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爱情还没到来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0日 15: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天津网-数字报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荏苒,说的是时光不知不觉渐渐流逝。可我总疑心这个词最初的意思与植物有关,直到想写写紫苏的时候,终于确定。

  紫苏古名叫荏。想起许多年前,在大雨过后的沙地上,涨潮似的摇曳着紫苏长有锯齿的叶子,那么茂盛,苒苒齐芳草。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孩童,未谙世事。

  我只知道,我是一个孩子,我在成长,欢喜地成长,像一株草本植物那样成长。

  沿着攀满牵牛花的竹篱笆,穿过一截细细的小沙路,就能到达嵌在外婆家屋西边的那一口池塘。池塘小而浅,夏夜月下,它像一枚青白色的鸭蛋丢在青草丛里。岸旁有泡桐、桑树,粗壮高大,威武撑起夏日的天空。我就在那树下寻蝉蜕,或者跟着高举竹竿的舅舅套嘶鸣的蝉。外婆和小姨立在篱笆边,远远看着我们。彼时,外婆守寡多年,小姨还未找婆家,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像古老的母系部落。那树下,也有一个植物的部落——紫苏,一丛丛的紫苏,长得没过了我的膝盖。紫叶子绿叶子,挤着挨着,茂盛得不仅填塞了彼此间的空隙,而且还勾肩搭背撑起浓荫,吃掉了更低处野草们的阳光。许多年后回忆童年,似乎就是暑天里的桑树、泡桐树下,满地齐刷刷的紫苏跟我比赛着生长。

  紫苏是一年生草本植物,春生秋谢。时光匆匆,生命短促,那时我也不觉得悲哀。转头过个年,又可以举着竹竿踩着紫苏去套鸣蝉。直到舅舅结婚,直到我上了小学上中学,直到我在夏日的浓荫下,抱着胳膊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在树底下寻蝉蜕,我才知道,从前在长满紫苏的沙地上奔跑嬉戏的时光,叫做童年。知道的时候,童年已经一去不返,永远不返。

  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就忽然长大了。只知道当年的舅舅在他的房间里齐齐贴了一排的“朱明瑛”“苏小明”,如今舅舅已经中年沧桑,为一家人的衣食奔走,早不穿喇叭裤了。只知道,外婆当年还皮肤白皙清瘦明净,如今已经腰身佝偻皱缩,坐在椅子上晒太阳像一块陈年树根。只知道,在紫苏叶边奔跑的我,脚踝与小腿上,沾满了紫苏的芳香。那时候的我,未历艰辛,未解风情。

  是啊,那时的我,还没有爱过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除了亲人。我像一株植物一样,散发自己最原始本真的气息,陌生人的脚印还未抵达我的心,未抵达这丛生紫苏的荒僻小园。负人与被负,都还没有演绎,我的心透亮纯净,如开春初醒的湖,未起波澜,未曾浑浊。我朴素得像一个简洁的名词,还没有形容词作为前缀或后缀来修饰或纠缠。

  在未识爱人之前,在未历相思与苦痛之前,我们都还像一拨拨叫荏的植物一样,简单而明媚地生长。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到了中年,繁华与萧瑟都在肩头,才知道,这一辈子的幽情微恨,都是自爱上一个男人之后开始的……

  文|许冬林

热词:

  • 爱情
  • 时光
  • 苏小明
  • 朱明瑛
  • 桑树
  • 小姨
  • 男人
  • 蝉蜕
  • 小园
  • 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