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买火车票的精算攻略 今年春运19日将拉开帷幕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8日 23: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年春运

  17日晚,从安徽淮北来上海打工的赵立春正盯着铁路春运的信息屏幕上的信息。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排一夜队买火车票的准备,但是到了售票点才知道,为了让买票的旅客不在寒风中彻夜排队,铁路方面采取了下午排队领号、次日下午售票的方法。他排到了6号窗口第八的位置:“明天下午再来,应该就能买到票了吧。”本报记者 张驰 摄

  19日,铁路上海站春运将拉开帷幕。千万目光,再次汇聚在归家人们的身上。

  年年春运票难买,早已成为社会年年瞩目的焦点,多少人为一张车票彻夜不眠,日日心焦。是去火车站大卖场守候,还是等在代售点窗前,抑或一遍遍拨打订票热线碰碰运气?都是一道难做的“选择题”。

  一张火车票,牵动多少心。记者连日实地走访,特意将今年几种不同购票方式作一比较,精算每种方法的成功几率、成本花费,但愿能为要买票的您帮上一点忙。

  算几率:电话成功率最小

  【场景】

  “排了两天队,好不容易成为当天的第一号,可还是告诉我没票了。”售票开始以来,一些旅客有过这样经历。过去,火车站“大卖场”是返乡者最大的希望,可今年排第一仍买不到票的情况屡屡出现,这不禁让人们疑惑不解:还能用什么方法才有可能买到一张紧俏方向的火车票?什么办法成功几率最大?

  【精算】

  今年铁路部门开设的购票渠道可谓丰富,火车票大卖场、代售点、电话订票,接待窗口数和订票热线数都创新高。从目前的售票形势看,大卖场仍是人们的主流选择。

  紧俏车票,虽说在大卖场排第一也可能买不到,但排第一的旅客成功购票率总体还是比较高。每天下午3点,全国所有春运售票窗口同时开卖第11天新票,此时每个窗口前,第一名的竞争对手最少。以上海至成都方向为例,今天全天可售票共5801张,购票者主要分布在上海铁路局管辖范围内的3926个售票窗口,理论上说平均每个窗口人人都能买到一张票。当然,对哈尔滨等方向的旅客来说,当天仅有600多张票分散在3926个窗口,即使排第一,可能也需要身手敏捷、运气眷顾了。

  而排在第二位的旅客,得票几率并不止下降一半。如果前一位旅客在窗口稍有耽搁,“第二名”面临的竞争对手迅速增加:除了窗口前的人,还有8000门电话订票热线,熟练的购票者打通热线后半分钟内就能抢到票,很可能超过窗口前的“第二名”。

  代售点和火车站“大卖场”相比,优劣点在哪里?铁路局表示,全国铁路联网售票,所以代售点卖的票和大卖场是一样的,只是旅客需额外支付5元手续费。事实上,5元钱并不是代售点主要劣势,比起上海站北广场大卖场的150个窗口,代售点一般只有1-3个窗口。这意味着大卖场每天都产生150个“第一名”,代售点则只有1至3个“第一”,难度似乎陡然增大。

  从成功几率来说,电话订票成功率似乎最小,虽然今年上海铁路局对电话订票系统再次扩容,比去年多增2000部,达到8000,但这对于上海上百万购票者来说,似乎并不算多。据上海铁路局统计,目前每天有超过10万人拨打订票热线,每天成功订票不到2万张。

  【小结】

  电话订票的理论成功几率最小,但并非鸡肋。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有网友在总结电话订票的成功攻略,比如下午3点开卖,要提前一刻钟开始拨打,尽量留在系统内等待开卖的一瞬间;或者即使第一时间没买到票,平时在非高峰时也要试试,因为有时有人会退票,车票将再次开卖,运气好说不定就会成功。

  算成本:代售点挺实惠

  【场景】

  说到今年春运回家的成本,不少人首先想到的是高铁时代来临之际陡然高涨的火车票价。其实,高铁毕竟仍是少数,而且相较于火车票价,在以不同方式买票时的成本,也并不是一笔无足轻重的支出。怎么买票、在哪买票,都涉及到人人关心的成本问题。到底哪种方法最划算?

  【精算】

  下午3点刚过,上海火车站北广场春运火车票大卖场早已人山人海。而在门口,还有一长队的人却从大门旁沿着围墙排起了队。一问才知,他们是为了赶明天下午车票开卖的“头班车”。春运日益临近,要想买到一张紧俏方向的火车票,实际排队时间越来越长。

  记者与几位排在最前面刚刚买到票的旅客聊过天,知道他们都是提前一天守在卖场门口,晚上选择附近的小旅馆凑合一夜,一般四人一间花费百元左右,平均每人30元。加上从家里到车站来回的车票,还有等候时的吃饭喝水问题,买一张票的成本都近百元,时间消耗三四十个小时。

  相比于大卖场的“疲劳战”,代售点的情况要稍好些。在莘庄地铁站附近的一家火车票代售点,昨天上午9点半刚过,等候下午车票开卖的队伍就已有数十米长。最前面的一位是个小伙子,听他说凌晨2点多就从松江骑车赶过来了。

  在代售点的购票成本显然比去火车站少,至少不用住宿。听几位旅客算算账,要想排在前几位,需一大早就来排队,早饭、午饭和水都要在代售点附近解决。不过算下来,即使加上5元手续费,一般也不会超过30元。代售点还有一个优势,今年上海市内共有264家客票代售点,分布在全市18个区县,市区范围内平均每3公里就有一家。

  电话订票在成本上无疑是最具有优势的,但能不能买到车票就很难说了。记者分别从前天晚上11点开始尝试拨打上海火车票订票热线,一直到昨天下午,工作之余都在试,试了近30次,但无一次订票成功,接通时每次通话时间均超过3分钟。上海火车票订票热线的收费标准,是按照上海市话标准收费,前三分钟2角钱,此后每分钟1角钱。算下来,这一天花费近12元,但最关键的票没能订到。

  【小结】

  因为每人的情况不同,所以作比较也只能相对而言。

  综合下来,在火车站大卖场的花费最高,耗时也会最长,电话订票的花费最少,但从结果上说,电话订票却是三种方法中让人心里最没底的。相对而言,代售点的性价比还算高。不过也有人提醒,不同地方的代售点,周围情况都不一样,人多人少都需要提前来踩点。此外,也有旅客感觉,有些代售点的机器似乎出现问题的几率比火车站要大。

  算性价比:还是火车划算

  【场景】

  1月12日,上海发往成都、重庆的“动车”开出首班,截至昨天,1月27日前“动车”只剩下少数2000元的高级软卧,包括1000元左右的卧铺在内,所有车票都已销售一空。千元回家路费贵不贵?这是高铁时代让春运旅客心头纠结的难题之一。

  【精算】

  1月9日售票开始之初,媒体上出现一些旅客的呼声:我们不要高铁、不要动车,只要一张硬座票。可随着售票紧张加剧,旅客们站在车票“大卖场”窗前,心中的“底线”一步步往后退:500元不到的动车座席,能接受,可是很快一票难求;1000元的软卧,咬咬牙买了,现在旅客感叹:连“咬牙”也得“咬得快”。

  现在,对打算回川渝老家过年的每一位旅客来说,都需要好好算一算账。这既是舒适度与金钱花费的比较,也是各种返乡交通方式间的比较。按照目前标准,普速列车回家,硬卧要400多元—500多元,和“动车”二等座票价相差无几,究竟是躺两天,还是坐15个小时?以目前售票的情况看,“动车”座票比普速硬卧更快卖完。

  1000元软卧热销,表明人们的选项又“升级”了。但又一个问题摆在面前:是花1000元舒服、快速地躺着回去,还是再加点钱坐飞机,或是少花一半钱坐长途汽车?最终,以近两天的售票情况看,“动车”软卧的销售相当之快。一些购买千元车票的旅客表示,比起长途汽车,他们觉得火车更安全,而全价机票一是太贵,二是很多行李不好携带,三是来往机场的路往往比设在市中心的火车站要远了许多。

  记者获悉,近期沪渝、沪蓉间将大量增开临客,预计运能压力将有所缓减。其实蜀地旅客还算幸运,毕竟如今有了多种的选择。而对于其他紧俏方向的旅客而言,选择范围更小。比如东北、西北,没有“动车”,每天列车只有几班,他们要计算的只有两个问题:坐火车还是飞机?究竟怎样才能排到队伍的最前头买到一张票?

  【小结】

  千元火车票,显然超出了很多人的心理预期。这是大家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而且多方式多层次的旅行方式,肯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其实,说到性价比,也是相对的,就像对不同人群来说,一千元的相对价值也不一样。我们其实更需要一种自我定位,需要大家的相互理解,主动错位。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坐上那班性价比最高的火车。

  记者手记 能否每天改进一点点

  年年写春运,年年看到春运之难。

  有些问题不是一两年了,很多人都觉得,看上去就是一个“死结”,怎么解都没法。但在今年,刚刚过去的上海世博会,带给我们一种对做好工作非常重要的方法和精神:每天改进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

  春运到了,记者在采访中,的确能感受到铁路部门的全心投入,幕后的故事数不胜数。对他们来说,春运就是“7+0、白加黑”,从领导到一线售票员,休息都是奢望。还有位工作人员在微博上说,看到每天排队买不到票的旅客,恨不得自己变成火车,把他们都送回家。

  感同身受、全心投入,却并不意味着春运服务已经完美到没有改进的空间。春运高峰一来,铁路运力相对的确紧张,千万人等候在车站麻烦也不会少,还有打击黄牛等等,难题个个实实在在,个个似乎都是难上加难。

  但是,记者记起世博之初,我们对大客流、排长队等相似难题的担忧与讨论,最终世博以天天看得到的变化,给无数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而今,再次面对难题时,我们能不能将这一精神用到实际中去?

  比如说,车票大卖场提前排队越来越早,采不采取“编号”,让管理部门左思又想,对这样关系到很多旅客切身利益的事,我们更希望从没办法中想出办法,这正是考验管理者智慧的时候;比如电话订票一天浪费几千张,是不是可以再努一把力想想办法,让未取的票,尽快回到网上卖给旅客?还比如动车卧铺贵,前阵就采取了软卧改座位的方式,这是否可以变成春运时的常态,解决更多旅客的需求?此外,还有候车旅客的吃饭问题、休息问题,车站广场的治安问题……

  春运明天拉开帷幕,售票、乘车都将进入最高峰,人们遇到的难题每天都在出现。缓解这些年复一年的“老大难”,如果我们能够从现在做起,哪怕一天改善一个细节,也会让大家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办一天改进一天”,应该成为我们各方面工作都孜孜以求的常态。(本报记者 徐蒙 梁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