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调查人员称目前证据显示《挟尸要价》照片没问题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05: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华西都市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挟尸要价》组照之一

  调查结果有望今晚公布调查人员称目前证据显示照片没问题

  □“《挟尸要价》被误读?”后续

  昨日中午,长江大学教授李玉泉发表最新博文《徐穗辉:照片能否命名为挟尸要价》引用了张轶《挟尸要价》组照中从16:43到16:52的6张照片的拍摄时间,以此来说明“因钱未到位而听命于老板,将尸体打捞过程中断了很长时间”无法证实。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组委会对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的作品《挟尸要价》的调查结果有望今晚公布。参与调查人员表示,目前证据显示,照片没问题。

  昨日,记者拨通了张轶的电话,就此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全套照片不只6张而是上百张

  记者:你怎么看李玉泉对你的照片提出质疑的事?

  张轶:李玉泉当时并不在现场,他并没有完全理会我的意思。打捞只是个过程,从打捞船开到现场,实施谈价开始,到遗体打捞上来,拿到钱,结束,这是个过程。我的那张获奖作品是在这个过程中捕捉的一个瞬间,新闻要素最全的,最能体现挟持要价这个过程的一个瞬间。

  记者:李玉泉针对你的全套照片发表的博文你看了吗?你有什么要说的?

  张轶:全套照片不只6张,而是上百张。我不想把全部照片都放到网上,是不想对死者的家属造成二次伤害。

  记者:李玉泉博客上引用的“全套作品的第一张”标注的时间是2009年10月24日16:43,实际上它是第一张吗?全程拍摄共用了多长时间?

  张轶:严格地说,这并不是我到现场的第一张照片。我赶到现场的时间约是下午3时许,到现场后,并没在第一时间拿出相机拍照,我看到有很多大学生哭着请求打捞者尽快打捞尸体,也有一些大学生向媒体哭诉,他们也希望能通过媒体向打捞船进一步施压,我绕着现场转了一圈,感觉事态比较严重了才开始拍照。在那个时间段,我看到王守海坐在那里,手上拎着一根绳子,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具遗体已经打捞到了,双方说好了价钱是一

  万二,而这时只给了4000块钱,剩余的8000块钱没到位,捞尸船就开始停止打捞,其间老板一直在交涉。我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在拍,一直拍到最后一具尸体打捞上来送到医院。

  铁板钉钉的事实是李玉泉无法改变的

  记者:除了照片,你还向调查小组提供了哪些证据,比如人证?

  张轶:现在还处于调查阶段,我不便于公布。

  记者:你对调查结果有信心吗?张轶:很有信心。我这张照片之所以定义为《挟尸要价》,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包括当地政府、当地公安都给予了肯定,这是李玉泉无法改变的。

  曾遭到过恐吓睡觉曾在身边放把刀子

  记者:调查期间,给予你的荣誉有没有被收回?

  张轶:没有。

  记者:这件事对你的工作和生活的影响?

  张轶:影响很大。我在荆州的时候,最初在这张照片的署名上一直使用化名,后来这张照片屡次获奖,身份暴露后,我也曾遭到过恐吓,有段时间晚上睡觉我曾在身边放把刀子。我是家中独子,父母也很为我的安全担心,出于无奈,我离开了荆州,来到湖南。现在全国媒体聚焦此事,把我在湖南工作的这件事又暴露了,我现在在考虑是否还在湖南待下去。

  □同步新闻

  质疑者李玉泉发表博文:不捞尸上船是因为“晦气”

  前天,首个质疑该照片的长江大学宣传部部长李玉泉再次发表博文,称不捞尸上船是因为“晦气”,并公布了一组新照片。他对记者表示,“挟尸要价”是一个持续几个小时的过程,争执那一刹那间是“挟尸要价”还是“牵尸靠岸”根本没有意义。

  李玉泉在博文中表示,媒体当时在报道此事件时,对照片的解读为:船头着白色衬衫者与老师、学生牵着尸体谈价。事实是:在打捞中,两条船共同作业,着白色衬衫者手牵尸体挥舞手臂是指挥岸上的人们配合“牵尸靠岸”。

  金镜头大赛评委之一、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认为,评委会对照片的画面内容进行了分析,大家认为如果同意打捞尸体,尸体便不应被绳子拴着胳膊一直在水里泡着,而应该捞起放于甲板。

  李玉泉的博文回应了这一质疑:捞尸业就像殡仪业一样,是一个大家认为很晦气的职业,在这个行业中也有很多禁忌,这就是他们不愿意把尸体直接捞到船上的原因之

  一。

  李玉泉还强调,捞尸老人就是“城市里的农民工”,打工赚钱。李玉泉还表示,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还事实以真相。

  据《河北青年报》、《法制晚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