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怀念叫我“朋友”的小宣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1日 07: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解放牛网电子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995年5月17日,上海首批49名援藏干部正式出征,奔赴雪域高原,本人有幸忝列其中。17年弹指一挥间,不禁想起两年多前,比我小好几岁的援友小宣的因病离世。始终记得,小宣走的那天,唐新民来电话通知,一改往常果断语调,竟倾诉了十分钟之久;晚上林国也来电,叹息小宣走得早了。

  援藏干部上下高原,始终十分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要给藏族同胞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将“慎独”二字贴在寝室墙上自警,还把几个言行切记粘在门上,每天早晨默读一遍。为便于监管和组织学习,上海干部按工作地域编为6个小组:4个县各一组,日喀则地直单位的分两组。唐新民是我们第6组组长,同组的还有担任地委秘书的小宣即宣建军、林国等。他们俩同住在带队的徐麟书记的两层独院,既省了住房,也便利工作,还可相互督促。节假日或者县里同志到城里,大家总把书记家当作驿站,唠些家常,谈点工作,工作之余的娱乐,经常是大家围在一起,来盘“四国大战”,顺便蹭顿饭,尴尬时留宿。书记也随和,即使加班或外出,家门从不上锁,卧室橱柜也挂着钥匙,有吃的大家“共产”。一到吃饭时,大伙总在他家自己动手“有啥吃啥”。而小宣和林国,总默默无闻地做些买菜做饭洗刷晒被杂役,少不了额外多掏腰包补贴公用伙食。三年生活在一起,多少会有点磕磕碰碰,但从未见这两位有过闲嘴。人之所以快乐,不是得到的多,而是计较的少。

  小宣戴副眼镜,圆圆的脸庞总挂着笑意,??和悦,一看就善良本分。因我住得远,所以难得一见面,远远的,小宣就会乐呵呵用沪语谐音叫起“彭源――朋友”,还单独请我几个吃了两次骨头火锅。有次拉萨出差碰在一起,他忙告诉徐书记“朋友来了”,还把老家送的文具转赠我,让我分发给县里的孩子们。

  我们“小三届”读书不多,但受保尔 柯察金等影响,多为性情中人。中学毕业带头上山下乡,熬到恢复高考读大学,时隔20年又痴心不改,响应召唤壮烈激烈。从区委常委会紧急决定到出发只有5天,当日下午市检院欢送会未完,就被送去体检。当初边疆反分裂形势严峻,还没形成后来的援藏机制,检察长叮嘱的是“好好干,为上海争光”,记得物质援藏中有两台四通打字机。

  初回上海,组织上集中我们体检。援藏易患“三脏”说中了,小宣因肝脏问题被救护车拉到医院,病愈回到南汇任协作办主任。这行当招商引资、对口支援,工作很辛苦,据说复发了几次。我一直没找过他,直到南汇并入浦东新区,我又一次说想去看他。他电话回“朋友,再不来就没机会了”。想不到一语中谶,今生真的没机会了。好在小宣临走前,我们赶到了南汇,总算匆匆见了艾年49岁的小宣最后一面。

  我年轻时喜欢写些诗歌,后来改写散文。从前出了本《西藏印象》书,小宣还曾半开玩笑:你怎么没写到我。我想,曾与小宣一个小组,小宣离开两年多了,也该写篇短文,作为对援藏战友的怀念。

  上海市社团局调研员 李彭源

热词:

  • 小宣
  • 朋友
  • 怀念
  • 叫起
  • 四国大战
  • 慎独
  • 林国
  • 西藏印象
  • 独院
  • 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