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纳卡冲突给美俄角逐高加索地区提供持久“燃料”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3日 06: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马梅多夫博士在接受采访后与本报记者合影。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在苏联时代后期爆发,自1994年莫斯科停火协议签署至今近20年未能解决,成为后苏联空间内持续时间最长的冲突,其复杂程度不亚于中东地区冲突。纳卡问题久拖不决,为美俄角逐高加索地区提供了持久的“燃料”。近年来,随着土耳其的迅速崛起以及伊朗问题的不断激化,这些地区大国愈加深入地卷入纳卡问题的调节进程中。作为冲突的一方,阿塞拜疆在20多年里周旋于各种力量之间,经历了从战争到和平到再发展的艰难过程。在此背景下,阿塞拜疆如何看待纳卡冲突的原因、调节机制和解决前景?为此,记者专门走访了阿塞拜疆共和国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法尔哈德·马梅多夫博士。

  该中心是隶属于总统府的高级研究机构,根据阿利耶夫总统的命令于5年前成立,主要致力于阿国际国内政治、安全、资源政治及地缘政治等问题研究,制定国家内外政治、经济战略,向总统府和其他政府部门提供分析预测和政策要求。

  记者(以下简称记):上世纪80年代末,纳卡冲突爆发,至今已20多年未能解决。各种力量对该问题有不同的解读。您认为纳卡问题产生的原因或者根源在哪里?

  马梅多夫博士(以下简称马):虽然国际社会关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关系以及纳卡问题有一些主观的甚至是武断的看法,但是纳卡冲突的爆发既没有历史原因,也没有民族原因,更没有宗教原因。阿塞拜疆是多民族国家,长期以来在民族与宗教问题上未发生过任何冲突。其实,苏联后期爆发的纳卡冲突是人为造成的,是上世纪80年代末瓦解全球性力量中心苏联的诸多计划之一。而当年完成这一“解体剧本”的苏联领导人在把纳卡问题作为“宗教民族冲突”来解释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很明显,苏联作为超级大国的崩溃过程就开始于纳卡冲突。

  我再次强调,亚美尼亚占领阿塞拜疆领土的事实背后,同样没有种族或宗教原因。实际上,现在世界上每个民族——领土冲突,已经超越了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内部事务”或者“地区冲突”范围,发展成为国际性的问题,并且变成向国际社会要求特殊地位及需求的敏感问题。世界上一些国家,包括中国,也面临着领土完整及民族团结的威胁,并且多次面临民族分裂主义的威胁。

  我们认为,中国同样是多民族国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各民族共同努力,使它成为融合了民族多样性、保持民族特色与国家统一性的现代化国家,并形成了世界上独有的丰富文化。我们相信,中国的历史经验在解决纳卡冲突问题上起着重要的借鉴作用。阿塞拜疆也希望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消除武装冲突、解决被占领土、难民返回其永久居住地等事宜上,能够提供一如既往的支持。

  记:纳卡冲突目前的情况如何?

  马:没有一个国家会接受本国领土被占领的事实。长期以来,阿塞拜疆通过动员政治经济资源,使得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有关解决纳卡冲突问题的决议。根据国际法的要求,亚美尼亚必须退回占领的领土,并在恢复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人权方面推行积极方案,创造广泛的机会。但现实情况并不理想,相关的4个决议至今未能执行。未来局势的发展依然不清晰。

  记:1994年莫斯科停火协议和比什凯克协议签署后,成立了解决纳卡冲突的明斯克小组。美、俄、欧成为解决该问题的主要协调者,您如何评价上述大国在解决纳卡冲突问题中的作用?

  马:1994年后成立的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联合主席国美、俄、法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总体上,解决纳卡问题的明斯克小组机制汇集了世界上有能力向各方施加影响力的国家。而大国在解决地区冲突问题上的一个重要责任是推动各方尊重国际法准则。但遗憾的是,美国、欧盟和俄罗斯在解决该冲突方面立场发生分歧,导致该问题更加复杂。这一分歧立场同样反映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活动上,使得该组织在漫长的时间里并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因冲突产生的难民和流离失所者,从心理上也对该组织的工作产生了不信任感。

  记:近年来,阿塞拜疆经济飞速发展,经济增速不仅在南高加索地区,甚至在独联体范围内也是领先国家。经济成就是阿目前一个明显的优势。阿是否准备利用以及如何利用这种优势来推动纳卡问题的解决?

  马:南高加索地区汇集了不同的地缘政治利益。事实上,在东西方之间起着桥梁作用的阿塞拜疆,在社会经济发展前景方面占据明显的优势。阿塞拜疆2011年GDP达633亿美元,其中非石油领域收入也达到了305亿美元,它正在逐步摆脱依赖能源出口的局面。近年来的海外投资从格鲁吉亚等南高加索国家,扩展到了土耳其、希腊等国家。相比之下,亚美尼亚越来越孤立于地区及全球性的经济项目之外,外债(73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98亿美元)的比重高达74%,负债率远远超过了欧盟中深陷危机的希腊的指标;风险因素导致亚外国投资减少,2012年预计比2011年减少35%;其国内人口的失业率占独联体国家之首,高达40%。

  邻居的贫困对阿塞拜疆是一种威胁。然而,从被占领的痛苦和战争所带来的并发症考虑,努力通过和平方式消除冲突仍然是优先选择。如果亚采取建设性的立场,阿亚双方都向和平终点靠近,那么阿有能力、有意愿、也有准备通过大规模投资推动包括纳卡及亚美尼亚在内的整个南高加索地区的经济发展。解决纳卡问题期限的决定权在亚方。只要国际社会采取积极的立场,双方提出建设性的方案,那么此后的问题都只是技术性的。

  记:近年来,土耳其和伊朗等地区大国越来越深地卷入南高加索地区局势当中,您能否谈一下在解决纳卡冲突问题上土耳其和伊朗方面的立场?

  马:土耳其是阿塞拜疆在许多领域的战略盟友,是南高加索地区性和国际经济合作项目的积极参与者。在纳卡冲突最初阶段,安卡拉方面就支持通过谈判恢复阿塞拜疆领土完整性的解决方案。土耳其官方正式宣布和亚美尼亚的关系只能在解决冲突这一前提下调整和恢复。

  伊朗对纳卡冲突的解决没任何实际影响,只是发表一些不同内容的讲话。至于伊朗方面的最新态度给两国关系造成的人为紧张态势,也只是一个暂时的过程。对阿塞拜疆内外政治、社会稳定、经济合作政策的任何干预,人为造成的宗教及民族冲突都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伊朗在一些宗教和政治领域对阿塞拜疆提出的要求,主要是属于伊朗国内的宣传运动,实际上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治团体为获取权力进行的内部斗争。

  中国青年报巴库8月2日电

热词:

  • 纳卡
  • 燃料
  • 冲突问题
  • 高加索地区
  • 南高
  • 搜索更多纳卡 燃料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