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东莞石排免费教育“无人喝彩”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3日 10: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25日晚,东莞石排举行“免费教育”晚会,石排镇欲通过免费教育等一系列措施,打造中国教育名镇。石排镇宣传办公室供图

  8月25日,石排对本地4.2万户籍人口实施从幼儿园到博士25年免费教育。资金,由镇财政和下辖各村按比例分摊。

  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2008年,石排镇在东莞市32个街镇中,经济实力排倒数第三。至今还是东莞一个“欠发达镇”。

  石排镇书记翟崇碧认为,实施免费教育支出占镇财政收入的比例非常少,去年镇可支配收入3.6亿,免费教育支出为1000万元。

  在当地受益民众赞叹免费教育时,石排镇强制村委分摊经费、免费教育是否有损教育公平等问题,也引起广泛关注。

  8月25日下午,石排镇镇政府一楼会议室,正在召开该镇免费教育新闻发布会。

  17时30分许,会议主持人、石排镇镇委委员王永权,正要按计划宣布发布会结束,镇党委书记翟崇碧打断了他。

  “等一等,我再说几句。”作为当日出席发布会的最高官员,翟崇碧显得有点意犹未尽。

  发布会延长了十多分钟,翟崇碧继续阐释推行免费教育的目的和回应外界“石排是在作秀”的质疑。

  “可以说是作秀,也可以说不是作秀。”翟崇碧说,石排就是要通过免费教育“吸引眼球”。

  从幼儿园到博士“免费”

  当地规定,本科生每年每人补贴6000元,硕士生补贴8000元,博士生补贴1万元

  8月25日中午12时许,邓永辉在石排镇一家西餐厅门口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他说,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批了。

  邓永辉,今年东莞市文科状元,以666分的成绩成为第一个石排籍的北大生。

  对邓永辉的采访,是当地政府推荐的,他被希望多谈谈石排镇免费教育政策带来的好处。大学四年,每年他都将能得到6000元的教育补助。

  2009年,邓永辉读公办高三,学费2000元;姐姐邓慧珊上大专,学费8000元,弟弟邓润辉在民办高中,学费12000元。姐弟三人光一年学费就要2万多。

  今年免费教育政策实施后,邓永辉姐弟3人共可得1.3万元补助,“确实对家里有帮助”。

  石排的免费教育政策,始于2008年。当年,在义务教育阶段已全面免费后,石排镇推出了高中教育免费教育补贴。

  2008年3月1日颁发的《石排镇本镇户籍人口从幼儿园到大学免费教育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该镇对高中生每人每年补贴3000元。2009年9月1日,石排镇实施幼儿园阶段免费教育,每年每生3000元。

  《办法》还规定,今年9月1日起,全面实施大学专科、本科、硕士生、博士生免费教育补贴,大专生每年每人补贴4000元,本科生每年每人补贴6000元,硕士生每年每人补贴8000元,博士生每年每人补贴10000元。

  8月25日,石排镇分管教育的镇委委员姚灿光介绍,自2008年石排镇启动免费教育以来,截至2010年8月,该镇已给高中生和幼儿园学生发放免费教育补贴900万元。

  据当地统计,2010年至2011年学年,石排镇将有1100多人享受幼儿园免费教育,1520多人享受高中免费教育,1120多人享受大学免费教育。

  姚灿光在发布会上宣布:从今年起,石排镇户籍适龄在校学生都将享受免费教育。因探索推行25年免费教育,该镇已被网民称为“最牛教育强镇”。

  强制村委分摊经费

  石排镇认为,去年各村委、村小组收入为2.7亿,完全能支付所分摊的500万元经费

  在石排镇,幼儿园的免费教育经费,由镇财政负担。普通高中和大学、硕士、博士阶段的免费教育经费由镇、村共同负担。

  石排镇将下辖的19个村按照各自的经济实力分成4档。这4档村将分别与镇财政按7:3、6:4、5:5、4:6的比例分摊所需的免费教育资金。

  姚灿光介绍,全面实施免费教育后,石排镇去年支出1500万元,按要求镇财政出1000万元,各村一共负担500万元。

  分管财政的镇委委员陆奕彪介绍,去年,村委和村小组的两级总收入为2.7亿元,镇级可支配财政收入为3.6亿元,所以完全有能力分摊这1500万元。

  该镇党委书记翟崇碧曾公开表态,即便是每年投入一个亿在教育上,石排也能承受得起,“推行免费教育,石排绝对不差钱。”

  “如果镇里真这么有钱,完全没必要让村里出钱。”8月24日,当地一名不愿表露身份的村干部说,有些村经济形势并不好。

  庙边王村,按《办法》规定,需与镇财政按5:5的比例分摊。而今年,该村财政紧张,出现过断炊的情况。

  该村一名工作人员称,上半年村里经济很紧张,出现过没钱发工资的情况。该村一名治安队员证实,6月份的工资没按时发,拖到了7月底才发。

  “我们自己想发展都没有钱了。”8月25日,该村村委委员利广庆说。

  翟崇碧坦然承认,以文件形式要求镇、村按比例分摊免费教育资金,可以理解为是强制性的。

  8月25日,翟崇碧公开表示,免费教育政策实施前进行过民意调查,99.9%的人支持。29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翟崇碧修改了这一说法,“90%的人是支持的。”

  “镇财政承担部分资金,经过了镇人大决议的。”身兼镇人大主席的翟崇碧说。

  中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认为,如果经过了镇人大决议通过,当地财政投入免费教育,无可厚非。但当地镇政府强制要求村委出资的做法不妥。

  于建嵘介绍,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里的财政支出由村民集体决定,村组织不是镇政府的组成部门,镇政府无权强制支配村里的收入。

  “如果是镇里要求村里投入9年义务教育,那没问题,这是国家义务,可是义务教育以外的,政府就无权强制要求村里投入了。”于建嵘称,当地政府强制村里出钱明显越权。

  “唐装书记”吸引眼球

  翟崇碧曾让下属们都穿唐装,并承认免费教育能让更多人关注石排、投资石排

  采访中,有人向记者表示,石排实行免费教育政策属于作秀行为。

  对此,翟崇碧十分坦然,“免费教育是不是作秀,是的。没有知名度、没有大家帮忙宣传,就没有这些企业落户石排,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有这么多人才加盟到石排的企业里来。”

  “2005年,石排没有省名牌产品,排东莞倒数第一,2009年,名牌产品数量排第五。”翟崇碧觉得,这些都是重视教育打出名声的收益。

  □本报记者 褚朝新 广东东莞报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