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挟尸要价》调查明日出结果 评委称作品没问题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2日 04: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09年10月24日16∶45,打捞人员将第二名遇难学生遗体从水里拉起,并用绳子拴牢右臂。

  2009年10月24日18∶02,打捞人员把第三名遇难学生交给长江大学师生。本组图片及说明来自张轶

2009年10月24日17∶37,岸上的陈波收到校方筹集的钱款。

2009年10月24日16∶50,从这个连续的手势看,并不像是在商量如何靠岸。

  “金镜头奖作品《挟尸要价》被质疑造假”追踪

  本报讯 (记者李健亚)获得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的作品《挟尸要价》被质疑造假。昨日,照片摄影者发出拍摄的全套照片以回应造假质疑。与此同时,主办方称已展开调查,明日将公布调查结果。

  作者公布全套照片

  《挟尸要价》的照片用影像讲述了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15名同学在长江荆州宝塔湾江段野炊时见义勇为救两名落水儿童,陈及时、方招、何东旭三名同学不幸被江水吞没。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时挟尸要价,一共收取了3.6万元的捞尸费。

  摄影者张轶所拍系列照片中以获得今年“金镜头”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的作品《挟尸要价》最广为人知。然而在该照片获奖第二日,长江大学宣传部发文质疑称该摄影作品与真相不符。

  为了回应质疑,昨日,张轶将自己所拍的全套照片发布在网上。张轶告诉记者,除了《挟尸要价》照片所表现的画面,全套照片中还有打捞公司谈价、中途没谈好、等钱等过程。

  张轶公布的照片及所配的文字显示,拍摄者的镜头记录了打捞公司在挟尸要价的全过程。

  包括“在长江大学校方付出4000元后,打捞者将第一名遇难学生遗体已经给了学校。实际上在16∶41前,第二名遇难学生遗体也已经打捞上来。2009年10月24日16∶43,王守海(船上穿白衣服者)坐在船头等着钱到位、2009年10月24日16∶50,看到学校来人了,王守海和其他打捞者开始向学校的人说钱还没到位之类的话。“……说好的三万六,钱到位了再往上拉……我只听老板的!”等场景。

  评委称作品揭示问题没有错

  对于张轶发全套照片回应造假,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奖颁奖典礼组委会执行秘书长霍玮告诉记者,已经看到了这系列照片。事实上,主办方在看到有人质疑后便引起高度重视,并成立了调查小组。对此事进行了全方位、细致的调查,“在明日凌晨之前我们会向社会公布结果,将各方面的细节一一呈现给公众。”

  而“金镜头”奖评委贺延光则告诉记者,半年前的评奖大家就挺谨慎。即使挟尸要价的不是画面上的白衣者,但打捞公司在挟尸要价,他们也接受老板的旨意,因此该获奖作品对问题的揭示并没有错。而此次全套摄影作品的公布更表明照片应该没有问题。

  本报记者曾调查高价捞尸过程

  长江大学相关人士证实,为打捞遇难学生遗体支付3.6万元

  去年10月24日下午,长江大学15名学生在长江宝塔湾河段为救落水少年,3人溺水。本报记者对此进行采访调查,并于当年11月5日刊发了《“见死不救”背后的捞尸生态》,报道打捞公司索要高额费用捞尸,其过程与张轶所公布的全套照片相互印证。

  事发当日,提出高额“捞尸费”、称“只捞尸体不救活人”的,是打捞公司老板陈波,他索要高额打捞费,甚至还提出见钱后才捞尸。

  事发时在现场的一名长江大学老师介绍,凑钱凑了1个多小时,其间多名学生跪求陈波救人,但两艘打捞渔船静待陈波命令。后来,凑了4000元钱,交给了陈波。得到陈波允许后,渔船上的王守海开始打捞,此时已是下午3点半,离发现学生溺水已过1个小时。

  目击者拍摄的照片时间显示,下午3时30分左右,学生陈及时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学生何东旭遗体被打捞出水面时,岸上的陈波还在和长江大学的师生谈判,称收一个人的钱,才会将一具遗体捞上岸。

  在师生第二次交出2万元钱后,何东旭的遗体被打捞上岸,此时天色已暗,船主王守海提出渔网破了要修,要歇会儿。

  在场的群众和长江大学师生仍在哀求陈波,但陈不为所动,电话告知王守海暂停打捞。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陈波同意最后一具遗体的打捞价格定为1.2万,但需先见钱后捞人。

  下午5点半过后,陈波拿到钱。此后,方招的遗体被打捞上岸。

  长江大学宣传部部长李玉泉曾向媒体证实,钱分三次给的,第一次给了4000元,第二次2万元,第三次1.2万元,共3.6万元。本报记者 黄玉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