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广深高速路14年日进千万 高收费低服务遭质疑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3日 14: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安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6月20日,交通运输部等五部门联合开展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正式拉开序幕,这被认为是根治违规设站、超期收费、收费标准偏高等备受诟病的物流业“痼疾”的契机。

  连接珠三角最发达地区的广深高速公路,几乎成了争议收费公路的一个标本。这条初始投资仅122亿元,但通车14年来收入已超300亿元的高速公路,因“低质量、高收费”屡被抱怨,并一度因全程120余公里无加油站而被告上法庭。

  日进千万

  广深高速实实在在是一条暴利公路。

  这条被称为“中国最赚钱”的高速公路,北起广州市黄村立交,南止深圳市皇岗口岸,全长120余公里,双向6车道,由广东省公路建设公司与香港“公路大王”胡应湘的合和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建设,初始投资122.17亿元,双方投资各占50%,1997年7月正式通车。

  “公路大王”的回报令人艳羡。

  合和公路基建公布的2010年下半年报告显示,广深高速2010年下半年期内的公路日均路费收入增长8%至1011万元,同期路费总收入达人民币18.59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2002年7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广深高速合计实现242.48亿元的路费收入,平均每年路费收入28亿元。虽然目前已经找不到1997年到2002年期间这条公路所收路费的公开数据,但按照业内人士每年15亿元的保守评估计算,再加上去年35亿元左右的收入,广深高速公路迄今为止路费总收入已经超过350亿元,早已收回成本,却要继续收取路费若干年。

  “低质”服务

  然而,暴利背后,这条高速却成为了“低质”服务的代名词。

  “我从广州到东莞约35公里,收费25元;从道滘回广州28公里,居然还是收我25元。”经常往来于广深两地的李先生对自己遭遇的收费规则表示不解。

  对“差评如潮”的广深高速公路来说,李先生的抱怨只是冰山一角。多年来,作为还贷高速公路,广深高速因为时常发生大堵车被戏称 “高速公路不高速”,甚至一度因为全程120余公里无加油站而惹上官司。

  2009年下半年,在路费总收入继续上涨的同时,广深高速的日均车流量同比增长13%至38.9万辆次,并于2009年9月30日创下52.4万辆次的单日最高车流量纪录。广深高速的车辆通行量已经远远超过当时所设计8万辆次的流量,14.4万辆次饱和流量的标准。

  高速路上的“堵车”成常事,状告广深高速全程无加油站的广州律师赵绍华认为,广深高速目前已经达不到高速公路的服务标准,就不应该继续按照高速公路标准收费。

  死结何解?

  事实上,因收费问题被抱怨的并非广深高速公路一家。单在珠三角,佛山三水大桥最近就因为收费年限长达55年,被戏称为“收费常青树”。

  放开准入,引入社会资本,收费还贷,曾经成为短时间内改变交通瓶颈的良药,但现在却成为公路收费的死结所在。

  地方政府被认为是路桥高收费的利益共享者之一。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蔡建明告诉记者,对于早已进入盈利期的广深高速,未到30年期限的纯盈利期,广东省政府方分利52.5%,投资方分利47.5%。在高速公路的收入中,地方政府占了大头,这也形成了地方政府与利益集团将公路当成牟利工具的现状。

  记者从广东省交通运输厅获悉,目前,该厅按照五部门的通知要求和广东省政府的部署,已经在牵头制定广东省收费公路专项清理组织工作方案,主要内容包括成立组织领导机构、清理内容、推进步骤、工作要求。方案将报广东省政府批准。同时对全省收费公路项目进行调查摸底,在摸清情况的基础上,再制定具体的整改方案和解决办法。

  广东省交通厅并没有透露对广深高速收费问题的处理方式。而记者了解到,五部门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正式启动以后,收费年限长达55年的“常青树”——三水大桥目前仍在收费。据称,目前佛山市已按照国家五部门通知要求,处理三水大桥收费问题,将修正收费年限,使之符合国家规定。但具体方案仍在拟定中。

  业内声音

  百公里养400人 高速收费难免异化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河南高速洛阳分公司仅负责98.8公里收费公路的管理,职工却有403人,这还不包括保安、后勤人员。

  一个中等规模的收费站,便有正式员工40人,仅收费员就达24人。

  了解高速路管理体制便知,“建管分离”模式下,区区一个洛阳分公司,一不研发规划,二不修路施工,职责主要围绕“收费”进行。工作性质如此简单、单一,居然人满为患。让人不由得对这个行业的“盈利水平”充满疑惑与好奇。

  据专家披露,跟国外比,洛阳分公司人员显然过多;但以全国水平来看,还不属最多—— 一些高速公路(如沪宁高速)每公里达到5.4人甚至更多。看来,洛阳分公司顶多算是“行业病”中的“中度患者”。

  高速路公司养这么多人的恶果自不待言。其一,必然导致“三个和尚没水吃”的集体磨洋工式低效率。其二,辜负了投资人信任与托付。不少高速路都是上市公司,员工畸形膨胀、利润被消耗,如此“代理人控制”,对股民都是一种侵权与欺骗。其三,更为甚之,数百“正式员工”嗷嗷待哺,难免想方设法蚕食过路车主旅客钱包。

  高昂的过路费让不少“非公费”车主绕行省道乃至村道,更导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进而抬高了米价、菜价,增加了社会总成本。本该为经济生活提速的高速路,反而壅塞了社会效率。

  记者手记

  记者近日持续将目光投向全国各地收费公路所暴露出来的种种收费乱象。我们震惊,收费公路的暴利程度令人咋舌;我们愤怒,各种超期收费、超标收费,丝毫未受规范,肆无忌惮;我们无奈,暴露出的多条公路的问题,似乎已经成为“老大难”;我们疑惑,都是哪些利益攸关者成为这些乱收费公路的“保护伞”;我们期待,在共同关注和督促下,清理整治工作能向群众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据《每日经济新闻》《广州日报》等

责任编辑:侯永胜

热词:

  • 收费
  • 收费公路
  • 广深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