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京西北大堵车现场目击:明知路会堵 也往堵路行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3日 08: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9月1日下午,京藏高速冀蒙界附近堵车现场。本报记者 来扬摄

  9月1日上午,110国道昌平至延庆段,由于一起追尾事故,同时一辆车“抢道”逆向行驶,造成进京出京双向均无法通行,大量货车被堵在路上。本报记者 王国强摄

  京西北公路进京方向拥堵路段示意图,其中以内蒙古自治区兴和县到河北省怀安县之间的路段(包括京藏高速和国道110)尤为拥堵。本报记者 来扬制图

  8月下旬以来,经媒体报道,发生在京藏高速公路和国道110北京西北部路段上的大堵车现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京西北为什么会长时间堵车?发生堵车的路段有多长,情况有多严重?司机和交警、路政部门又如何看待堵车?

  带着这一系列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赶赴内蒙古自治区集宁、河北省张家口等地,探访堵车现场。

  “车流量”变成了“车留量”

  9月1日18时许,中国青年报记者搭车从集宁出发,沿110国道由西向东(即往北京方向——记者注)行驶。当驶过白海子收费站(位于察哈尔境内——记者注)约3公里时,记者远远地看到前方的大货车陆续停了下来,这条“车龙”见尾难见首。

  “这就开始堵啦。”司机白师傅告诉记者。

  这是记者当天第二次听到同样的话。当天下午,在从张家口开往呼和浩特的客车上,乘务员弓师傅提醒记者:“一到怀安收费站,就可以看到堵车的景象了。”

  果不其然,当客车在京藏高速公路由东向西驶过怀安收费站后,绿化隔离带对面的京藏高速公路由西向东的路面上,出现了一长列大货车。

  “这是交警在疏导他们下高速。”司机吴师傅告诉记者。

  在弓师傅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对面的超车道上设置了两个半米多高的水泥路障,排在最前面的几辆运煤大货车正在交警的指引下沿着最右侧的车道缓缓前行。

  “这就开始堵啦。”弓师傅说。记者看了一下时间:9月1日14时08分。

  尽管已经从多个渠道了解到京藏高速公路内蒙古、河北境内路段的进京方向近日来一直存在较为严重的堵车现象,但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对面这条几乎清一色由运煤大货车组成的“车龙”的“龙尾”竟会延伸到约100公里外的京藏高速公路内蒙古境内小淖尔收费站以西约3公里处。在那里,新驶来的大货车被交警疏导着靠右侧车道,依次驶离京藏高速公路,它们将进入110国道等其它道路继续往东行驶。

  在乘坐的客车驶离上述堵车路段时,记者又看了一下时间:9月1日17时11分。也就是说,“车龙”里有的大货车至少被堵了3个多小时。

  据记者当天沿途的观察和估算,以每辆运煤大货车平均车长25米,平均车间距5米,两个车道上都有车来计算,100公里的路段内滞留的大货车约有6600辆。

  张家口高速公路路政执法支队提供的信息显示,9月1日16时30分至9月2日16时30分,京藏高速公路北京方向K218至K248(即京藏高速公路张家口市境内最西边的一个收费站到冀蒙边界——记者注)堵车,车辆积压30公里。内蒙古方向K223至K248堵车,车辆积压25公里。上述积压只是京藏高速公路河北境内的堵车情况,并不包括内蒙古境内的堵车情况。据9月2日晚央视前方记者的描述,堵车的长度有120公里。

  这不能算是“车流量”,这是名副其实的“车留量”。

  “这算是好的啦。堵得厉害的时候一直堵到集宁收费站。”白师傅对记者说。

  作为集宁本地的出租车司机,白师傅对近来发生在京藏高速公路上的堵车现象并不奇怪。“从去年就开始堵了。不只是高速公路上堵,国道上也堵。”白师傅说,“现在实行单双号限行了,高速公路上堵的情况算好一点了,但国道上堵得比以前厉害了。”

  白师傅所说的“单双号限行”,是内蒙古自治区于今年7月15日0时起实行的对G6(即京藏高速公路——记者注)和G65(即包茂高速公路——记者注)高速公路实行大货车单双号限流的措施。

  7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当地媒体报道说,2009年下半年以来,我区G6(京藏)、G65(包茂)高速公路车流量迅猛增长,最高单日交通流量已超过8万辆次,远远超出其设计交通流量,公路严重超负荷运行。

  9月1日晚,驾驶呼和浩特牌照运煤大货车的司机王师傅告诉记者,他的车因为是双号,所以当天上不了高速,只能走110国道。

  “上了高速也走不动。现在大车太多了。”白师傅指着不远处的京藏高速公路对记者说,“这条高速公路在规划建设的时候,设计的车流量是每天7000辆,现在多的时候差不多有10万辆。”

  “半个中国的车都来内蒙古拉煤”

  谈起堵车的原因,白师傅的分析直截了当:“你想,半个中国的车都来内蒙古拉煤,能不堵吗?”

  记者在京藏高速公路和国道110上的“车龙”中看到,大多数运煤大货车挂着内蒙古和河北的牌照,但也有挂着黑龙江、辽宁、天津、山西、河南、山东和江苏牌照的车辆。央视记者在9月2日的电视直播中介绍,目前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拉煤的大货车来自中国的14个省(区、市)。

  “还是因为内蒙古煤多、便宜。”白师傅告诉记者,他曾经拉过一位做煤炭生意的山东客人,对方告诉他,内蒙古的煤炭价格相对较便宜,就算加上运费,还是低于当地的煤炭价格。

  王师傅告诉记者,他从托县(即托克托县,下同,隶属于呼和浩特市——记者注)拉的煤坑口价是400余元,每吨煤的运费为195元,将运往北京市昌平区南口。

  在张家口市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主任张明海看来,近期堵车的主要原因在于京西北地区的车辆增速快,道路建设速度跟不上车辆增长的速度。而增加的车辆主要是拉煤的大货车。“近年来内蒙古发现了许多大煤田,煤价又便宜,去内蒙古拉煤的车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张明海说。

  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内蒙古煤炭产能超过6亿吨、调出煤炭3.3亿吨,成为全国第一大煤炭生产和调出省区。

  3天才走了400公里

  不过,近期的堵车让蒙煤外运的步伐大大放缓。

  9月1日下午,在京藏高速公路冀蒙界路段等待通车的间歇,一位驾驶内蒙古集宁牌照汽车的司机告诉记者,他拉煤的路线是从内蒙古的托县到北京的昌平,如果不堵车,一般两天可以走完一个来回,“现在已经是第4天了,还没回到集宁”。

  9月1日晚被堵在110国道小淖尔附近的王师傅走的也是托县到昌平的路线。“昨天中午从托县拉上煤,今天中午到的集宁,因为怕堵车,早早吃了饭11点就上路,但还没走上20公里就又堵上了,一停就停了3个多小时。”

  “堵得最厉害的一次就发生在前不久,走一个来回花了一星期,去北京的路上就走了5天半。现在差不多走一趟要花4天。”王师傅说。

  相比之下,张师傅的堵车经历要更不幸一些。9月1日凌晨被堵在110国道下花园收费站附近的他8月28日从呼和浩特出发,一直沿着110国道走,花了3天多才走完这约400公里的路程。

  他苦笑着对记者说:“我这算快的了,我们另一辆车走京藏高速,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连兴和都没到”。兴和县属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紧邻蒙冀界,距呼和浩特大约200公里。

  张师傅告诉记者,这是今年8月他拉的第3趟活。“堵得最凶的一次”是8月中旬的那趟,那次他从呼和浩特拉煤送到天津,直接上京藏高速,结果“这点路走了9天,从呼和浩特到兴和就走了4天”。而在两年前,同样的行程,张师傅一个月能拉7、8趟活儿。

  张明海表示,随着冬季煤炭产销旺季的到来,京西北的道路将经受更大的考验。

  客车和运菜车得到优待

  相比运煤车的堵车经历,其他大型车辆在京西北的道路上受到了一定的照顾。

  8月31日22时许,记者来到张家口市收费站,在收费站前的引出道路上,交警已经用障碍物将三分之二的道路封闭,仅在最右侧留出一条车道,路中间的警车一直闪着警灯。

  记者看到,一辆载着旅客的大客车和一辆装满白菜的中型货车,被允许从留出的车道进入高速公路收费站,但有的货车被禁止驶入。

  据值守在入口处的詹文波警官介绍,近日,除了客车和运蔬菜的车,暂时不让其他大货车从此入口进入京藏高速,“高速入口不放,就算我们放上去了,收费站也不发卡。”詹文波说,目前,往北京方向去的大货车,可以走110国道,或者从张石高速绕行。

  随后,记者搭乘小轿车顺利通过张家口收费站,驶入京藏高速,朝北京方向行驶。当时是8月31日23时许,京藏高速此路段车辆很少,记者所乘的车辆以每小时110公里的速度前进,在10公里的路程中,仅看到4辆运送蔬菜的货车和两辆水泥搅拌车。

  行驶大约40分钟后,记者进入下花园收费站旁边的服务区。服务区里停放着十多辆来自内蒙古、山东、山西的大货车,司机大多在车里睡觉。

  在服务区里,记者见到了正在抽烟的大货车司机都晓东,他要把车上的两万斤白菜从内蒙古集宁拉到山东德州。

  都晓东说,他8月31日上午从集宁出发,本可以从集宁直接上京藏高速,但他选择绕道,经过山西大同,然后走宣大高速驶入京藏高速,“京藏高速不敢直接走,集宁到张家口那一段,一堵就是两天,绕道大同顺畅点”。

  因为绕道,都晓东多走了100多公里路,多花了110元过路费和180元油费,“多花了将近300元钱还是挺心疼的呢。”都晓东告诉记者,一般跑这么一趟就赚个千儿八百,现在这一趟只能赚个几百元了。

  据在此服务区值守的民警说,张家口各京藏高速入口,目前都在限制大货车上高速,拉蔬菜的货车因为有绿色通行证,可以正常通行。

  超载监测站放行所有货车

  为了进一步观察京藏高速目前夜间道路情况,记者9月1日凌晨1时从下花园收费站驶入京藏高速,高速入口处的大牌子显示,严禁5轴(含)以上到天津方向的车辆通行,张家口、宣化方向堵车严重,请绕行。

  继续向北京方向行驶一段后,记者来到了官厅服务区。

  在官厅服务区,记者看到,停放在服务区里的内蒙古籍车辆,车牌尾数全部为单数,拉白菜的货车司机马海清已经3个月没回内蒙古拉活了,“都是在河北装菜,拉到江苏,不敢回去,走京藏高速进河北的那一段堵得要命。”

  从9月1日凌晨2时左右到上午8时许,几个小时里,官厅服务区前这段高速路始终很通畅。

  9月1日8时39分,记者在河北与北京交界的东花园收费站看到,5分钟时间内,通过收费站驶出河北、进入北京的大货车只有十几辆,以拉蔬菜的中型货车为主。

  东花园收费站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每天经过东花园的车有8000多辆,其中内蒙古进京的有5000多辆,河北进京的有2000多辆,山西进京的有1000多辆,“今天车比较少,应该是内蒙古在限行,河北境内上高速的路口应该也有限行。”

  对于之前出现的堵车情况,这位负责人说,货车在进入北京境内后,必须全部驶入康庄超限超载监测站过磅,造成大量货车积压,最严重的时候堵到了东花园收费站的口上,我们只好把收费站关闭,又造成了更长的堵车。

  随后,记者来到康庄超限超载监测站,发现监测站已经停止对货车进行称重检测,货车可以直接通过监测站,所以,并没有车辆积压。一位警察告诉记者:“这里前段时间堵得太厉害,上面不让查了,所有货车一律放行。”

  无奈地对堵车习以为常

  离开监测站,记者驶上国道110线向回返,在距张家口185公里处,记者看到长长的运煤车队伍堵着看不到尽头。

  110国道多数路段为双向两车道,上下坡多,前后车容易发生追尾事故。记者沿着两排大货车的空隙向张家口方向前进,在距张家口183公里的地方,记者发现一个车道上的两辆车发生追尾事故,跟在事故发生点后面的车,逆行到另一个车道,结果另一车道正好驶来一辆大货车,双向的车道立马堵死,想退让都很困难,整条国道陷入瘫痪。

  “每到这个时候就吵架,肇事的车之间吵,逆行的车和顺行的车吵,但吵吵就完了,大家都知道在路上不容易。”开了12年货车的司机宁师傅说,堵在路上实在不痛快,这个时候吵吵就是发泄,发泄完了还是一起想避让的办法。

  在张明海看来,司机对堵车的习惯与无奈折射出京西北地区道路规划建设速度的相对滞后。

  但对京西北地区的司机来说,至少在目前,只能是明知路会堵,也往堵路行。

  本报张家口、集宁、北京9月2日电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