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大家】医学大家吴孟超院士:四年打破肝脏外科禁区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4日 22: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60caa7efdd04ef1a08b4b84f45706d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爱党爱国爱民的杰出院士吴孟超

    央视《大家》播出节目《医学家吴孟超》,以下为节目内容。

    开场白:

    在刚刚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我们曾经采访过的医学大家吴孟超院士荣获了国家最高科技奖。这是国家最高科技奖自设立以来,医学家首次荣获这一殊荣。这张图表也许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吴孟超院士对我国医学界的重大贡献。在五十年代,我国肝脏手术的死亡率曾经高达33%,而在吴孟超院士的努力和带动下,这个数字很快就下降到了六十到七十年代的8.48%以及八十到九十年代的0.35%。而同期我国肝脏手术五年生存率也从10%左右上升到了今天的53.2%。今天,就让我们再次走进医学大家吴孟超,来回顾一下这个奇迹的创造过程。

    访谈:

    吴孟超:当时(1956年)是在开会,是开学术会议,请了日本人。后来听他们在传说,他说日本人狂得很,说我们现在的水平做得已经不错了,肝脏切除也能做了,你们中国的水平还早着呢,要能达到我这个水平,起码二三十年。人家这样讲的,我一听我当然就很生气的,日本人有什么了不起,非要赶上他不可!

    主持人:当时实际上这个事是促使您立了个志向?

    吴孟超:那当然,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想到做肝脏。

    解说:

    日本专家的断言不无根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肝胆外科在国际上被视为“禁区”,正处于探索阶段,日本尚走在前列。而那时的中国还没有单列的肝脏外科,肝脏手术更是处于空白阶段。当年34岁的吴孟超只是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长海医院的主治医生,对肝脏手术近乎一无所知,那时就连他的老师,被誉为“中国外科学之父”的裘法祖也没有做过复杂的肝脏手术。

    同期:

    裘法祖:那个时候都还不行,全世界还不行,刚刚开始。肝脏里面的情况非常复杂,有胆道,有静脉,有动脉,有进去的血,有出来的血。肝脏外科过去被认为是禁区,不敢进去的。

    解说:

    肝脏是人体血液供应最丰富的器官之一,它担负着物质代谢、消化、储藏、解毒、凝血等数十种功能。医学发展到了今天,创造了人工心脏、人工肺、人工肾等,但是仍无法用任何东西替代肝脏的复杂功能。肝脏手术常常因大出血导致患者死亡,国际上成功的手术屈指可数。1958年,长海医院收治了本院有史以来的第一例肝癌患者。治疗肝癌的主要方法就是手术切除。医院特意邀请了一位著名的外科教授主刀,吴孟超担任助手,但患者同样因为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

    访谈:

    主持人:大出血的原因是什么?

    吴孟超:当时对这个肝胆解剖还不熟悉,所以这个出血就没有办法控制。渗血,渗血渗得很厉害的。当然那个时候技术也差,抢救的技术也差。手术停止了以后,病人休克了,然后赶紧抬回去抢救,抢救的结果就死了。

    主持人:当时在切这个肿瘤的时候,实际上还并不太清楚肝脏的内在结构是什么样的?

    吴孟超:不知道,我是不大清楚。

    主持人:那是您经历的第一个肝脏的大手术。那次手术给您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吴孟超:觉得这个手术出血很多,看来这个肝脏的血管是非常丰富的。所以这个手术做成功也是不容易的。所以要想做手术,外科医生就是这样,要想你的这个手术做得好,你必须解剖要熟悉。所以要想开展一门新的学科,必须要把这个器官的基础搞清。

    解说:

    要解决肝脏手术的大出血问题,关键是要弄清楚肝脏的结构、血管走向。但是在五十年代,国际上根本没有统一的和公认的解剖方式。通过查阅资料吴孟超得知到一种方法,就是用注射器把溶解后的塑料从血管注入到肝脏,等肝脏表面组织腐蚀掉之后,密密麻麻的血管就能显露出来了。从1958年开始,吴孟超和助手在几百个尸体上进行实验,但是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塑料填充物。1959年,他偶然从广播中听到了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赛中国获胜的消息,这个新闻立刻给他带来了一个灵感。

    访谈:

    吴孟超:那一天做标本的时候,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正好广播了。1959年了,广播荣国团拿第二十五届乒乓球世界冠军。那个时候宣传得很厉害了,那个广播到处广播的。能拿世界冠军这对中国,是一个很荣耀的事情,很光荣的事情。哎,大家说乒乓球,乒乓球不也是塑料做的吗?所以赶紧就买回来,剪碎了放进里面一泡,一看,溶解了,溶解得很好。那好,加颜料进去,也混在一起了,混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注射用了,可以打了。实际上这个管道分出来以后,把它打进去,就容易打了。

    主持人:当时您这样的一个思路,就为了发现肝脏的血管到底是什么样。

    吴孟超:对,他的分布怎么样,走向,跟那个表面投影投到什么地方,开刀就知道在哪里下手了。

    主持人:实际上您解决的,还是当时您第一次手术遇到的这种大出血的问题。

    吴孟超:对,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这个应该说也是一个灵感。

    吴孟超:就是,是一个灵感。

    主持人:别人听到了乒乓球冠军的时候,想到的是我们的荣誉。您可能那个时候

    听到什么就想到是不是塑料的。

    吴孟超:那时候就是呀!我们当时几个人的脑子里都在想这个东西。

    解说:

    这些肝脏标本就是用制作乒乓球的塑料做成的,模型立体、生动地反映了肝脏内的血管、胆管走向及分布。两年中,经过对200多例肝脏腐蚀标本的解剖观察,1960年吴孟超首次提出了肝脏的“五叶四段”解剖理论,但是这个理论并没有经过手术验证它的安全性。恰好就在这一年,长海医院收治了第二例肝癌患者。病人的右肝叶上生了一个恶性肿瘤。两年前手术失败的阴影还在,医院这次特意组织了强大阵容,连器械都是挑选最好的。原本手术邀请的是著名外科专家郑宝琦主刀,但就在手术即将开始的那一刻,郑宝琦却将主刀的位置让给了助手吴孟超。

    访谈:

    吴孟超:郑主任到临开刀的时候,换了位置。他叫我做主刀,他做助手。我当时当然一个感到很高兴,主任信任;第二个呢,有点胆怯,这个责任很重。

    主持人:我觉得这一个瞬间,特别值得我们去分析。当时为什么在临做手术前,他也没跟您打招呼,马上要操作的时候,他突然间提出要换人?

    吴孟超:主任他那个时候对我是很信任的,很支持也是重点培养我的。我一直跟着他。所以当时临时的,他觉得我已经研究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对这个肝脏比较熟悉了,所以就说,你来做吧,我来当你助手。

    主持人:您做解剖和真正做手术的时候,肯定还是有区别的。

    吴孟超:那是的。因为技术基本的,他应该懂得解剖,懂得位置,知道哪里有血管,哪里有什么东西。这样做起来至少有点把握了。

    主持人:但是您做的时候,是完全按照您总结出来的“五叶四段”理论来做的吗?

    吴孟超:对,按照这样来做的。

    解说:

    经过三个小时的手术,吴孟超成功地进行了我国首例肝癌切除手术。三个星期后,这个患者成为长海医院有史以来第一个健康出院的病人,此后她又活了6年,这在当时的医学界引起巨大轰动。这个病例后来还被专门拍成了科教电影,使得我们今天还能清楚地看到当年的情景。而肝脏“五叶四段”的解剖理论日后也成为经典方法,直到今天仍然是指导着世界上数量最多的肝脏手术。

    解说:

    在成功地完成了第一例肝癌手术后,吴孟超又从手术中发现,肝脏止血的方法危险性很大。由于肝脏中的血液丰富,手术时不得不结扎住肝门部位阻止血液流入,但肝脏一旦缺血时间过长就容易造成肝坏死,而一个肝脏手术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为了延长阻断血液的时间,患者不得不被全身麻醉后浸泡在冰水里,等体温降到32度后再做手术。吴孟超一直在想办法,怎样既能保障手术的时间,又不会使肝脏坏死。

    访谈:

    吴孟超:洗手的时候就说,哎,一下子灵感来了!手一关,水龙头关掉了;一开,又出来了。

    主持人:还真是从水龙头找到了灵感!

    吴孟超:我就说这样搞一个不是很好吗?对,大家说对。赶紧就想把它阻断一下,然后再放松,再阻断,再放松,那不更好吗?好,赶紧做动物实验,到底这个阻断时间最长可以多少。每次最长时间可以达到20分钟,狗能不死亡;阻断30分钟狗要死亡,肝胆要坏掉。所以这样子的话,便于手术阻断一个钟头。总的加起来一个钟头也不在乎,也不会影响病人,肝脏还是好的。

    主持人:在我们感觉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在此之前没有人去这么做,包括外国的医生?他没有考虑到说我阻断以后,过一会儿再打开,然后过一会儿再阻断。他们为什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

    吴孟超:他们没想到,我们也苦思冥想想了好久。

    主持人:这个就像您刚才说的拿乒乓球模型似的,我觉得用乒乓球可能是个灵感。

    吴孟超:这东西呀,这一个思维方式,就是说一个呢,你热爱这个工作我觉得也有关系。第二个呢,你天天都在想这件事怎么解决,遇到一些问题,你天天想,就会想到一些东西,灵感。牛顿为什么苹果掉下来他想到地球吸引力呢?

    主持人:苹果掉下来别人说倒霉呀,但是他说“哎呀, 地球吸引力发现了!”

    吴孟超:他就发现这个,科学家就是这样,我觉得这是灵感。有心的人,灵感有时候对他来讲是很有用处的。

    解说:

    “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 被认为是手术中最简易安全的止血方法,而且没有并发症,直到今天都在被全国的各大医院广泛应用,并且被权威医学教材所引用。

    同期声:计时!阻断开始!阻断计时!

    解说:从解剖理论到止血技术,吴孟超建立起了肝脏外科手术的一系列理论和实践基础。1963年,一个极具难度的病例向吴孟超挑战。一天,吴孟超参加了一个会诊,诊断结果非常令人吃惊,患者的癌变部位是在中肝叶。中肝叶是肝脏血管最丰富的地方,重要管道都经过其中,这里一直被称为是手术禁区中的禁区,国外也没有成功的先例。诊断结果出来后,在场的医生面面相觑,吴孟超还是决定把这个病人收治到自己的科室。

    访谈:

    主持人:当时您为什么就敢接这个手术?别人都不敢接,您敢接呢?

    吴孟超:我下决心,我觉得这个病人,因为解剖比较熟悉的,我要做是可以做的,当然也有风险。风险是什么呢?每个人的血管有的时候变异,不是按正常的这样发展了,并不完全一样的。有差异不一样的,这个有可能的。如果在有变异的情况之下,你做的时候,有时候可能会失手的。有误扎的,也可能误扎,也可能没发现大出血,这都有可能。再一个考虑中间血管比较丰富,有好多血管都有关系。

    弄不好可能你就感染。一个大出血,一个就是肝脏坏死,都有可能。所以,担心是担心,很大的担心。

    主持人:担心,但是怎么敢下这个决心的?

    吴孟超:下决心就是要为病人解决问题。已经到这里了,怎么办?已经接受了这个任务了,那你就勇敢上前吧。我这个人就这样,所有的手术,要给病人解除痛苦,我就勇敢承担。

    解说:

    为了做这个手术,吴孟超和助手天天泡在实验室里,在三十多只动物身上做试验。准备2个月之后,吴孟超上了手术台。

    访谈:

    主持人:您没有考虑到,万一手术要是失败了会怎么样?

    吴孟超:一个外科医生,每一个手术都考虑,都会考虑结果的。结果呢,我总的来讲,考虑过多,对病人也不利。我们应该对自己来讲,我尽到责任了,每一点一滴我都做到了,做到家了。实在是不行了,做到最后他实在还是出问题,那我尽到责任了。

    解说:

    吴孟超用了6个小时切下了长了肿瘤的中肝叶,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两侧的肝重新缝合起来。他再次成功地施行了世界上第一例完整的中肝叶切除手术,一举突破了世界肝脏外科史上的重大难题。不久他又连续做了3例中肝叶切除,而且全部成功,这标志着吴孟超所开创的肝脏外科技术体系已经发展成熟,并在60年代带动了全国肝癌切除手术的普遍发展,使我国肝脏手术的死亡率从50年代的33%,降到了六七十年代的4.83%。

    同期:

    裘法祖:我们乙型肝炎太多了,丙肝太多了。这个东西,到一个程度肝硬化变成肝癌。要么除非将肝拿掉,换一个肝,很多肝癌危险还是很大。如果切掉的话不是更好吗?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所以吴教授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工作。应该说在我们中国,在国际上,也是创始人之一,也是开拓者之一。

    解说:

    吴孟超1922年出生在福建闽清的农村。迫于生活压力,在他刚出生不久,父亲就到南洋打工赚钱。5岁时他跟随母亲来到马来西亚投奔父亲。在那里,他一边帮父亲割橡胶一边读书。初中毕业后,那时的马来西亚也没有华人高中,吴孟超不想读外国人编的课本。1939年,17岁的他和几个同学商量之后,决定坐船回国。途中他们要经过当时的法国殖民地——西贡。在过关签证时,因为是黄种人,吴孟超竟然没有权利像白人一样签字,而不得不屈辱地按下手印。

    访谈:

    吴孟超:签证的时候,排队轮到我们了。我们几个人,我们几个人要按手印。我们在那里看到了,前面几个外国人都签字以后就走了,手续很简单。所以要我们按手印,我们都感到很气愤。大家同学都知道,这个按手印像卖身契一样的,有这个印象,所以总觉得按手印对人是一个侮辱。我们能写英文,也能写中文,都行。对我们中国人是区别对待。他说,不行,你们是黄种人。黄种人,因为在小的时候就经常讲呀,外国人讲我们黄种人“东亚病夫”,说我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说黄种人是东亚病夫,这个印象很深。所以说这个话很生气,这是对我们的侮辱。跟他交涉还不行,只得忍痛地按了一下。

    主持人:听说您到现在对这个按手印,您还是非常气愤。

    吴孟超:是的,现在美国不是要按手印吗?我讲我就不去。

    主持人:要您按手印您就不去?

    吴孟超:不去。

    解说:

    回国后,吴孟超考取了同济医学院,一心想做一个外科医生。但是在毕业分配时,他却因为一米六二的身高而遭到了医院的拒绝。

    访谈:

    吴孟超:他说,你留在小儿科,这个已经定了。你小儿科成绩考得好,儿科考了95分。我说,能不能改成外科,有这需要。他说,你外科考65分太低了,再一个也不看看你的个子。我说,个子怎么了?气得要死。他说不行,外科不行。不行我拔腿就跑。我回过头来,我跟你讲,我说我非干外科不可。我觉得外科一个,

    我这手,自己自信这个手还是可以的。第二个,我觉得外科比较见效容易,所以我觉得我要做外科。

    解说:

    就在吴孟超拒绝分配时,恰好长海医院招聘,吴孟超终于如愿做了一名外科医生。从对肝脏手术的一无所知到打破肝脏外科的禁区,吴孟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他先后成功实施的多个高难手术,使得他在41岁时就达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辉煌顶峰。1963年,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还特意买来进口胶片,为吴孟超和助手拍摄了《向肝胆外科进军》的彩色纪录片。 (2006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