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焦点访谈]发电配额带来节能瓶颈(2010.6.29)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9日 20: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焦点访谈]>>


首播:

CCTV-1

06月29日 19:38

重播:

CCTV-1

06月30日 06:10

 

CCTV-新闻

06月30日 04:42

 

CCTV-新闻

06月30日 05:15

  中国网络电视台(焦点访谈):在计划经济年代大家熟知的一个词叫粮票,就是每个公民供应的口粮要凭政府下发的粮票才能购买。现如今,各种计划体制下的票证已经离我们远去,但记者调查发现在电力行业中还有类似的“粮票”存在,它是规定各个企业能发多少电量的发电配额。而且不论你的企业技术先进与否,这个配额都是基本不变的,电力行业内部管它叫“大锅饭”。

  受配额限制 低耗能企业40%产能闲置

  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电力行业内公认的低能耗、高效率的发电企业。按照我们正常的理解,在国家大力提倡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这样的企业应该多生产多发电,但事实并非如此。

  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冯伟忠告诉记者,由于受到政府相关部门分配的发电数量的限制,他们厂子存在着严重的开工不足现象。该厂2010年度合同计划发电量是80亿度,而在这个基础上再多发50亿度电,是没有问题的。

  5月25日,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接到了政府相关部门分配的2010年度的发电配额。这个发电配额意味着,今年该公司只能发挥百分之六十出头的生产能力,将近百分之四十的产能将被闲置。据了解,发电配额相当于电厂拿到的发电权,拿到了多少发电权就能够发多少电。

  外高桥第三发电公司这样的企业出现如此产能闲置,让很多人感到惋惜。根据日前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认证中心的认证,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公司2009年每生产一度电所消耗的煤炭量仅为282.16克,这比当年国际上最好的发电机组每度电还要省下将近4克煤,而相比全国平均水平,外高桥第三公司每生产一度电则能节省煤炭60克。

  也就是说,如果今年能让外高桥第三发电公司多发 50亿度电,就能节约30万吨煤, 折合人民币近3亿元。而且其效果还不止于此。

  上海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处副处长任菊萍介绍,外高桥第三发电公司2009年的用煤量占全市电煤用煤量的14%,而它的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仅占电力行业的4.2%。也就是说,外高桥第三发电公司是典型的既节能又减排的企业,但在目前的发电量分配体制下,这样的节能和减排都无法充分发挥效力。

  和低耗能企业比 高耗能企业一年多烧5亿元的煤炭

  华东电监局局长丘智健认为,发电配额这种体制制约了我们生产力的进步。

  其实早在2007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电监会、能源办就联合下发了《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明确规定,在保证电力安全的前提下,应优先调度能耗较低的电力资源,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

  尽管有这样的节能调度办法,但是现实是因发电配额的平均分配而导致的高效率机组吃不饱不能充分发挥,而高耗能机组吃大锅饭的现象在全国非常普遍。

  上海外高桥第一发电公司和第三发电公司相距很近,但每生产一度电要比第三发电公司多消耗五六十克的煤炭,而每多消耗一克煤耗,全年下来就要多花价值一千万元的煤炭,按照去年的发电量,全年总共要比第三发电公司多花5个亿。此外,高能耗企业多消耗的大量煤炭,还增加了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排放。然而,按照装机容量,这两家企业每年拿到的发电配额相差无几。针对这种现象,外高桥第一发电公司的总工程师也认为"确实浪费资源,感到非常难为情"。

  浙江国华浙能发电有限公司有两种不同的发电机组,其中大容量机组每发一度电要比小容量机组节省26克左右的煤炭。但就是在这同一家发电厂内,哪种机组可以多发,哪种机组可以少发,电厂自己也不能决定,同样只能按照发电配额来机械执行。

  节能调度推行难在哪儿

  据了解,当初《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发布后,曾经选择了四个省份做试点。试点后的总结意见认为,现有的技术可以支持节能调度系统,节能调度的原则也是可行的。也就是说操作上没有问题, 那么,《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为什么就是推行不下去呢?带有严重计划经济色彩的发电配额制度为什么不能根据节能减排的发展需要而调整呢?

  华东电监局局长丘智健说,现在关键问题在于整个电力行业问不到责,不问责就没有使命感,谁都可以过得去,问题的焦点在这里。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对电力行业的管理权限分散在不同的政府职能部门。比如,发改委负责电力行业的项目审批和定价,电监会负责电力行业的安全,国资委负责电力行业的人事管理,地方的经信委负责发电配额问题等等。如果掌管发电配额权力的人就是不放权、不调整,其它部门还真是管不了。

  目前,《节能发电调度办法(试行)》颁布已经近三年了,各个方面关心的是,如何才能尽快打破目前发电企业之间发电量分配的平均主义,真正实现不同发电企业之间按照能耗的高低、而不是产能的大小来分配发电量。

  国家电监会总监谭荣尧认为,计划指标就是权力,现在要搞节能调度的话,这个附着在指标上的权力就作废了,因此需要政府部门进一步来推进解决这个问题。

  掌握着配额就意味着可以调控企业的发电量,就意味着可以调节节能减排的空间。这个权力该如何使用,是一目了然的。但现实却是,拥有先进技术和低排放的发电企业有劲使不上,只能机械地执行配额。这种现象与当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节能减排的大政方针是背道而驰的,改变这种落后的发电配额已经是刻不容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