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陈水扁千万元年薪泡汤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21: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海峡两岸


[视频]陈水扁千万元年薪泡汤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海峡两岸):主持人:欢迎您继续关注《海峡两岸》。日前,台湾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陈水扁的千万年薪将全部被取消。对此,陈水扁通过幕僚表示,就算出狱,自己也只能当乞丐了,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也表示,陈水扁办公室也可能会因此解散。那么,台湾究竟出台了一个什么样的新法案?陈水扁真会像他自己所说的,出来只能当乞丐吗?就这些问题,我们邀请到了两位台湾的嘉宾为您做详细分析。一位是台湾的时事评论员黎建南先生,一位是台湾的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欢迎二位。


黎建南:李红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唐湘龙:大家好。

主持人:二位好,在我们开始讨论以下话题之前,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情况。

小片:

台湾立法机构临时会20日三读通过了,"卸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礼遇条例"修正案,规定卸任领导人若犯所谓"内乱"、外患及贪污罪,经一审判决有罪,就停止礼遇金与事务费,并缩减随扈。这个修正案经公布后即生效,因贪污罪被一审二审都定为有罪的陈水扁,首当其冲被停止领取卸任礼遇金。

对此,陈水扁通过办公室秘书江志铭回应表示。

陈水扁办公室秘书 江志铭:(陈水扁)现在真是一无所有,如果有机会出来,也只能当乞丐向人乞讨。

据报道,此法案实施后陈水扁近千万年薪将泡汤。不仅如此,现有的8到12名随扈也将减至为2至3人。而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则表示,如果没有这笔钱,吴淑珍的医疗及看护费也会有困难。

陈水扁儿子 陈致中:(吴淑珍)所需要的看护费用会比一般人更巨大,对我们产生极大的困难。


主持人:从刚才的短片当中,我们了解了一下相关法案的内容,就是卸任领导人一审判有罪就要取消他的全部礼遇,陈水扁二审已经判有罪了,是判了20年,所以陈水扁的千万年薪就要这样泡汤了,所以我想请问一下黎先生,台湾是在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下出台这么一项法案的?为什么要出台这样的法案?

黎建南:台湾本来最高领导人优遇条例规定,是必须判决确定,停职了才能取消他的所有优惠,目前陈水扁虽然二审判决没有确定,现在正在三审,三审再发回再弄的话,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所以原来规定就造成了一个情况,第一个,陈水扁家在诉讼上,他采用拖延的战略,一直他的家人在很多方面都不配合,另外他们的生活,他们表面上是装穷,但实质上他们的生活却非常奢侈豪华,所以大家就很愤怒,很不平,就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旧的条例不应该适用,因为在设旧条例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一个领导人这么样不自我检点,这么样乱来,所以大家在看到陈水扁享受着,就骂"立法院"没有正义,就骂马英九无能,所以在这个时候"立法院"基于民意就开始修改条例,新的条例是规定说,一审判决你有罪,这个时候你所有的优遇就暂停,等到你以后万一真是无罪确定,前面的可以再补发。根据台湾的法律,陈水扁每个月薪水是25万,领12个月就是300万,另外再加上过年加发一个半月,所以真正讲,他是领337万5千元台币,但是他的办公费第一年是800万,第二年700万,第三年600万,第四年是500万,以后都是500万,这个加起来大概有上千万,另外他的随扈有8到12个人,那8到12个人这些钱的花费也是1千多万,这也是当局开支。所以台湾人民不愿意说,当局花这么多钱去对一个贪腐的领导人这样子。所以"立法院"做这个更改,所以整个情况用一个顺口溜来形容。扁家贪污上百亿,出庭丝毫无悔意,家人表面演穷戏,暗中还在把钱洗,依然享受享礼遇,人民愈看愈生气,痛斥法律没正义,痛骂小马没能力,"立院"只好顺民意,修改礼遇旧条例。

主持人:刚才黎先生的顺口溜里有一句,就是说民众越看越生气,您觉得出台这样一个法案能够平民心、平民愤吗?

黎建南:在台湾现在变成这个法案出来,当然有人赞成,有人反对,但是大致上就说,可以讲反贪的都赞成,挺扁的当然是反对,当然这个是要看比例,没有一个政策是让大家都完全赞成的,但是我想七八成民众是赞成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个法案出台也可以消除普通民众一些不平衡的心理,我想请问一下唐先生,刚才我们也说到了这个法案会使陈水扁的千万元新台币的礼遇泡汤,还有他的随扈可能减少到2到3人,原来是7到8个人,还有他的办公室也可能会因此解散,因为没有这笔办公费用了,那您觉得这样一个法案给陈水扁家或者是陈水扁系会带来哪些影响?

唐湘龙:其实这些钱对扁家来讲,严格讲起来,一笔小钱,算不上什么,九牛一毛而已,可对陈水扁家来讲,当然也有它的重要性,因为陈水扁家目前大部分的资产都在一个冻结状态,他们可动的资产并不怎么多,这些钱少了之后,现金流动部分,当然会受一些影响,但是蓝营在这个时候,在"立法院"里面,特别用临时会去通过这样一个,从我个人而言,时间上面没有急迫性的法律,它当然是要在这个时间点上面营造某种政治氛围,这个政治氛围是为了满足蓝营对于陈水扁一家愤恨不平,因为蓝营的政治基础是在中产阶级之上,中产阶级对公平性的要求,对正义感的要求是非常强烈,蓝营必须最起码要满足这些中产阶级对于公平对正义起码需求,所以对陈水扁这一家陆陆续续爆发,不管是吴淑珍,不管是陈致中嫖妓或者说是他太太黄睿靓万元以上的SPA,这种一般人难望其项背生活开销,大家都有非常强烈不满感觉。

蓝营在这个时候做这样一个法律修改,是为了要满足这样子一个基本中产阶级情感需要,但是回过头来讲,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在激怒扁家,激怒扁家之后激怒扁系,扁系代表着深绿的阵营,当然会说,还有谁在挺扁呢?其实眼前来讲,挺者恒挺,不挺者恒不挺,不挺的大概早就已经走了,就闭嘴了,但是挺的你也不要期待说,在这种情况下面来讲,他们会鸟兽散。

陈致中目前已经参选高雄的市议员,那高雄市议员势必参选到底,扁家所受到的法律上面待遇,从陈致中角度来讲,这就是一种政治迫害,这就是一种政治介入司法迫害,陈水扁家必然这样解读,继续号召群众,陈水扁家扁系有可能因为这样一种法律操作,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会有这样的好处,得到了这样一个好处之后,扁系的团结对民进党来讲,就可能会增加很多变数。

主持人:陈致中就说,这个条例是明显有针对性,是国民党报复性做法,那黎先生您又持什么样的观点呢?


黎建南:陈致中讲是不是合理呢?第一个,它是针对所有卸任台湾最高领导人跟副领导人一体适用,所以对民众来讲,你固然是针对陈水扁,但是我们也就是希望说以后不要像陈水扁这样领导人整个掏空了,把当局的钱掏光了,还可以享受这样一个礼遇,所以它并不能说是绝对针对个人性,它是以后所有台湾最高领导人、副领导人一体适用。


第二个,会不会像说,他家说冻结资产呢?台湾"法律"有规定,当年冻结资产是因为还有这个钱,所以法院采取了冻结多少,但是现在如果没有这个薪水,吴淑珍的状况需要就医,需要什么的话,只要你提出相当证明,冻结的资产,关于人权以及你基本需要是会发还给你的,你可以申请请领的,所以对他家不会造成一个问题。


第二,这个法律也没有追溯既往,因为虽然讲说,一审确定就不能领这个钱,可是他一审确定到现在为止也有将近一年,这样的时间领的钱并不追回,所以并没有追溯既往。另外法律有时候很难,这个法律到底是不是能及时改?它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叫公益跟公义,第一个公益,为了公共利益,第二个,为了公共正义,它是可以修改的,但是修改它要有一个平衡原则,所以这次法律也讲了,如果你最后确定是无罪的话,这一段期间所有的是会还给你的, 至于国民党是不是报复?我想国民党应该是顺应民众对陈水扁抱怨,一个不满,然后做这个法律,民众为什么会这样做?其实现在民众有一个原则,看他家那么豪华,民众知道光是以陈水扁的礼遇,那个钱绝对不够他这样花,可是也没有办法去抓到别的证据,所以民众很想看看,当这个钱都没有的时候,你再这么奢侈花的话,你的钱在哪里?全台湾南部的民众都在猜一件事,他家是不是做装璜的时候,中间塞的是大量钞票,所以大家就有这么样的一个心态了。所以如果讲说国民党要报复的话,不如说国民党是顺应反贪民众,很希望陈水扁能够得到,扁家能够得到他们家应得的惩罚,而不是继续无法无天挥霍无度。


主持人:刚才二位都分别从两个角度来阐述了这个问题,就是法律层面的正义和大众评判心理的正义,这个法案出台似乎从旁观者角度来看,已经平衡了这两种正义,所以说对于陈致中以及刚才二位得出的这个针对性的观点,是不是普通民众也有这样的观点?

唐湘龙:当然了,就说陈水扁这一家遭到这样地步,台湾几乎都被他们给搞垮了,然后到现在仍然过着这种奢侈的生活,当然是应该剥夺他的礼遇,因为礼遇从大部分纳税人角度来讲,都会觉得说这个钱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纳税的,我纳的税我宁可去济贫,我为什么要去济陈水扁这样子一家人呢?多花一毛钱在他们身上,我都不愿意。好了,这个从绝大部分的纳税人的角度来讲,当然会觉得这样的一个法律通过好,这样符合情感上面的需要,符合社会正义的期待,

主持人:那刚才我们是探讨了陈致中的一种表态,他是质疑国民党有针对性的这样一种报复性的做法,那我们再来看陈水扁,陈水扁在狱中也做过表态,他说如果说这样的话,那么他出狱只能穷得像一个乞丐,可是这个话一出,我们就注意到台湾媒体各种报道,说怎么会穷得像一个乞丐?你看你的儿子开名车、戴名表,你的儿媳妇又去做高档SPA,甚至国民党籍的民意代表邱毅也质疑说,如果说陈水扁变成乞丐,那也是一个穷得只剩下钱的乞丐,所以我想请问一下二位,对于各方对于陈水扁这样一种表态看法,持什么样的评论?


唐湘龙:绝大部分对于陈水扁这一家大概,即使是挺陈水扁的,挺民进党的,大概都不太可能对于陈水扁这一家所呈现出来的,不管是偷拍的或者偶尔泄露出来的那种生活样貌,抱持正面态度,不太可能。毕竟台湾最近一些数据指标显示,失业率还在5.2%,贫富的差距已经到8.2倍,这是有史以来最高,换句话说台湾社会结构贫富的差距是在持续扩大当中,有钱人越来越有钱,刷卡,动辄千万,在台湾已经不是新闻,但是穷的人越穷,所以那种相对剥夺感,就是看到了人家不应该享有这种生活,但是竟然可以因为非法手段而享有跟我完全不对称生活的时候,一般中下阶层愤恨感是非常强,所以对于陈水扁这一家,偶尔透过媒体所呈现出来的样貌,每次都会引起非常大的波澜,大家不是八卦,而是要看你们这一家可以夸张到怎么样地步。陈水扁这一家人难道不知道,社会观瞻,对他们家不管是在公共形象或者法律诉讼当中不利吗?他们知道,过去陈致中跟黄睿靓也曾经配合媒体,跟特定媒体配合演戏,去租了一辆平民车,大概几十万的平民车,跟着黄睿靓开着车到非常平价卖场去买一般的中下阶层市民买的非常平价的食物,生活的日用品,接受媒体访问,特别在镜头上面呈现说,你看我们家其实过就是这样这么平凡生活,但是只要不是这种刻意安排的场合,所呈现出来的,正如同刚刚建南大哥所提到的,最近的几件事情,陈致中召妓当然他矢口否认,我们就假定这件事情可能还有一些存疑之处,但是他在他们家里面,第一个,他们家的房地产还有好几栋楼,这个地方的房地产目前都还在他们家的名下,不要说境外的这些资金,单单房地产动辄上亿房地产,乃至于在民生东路,台北他们老家,开出来的价码也大概都在六、七千万新台币以上,这些钱只要随便一动了之后,其实他们家里面基本上面衣食无缺,绝对比一般人好很多很多,在台北,台北居大不易,台北一些指标性可以说是豪宅,他们家就有好几栋,好几户。

再来,陈致中跟黄睿靓开的车子,包括他的姐姐,他的姐夫开的车子都是200万到400万新台币级数的车子,这种在台湾绝对是顶级的车,虽然不是人人都买不起,但是能够买得起终究是少数,而你们家在这种情况下面,你,你太太,你姐姐,你姐夫,每个人开出来的都是200到400级数的车子,这在一般人的眼里,只要看你的车,我大概就知道你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水平,因为背后的油、税等等,各方面这些开销,大家就知道,如果是像你所讲的,我们家一个月收入只有四万块新台币,是绝对不可能养得起,不要说四部车、两部车,连一部车都不可能。

好,你太太去做的SPA,虽然你太太说我不是会员,我只不过被妈妈带去而已,那个里面的故事还很多,目前媒体都还在做刨根挖底动作,但是这些所呈现出来样貌,就是让人家知道。即使目前身处在这么敏感位置上面来讲,仍然三不五时,敢于不顾瓜田李下去触犯众怒,明知道老百姓知道了,看到了,会非常难以忍受,即使支持你的人都会觉得你太夸张了一点,可是他们就是忍不住,就是会这样子做,那出去吃饭时候,即使是黄睿靓三不五时推给她的妈妈,推给她的爸爸,说是她妈妈带她去做的SPA,她爸爸带她去餐厅吃饭,可是不要忘了,黄睿靓的父亲也是欠一屁股债,欠了一屁股债,但是作为父母亲,带她吃的都是顶级的几千块一客的套餐,做的SPA都是上万块的,都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级数的时候,这一家人所营造出来的画面当然不可能得到大家认同,我们刚刚提到之前曾经有一位牧师送给陈水扁的那本书,吴淑珍的那本书,《穷得只剩下钱》,这句话当然充满了反讽味道,它是从一个宗教,从一个心灵层次来告诉你,钱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宁可富有到没有一毛钱,但是穷得只剩下钱,其实你内心是很空虚的,不过这个因人而异了,也许他穷得只剩下钱,他反而觉得最充实,他要的就是钱,这只是大家对他们道德期待跟他们自我认知落差永远没有办法弥平。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来看,之前跟唐先生您在探讨相关问题的时候,您曾经有过这样的观点,说这个法案出台,在这个时候出台,很有可能去激怒绿营,激怒民进党,现在民进党确实有一些反应,有的人表示说,说没有必要追杀陈水扁到这样程度,甚至蔡英文都表态说,这样对待陈水扁是不厚道,可是非常有意思是,之前陈水扁入狱之后,民进党一些人士包括蔡英文在内,他们都或明或暗和陈水扁做出了一些切割,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台来挺陈水扁,为他说话呢?

黎建南:其实民进党这些政治人物还想再选举,都很清楚,他必须跟陈水扁贪腐切割,否则他没有办法得到中间选民甚至正派绿营支持,所以他们在这方面是切割的。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也很清楚,跟蓝营在拼的时候,差距就是3%到5%的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少掉基本教义派支持,所以他们往往借着人权或者对着陈水扁的处境来表示一些同情,其实蓝绿这一次都很清楚,这一次为什么赶快这样?有一种预防性的措施,因为根据台湾的"法律",如果陈水扁在10月的时候,他过去6个案,如果有一个判决确定,他就开始从看守所移到监狱,如果那些案子通通发回更审,不确定,根据台湾的法律,不能再羁押,那么陈水扁就会出来了,那陈水扁出来了,这个时候以陈水扁个性,在过去的条例他可以有8到12个随扈,他向来是随扈要到满,要12个,另外又会找一些理由,说可能有紧急状况,有什么状况要增加,然后他一出来浩浩荡荡,他的"魅力"就压倒了候选人,所以民进党也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国民党也怕他混淆了选举主题。所以在这个时候仓促通过这个条例,是不是担心陈水扁到"最高法院"把他6个案件全部发回更审,然后陈水扁出来,出来正好碰到年底五都选举,所以这个时候我想民进党蔡英文、苏贞昌他们是很怕陈水扁出来抢尽了镁光灯,让他们黯然失色,但是他也怕挺扁的,至少有8%左右,这些完全看谁欺负陈水扁,他就会报复这些基本教义派的选票,所以他这个时候要替陈水扁讲点话。

主持人:通过二位探讨也不难看出,这样一个符合大众对正义期盼心理的法案出台,却被赋予了这么多的政治内涵,不禁不让人感叹台湾政治复杂性。非常感谢二位嘉宾对以上话题所做的分析,谢谢。

唐湘龙:谢谢。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海峡两岸》,下期节目我们再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