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儿子酷爱网游性情乖张 母亲因拒绝给钱连遭暴打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11: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位在义乌卖烤鸭的母亲,给本报《浙中城事》热线0579-89111111打来电话求助,她17岁的儿子酷爱上网打游戏,经常问她要钱。

  “如果不给钱,他就打我。他还说,如果不让他上网,我就死定了。”绝望母亲张小兰说,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帮帮她。她甚至想过,把儿子送去劳教,“或许这样能让他变回原来那个听话的乖孩子。”(8月20日《浙中城事》3版曾做详细报道)

  报道见报后,很多热心读者打进本报热线,有人对张小兰表示了同情,也有人帮她出主意。

  绝望母亲:我不敢回家了

  昨天晚上8:17,记者给张小兰打了一个电话。原本,她的烤鸭摊在晚上7:30就应该收摊了。

  “我还呆在菜场,我不敢回家了。”电话中,张小兰对记者说,“今天没有赚到多少钱,我怕回家后他又问我要钱,我真的再也拿不出钱来。”

  张小兰说,这两天,小卢一共殴打了她两次。

  “星期六那天,我正在给孩子的外公打电话,他来问我要钱,我没给。结果,他又打了我。”张小兰说,“我的爸爸在电话里听到了,知道事情严重,当天就赶来了义乌。”

  但是,面对外公的劝解,小卢显得很不屑,甚至指着老人的鼻子说:“死老头,关你屁事。”

  “他昨天又掐了我脖子,还把床也掀掉了。”张小兰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哭出了声,“他还对我说,要么我死,要么就是他死,反正他不想活了。”

  一位读者想给张小兰提供工作

  让她离开儿子可能会好些

  前天,在义乌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的陈先生打进《浙中城事》热线,他想帮张小兰在义乌另外找份工作,让她远离儿子。

  “没有妈妈在身边,小卢应该会独立起来。”陈先生说,他可以介绍张小兰去工厂里做手工活,“就是装装袋什么的,做得好一年可以赚2万多元。”

  陈先生觉得,如果张小兰只卖烤鸭的话,一年到头也没什么利润,去工厂做手工活还轻松点,时间可以自由一些。

  昨天,记者将陈先生的这个建议转告给了张小兰。

  “我还欠了菜场里一位卖鸭子的老板一些钱,我想等把这笔欠款还了再做打算。”张小兰说。

  心理专家:

  需要对小卢进行医学干预

  金华市第二医院是一家以精神科和心理科为特色的专科医院,该院院长张载福告诉记者,他们医院曾治疗过很多和小卢类似的网瘾少年。

  “每个孩子的情况都是不同的,网瘾原因和程度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张载福说,通过报道还不能断定小卢是因为网瘾还是精神方面的原因造成他对母亲的暴力行为,“这个要通过具体诊断,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医学干预或者心理干预的方式对孩子进行治疗。”

  “小卢变成现在这样,和父母的教育方式以及家庭矛盾关系很大。”张载福说,以前他还遇到过更为极端的例子,“曾经有个孩子,对母亲的殴打行为比小卢更严重。很明显,小卢对自己的现实状况不满,看到别的家庭和睦而自己却得不到一点正常家庭应有的温暖,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母亲身上。”

  张载福的建议是,先给小卢进行诊断,确定是否是精神上的问题。

  法律专家:

  如果触犯刑律,就要受到处罚

  “未成年人犯了过错,主要以教育为主,重点是家庭教育。”浙江浙中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杨振东说,“从法律角度来看,要判断小卢是否是触犯了刑律,需要通过他殴打母亲的后果以及频率等几个方面来考虑。”

  实际上,在杨振东看来,小卢这个个案,处理起来的确有些棘手。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包括像小卢这样的问题少年。这个偶像可能来自家庭,也有可能来自社会,如果小卢能够和他的偶像进行对话并接受教育的话,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杨振东说,“如果家庭教育不能起到作用,只能依靠国家和社会教育了。如果小卢的行为确实触犯了刑律,还是要接受法律处罚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