那个寒冷的季节,西路军在久战疲惫,缺衣少穿,缺枪少弹的情况下,与凶悍的马家军反复搏战拼杀,虽然歼敌两万,而自身也损失惨重。1937年,3月14日,是王定烈最难忘的一天。此时,两万大军只剩下不足三千人,部队突破马家军重围,退守到甘肃祁连山脉一个名叫石窝山的雪岭上

    记者:为什么要进祁连山呢?

    王定烈:人家十几万人,你说你怎么办?。。。这个祁连山敌人又围攻了,九军伤亡过重,剩下就三十军了。

    记者:进入祁连山之后,你们驻扎在哪儿呢?

    王定烈:躲在山里面,我那一天在敌人的围攻我们,我们打击他,敌人从侧面打了我一枪,把我打伤了。。。。这个奇怪得很,打得很奇怪,打了以后,这个子弹在这腰里面,别到我的腰里面。

    记者:那您当时中弹以后什么感觉,有什么感觉吗?

    王定烈:打昏了。

    记者:当时就昏了。

    王定烈:昏了,不能动了,中弹了,就说在这种情况下面,部队逐渐撤了,逐渐走了。我们负了伤的人也没有救,也没有抬,退出来的路都没有。

    记者:那你们住哪儿呢?

    王定烈:哪个地方住,在野地里面躺着。。。说我们这样子怎么办,我们下山,我们想办法回延安,那个知道中央在延安,对不对。

    西路军余部,已经分兵突围,王定烈和其他负伤的战友,忍着剧痛,相互搀扶,走走停停,第二天早上,突然在山里发现了一座房子。

    王定烈:结果一去我们那个房子有二三十个人,负了伤的,有病的,躺在那个地方。。。。我就到那个里面,昏昏沉沉的时候,突然这个敌人在那个窗户上面,拿枪往这里面打。。。。然后,敌人拿上大刀闯进门来就乱砍,当时是头一天是负伤的,也不能动。

    记者:您当时在房间里?

    王定烈:我手里也没有武器。。。。我这个现在还留疤。

    记者:这么疮疤深啊,我看到了。

    王定烈:这个刀印呢。

    记者:很深呢,两个刀印。

    王定烈:你看这个是。

    记者:哪儿呢?还有。

    王定烈:你看我这个。

    记者:这个手也是吗?这也是刀印,这个也是。

    王定烈:这个也是刀印。。。。他乱砍以后,昏昏沉沉的,我不知道。

    记者:你们也没办法反击。

    王定烈:没法,我是个伤员啊,我动都动不了。

    记者:那其他的战友呢?

    王定烈:结果,在那儿昏沉以后,我慢慢醒了,醒了一看左右的,叫这个,叫那个,都没有用,我也是拿个棍子,可能全都被人砍死了,就我砍没砍死。结果我活了,这个怪得很。

    记者:那应该浑身都血。

    王定烈:那老乡回来了,。。。他就发现了这么多死人在他家里面,他到我跟前一站,他看到我一动,他就跑。

    记者:您当时有意识吗?

    王定烈:我当时有意识,我说老乡你不不要跑,我是红军,。。。他还找吃的东西,给我找一点吃的东西,我说我,那怎么样,我只能离开,我要在他的房子里头,那个敌人再来也会把他家都给砍掉的。

    为了不连累老乡,王定烈拖着伤残的身体向山下挪动,当时,他就一个目标,前往延安。

    记者:您当时浑身是血,身上挨了这么刀,腰上还有枪伤,那怎么走呢?

    王定烈:找个棍子,拿个棍子慢慢下来。

    记者:慢慢挪着走。

    王定烈:非常勉强。最后就是又碰到了下面的敌人捉到,他们巡逻队,。。。把我身上的衣服给脱了。

    记者:为什么脱您的衣服?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面对面
  • 戎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