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人民日报国际视野:美国制造业能否复兴?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8日 04: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年9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商会大楼前悬挂的“工作”标语。

  新华社

2012年1月,工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一处工地施工。

  新华社

  在失业率居高不下、债务不断攀升的背景下,美国朝野将增加就业的希望寄托在振兴制造业上。但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主席杰伊·蒂蒙斯指出,美国制造业的复兴,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夸夸其谈。奥巴马政府在现阶段大谈制造业复兴,不乏选举和就业率等政治考量。

  再工业化,越说越兴奋,越做越为难

  本报驻美国记者 吴成良

  在总统大选年,面对仍高达8%以上的失业率,美国朝野纷纷把增加就业的希望寄托在振兴制造业上。但是,制造业复兴实在是言易行难。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主席杰伊·蒂蒙斯说,美国制造成本仍然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高出20%以上。“这一成本的差距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造成的,而是华盛顿的错误政策自我导致的。”蒂蒙斯指出,美国制造业的复兴,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夸夸其谈。应该说,奥巴马政府在现阶段大谈制造业复兴,不乏选举和就业率等政治考量。但长远看,制造业复兴是美国“经济再平衡”的必要举措,美国朝野和经济界对此已有较多共识。

  出身家具世家的科克伦迫于竞争压力,当年毅然变卖家产,到中国当家具顾问。一年半前,他回到家乡,重新投资办厂。

  美国制造业是否已经走在复兴道路上了?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舆论看来,布鲁斯·科克伦家族的经历是美国制造业复兴的完美案例。

  科克伦家族前后有五代人经营家具生意。早在1930年代,科克伦家族就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林肯顿开办了家具厂,制造桌、椅等,1936年该厂雇佣25名工人,到1982年最鼎盛时期,林肯顿家具厂有工人1千多名。然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工厂生意每况愈下。1996年布鲁斯·科克伦变卖了工厂,他本人到中国为家具公司当顾问。然而,大约一年半前,科克伦回到了家乡,在他的家族曾使用过的仓库里,他的林肯顿家具厂重新开张了。他投资了五百万美元,雇佣130名工人,制造实木家具。今年1月底,第一批家具出厂。

  “为什么要重新办厂,美国工人的工资和福利不是比中国高很多吗?”科克伦解释说,中国就业率很高,企业招工成了很大问题。中国工资成本快速上升,而且货物运输成本高、时间长。科克伦觉得“在美国制造家具已经能够与中国进行竞争”。

  近来,科克伦成了红人。今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在白宫召开一次主题为“内包”的论坛,科克伦和福特、杜邦、奥的斯电梯、英特尔、西门子美国公司等企业巨头的负责人一同获邀参加。1月24日奥巴马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白宫特意邀请他作为特殊客人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一起坐在贵宾包厢内聆听演讲。“科克伦重新开办林肯顿家具厂、把制造业工作机会带回一个被外包严重冲击的地区的成功故事,表明美国人能够克服他们面对的挑战。”对于科克伦受到的礼遇,白宫官员如此解释。

  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在多种因素带动下,美国制造业切实正在复苏。不过,这种复苏是衰退过后的一次反弹,还是长期结构性改进的一个迹象,目前看来仍是个迷局。

  美国商务部表示,过去两年美国制造业开始出现积极发展势头,制造业就业岗位增加了40万,这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制造业部门首次出现持续性就业增长。

  近期,美国制造业趋于活跃,正进入上升期。一些跨国企业宣布扩大在美国的投资,包括福特、卡特彼勒、通用电气以及奥的斯电梯等,这提振了人们对美国制造业的信心。“美国制造业正处于拐点。”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下属的经济分析部门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表示,制造业就业人数下滑之势已延续了几十年。如今,制造业就业形势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持相同看法的还有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首席经济学家查德·穆特雷。他说:“在过去10年里,美国在生产力方面实现了极大的提升,我们看到单位劳动成本实际上是下降的。我们的许多成员告诉我们,有时候在美国生产还更加便宜,特别是因为劳动力成本有所下降。”

  此外,美国本土能源开发增加,给制造业带来福音。特别是21世纪以来,美国页岩气的大规模开采给制造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彭博社日前测算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能源自给率已经达到80%。由于“页岩气革命”,美国天然气已经供大于求,价格大幅下跌,这不仅深刻影响天然气市场格局,而且开始改变美国一些高能耗的重化工业的命运。

  对于美国制造业和美国整体经济来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美国近年来对外出口保持较快增长。奥巴马在2010年初提出的五年内“出口倍增计划”有望顺利实现。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去年出口总值达到2.1万亿美元,比2009年增长了约32%,过去两年年均增长率接近16%,高于到2014年底实现出口翻番所需要的年均增长率15%的数值。

  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在多种因素带动下,美国制造业切实正在复苏。不过,这种复苏是衰退过后的一次反弹,还是长期结构性改进的一个迹象,目前看来仍是个迷局。

  有评论指出,奥巴马政府提出制造业复兴战略,无非是想讨好那些曾是美国制造业中心的中西部和东北部各州,即所谓“铁锈带”,换取这些州选民在选举中对奥巴马竞选连任的支持。

  在总统大选年,面对国内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奥巴马发起了强大的攻势,力推一个“植根于美国制造业”的经济重整目标。“此时此刻,我们有让制造业回来的巨大机会,但是我们必须抓住它。”

  近期,奥巴马为谋求连任在各地进行竞选演说时所到之处必宣传的一个观点是:提振美国制造业,创造国内就业和在加强在国际市场竞争力。

  不过,此间舆论认为,奥巴马促进制造业的计划更多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而不具有太多经济学意义。美联社直指,这更多是“政治上的高调”。

  《纽约时报》2月4日报道称,过去两年来制造业状况改善,而发展中国家工资水平升高,美国工人工资下滑以及弱势美元都为美国企业回流本土提供了优厚条件。这些现象让白宫一度认为,这是降低美国高失业率和复苏“美国制造”的法宝。但很多经济学家批判说,这只是奥巴马为赢得连任的又一个幌子,他只看到了制造业过去两年的改进,却忽视了过去30年,美国在汽车生产和纺织等制造业共裁减了750万个就业岗位。

  目前,制造业约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1.7%左右,创造的就业人数仅占总就业人数的9%左右。而50年前,1/3的美国就业机会是由制造业提供的。美联社2月10日发表的文章指出,数十年以来,美国经济重心已经逐渐从制造业过渡到服务业。

  有评论指出,奥巴马政府提出制造业复兴战略,无非是想讨好那些曾是美国制造业中心的中西部和东北部各州,即所谓“铁锈带”,换取这些州选民在选举中对奥巴马竞选连任的支持。

  实际上,高喊制造业复兴的不仅是奥巴马,美国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们也把振兴制造业纳入了他们的竞选政纲。目前在共和党总统获选人初选中处于领先的罗姆尼也承诺“把美国变成对制造业投资商更有吸引力的地方”。前参议院桑托勒姆甚至提出了完全取消制造业企业公司税的激进措施。

  美国咨询机构“环球透视”美国经济问题专家奈杰尔·高尔特表示,对制造业的高度关注可能有些错位了,毕竟即使是在未来,更多的工作职位还是会由服务业来创造。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布拉德·詹森说:“把这种希望说成一厢情愿或许有些言重了,但我们必须认清,制造业其实并非美国比较优势所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劳工部长罗伯特·雷奇说。“不要欺骗自己了。我们不可能回到30或40年前那种以制造业为基础的经济。”

  《华盛顿邮报》2月5日的评论指出,要让苹果公司把生产线搬离中国,就像要求苹果把总部从美国硅谷搬出一样,是不可想象的。

  根据报道,去年2月份,在与已故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前行政总裁乔布斯共进晚餐时,奥巴马就曾劝说,让苹果集团将iPhone生产基地搬回美国,乔布斯当时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些工作不会回来。”

  《华盛顿邮报》2月5日的评论指出,要让苹果公司把生产线搬离中国,就像要求苹果把总部从美国硅谷搬出一样,是不可想象的。《时代周刊》指出,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足够多的工人、足够多的供应商来满足苹果公司庞大生产规模和交货速度上的要求。苹果公司曾估计,在美国要聘用8700名制造业工程师来管理iPhone的生产需要9个月时间,而在中国只需要15天。

  对于奥巴马推出的“内包就业”倡议,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的评价是:“就算美国政府会实施优惠政策,也不可能在美国增加劳动密集型和低技能的工作,美国人不会瞧得上这样的工作机会。”

  此外,也有经济学家指出,美国企业回流还涉及产品销路问题,美国民众当下的消费能力尚未复苏,而新兴市场国家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推动下,消费空间较大。

  因此,受美国经济和消费增长缓慢因素影响,不管政府出台多少优惠措施,也不会有太多企业回流美国,所以这些政策最终会以收效甚微收场。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代表了在中国做生意的240多家美国企业。该商会新闻发言人马克·罗斯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的成本的确在上涨,但是,在华美国企业是否会把生产线搬回美国,这要看行业以及企业的经营战略而定。

  该商会的调查发现,尽管中国的成本在增加,但大部分会员公司仍表示将增大在华投入。93%的受访公司都表明它们到中国是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不是把中国当作低成本的出口平台。

  对于奥巴马最近一再呼吁国会支持对美国税收制度进行改革,罗斯表示,税收的调整并非跨国企业权衡投资策略的全部考量。何况,在美国国内民主党和共和党政治分歧巨大的现实情况下,奥巴马要在任内最后一年推行税制改革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他赢得连任,也许可以在第二个任期内推动相关的立法。但他能否连任也还是未知数。

  国际回声

  美国人擅长将钱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外一个口袋,已不擅长制造任何产品。

  ——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

  认为制造业就业岗位将大增的想法是完全不可相信的,大力改善美国基础设施和教育对创造中产阶级就业岗位会更有效。

  ——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卡茨

  我们不会在美国增加劳动力密集型、相对低技术的工作,我也不认为我们想要它们。但是有时开发增强竞争力的技术会比较有意义。有时政府支持提高工人技能比较有意义。

  ——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

  制造业有可能会卷土重来,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上升。我认为更多的原因是美元的贬值,而不是中国劳动力的工资上涨。在中国雇佣劳动力确实比以前贵多了,但是中国劳动力的生产效率也提高了。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罗曼·瓦克齐亚格

  美国制造业正处于拐点。制造业就业人数下滑之势已延续了几十年。如今,制造业就业形势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穆迪信息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

  要继续维持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必须通过全国的协同努力改进现有教育和工人培训体系,以满足现代企业对工人技能的需求。

  ——杜邦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埃伦·卡尔曼

  多重因素的结合暗示着美国制造业的再次腾飞指日可待。工资、运输成本和土地成本的增加以及人民币的不断升值,正在快速蚕食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而相比之下,美国制造业的成本正变得越来越低廉—工资微降或小幅上涨,美元疲软,劳动力的适应力越来越强,生产效率不断提升。在未来五年中,美国将会变得越来越适合建厂。这股潮流的逆转正在成为现实。

  大约10年前,我们开始外包器械、计算机等占美国制造业相当比例的诸多产品。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某些商品在美国制造可能更为经济,这一"临界点"已开始显现。尽管回流过程仍然缓慢,但一些企业正从中国搬回美国。

  ——波士顿咨询公司

  美国这只凤凰正在缓慢地浴火重生。在5年左右的时间内,美国很有可能会实现燃料和能源的自给自足。制造业将在一些关键行业缩小与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差距。经常项目收支甚至可能会出现盈余。

  ——英国《每日电讯报》

  (程维丹整理)

  冲击中国 新兴产业

  本报驻联合国记者 丁小希

  据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研究报告预测,中国沿海地区和美国低成本地区的劳动成本差异到2015年前后将缩小到40%以下,考虑到美国更高的生产率、产品实际劳动含量、物流和其他因素,中国制造的优势将不复存在。

  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资深经济学家陆晓明指出,美国的制造业复兴计划主要竞争领域是中国正在兴起的高科技和新兴产业领域——节能减排相关的领域。有数据表明,自2008年以来,美国在2011年首次超过了中国,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和能效投资的最大市场。这会加强中国在这些领域加大投入的紧迫感。

  “成本优势 + 出口导向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经济成功起飞的合理模式,但更重要的是,起飞以后将何去何从。实践证明至少有两个方向:要么成功进入高收入和发达经济体,攀升到产业链上端;要么陷在中等收入水平,长期停留在产业链中下端。这种差异形成的根本原因在于是否及时实现产业升级,其中关键又是能否站在发达国家的基础上通过再次创新,形成自己全球领先的优势产品、领域、品牌、技术。”陆晓明指出。

  陆晓明对记者说,中国不仅要维持制造业大国地位,而且要同时考虑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向产业链上端攀升。必须放弃成本优先的竞争战略,一方面适当提高居民收入,另一方面减少政府直接投入,为私有部门投入创造良好条件,增加私有机构投资比重。另外,增加服务业的比重,多元化发展,降低过于集中制造业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还有,为创新和制造业升级培育金融市场,并加速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当然,还需要中美之间在制造业寻找更多合作共赢、互相促进的机会。

  美国制造业协会提出的四大目标(链接)

  胡泽文

  目标1: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优越的制造中心和吸引国外直接投资的地方

  目前美国制造业仍然是吸引国外直接投资的理想地,2008—2010年平均每年吸收国外直接投资712.78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美国也是对外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2008—2010年平均每年对外直接投资480.47亿美元,远高于日本的318.69亿美元。不过与2006和2007年的数据相比,近年来,美国制造业吸收国外直接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额出现很大程度的降低。

  目标2:拓展全球市场,使美国制造商的市场扩大到95%的国外顾客

  如今制造业日益全球化,随着其它国家经济的增长,更多的消费者对“美国制造”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因此美国必须采取政策,扩展已有市场,增强进军新市场的基础和能力。

  目标3:使美国制造商拥有符合21世纪经济需求的劳动力

  尽管美国劳动力的成本比较高,但美国劳动力的生产效率和素质是世界最高的,世界级的制造业需要世界级的人才,美国制造业如果想保持其在世界中的主导地位,必须拥有国内外最优秀的高技能人才,这些人才必须精通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领域的知识,掌握制造商所需要的技能。

  目标4:使美国制造商成为世界主导的创新者

  创新使美国制造业稳居全球领导地位,不过其它国家为超越美国,建立比美国更具吸引力的研发激励政策,因此,为保持主导地位,成为世界主导的创新者,美国必须保持研发活动,促进和保护制造商知识产权。

  (作者单位为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

热词:

  • 美国商务部
  • 制造业中心
  • 美国就业
  • 美国乔治城大学
  • 美国能源
  • 制造业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