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人物:冯小刚 主流导演(2010.07.24)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6日 10: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周刊]>>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周刊):

    冯:我坚信它会是一个有大众感情的电影。

    冯:围绕着人讲故事,以人为核心。

    冯:我今天是来交作业的,给唐山的老百姓。

    他说“看这部电影不哭不是正常人”;他认为35元的最低票价并不贵;他还“逼退”了同档期的其它大片,22日,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零点首映。这部号称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制作”的灾难片,在各地试映时几乎百分百惹哭观众。本周的冯小刚穿梭于各个城市,不停地接受媒体采访,把“爱”和“情感”挂在嘴边。没有调侃,没有幽默,也难怪有媒体感叹,这是一个陌生的冯小刚。

    冯小刚:我的话都在电影里说了,我今天是来交作业的,给唐山的老百姓,我就想问你们一句:这个电影中不中?中!

    在7月12日的全球首映礼上,一万多唐山人在观看了《唐山大地震》后,用唐山话给予了冯小刚最大的肯定。而带着这份肯定,在接下来的宣传中,冯小刚更是大打“人性牌”,对唐山人在拍摄中表现出的真情大为感激。

    《唐山大地震》是冯小刚的第十二部电影,也是单片制作费最高的一部,总投资达到1.3亿元。其中唐山市政府以“有偿赞助”的方式注资6000万,成为最大的出资方。有了政府的参与,加上大场面、大事件的题材,甚至连华谊公司为冯小刚安排的宣传点,也上升到“国民导演”的高度。在北京的首映礼上,来了300多家媒体,冯小刚感慨,这是自己参加过的媒体数量最多的一次发布会。而从北京到上海,甚至远至贵州一个县级城市的电影院里,《唐山大地震》也在同步上映,零点首映的上座率达到80%。

    拍摄贺岁片起家的冯小刚,一直是中国商业片的成功代表。1997年的《甲方乙方》,以600万元的投资,获得了3600万元的票房,成为本土电影的救市之作。此后,冯小刚几乎每部作品都会被冠以“贺岁”的头衔,票房也是一路走高。而正当贺岁电影开始“扎堆”的时候,冯小刚又“转型”了。从《手机》《一声叹息》到《天下无贼》,变“深沉”的冯小刚却依然是票房的常胜者。

    冯小刚:拍娱乐的有票房,拍不是娱乐的、严肃的电影,照样有票房,没准比那娱乐的还高,没办法,谁超得过我,你给我找出来一个,没有,我特别独孤求败。

    号准了观众的脉,冯小刚的本土商业电影一路风生水起,而此时,唐山市政府也在焦急寻找一位合作者,试图通过大地震的题材,打响新唐山的城市名片。张艺谋、陈凯歌和冯小刚是唐山方面的首选导演。“善于以小人物的调侃与幽默反映现实生活,但缺乏历史积淀。”这是一开始唐山政府对冯小刚的印象。而就在此时,《集结号》上映了。

    在身为唐山人的姚建国看来,冯小刚用自己的方式,在一个红色题材中,超越了意识形态,表现出了真实的人情,这符合唐山人的情感诉求,也能让影片得以进入国际市场。而作为唐山电视台对外部主任,姚建国又希望影片能是一个‘主旋律’的人性灾难片。最终,《唐山大地震》的执导筒交给了冯小刚。

    尽管《唐山大地震》的上映,让冯小刚获得了掌声和好评,但他争议人物的本色依旧没有改变。电影的拍摄得到了唐山政府的资助,四川救灾的场面也是部队义务协助拍摄,可35元的“最低限价令”,以及冯小刚“票房能到5个亿”的言论,都引起了“借伤口赚钱”的质疑。对此,冯小刚没有像从前一样,用粗口表示不满,而是直接称其为“没有人性”。

    冯小刚:我相信看《唐山大地震》的观众里,也可能有类似砍孩子这样的人,他看不到感动看不到温暖,他看到的全是,怎么这电影不好,怎么这电影平淡,这个电影没意思 。

    娱乐起家的冯小刚,在本周看来似乎是要用崇高的道德标准取代娱乐。熟悉他的电影记者陈炯在文章中这样写道,冯小刚其实是“有欲则刚”,他总是能站在民众的情绪制高点上,引万人大笑,或万人恸哭。而《三联生活周刊》则将《唐山大地震》形容为“一次主流价值观的主题策划”。显然,在众多媒体看来,冯小刚成功地平衡了政府、民众和艺术间的利益。而对于这些评价,冯小刚自己却不以为然,他今年给自己的目标,就是《唐山大地震》加上《非诚勿扰2》,票房破十亿。

    冯小刚:大家现在对一件事情忘得很快,电影不是一个真正要留住的东西。我们就活在当下吧,影片的生命力能活在当下就已经挺不容易了。

    白岩松:其实我一直觉得在中国,主流和非主流之争是一个伪命题,它永远是一个变化的概念,主流不一定不好,非主流也不一定有价值。一部电影或其它的文艺作品,或许只有好或者不好,价值高或者低之分,它与非主流或主流真没关系,任何一个导演或者艺术家都有权力去变化,如果他真的尊重自己跟时代的内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