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2010年卖地收入将达20000亿 土地财政酝酿危机(2010.12.27)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7日 22: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1+1]>>

     【核心关注】土地市场年末再现疯狂。各地地王又重出江湖。2004年6000亿,2009年15000亿,今年有望20000亿,卖地谁在受益,谁在受损?高地价不变,高房价能得到遏制吗?土地财政不变,过度以地生财能改变吗?地方发展方式不变,中央宏观调控能发挥作用吗?《新闻1+1》今日关注:土地财政怎么变?

杭州商业地块创新高(图)

地方财政卖地钱占到收入的60%

   土地财政一直被看作是推高房价的罪魁之一。而在这个房产调控的关键时期,它的再度冲高,是对既定政策的威胁,也是对公众钱包的威胁。

农民仅能得到土地收益的5%——10%。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房地产经过1年的严厉调控之后,本以为今年年底有一个相对缓和的局面。但是第4季度的数据显示仍然是地王频出,土地财政被认为是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根源之一,这个问题不仅仅关系着地产的调控更关乎国家的战略。

    土地市场年末再现疯狂。各地地王又重出江湖。2004年6000亿,2009年15000亿,今年有望20000亿,卖地谁在受益,谁在受损?高地价不变,高房价能得到遏制吗?土地财政不变,过度以地生财能改变吗?地方发展方式不变,中央宏观调控能发挥作用吗?《新闻1+1》今日关注:土地财政怎么变?

    在辞旧迎新的年尾,很多人的愿望还是住房。而不断产生的“地王”让人唏嘘不已。

    上演土地拍卖价神话的不仅是广州、武汉这些人口集中、寸土存金的大城市。还有小县城。12月24日,义乌一地块拍卖价高达35000元。2010年岁末的中国,一度偃旗息鼓的地王再度出山。以至于12月19日国土资源部再次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坚决遏制少数城市地价过快上涨趋势。

    土地财政一直被看作是推高房价的罪魁之一。而在这个房产调控的关键时期,它的再度冲高,是对既定政策的威胁,也是对公众钱包的威胁。

    在卖地的冲动下,有限的土地又能支持多久?当无地可卖,我们被透支的未来又将怎么办?土地财政还能支持多久?

《新闻1+1》2010年12月27日 土地财政,不可持续!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房地产在经过一年的严厉调控之后,本以为到了今年的年底会有一个相对缓和的局面,但是第四季度的数据现实,仍然是地王频出。土地财政被认为是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根源之一,这个问题不仅仅关系着地产的调控,更关乎国家的战略。

(播放短片)
解说:
    当我们再一次站在岁月的门槛上,辞旧迎新时,很多人再次写下自己的梦想,住房。而就在这个年尾,不断传来的地王再现,让人唏嘘不已。
    杨家牌楼地块和枝江旅游度假区地块分别以每平米25735元和每平米37069元成就杭州住宅和商业两个新的高价地块。
短片中记者刘丹: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是这片不到10亩大小的袖珍地块,居然拍出了每平米37069元的天价,而它的成交价也达到了起拍价的7倍之多。
解说:
    就在同一天,武汉土地市场高价地块,总价、单价双双溢股,鏖战一个多小时后,底价5.9亿元的两个地块,成交价涨至13.18亿元和10.2亿元,均打破武汉高价地块单价记录。
    三福地块折合楼面价在19600元到20600元每平方米之间,再次刷新了广州住宅用地,单价最高的记录。
    上演着土地拍卖大片的不仅仅是这些人口集中,寸土寸金的大都市,还有小县城。两天前的12月24号,浙江义乌,一家注册资金1.46亿元的公司,以自身资金30多倍的36.81亿元竞拍成功,创下了全国县级市地价最高记录。楼面地价3.5万每平米。这是2010年岁末的中国,严厉的房产调控政策,一度偃旗息鼓的地王,再度出山,以至于国土资源部12月19号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坚决抑制少数城市地价过快上涨趋势,溢价超过50%必须备案。
韩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我们今年一至三季度我们土地出让金收益是1.68万个亿。
记者:
    这是个什么概念?
韩俊:
    1.68万个亿,就是地方政府现在财政预算收入里面,全口径的及来自卖地的钱,我估计得占到60%。这个钱是哪里来的,是卖地来的,这个地过去都是农地,实际上在很多地方政府成了卖地的一个大公司,这是不正常的。
解说:
    根据《人民日报》文章披露,截至目前,北京、上海今年土地出让金已破千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由于土地供应量约为过去两年的总和,今年全国土地出让金有望突破两万亿元。土地出让金这个号称很多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又比去年增长了五千亿。土地财政,一直被看作是推高房价的罪魁之一,而在这个房产调控的关键时期,它的再度冲突是对既定政策的威胁,也是对公众钱包的威胁。
韩俊:
    地价高了以后,政府的收入是上去了,但是整个经济发展的水平就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也提高了。
解说:
    买单的不仅仅是公众,还有实体经济。有专家有指出,当众多的服装企业、家电企业转身房地产市场,它所伤害的是世界工厂的基础,透支的是结构调整的当务之急。
黄小虎(中国土地学会 副理事长):
    就是说我们地方的经济发展,依靠土地财政,这是一种发展方式,本质上是一个负债。也有的地方,可能它就没有这样的盈利的能力,将来就会形成社会的一个坏账,这就会成为社会的一个问题。
解说:
    根据统计,2009年土地出让金已经占到同期全国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审计署公布的情况表明,审计调查的18个省、16个市和36个县本级,截至2009年底,政治性债务余额合计2.79万亿元,一旦地价回落怎么办?正是看到了之这种种弊端,在今天,《人民日报》刊发长文,其中众多专家提出一系列疑问,有待我们解答。在卖地的冲动下,有限的土地又能支撑多久?当无地可卖,我们被透支的未来又怎么办?土地财政还能支撑多久?

    (视频编辑:孙洁 图文编辑:唐亮 吕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