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王海起诉蓝月亮洗衣液含致癌物 蓝月亮诉其侵权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9日 00: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增白”真相

  蓝月亮VS王海,

  关于“增白剂”的一场对诉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雪莲|广州、北京报道

  一边是行业领军企业,一边是职业打假人,两边都是被告。

  王海诉蓝月亮产品添加“致癌物”,蓝月亮反诉王海“侵犯名誉权”——这台双方互诉的跷跷板,起伏尚未开始就已吱嘎作响:争论从一种化学添加剂安全与否开始,似乎一抬腿就跨过科学层面,迅速进入伦理道德的角力场——打假背后有无利益推手?

  面对王海将产品添加中的“荧光增白剂”指为“强致癌物质”的指责与起诉,担忧市场反应的蓝月亮公司疑心重重:“他是真的要打假还是有其他目的?”

  王海回应:起诉“光明磊落”,纯属“公益诉讼”。

  当然,对消费者来说,这种“好人坏人”的推测毫无意义,真正重要的是:洗涤剂还安全吗?

  蓝月亮连声喊冤:王海言论“不实”,属“恶意诉讼”。随后,一场荧光增白剂专家媒体见面会召开,专家意见是:洗衣液、洗衣粉中,按标准添加荧光增白剂的产品是安全的。

  那么,在这场口水纷飞的对诉中,消费者该相信谁?

  国内洗衣液领军企业广州蓝月亮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蓝月亮”)遭遇史上最严重危机。

  缘起打假人士王海:他指出,蓝月亮产品“亮白增艳洗衣液”含有有害物质“荧光增白剂”,并且没有对消费者进行明示。

  6月25日,王海在其微博中宣称,已正式起诉蓝月亮及其形象代言人杨澜。

  其时,杨澜由于郭美美事件陷入“诈捐门”漩涡而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蓝月亮荧光增白剂有害”的消息随之迅速发酵。

  尽管随后,蓝月亮和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等即发布声明,称“添加在洗衣液里的荧光增白剂安全无毒”,王海说法“不实”,但消费者疑意未消。

  遭遇“突然袭击”的蓝月亮方面很不解:行业内90%以上的洗衣液都添加了荧光增白剂,但是王海却唯独对蓝月亮发出质疑,连篇累牍发布质疑微博并在北京和广州起诉,“他是真的要打假还是有其他目的?”

  蓝月亮副总经理邓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7月8日,与王海几次沟通未果的蓝月亮以“侵犯名誉权”正式起诉王海。《中国经济周刊》获悉,目前广州黄埔区法院已经受理蓝月亮起诉案,8月29日即将开庭。

  这是有史以来打假事件中出现互诉的“第一案”。

  一场“有技巧”的起诉?

  起诉,起诉,还是起诉。

  6月,王海在北京高调宣布,将代理消费者起诉蓝月亮。

  6月14日,北京消费者王峰委托王海以北京华堂商场销售的蓝月亮洗衣液“刺激婴儿皮肤”,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北京华堂商场,要求赔偿其700元,并要求蓝月亮召回洗衣液产品。

  之后,蓝月亮回应称,其所使用的荧光增白剂为国家行业标准允许在洗涤剂中添加的类别,而且美国、日本和欧盟等地都允许在衣物洗涤剂中添加。

  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随后发布了一系列关于荧光增白剂的材料,支持了蓝月亮的说法。

  不过,这些并未说服王海,“(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宗旨和业务范围并无对某项产品安全环保与否进行认定认证的资格,凭什么断言荧光增白剂安全环保呢?”王海在微薄上发文说。

  6月23日,温州消费者叶茂良委托王海作为代理人向广州市天河区法院起诉广州吉之岛超市及蓝月亮公司。24日,王海对外宣称已向北京市第一人民法院起诉蓝月亮公司及其产品代言人杨澜。

  6月30日,王海又以广州消费者陈小冰代理人的身份,以所购买的蓝月亮洗衣液“引起身体不适”,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起诉华润万家超市及中国洗涤工业协会。

  此间,蓝月亮试图与王海进行当面沟通,未果。“6月20日,蓝月亮在王海连续发布要求蓝月亮形象代言人杨澜“道歉”的微博后致电王海的“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希望与王海见面沟通。

  “但王海公司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王海不会见面,有什么想法蓝月亮可以去媒体回应。”蓝月亮方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此前的6月16日,蓝月亮方面与王海公司的工作人员曾一起接受过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的诉前调解。“当时王海方面态度极其强硬,声称来法院的目的就是要立案,就是要蓝月亮召回产品。最终法官在审理其材料后认为证据不足未予立案。”蓝月亮方面说。

  据蓝月亮方面称,王海曾在6月25日的新浪微博中公开表示,自己受王峰委托,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杨澜和蓝月亮公司。

  “但这是虚构的‘起诉’。”蓝月亮方面表示,按照王海宣称的起诉时间来看,王海在北京起诉的两起案件并没有立案,“因为蓝月亮并未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接到相关通知。”

  对“虚构起诉说”,王海不承认。

  王海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北京的案件是“因不符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立案标的要求,因此转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朝阳区法院已经进行了立案前的调解,但未成功,现在我们在等法院的立案通知或者不立案的裁定”。

  他补充说:“广州天河法院的案件通知是8月29日开庭,越秀法院的案件本来是8月15日开庭,但是被告之一的(中国)洗涤剂(用品)工业协会提出了管辖权异议,所以可能延后。”

  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似乎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王海的被告。

  “王海?今天这个场合你不要提王海!”8月2日下午,正准备召开“洗涤剂用荧光增白剂”专家媒体见面会的中国洗涤用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郑舞虹,听到记者询问王海与蓝月亮风波时脸色大变。

  冷静下来后,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协会已经接到广州越秀区法院的通知书。“打假不是坏事。”郑舞虹说,“如果是真正意义的打假我们欢迎,但是打假背后不能有其他目的。”

  郑舞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广州越秀区陈小冰案起诉的是和超市的合同纠纷,协会被列为第二被告的原因,是陈小冰看到协会声明荧光增白剂应用安全才买了蓝月亮的产品,后又看到“有毒”的报道要求超市退货。

  “律师讲,实际上这个案件跟我们没关系。王海发表任何言论都可以,我们社会团体组织,站在消费者角度上,站在维护行业利益角度上,发表一些观点,而且还是科学的、有出处和依据的观点也可以啊。但我是被告不等于我就不对,他是原告不等于他就对,我们尊重法律的判决。”郑舞虹说。

  郑舞虹认为,这场诉讼“肯定有技巧”,但“他告我什么目的,我也搞不清”。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人们表面看到的是一次简单明确的消费者维权行动,实际上却可能是一场精心设局、惊心动魄的市场掠夺战。

  “中国洗衣液每年近100%的增长速度,近百亿的庞大潜在市场,无疑是一块引人垂涎的肥肉。而多年占领洗衣液市场头把交椅、44%市场份额的蓝月亮,自然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有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王海的行为更像是项庄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