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工会主席将放下企业“饭碗”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0日 08: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7月6日,市总工会宣布在10家重点区域、行业试点工资集体协商;7月23日,市总工会称将建立首个职工收入分配专业委员会;8月9日,在市总工会的倡议下,淡出北京人生活多年的广播体操重归京城……今年以来,市总工会,这个有着60年历史的群众组织成为了愈发活跃的角色,其工作领域几乎覆盖了京城所有劳动者。市总工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该部门目前正在筹措增强“独立性”的改革,基层工会主席有望不再端企业的“饭碗”。

  本报讯 今后,北京基层工会主席有望实现工资由上级工会负担,“经济命脉”与企业脱离。这意味着,北京将首次出现“身份独立”的基层工会主席。此外,市总工会还将酝酿基层工会主席直选、外派等方式,加强基层工会独立履行职责的能力。这是记者从市总工会获悉的消息。

  “工会主席的工资是由企业发放的,你不听话,企业可以解除你的合同。”市总工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会干部和企业之间形成的依附关系一直难以切断,因此很多工会主席难以独立履行职责。

  为了避免工会主席维权时遭遇“身份尴尬”,现行的工会主席产生办法已经作出了一些相关规定。据市总工会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各类在京企业,工会主席的产生都必须遵循严格的要求。比如工会主席不得同企业负责人存在亲属关系,“但在一些非公企业中,工会依然难免成为企业的管理工具。”

  针对此问题,市总工会已经开始酝酿破解办法。市总工会表示,目前北京一些区域联合会工会主席已经尝试实现“外派”,即工会主席不从本区域、行业的企业产生,而是委派专职的社会工作者担任,“这样,它的独立性更高,话语权更强。”该负责人说。

  下一步,市总工会计划在中小型基层企业中启动工会主席“直选”试点,从产生形式上提高民主程度。此外,基层工会主席还有望从薪酬体系方面“切断”和企业的联系,不再端企业的“饭碗”。届时,工会主席可以不再由企业发工资,改由上级工会发放,市总工会有望通过专项资金负担基层工会主席的工资待遇。近期,北京已开始和一些外省市切磋、调研此项工作。

  ■ 对话

  “增强独立性是工会改革出路”

  新京报:从“福利工会”转变到现在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工会,你怎么看待这个变化?

  邓国胜(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以前计划经济时代中国是“单位制”,个人生老病死全部通过单位系统来完成诉求和表达,无须借助工会。这样的体制之下,工会发挥自身作用的机会不多。现在单位制已经衰败瓦解了,就业是灵活的,这样工会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新京报:除了微观的维权之外,宏观来看,工会的作用和价值最主要体现在哪里?

  邓国胜:如果通过分散的个体维护权益,会造成社会的无序:首先资方难以顾及这些诉求,再有就是容易引发极端暴力行为,工会组织的存在有利于社会稳定。不过必须指出,很多时候工会做得还不够,比如“富士康事件”中,工会严重缺位。

  新京报:目前的工会是否能够满足社会需求?还需要怎样的变革?

  邓国胜:这些年工会有很大进步,但其活力仍然不能够满足所有职工的利益需求,仍然需要改革,改革的出路是必须强化独立性。目前很多基层工会还存在国企工会无作为、私企工会站在资方一边、不能维护职工利益的问题。强化独立性的首要一点,是工会主席要进行真正的选举,不能由上级任免。

  另外,职工也必须积极参与工会生活,老百姓很多时候是事不关己便不予理会,这也是制约工会发展的一个弊端。

  ■ 人物

  工会主席越管越“宽”

  两名公务员、两名助理、3名协管员,这是龙潭街道工会主席刘锐的全部“人马”。每日,这支“部队”要忙碌到晚上6时。

  “过去,我们只管检查企业发放的工资是不是达到了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现在需要帮助每个单位的职工同老板协商。”刘锐说。如果遇到辖区单位发生劳资纠纷问题,3个协管员还需要帮忙调解。调解中,刘锐发现很多职工不太懂法,于是便定期“普法”,开设了法律讲座。后来,除了劳动方面的法规之外,针对时下离婚率上升、财产继承日益复杂等社会问题,讲座的内容又加入了婚姻法、继承法。

  有年轻人反映,长期在写字楼里闷头工作,婚姻状况不好解决。于是,街道工会又专门为此研制了一套帮助单身职工“婚配”的系统。

  ■ 个案

  镜头一

  8月18日早晨,朝阳一家美发店里,24岁的李清在为客人剪头发。由于长期低头站立,她觉得自己的颈椎起码有50岁“高龄”。李清说,理发师的工作时间时常超过10个小时,还没有加班费,“不知道该找谁解决问题。”她从没想过美发店还能建立工会,“不都是国企才有吗?”

  工资协商机制惠及“死角”

  实际上,像李清一样的打工者和工会的距离,正在逐步拉近。今年,北京在10个重点区域、行业开展工资集体协商试点。烟酒摊、洗浴池,这些像“死角”一样很难被工会部门“照顾”到的小商铺,今年起将开始尝试“劳资共决”。有望成为首个整体实行工资协商的社区———龙潭街道光明北里社区预计9月出台正式的工资协议,协议中每个职位都将定出最低工资标准和薪酬增长速度。

  “我们尊重企业自主分配的权利,但在薪酬体系的制定中,必须推动劳资共决机制,因为这关系着老百姓是否能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黄伟表示,近年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对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呼声都越来越高,“虽然工资一直在涨,但还是不够理想。”

  镜头二

  今夏最热的一天,山西人张俊蹲在工棚前一小块阴凉下,从一个搪瓷缸子里扒拉着一袋辣椒拌四两米饭。张俊说,他没拿过一分钱高温津贴,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东西。就在此时,各级工会已派出人员走访露天建筑工地、高温生产车间。市总工会明确表示,如果企业没有足够的防暑措施或拒发高温津贴,会向企业发出要求整改的通报。

  工作风格愈发“主动出击”

  “工会作为代表劳方权益的组织,它的主动性、针对性必须更强。”黄伟说。近两年来,市总工会愈发在维护职工权益方面“主动出击”。

  今年,市总工会又提出,各区县的街道、乡镇年内将全部建立总工会。和原来的街乡级工会委员会相比,街乡“总工会”具有地方一级领导职能。在该平台之下,更有利于将美发店等非公小企业以联合会的形式纳入工会组织。届时,这些小企业职工不仅可享工会会员待遇,还能联合开展区域性、行业性的工资协商谈判并签订集体合同,所有同类企业还有望确定一个最低工资标准。

  镜头三

  头一天拾起“阔别”十余年的广播体操,老职工薛洪亮出了一身汗。8月9日,在位于亦庄的北京化工集团小操场上,60多名员工列队,跟随广播中的音乐和口令律动……由于健身方式日渐增多,广播体操一度在大多数单位绝迹。现在,在市总工会的倡议下,以广播体操为代表的工间操重回京城。

  对普通劳动者影响力提升

  “一夜之间,好多朋友的单位都开始做操了。”外企白领徐亮在博客中写道:“工会的号召力令人赞叹。”他感觉,工会不再是那个专门发粮油、评劳模的机构了,开始着力改善普通劳动者的生存状态了。濒临下岗的工人也成了市总工会的“照顾对象”。今年,北京196家劣势国企退出,近10万职工面临分流、安置。市总工会副主席韩子荣向各企业工会发出“尽到职责”的要求,称职工如何安置须由工会监督企业进行民主审议。

  “在现在的形势下,工会能够发挥作用的机会比以前更多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表示,由于个体劳动者许多诉求不再能够通过单位满足,工会对于普通劳动者的影响力就得以体现出来了。

  在去年北京进行的机构改革中,市总工会新成立了一个部门——权益部,融合了原生活保障、民主管理、集体合同3个部门的所有职能,自此成为市总工会下属的统管职工福利、维权等职责的部门,“这意味着工会参与维护职工权益的力度更大了。”市总工会权益部部长黄伟说。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温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