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印尼“限矿令”持续发酵 中方投资隐现被驱逐风险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2日 01: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印尼矿企正经历剧痛期,该国5月份以来执行限制矿产出口新规———提高了65种矿石原材料的出口标准,新规实施三个月来,不仅造成大量企业业绩大幅受损、失业人群增多,也招致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不满和恐慌,主要进口商之一日本更是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

  同时,由于印度尼西亚是我国煤炭、镍等矿产资源的一大主要来源地,我国在贸易层面也将受进口成本上升的影响。记者采访多位当地权威专家、中企一线从业人员,发现新政下当地矿业基建升级有潜力可挖,不过深入印尼矿业领域的中国企业也面临转型压力和投资风险。

  □报道员 郑世波 记者 余谦梁 闫磊  雅加达 北京报道

  出口原矿限制大增出口税增企业负担

  今年上半年,印度尼西亚能源和矿产资源部联合财政部出台规定,决定自今年5月6日起限制原矿出口,并对包括镍矿、铝土矿、铁矿在内的14种金属原矿的出口征收20%的出口税。规定还要求印尼所有的矿产品出口必须得到部长的推荐信,获得推荐信的前提是必须计划修建冶金厂或同其它冶金公司合作。目前,超过154家企业提出兴建冶炼厂的计划并提出原矿出口申请。没有当地的中国矿业企业申请到部长的推荐信和出口配额。

  虽然业界抗议声不断,印尼政府仍将坚决执行限制未经加工原矿出口政策,印尼矿能部官员近日称该政策是为了防止对印尼原矿石的过度开采,印尼政府将于2014年全面禁止未经加工的原矿出口。同时,印尼政府希望通过实施这一政策以加强对全国矿业许可证的监管。

  印尼政府此新政一出,立刻遭到国内外企业家的抗议,普遍认为尽管之前已经释放出了相关政策讯号,但是该限制条例出台过于急促,没有留给企业缓冲的余地,表现得过于强硬。矿业企业代表认为,在当前经济下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的情况下,印尼政府出台这一限制政策确实不明智,20%的出口税对企业来也说是不小的负担,导致企业都在观望和等待。

  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提供的消息显示,考虑到企业需要面对众多的政府红头文件,截至目前,还没有中国矿业企业申请到部长的推荐信和出口配额。

  印尼工商会馆副主席吴永升说,印尼矿业企业一直以来对矿产资源过度和无序的开采,造成生态恶化,政府必须抑制这一过热的行为。

  2009年1月12日印尼总统苏西洛签署政府条例,规定5年之后禁止任何类型的原矿产品出口,以确保对印尼国内的供给。据印尼本地媒体报道,新规执行前矿产出口量迎来大飞跃,2009年以来,印尼的镍矿、铁矿和铝土矿出口分别增加数倍。

  除了抑制过度开采,印尼工商会馆还认为,原矿出口属于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印尼低价出口原矿,然后高价进口金属成品,这样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印尼必须鼓励国内外企业在印尼建立加工厂,拉长产业链,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以促进经济发展。

  吴永升介绍,2011年印尼供应全球15%的铝土矿原矿需求,印尼将铝土矿出口后从国外花20多倍的价格进口精炼后的氧化铝,电解后炼成铝锭再次出口,然后再从国外进口铝制品,这种经济模式极不合理,诸多环节的利润被外国企业拿走。印尼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出口原矿,由于当时处于殖民地时期,迫不得已,现在这种经济模式必须改变。

  据介绍,除了修建冶金厂,采矿业务许可证持有公司必须满足以下条件:采矿业务许可证持有公司当前的身份必须是清洁和明确(“Clean and Clear”),这一身份要求矿业公司拥有的矿区和其它公司的矿区没有重叠部分,矿权准证符合相关法规以及技术规定,即拥有勘探报告,矿产开采可行性报告和环保部门的批准文件;完成对国家规定税费的缴纳,包括非税务性国家收入和矿产税;矿权持有公司必须签署关于承诺保护环境的诚信条约。

  从业者准备不足内外投资者不满

  印尼印地卡能源(Indika Energi)公司副总裁托尼·阿尔迪延托说,印尼近几十年的原矿出口未能真正造福印尼人民,现在政府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企业也有自己的利益打算,政府需要考虑投资者的处境,不能简单地出台这个政策条例。

  托尼表示,政府必须向大众解释这一条例的可行性,对于配套基础设施,加工后产品的市场和税收等方面作出承诺,否则会影响国内外投资者的投资意愿。

  此前,印尼工商总会公开反对该限制政策,认为这对矿业企业是个大累赘,申请出口的程序十分复杂,将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同时20%的出口税税率过高。印尼镍业协会主席塞尔比也对政府限制原矿政策表示反对,认为兴建冶炼厂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并需从国外进口设备,目前的矿业企业并未做好兴建冶炼厂的准备。

  印尼矿业劳动者联盟担忧该政策影响印尼300-400万矿业工人的就业和生活水平。2011年,印尼矿业产品出口占非油气类产品出口总额的17%,其中70%以上出口中国、日本和美国等13个国家。

  印尼稳定的经济增长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的表现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投资者,惠誉和穆迪评级机构于2011年底和2012年初先后将印尼的主权信用级别调高至投资级。印尼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国内外的投资同比增长32.8%,投资占G D P的比重增加到31.8%。

  7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访问印尼时也表示,印尼国内和国外投资的增加是印尼加快经济增长的关键。但印尼政府2012年年初出台了一项政策,要求外资矿业企业必须在10年内分阶段向印尼政府或本地合作伙伴转让至少51%的股权,让投资者对印尼政府吸引外资的政策产生怀疑。

  政策藏排外意图隐现央地博弈

  除了矿业投资者,这一政策对矿区附近的经济也产生了影响。据统计,自印尼5月6日禁止原矿出口以来,众多中小矿业公司停止开采活动,直接导致全国47万名矿工失业。印尼很多地区的地方收入主要靠矿产开采,在当地矿业公司关闭生产后,一些地方政府的收入将陷入困境。

  据中国广寿集团印尼分公司张辉总经理介绍,这个政策的出台与印尼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博弈有关,一直以来矿权的审批权掌握在地方县长手里,中央想从地方手中将矿权的审批权拿过来,这次中央政府根本没有和地方打招呼,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的这一新条例将彻底架空地方政府,一方面断了地方政府的财路,另一方面剥夺了地方政府的权力,将会导致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趋紧。另外印尼全国除了东爪哇电力稍有盈余外,印尼全国电力严重短缺,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在出台政策前根本没有和国家电力部门商量。

  中国福建泛华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月与印尼塞兰·博勒卡萨公司签署协议,将在印尼东部马鲁古省的塞兰岛投资兴建镍铁合金项目,据印尼马鲁古省电力公司的数据显示,整个赛兰岛只配备15处柴油发电机组,居民用电高峰期仍有缺口,因此福建泛华矿业必须自己解决冶金厂的电力供给问题。

  来自中国的选矿专家李业辉说,印尼的镍矿和铝矿资源90%以上以原矿形式出口,极少做深加工,成为全球最上游原料供应基地,政府急切想改变这一现状。而且印尼政府一直对来自美国等国际大型矿业巨头公司控制其主要矿区而耿耿于怀,但是由于这些公司几十年前已与印尼政府签订了“工作合同”(contracts of work),政府无法立即收回它们拥有的矿权,只能通过出台新的政策迫使他们将一部分利润让给政府。

  从长远来看,限制乃至停止原矿的出口是印尼必然的选择,也得到印尼人民的支持。对于这一出口限制政策,印尼政府势在必行,没有松口的迹象。除了矿产品,印尼正计划控制其煤炭的出口量,并考虑开始征收煤炭出口税。

  深加工产业链有潜力中企借势升级投资结构

  据印尼工商会馆的数据显示,印尼80%以上的矿权持有者都是中间商、投机商和贸易商,印尼当前有300多家矿业企业同冶金厂签署供货意向书,但是真正实现供货的不到10家。印尼政府想通过这一出口限制条例,对中小企业矿业企业进行整合,迫使那些孱弱的、缺乏资金和技术的小矿业公司破产、合并,存活下来的企业被迫修建冶金厂或同当地的冶金厂合作,这样印尼就可以建立起大型冶金企业,促进了冶金行业的发展。

  中国广寿集团印尼分公司总经理张辉认为原矿产品精炼后出口能减少运费,比直接出口原矿更经济。在出台这一政策前,广寿集团已经考虑修建镍铁加工厂,无奈镍矿区所在位置的基础设施基本为零,而修建一座冶金配套发电厂又需要2-3年时间。现在突然出台这一政策,公司无所适从只好观望。

  面对企业的这一批评声音,吴永升表示印尼政府2009年就发布了限制原矿出口的法令,矿业企业一直缺乏严肃对待的意识。不仅如此,很多商人对于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门新出台的这项原矿出口限制条例仍然抱有幻想,以为联合工会和地方政府向中央施压或威胁诉诸于W T O可以迫使政府收回这一政策。印尼工商会馆已经向总统提交建议书,申请和地方政府合作成立联合监管部门,监督该条例的执行。

  吴永升说,至于电力的供给,印尼政府鼓励冶金企业自已发电,政府会给予建厂特别许可,发出来的电还可以出售给国家电力公司。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一贯欢迎外资入境,而且境外资金可以自由进出印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大优势。

  印尼标准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法齐·伊赫桑(FauziIchsan)对政府的这一政策持积极态度,他说虽然限制原矿出口短期来看减少了国家和地方的收入,影响部分地区的就业,长期来看有利于健全印尼的经济结构。而且印尼每年有6%以上的经济增长,为了分享印尼经济发展的成果,对印尼的外商直接投资将会越来越多。印尼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这对于外国企业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投资机会。

  印尼矿产研究院能源专家阿古恩对印尼政府加强矿产品冶炼计划表示乐观,称此举将增加矿产品附加值、提高政府收入并避免矿产过度开采。他希望印尼政府做好有关配套工作,包括为国内冶炼业提供足够的电力供应等。

  至于印尼这一政策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张辉介绍说这次出口限制主要是对中国东南沿海的一些靠印尼铝土矿和镍矿进口的中小冶金企业影响较大,这些企业只能生产一些低附加值的产品,而且污染严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很多中国企业乘行情不好来到印尼投资矿业,取得了较大的经济利益。中国一些冶金厂可以乘这个机会将国内的设备、技术和人才转移到印尼。

  因此中国矿业企业需要改变投资模式,从单纯做贸易转为实体投资。加大对印尼投资环境的调研和矿山资源的勘察,采用合资经营方式投资矿山,修建冶金厂,然后就地冶炼。印尼政府也一直希望外国投资者将印尼变为东南亚的生产基地。

  中国企业之间抱团取暖,和当地政府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联合修建工业园区,共同修建电力、码头、道路等基础配套设施,联合起来同政府谈判,争取给予投资和建厂的便利和优惠。据张辉介绍,一部分中资企业已经和中国驻印尼使馆商讨工业园区的修建事宜,以争取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除了印尼,中国企业可以积极开拓其它海外市场,促使原矿产品来源多样化。

  印尼贸易部长:

  新法不是保护主义是民族主义

  □实习生 胡正泽 记者 闫磊 综合报道

  印尼贸易部长近日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印尼针对矿业出口量下滑的局面已经做好准备。政府从长期战略角度出发考虑,将出台政策引导企业开拓矿石精炼业务,进一步提升其东南亚最大经济体的地位。

  印尼贸易部长吉塔表示,新的政策会对原矿石出口征税,并要求矿工提交冶炼厂计划。新的政策导致六月份矿业出口量急剧下滑,许多公司停止运营,以及成千上万工人下岗。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仅仅是煤炭出口商,我希望他们能够做些更有价值的事情,”作为三个在校学生的父亲,吉塔称,“我的贸易政策都是为了能够让印尼爬上价值链的更高层。”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镍和锡的出口国,同时也是铝土矿、铁矿石、黄金和白银的主要供应国。印尼大多数金属作为原矿石出口到中国、日本和美国进行加工提炼。

  印尼计划在国内开展矿石加工提炼业务,然后将矿石成品运到海外市场卖更高的价钱,或者像其他亚洲国家那样将矿石投入国内钢铁业和iP ad等制造业。“东盟和亚太组织的其他成员国都能够制造黑莓、手机和等离子电视,而我们却制造不了。”吉塔表示。另外,吉塔还指出只要提供足够的资本和适当的政策扶持,相信国内的高新技术专业毕业生能够填补国内这片空白。

  5月份出台的新政策将从2014年起全面限制原矿石出口,目前已经在行业内引发严重混乱。贸易部数据显示,六月份镍出口量下跌80%,铜出口量下跌90%。“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打击金属和矿石的出口……如果能够吸引更多的资金投资产业链下游,将有利于印尼的未来发展。”吉塔表示。

  矿业协会表示,由于政府文件积压,很多企业迟迟没有拿到能源矿业部的冶炼加工出口计划审批,导致矿石加工提炼业务被迫停止。拿到能源矿业部的审批之后,企业还需要从贸易部拿出口许可证。吉塔承认目前有很多许可证尚未发放,但他的部门之后会集中解决。

  矿工和反贪专家表示,此前采矿许可证由当地市长发放,因此极易滋生腐败现象。业内人士表示,国家正努力将矿业收入直接上交雅加达。目前,国内主要政党正在为2014年总统大选积极筹款,而这场大选将决定世界第四人口大国的未来发展方向。吉塔表示,发现任何腐败问题都要及时告诉他。

  矿工们认为,即便许可证发放出来,印尼也不可能在两年之内建立足够的冶炼厂来加工提炼其所有的矿石。而与其同时,在国外已经有足够的冶炼厂了。但是,政府宁愿停止开采矿石,也不愿将这个十年的矿石储量消耗殆尽。

  “在2009年底颁布的采矿法里,我们就已经非常明确地发出了信息……而现在居然称我为贸易保护论者?这太虚伪了!”吉塔表示他颁布的政策有法可依,并指出其政策是出于民族主义的考虑。

  吉塔拥有哈佛大学硕士学位,曾在摩根大通任职。在吉塔任国家投资委员会主任期间,曾赢得外籍人士的普遍赞美。他成功地推动了印尼的发展,并负责监管急速增长的投资。由于其过往出色表现,吉塔于去年换上官服进驻内阁。另外吉塔在音乐方面也颇有造诣,在他重振贸易部期间,有时候会在大堂演奏钢琴,或者为房间添置鲜花增色。但是,贸易和矿业政策已让许多外国人看出他的妥协,这意味着这个年轻的民主国家扼杀了其改革进程。

  虽然吉塔让外界失望,但现任总统苏西洛已经在其最后任期并且没有明确的继任者,故而一些分析家认为,46岁的吉塔很可能成为2014年的总统候选人。吉塔拒绝透露他的未来发展规划。但他表示,他和政府将从长远角度出发考虑。

  “我们已经拥有未来20年至30年的黄金期……我们已经有2.5亿人,我们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竞争优势。目前是最佳时机,精明的投资者会为人口红利多支付一些溢价,”他指出,目前的经济正处于黄金阶段。

  目前,新的贸易和采矿规则并不反对外国投资。事实上,外国投资可以用于完成建立冶炼厂的项目。第二季度,由矿业牵头的外国直接投资同比去年上升30%。另一方面,有关部门表示苏拉威西群岛等偏远岛屿的国内外小型矿厂矿工则反对新政策,因为他们不想耗费巨资建立冶炼厂,而对原矿出口追加20%出口税是在挤压他们的利润空间。“也许他们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印尼矿工,”吉塔表示,“我们希望人们能够从长远出发考虑问题。”

热词:

  • 印尼
  • 限矿令
  • 中方
  • 投资
  • 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