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人性化”在刑法中的体现应是公平而不是优待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7日 00: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光明网-光明观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全国人大常委会23日审议刑法修正案(八)草案。草案将一些社会危害严重,人民反响强烈,原来由行政管理手段或者民事手段调整的违法行为规定为犯罪。(8月23日《中国新闻网》)

  这次修正案(八)草案对刑法现有的一些规定作出修改,加大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对某些犯罪的打击力度。其中对将醉酒驾车和飙车定为犯罪;完善对未成年人和老年人犯罪从宽处理的规定,引起了不同反响。

  今天(8月26日),来自《京华时报》的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时表示:醉驾肇事惩罚力度应加重”,这就是说,根据这次刑法修正案草案中,对醉酒驾车和飙车的处罚还不够严厉,或者说还存在一定的“漏洞”。这个“漏洞”就是“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这个具体细节,其中的“情节恶劣”无疑会给惩处醉酒驾车和飙车处罚留下一些“酌情”空间,这个空间除了减弱把醉酒驾车和飙车入罪的威慑力,恐怕还会给权力寻租留下隐患。道理很简单,如果排除了醉酒驾车和飙车可能造成的后果,“情节恶劣”主要就剩下醉酒驾车和飙车者被处罚时的态度了。如果这次对醉酒驾车和飙车刑法修改停留在这个层面,其实还是对醉酒驾车和飙车危害性没有足够的认识。人大常委会乔传秀委员建议:“应删除修正案中‘情节恶劣的’的表述。理由是,醉酒驾车行为属于主观故意,其造成的现实社会危害和潜在的社会危害十分重大。因此,无论该行为是否存在恶劣情节,都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有利于有效地预防和惩治犯罪。”而把醉酒驾车和飙车入罪后的处罚也相对偏轻,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周光权表达了老百姓的质疑:“以前成都的醉酒驾驶案件,最后判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且判的是死缓。现在规定一个醉酒驾车的危险驾驶罪,如果判拘役,老百姓会认为刑法修改后对被告人反而判轻了。”

  这是对这次刑法修正案草案中,关于对醉酒驾车和飙车处罚的争议。另一方面,对把“已满75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这一条文写入刑法修正案草案,人大代表也“观点不一,时有交锋”。 姜兴长委员建议对老年人犯罪不适用死刑的规定再适当放宽,建议规定“年满70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他认为(这样)能更好地体现中国刑法的文明和人道主义精神,这样的立法对社会和谐稳定比较有益。笔者对此有很大的异议,姜委员把中国刑法的文明和人道主义精神与对老年罪犯的惩罚力度联系起来,显然是有悖于刑法精神的。刑法的文明一方面是在刑法的种类和实施手段上向文明接近,另一方面是在保证罪犯合法权益上逐步明确,而不是在惩罚力度上逐渐轻缓,文明的刑法,不是以减轻犯罪成本为代价的;人道主义精神在刑法中的体现,说通俗一点就是要把罪犯也当作人,而不是在正常社会环境下,对老年人的额外尊敬。更重要的是,人道主义是提倡关怀人、爱护人、尊重人,做到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的这样一种世界观。这里所指的“关怀人、爱护人、尊重人”,必须用一种法律手段打击各种欺负人、伤害人的行为。如果因罪犯的年龄偏大而施以“人道主义精神”,这可能隐含了对受害者的不人道。更严重的是,如此的“从宽”,其不良社会后果也不可小觑。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张桂平认为:“这样的条款会对人们起到负面的导向作用,老年人犯罪会大大增多。可能为今后的司法实践留下后患。老年人如果实施了如爆炸、凶杀等恶性犯罪,司法机关面对民愤将无法处理。”更有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蔡力峰表示,“如果规定75岁老人犯罪免于死刑,很可能被反社会极端组织所利用,他们完全可以策动年老的人铤而走险,制造公共安全事件。”这确实不是危言耸听,法律应该是悬在罪犯头上的一把利剑,在这把利剑的强大威慑力下,可以想象有多少犯罪倾向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消弭了,有多少犯罪动机在法律后果的压力下放弃了。如果对某一人群给予了“豁免”,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就少了一份保障,社会安定就增加了危险。

  诚然,刑法的文明和人道主义精神是社会发展的总趋势,但在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刑事案件频发的现实下,加强对犯罪的惩罚力度应该是首选,只有增加犯罪成本,才能遏制相当一部分犯罪。不得不说的是,民众现在对某些犯罪行为的惩处,不是觉得太严,而是太宽,特别是在对干部腐败案的惩处中,已与民意相差很大。如果在这个时候再放宽刑律的尺度,恐怕弊多利少。

  综上所述,笔者所希望的司法进步并不与刑法的文明和人道主义精神相悖,而这一切“人性化”的思想理念在刑法中体现,应该是公平而不是优待。法律是用来保护全体公民利益的,是为了让全体公民享受被保护、被关怀、被爱护、被尊重的社会环境,让他们成为社会的积极因素。当务之急是保护这些积极因素,而不是通过刑法的“人性化”来减少消极因素。这两头孰轻孰重,应该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