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在美遭恐怖指控留学生回国 称感谢国家及媒体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1日 05: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翟田田到达大厅后与父亲和姑姑拥抱。本报记者董世彪摄

  本报讯(记者李铁铮)初中的一次国际夏令营,让少年翟田田确定了“要去美国生活”的梦想。昨天晚上,他终于从他曾经梦想的国度返回北京,在那里他遭遇了4个月的牢狱之灾,至今身上仍然背负着“恐怖威胁”的指控。

  在校生翟田田入狱

  翟田田在新泽西攻读博士学位,在校期间由于扬言恐怖威胁,遭到校方的起诉。7月30日翟田田“涉恐”开审,美国控方由原来的“恐怖威胁”为其降至“小型行为不当”,至此不负刑事责任,并批准其8月即可回国,但在回国前还是呆在移民监狱里。

  昨晚6点,翟田田的家人都焦急地聚集在北京国际机场T3航站楼。“我难过得想哭”,翟田田的父亲翟泰山,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低声对媒体说。“他应该4个月没吃过好的了,以前为了节约开支,他一直自己做饭”,翟泰山回忆道。翟田田的姑姑和表哥等人准备了鲜花和他的肖像牌,上面写着“田田回家”四个大字。

  出站时间一拖再拖

  翟田田乘坐的航班晚6点半到达国际机场,但他要办理一些特殊的入境手续,因此同机乘客都走光了也未见他从出站口走出。翟泰山不安地搓着双手,眼睛一直望着出站口。7点45分,翟泰山接到儿子从机场有关部门打来的电话,表示自己已安全到达,需要等待一下。之后又过去了一个小时,翟泰山多次拨打这个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我之前要是多问几句,问清楚了就好了”,他不断地自责。

  晚上9点钟,一个清瘦的身影从出站口走出来,是翟田田。“田田”,翟泰山冲上去,对儿子一个熊抱,紧接着他的姑姑也冲上去,3人抱做一团。

  感谢媒体感谢国家

  据翟泰山的朋友介绍,由于翟田田是被直接送上飞机的,美国的朋友为其准备的新衣尚未来得及换上,身上穿的仍然是他入狱时穿的衣服。走出出站口后,翟田田的家人立即带他去更换一件黄色的新衣,这时翟泰山默默地走在他身后,止不住地哭泣。换好新衣后,他右手拥着父亲并肩向外走去,两人微笑交谈,翟田田还在父亲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回家感觉真好,感谢中国的政府和媒体,没有大家,说不定我现在还在牢里呢!”翟田田对在场的媒体进行了简单的答问,回答十分谨慎。他从出站一直表现得神采奕奕,直到坐到汽车里,才用手擦了一下脸,颇显疲惫。

  据悉,和翟田田本人商量后,翟家近日可能召开一个发布会,详细澄清此事。

  ■连线律师

  翟田田不接受“降刑”处理

  昨晚,记者致电翟田田的律师海明,他表示翟田田此次只是“自动出境”,将等待通知回美国开庭受审。

  海明表示,经过和新泽西检方的讨价还价,检方同意将“恐怖威胁”重罪降至行为不检人士的轻罪再降至“小型行为不当”。“这个罪名很轻,就像我们闯红灯一样。但即便如此,翟田田也觉得不公平,宁死不从,我们也尊重了他的决定”。翟田田解释说,如果是这么轻的罪名就不应该关他4个月,他认为自己无罪。

  由于翟田田的拒不接受,罪名又恢复成最初的“恐怖威胁”,由于对方迟迟不开庭,翟田田决定行使美国联邦法庭所给予他的“自动出境”的权力,坐飞机回中国北京。

  海明在昨天凌晨发给媒体的邮件中表示,9日早晨,翟田田最后一次从监狱打电话给海明律师,称监狱人员至今未通知他何时出发,电话还没有挂断,监狱里就要求他“立即出发”,没有给翟田田准备的时间。他的车上午11:20离开新泽西的监狱,将近下午两点钟到达肯尼迪机场。

  他说,“国土安全部两名穿警服人员来到中国民航柜台前,为翟田田办理了登机手续,领取登机牌。当媒体和海明律师问他们翟田田在哪里,这两位警官装糊涂,说不知道翟田田是谁,不是为翟田田办事的,是为别人办事的,手里那本翟田田的中国护照上的照片也被故意遮掩住。”

  海明介绍,最终翟田田被安排走特别通道出境。翟田田的好友王梅英带了行李箱,也没有机会送给翟田田。海明律师楼员工为翟田田准备了一面五星红旗,让他带上回国。

  ■留学回顾

  在国外8年从未回过家

  据翟泰山回忆,翟田田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就能够自己洗衣服。初中毕业时的一次国际夏令营,他确定了人生目标。“爸,我想去美国生活”,游览了美国之后的翟田田这样对父亲说。

  翟田田不负众望,很快就在陕西省的一次英语演讲比赛中获得金奖。“这么优秀的孩子,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翟泰山在回忆时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

  翟田田从高中没毕业就开始在国外生活,一走就是8年。由于精通英语,沟通方便,当地的留学生都找他,他成了留学生和校方沟通的桥梁。

  在事件发生后,翟泰山心急如焚,不断奔走。经过辗转,他终于与儿子取得联系。在最后两次通话中,儿子曾向他咨询是否要接受检方提出的较轻的罪名。第一翟泰山和他说中国有句话“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第二次翟泰山给他念了一首诗,就是那首著名的《在烈火中永生》,翟田田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一直坚持没有认罪。

  对于翟田田以后的打算,翟泰山表示他将充分尊重儿子的意见。但他一直在说希望儿子能多学学中国文化,看看中国发达的城市,“其实现在的中国并不比国外差”,他的言谈中流露出让儿子留在中国的希望。

  ■案情回放

  翟田田今年27岁,在西安出生长大,2003年签证到美国,从本科到现在攻读物理专业博士学位一直在新泽西斯蒂文思技术学院(Stevens InstituteofTechnology),英文非常流利。今年4月,翟田田在校扬言恐怖威胁,遭到校方的起诉,起诉书中,由于翟田田企图放火烧毁学校,被控为恐怖分子,并开除了翟田田的学籍。移民局递解、警察抓人、检调机关起诉。翟田田从一个中国留学生,变成了一个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恐怖主义威胁的犯罪嫌疑人。2010年7月30日,翟田田“涉恐”案开庭,美国控方由原来的“恐怖威胁”为其降至“小型行为不当”,相当于闯红灯一样的违规,没有刑事案底,不负刑事责任。

  法庭上,联邦法官Tadal当即批准了翟田田的自动离境申请,并恢复他的自由,不过法官建议他继续留在移民监狱,直到坐飞机那一天。Tadal特别指出,她不是一定要囚禁翟田田,因为翟田田立即就可出狱,买机票回国,但是在翟田田回国前,她不想再有意外,而影响其将来前途,也欢迎翟田田未来再来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