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智利以举国之力挽救矿工生命 振奋国家感动世界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2日 10: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智利圣何塞铜矿被困矿工大救援

  海军制造了救援舱,政府为矿工提供了防脚气的短袜,每天健身1小时。深井救援的费用在1000万至2000万美元之间,智利政府和国家铜业公司承担三分之二。这场救援不仅仅是团结一致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高科技的问题

  “好莱坞看到了惊险剧情,小说家看到了人性故事,电视台看到了赚收视率的重磅新闻,这些我也都看到了,但我更关心的是国家的坚持,和最终带给世界的惊喜。当然,重要的是我们对整个事件应有的反思,而不仅仅是对万幸的欢呼。”智利《信使报》记者阿里克西斯·伊巴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是智利“深井大救援”的见证者之一。

  8月5日,位于智利北部阿塔卡马沙漠中的圣何塞铜矿发生塌方事故,33名矿工被困700米深井下。69天后,在亲人工友的欢呼声里,在智利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的熊抱中,33人全部返回地面。

  这场救援成功感动了世界,也振奋了南美大陆被忽略的国家智利。

  “获救矿工已不再是被困时的样子,他们变得更加强壮。我认为今天的智利在改变,比以前更加团结与强大,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更多尊重。”皮涅拉发表电视讲话说。

  “等待整个智利用一切方法救我们出去”

  8月22日,矿工被困17天后,救援人员把定位仪钻到地下688米。矿工何塞·奥赫达手写的字条随之传了上来,“我们33人全都好好地活着”。

  总统皮涅拉在摄像机前展开字条,欣喜若狂的样子迅速传遍全世界。几个小时后,救援人员收到井下回传视频画面,显示矿工身体状况好于预期。

  “刚开始,传上来的字条不止这一条。有人还写着‘我饿,要吃的’‘不想死,救救我’。从那天起,地下的绝望变成了自救的传奇。”阿里克西斯·伊巴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8月23日,靠一条直径8.8厘米的输送管道,地下矿工首次得到食物、水、药品等给养,吃到第一顿像样的饭:苹果和抹了酱的面包。

  8月25日,矿工首次与家人互致信件。33岁矿工维克托·萨莫拉就在一封短信中写道:“在地下有一道光……我最不能失去的是信念,我已经重生。”

  8月29日,矿工与亲人首次通电话。8月30日,救援人员开始打钻第一条救援通道。它需要抵达700米深度并拓宽。

  “活在地下700米,他们的日子似乎也不错。”在媒体报道中,33名矿工有吃有喝,互相讲笑话,玩纸牌,看足球直播,听音乐,读家书,自拍DV,传纸条求婚,庆祝智利国庆200周年。当然,“多名矿工妻子和情人争领救济金”的八卦新闻也被无限放大。

  但在被困的最初17天里,很多人都不相信奇迹会发生。

  与地面无法取得联系,矿工严格定量食物分配,规定每人每48小时只能吃两匙金枪鱼、啃半块饼干、喝半杯牛奶。一些人陷入绝望,躺在井下避难所的床上不肯起来。

  “我们不得不喝下不能饮用的水。我们日渐衰弱,一度等死。”26岁的矿工理查德·比利亚罗埃尔说,69天受困期间,他体重减少12公斤。

  当矿工们终于和地面实现首次通话时,他们选出的头儿路易斯·乌尔苏亚对皮涅拉说:“总统先生,我们需要你坚强有力尽快救出我们,不要抛弃我们,我们正等待整个智利用一切方法救我们出去。”

  总统没有让他们失望。矿难发生后,他曾多次前往事故现场察看,督促救援,并与矿工视频对话,鼓励他们。今年2月27日,智利发生8.8级大地震,皮涅拉正是在余震中宣誓就职的。

  在英国《卫报》驻智利记者乔纳森·富兰克林看来,拥有多家知名企业的亿万富翁皮涅拉极富策划头脑,善于靠“独家消息”吸引眼球。在智利地震中,他就利用微博公布灾情。在矿工救援计划开始以来,皮涅拉更是经常通过微博发布营救信息,俨然官方通讯社。最后救援开始后,皮涅拉亲自在场等待矿工重返地面,并拥抱每一个人。之前,他还不忘在微博上表达激动心情,“很高兴!作为智利人很自豪!感谢上帝!”

  承诺“要使智利成为世界最好国家”的皮涅拉并非一帆风顺。今年8月,他的支持率从58%跌至53%。矿难发生初期,他也曾受到救灾不力的指责。不过,在全力解救出33名受困矿工后,皮涅拉支持率飙升,从50%左右迅速提高至70%。

  就在全部矿工成功升井前几小时,皮涅拉的岳父离世。“别放弃。继续营救矿工。”老人临死前对皮涅拉说。

  从救援舱到灭菌袜

  矿难和劳工安全问题,并不仅仅困扰智利。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数据,全球采矿业从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不过1%,但矿难死亡人数却占所有工伤事故死亡人数的8%。

  “与其他一些拉美国家相比,智利矿业的整体安全记录还算比较好的。”智利矿工工会联络员桑多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他也理解灾难发生后,人们对安全问题的担忧和指责。

  智利拥有比较完备的矿业安全法规。法规规定,矿井内必须保证配备几项基本的安全条件和措施:首先是从作业区通往地上安全地带的逃生通道;第二,作业区内相隔一定距离配备井梯,以方便逃离事故地点;第三是地下式矿井内部的紧急避难所,最低限度必须备足48小时内生存的物资。

  这次,正是简陋的避难所让33名矿工有了逃出生天的机会。除了有应急食品外,避难所的通风管又是一大救命法宝。确定受困位置后,地面救援人员正是靠通风管向井下输送食品等物资。

  救援人员发明的“白兰鸽”尤令人称叹。它是一根空心圆柱,工作原理类似于气动导管,能穿梭于地上和地下。救援人员向“白兰鸽”里装填物资,然后用升降设备通过通风管送达井下。“白兰鸽”每天往返40多次,为矿工送去食物和其他必需品,并带回信件和脏衣服。

  智利矿山安全法规还规定,矿井内必须保证每10人能有一个卫生间,每50人能有一个提供洁净饮用水的设备,每15人能有一间浴室,有全天候可供10人共用的热水。地下式矿井下必须保证有2条时刻畅通的通信线路,矿井内必须保证每人每分钟有3立方米以上新鲜空气,通风速度保持在每分钟15米至150米。

  参与救援的中方工程师郝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33名矿工最终有惊无险,在很大程度上要拜科学营救方案和高科技所赐。

  智利官方充分尊重专家意见,从10套备选方案中挑选出3套并同时实施,并不断比较这3套方案的进度和优劣,“从这里可以看出智利人的精细。”

  最引人注目的是智利海军制造的形似胶囊的救援舱。其舱内高度为1.9米,外部直径仅54厘米,可容纳一人,经700米救援隧道升降。设计注重安全保障,舱内视频设备能让救援人员与矿工随时交流,还有供氧和特殊照明系统。

  为保证受困矿工的身体健康,营养师制定了特殊的食谱,限定矿工每人每天摄入的热量不超过2200卡路里。政府为矿工提供了用灭菌铜纤维制造的短袜,以防止感染脚气。从9月中旬开始,一名健身教练还通过闭路电视,每天带领受困矿工健身一小时。矿工出井时都会戴上一副造价450美元的太阳镜以保护眼睛。

  “这不仅仅是团结一致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高科技的问题。”在智利工作多年的一家中资公司职员张辉一直关注深井大救援,“今年年初,我也经历了智利大地震,震级那么高而死亡人数却很少。从灾难救援的质量中,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

  深井救援的费用在1000万至2000万美元之间,智利政府和国家铜业公司承担三分之二,其余来自各方捐赠。

  是明星,更是受害者

  从地狱到天堂,历经磨难的矿工如今已是家喻户晓的明星。

  一名导演筹划将这段生死经历拍成主题为绝望与重生的电影,名字都起好了,叫《33》。美国苹果公司总裁史蒂夫·乔布斯要送给每人一只iPod播放器。

  在了解到大部分矿工是足球迷后,皇家马德里队和曼联队邀请他们去欧洲观看比赛。矿工爱迪生·培尼亚是“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歌迷,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猫王”故居请他前去做客。

  当全世界都为这次堪称史无前例的成功营救欢欣鼓舞之际,很少有人会提到,作为世界最大铜生产国,智利去年曾发生近20万起工伤事故,致使443人死亡。批评人士指出,媒体更多地在营造救援成功的喜庆气氛,鲜有对矿难背后安全作业环境缺失的批评。

  矿工当中最小的只有19岁,最大的已63岁。48岁的维克托·塞戈维亚在给家人的信中就说:“我试着坚强,可睡觉时我会突然梦见我们在烤箱里,醒来发现自己身处无尽黑暗。”

  “这些矿工不应被叫做英雄,他们是受害者,”智利矿业联合会会长内斯托尔·霍尔克拉直言不讳,“所有人脱险后,我们打算尽全力追究有关方的责任。”

  一个绰号“倒霉哥”的矿工的妻子也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

  40岁的“倒霉哥”巴斯托斯来自智利中部城市达瓦诺,原本是一名工程师。今年智利大地震把他的房子和工作的船厂夷为平地。为了生计,巴斯托斯来到圣何塞铜矿工作。

  8月5日,本来没有采矿任务的巴斯托斯因维修设备临时下井,遭遇坍塌。一年两度劫难,“倒霉哥”让许多智利人唏嘘不已。如果说第一次劫难是天灾,这次矿难则包含了人祸。

  8月26日,巴斯托斯36岁的妻子纳尔维兹联合其他26名被困矿工的家属表示,他们将对不顾安全隐患而让矿工下井的矿主和政府监管部门提起诉讼。“我不考虑金钱赔偿,我只想追究控股人的责任,不仅仅是矿老板的,还有那些没有做好铜矿安全检查的人。”

  2007年,圣何塞铜矿由于1次塌方事故造成1名矿工死亡,这个小型铜矿曾经一度被关闭。2008年,由于铜价高涨,圣何塞铜矿在没有采取任何改善措施的情况下又重新打开矿井。

  智利公共关系学院的柯尔丝滕·塞赫布鲁克教授接受采访时说,智利政府在这次救援中体现的责任和努力得到世界认可,但发生如此重大的工矿事故也让政府形象受损。

  智利以盛产铜闻名于世,已探明的铜蕴藏量达2亿吨以上,约占世界储藏量的1/3,有“铜矿之国”的美称。铁蕴藏量也大约有12亿吨,煤约50亿吨。

  过去20年,实行自由市场经济的智利经济发展步伐稳健,堪称南美大陆一颗被忽视的明星。智利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8876美元,经济发展速度超过金砖国家巴西1倍,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作为智利最重要的支柱产业,矿业占国家财政收入的40%,全国工矿业从业人口为82.9万人,占总劳动力的14%。

  而矿工在智利属于低收入阶层。据悉,智利最低月工资约为247.9美元。

  在首都圣地亚哥当货车司机的安迪·法卡斯,以前做过矿工。“当矿工有时候月收入还不到200美元。一般是找不到工作,就去做一阵子矿工,找到更好的工作就马上离开。”安迪·法卡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出场费和纪念碑

  截至当地时间10月16日,33名受困矿工中仅剩2人没有出院。其中一人牙齿感染、另一人出现眩晕症状,他们将转至其他医院接受治疗。

  事故发生地的清理工作仍在继续。智利总统皮涅拉表示,将会在这里建立一座国家纪念碑,以铭记事故教训并纪念这场整个国家的拯救。矿难发生后,矿工家属们就在铜矿前建起了“希望营地”。他们搭起简易帐篷,竖起32面智利国旗和1面玻利维亚国旗,每晚点燃篝火,为亲人祈祷。帐篷前厚厚的篝火灰烬,记录着亲人们生死牵挂的时时刻刻。

  皮涅拉提议,让33名矿工组队,本月下旬与参与营救的官员一同踢一场足球比赛,足球赛定于10月25日举行。皮涅拉开玩笑说:“获胜一方将受邀赴总统府莫内达宫,输的人将重回井下。”

  智利政府已经吊销了圣何塞铜矿的东家圣斯蒂凡公司的采矿执照,公司宣告破产,并表示没有钱用于救援和支付工人工资。这意味着,获救的矿工已经全部失业。

  不过现在,这33人倒无须为生计发愁。

  法新社说,除去各种“飞来之财”,他们在井下还达成协议,即获救后不单独对媒体讲述受困经历,将共同接受采访或者出书,分享收益。

  一名矿工亲属说,他们为接受采访设定的出场费为2000万比索(约合4万美元)。

  也有一些矿工担忧,当媒体对这一事件失去兴趣后,他们的人气将降低,甚至可能面临衣食无着的境况。

  “3个月后,不再有人来采访。我和同事可能找不到工作。我也许会到镇上的广场上去卖糖果。”矿工佩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