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欧元区遭“集体降级”后果何以温和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29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德国捍卫欧元的决心,以及南欧国家留在欧元区的决心,仍很可能在与市场和评级机构的博弈中胜出

  文/张健

  欧元区又遭遇新一轮降级冲击。1月13日,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普公司集体下调欧元区9国主权信用评级,法国、奥地利、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马耳他的信用评级被下调一档;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塞浦路斯的信用评级被下调二档,其中法国和奥地利失去了最高的AAA评级。1月16日,标普又将欧洲肩负救援任务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信用评级从最高的AAA级下调一档至AA+。此次新一轮降级再次引发全球对欧债危机走势及欧元区命运的担忧。

  目前看,此轮降级虽然再次引发欧元汇率及全球股市的波动,但总体看市场反应并不剧烈,尚属温和。主要原因是,自2011年12月标普威胁要给欧元区所有国家降级以来,市场对此早有预期,并已从法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反映出来,法国政府也一直在消毒,称主权信用遭降级并不是世界末日;因此,此次降级短期后果实际上消化得差不多了。在法国等国遭降级后,EFSF遭降级也是预期之中的事,因此,EFSF遭降级引发的市场反应更小。

  欧债危机爆发两年来,欧元区国家一直在与市场尤其是评级机构进行激烈的博弈和冲撞,试图弱化评级机构的影响力,特别是对全球三大评级机构进行“去神圣化”处理,欧洲中央银行也一再降低对作为借贷抵押品的主权债券的评级要求。因此,两年来,评级机构调降欧元区国家主权信用的市场影响力实际上是呈下降趋势,市场也开始更关注也更认可欧元区国家的稳定财政和削减债务努力。比如2012年新年伊始,欧元区国家债务危机实际上有所好转,主要股市企稳回升,欧元汇率的下降也有力推动了欧元区出口,2011年11月欧元区贸易顺差为69亿欧元,远远超过10月的10亿欧元。特别是西班牙和意大利2012年首次发债都取得开门红,西班牙融资规模达到原计划的两倍,而意大利融资成本也较以往大幅下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1月12日召开的新年首次议息会议后表示,欧元区初现企稳迹象。

  应该说,尽管德国主导的欧元区危机应对努力广受诟病,但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果。一方面,长期目标更为明确。一是建立财政联盟和经济政府。欧盟12月峰会不顾英国反对,决定2012年3月前签订一部政府间《财政契约》,明确规定结构性赤字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5%,财政赤字超过GDP3%的成员国会自动受到处罚,欧元区国家危机期间将每月举行一次峰会,协调各国经济政策等。这一决定表明,尽管困难重重,欧元区还是准备通过“更多的欧洲”稳定欧元,并向外界传达“欧元区不会解体,欧元也不会消失”的信息。二是继续巩固财政。尽管持续多轮的财政紧缩政策已开始严重抑制欧盟经济增长,但为从长远着眼,欧元区各国继续大力推行财政紧缩政策,以实现削减赤字和债务的既定目标。德国将债务危机视为迫南欧国家整顿财政、从根本上夯实单一货币区基础的契机,事实上,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意大利和法国都已开始比以往认真地改革国内福利制度和劳动市场,这些改革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另一方面,短期危机应对渐显有力。一是增强欧盟救助能力。近日,欧盟财政部长会议决定将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增资1500亿欧元,扩大其救助能力;欧盟还决定让原本于2013年生效的常设“欧洲稳定机制”(ESM)提前于2012年7月生效,ESM有效贷款规模为5000亿欧元,与临时性的EFSF相比,这一机制因为有欧元区成员国真金白银的现金注入,而不仅仅只是提供担保而更为稳定。2012年3月欧元区领导人还将根据情况决定是否扩大其救助规模,而且这一机制运作时不再需要成员国的一致同意。

  二是增加欧洲中央银行的灵活性。德国虽一再公开表示反对欧洲中央银行充当政府的“最后贷款人”,但事实上一直默许其购买意大利、西班牙等问题国债券。迄今欧洲中央银行已经买入超过2000亿欧元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债券。值得注意的是,欧洲中央银行已经担负起欧元区商业银行“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近日,欧洲中央银行以极低的利息给欧元区银行提供了4890亿欧元的3年期贷款,以缓解商业银行资金压力,刺激其向中小企业放贷,同时减轻意大利等国政府资金压力,预计部分银行资金可能流向政府债券,从而迂回向政府承担了“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当然,欧洲中央银行的这些做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目的是为欧元区国家特别是深陷困境的南欧国家改革提供一个相对有利的环境。总之,德国捍卫欧元的决心,以及南欧国家留在欧元区的决心,仍很可能在与市场和评级机构的博弈中胜出。

  综观之,欧债危机是长期累积的结果,不可能短期内快速解决。欧元区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意大利、希腊等国的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民众将承受更多、更大的改革痛苦,这些国家的政府能否在民众此起彼伏的游行示威中坚持改革下去,是个不确定因素;新《财政契约》的谈判和批准能否如期完成也不确定;外部压力仍在增大,一方面国际评级机构虎视眈眈,法国可能再遭调降,国际大型游资仍伺机炒作;另一方面,全球经济步入下行通道,欧元区经济前景更为黯淡,这些都将给欧元区国家改革带来更大困难。□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

热词:

  • 降级
  • 欧元区经济
  • 欧元区成员国
  • 最后贷款人
  • 欧洲中央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