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深圳可先行先试教授治校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7日 08: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与郁龙余见过两次面,都是在他的办公室。郁龙余的办公室像一间小图书馆,书柜里、办公桌上、茶几上到处都堆满了厚厚的书,有的摆放整齐,有的略显凌乱。

  退休这几年,郁龙余一直都在“折腾”印度文化研究,目前正与北京一名教授翻译一本泰戈尔作品集,作为明年泰戈尔150周年诞辰的献礼。

  谈到高校教育、中国高校的发展和改革,郁龙余有讲不完的感想和见解,虽已退休,但他从没有停止过对中国高校教育的关注和思考。

  从中文系主任,到深大文学院的院长,郁龙余当了10多年的“官”,但他一点架子都没有,如今的郁龙余看起来更像一位慈祥的智者。

  当时选择南下,是为了解决和妻子两地分居的问题。深圳的办事效率非常高,在别的地方需要几年才能办好的事情,深圳半年就办完了,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深圳。

  在深大中文系,聚集了诸如乐黛云、汤一介、胡经之等一批学术名流,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但我非常的虚心,向周围的所有人请教和学习,包括晚辈,我觉得自己进步很快,大家也很喜欢我这个人。

  南方科技大学的创办可以说是中国高校改革的又一次尝试,如果办好了,对全国高校的借鉴意义将会超出办好一所南方科技大学本身的意义。

  我觉得现在呼声较高的“高校‘去行政化’”对很多大学有好处,会减少很多束缚。“去行政化”之后如何来治理高校?现在比较认可的说法是教授治校,我们可以多进行这方面的尝试。

  特区第一代大学教师

  ■人物档案

  姓名:郁龙余

  职业:深圳大学退休老师

  来深时间:26年

  “深圳速度”吸引我南下

  这里的人讲究效率,做事雷厉风行,如果愿意过来,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即可办完调动手续。于是我怦然心动,欣然南下。

  1965年,我从上海三林中学考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印地语专业,季羡林先生当时是我们的系主任。在那个年代能够去北京大学读书的人,应该说很少,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在北大,我度过了5年快乐的大学时光。本科5年毕业后,我留校任教。

  我的太太,是我的同班同学,毕业后被分配回原籍,到福建的一个中学教书。我们就这样迫不得已两地分居了14年,直到1984年。

  由于北京户口控制得很严,为了解决家庭两地分居的问题,我一直想离开北京。上个世纪80年代初,沿海相继设立了深圳、汕头、厦门等经济特区,成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尤其是深圳,开展了很多新的尝试。当时南方有好几个学校发函邀请我过去,但我久居北方,不了解南方,不知道南方的风土人情如何,也不知道去哪一个学校好。

  1984年1月,已经从北大应聘到深圳大学中文系的张卫东老师回京办事,告诉我深圳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深圳人做事讲究效率,如果我愿意过去,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即可办完调动手续。于是我怦然心动,欣然南下。

  我第一次踏上深圳这块土地时,现在的深圳大学还是一片工地,周围有很多农田,还有一片荔枝林,非常荒凉。当时的深圳大学还办在原来的宝安县政府大院里,现在是深圳大学成教学院和深圳市广播电视大学所在地。时隔多年,原来的大楼已经不在了。

  我清晰地记得,我是深大中文系第九个报到的老师。在我之前,深大中文系已经聚集了乐黛云、汤一介、胡经之等一批学术界名人。中文系开始只有两间办公室,条件也比较艰苦,但深大每个月都有新的变化。当时的深圳也刚刚开始建设,火车站、北方大厦旁边已经有好几栋大楼了,给人一种新的气象。对于即将工作的地方,我有一种很喜悦、很期待的心情。

  来到深圳大学后,我并没有想过以后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我当时在北大教的是小语种,在深大教中文,虽然两者很相近,但毕竟自己没有教授中文课程的基础,而且当时来到深大中文系的老师主要是来自北大、人大、复旦、中大的精兵强将,如著名文艺美学家胡经之、比较文学家乐黛云等,于是,我怀着一种惴惴不安的心情开始了在深大的工作。

  我在深大教过大学语文、东方文学、秘书学、公文写作、中外文化交流等六七门课程,不仅要保证每个学期的工作量是饱满的,而且每一门课都要上好,因此,我非常认真地备课,不断向比我年长的、比我年轻的老师请教,在这个过程中,我原来欠缺的东西也得到了补充,知识更加全面,学生也喜欢听我的课。我觉得,人还是要不断地学习,即使是学富五车的大学教授也不例外。

  建设特区史无前例,深大中文系也独辟蹊径。当时系里要求每个学生必须掌握三个技能:英语、计算机、汽车驾驶。这种要求很超前,计算机和驾照在10多年后才成为大学生关注的热点。我现在依然清楚地记得,为了给学生创造条件练车,学校出面与部队联系,系领导专门带着学生到部队去学车。练车用的是老式的解放牌汽车,夏天时里边非常热,但是大家积极性都很高,生怕自己被落下。

  这就是当年那个激情澎拜的深圳。深圳是各种各样的人圆梦的地方,有人说深圳没文化、没积淀,我觉得我们不用去管它,毕竟深圳只是一个30岁的新城市,上海、香港不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吗?它们现在不都是挺好的吗,这需要时间来培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