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韩国婴儿潮一代面临养老难 50后就业人群超80后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3日 09: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五零后”就业人群首超“八零后”逾七成家庭养老金“撑不过10年”

  韩国“婴儿潮一代”面临养老难

  韩国目前之所以出现老年人“退而不休”、“二次创业”的情况,与韩国日益严重的“养老难”有直接关系。根据现今的韩国养老金制度,老人退休后的主要收入包括国民年金(由国家掌控并提供补贴)、企业退休金(由企业或公司提供的生活补助金)、个人追加的补充性年金(如年金储蓄保险、年金基金等),但很多人并不在参保范围内,即使参保拿到的钱也不多,因此如果仅靠退休金生活,很多人都将“入不敷出”

  12月1日,韩国国民银行经营研究所发布了《韩国“婴儿潮一代”退休后资产分析报告》,显示75%的家庭依靠目前的资产不可能实现养老。根据该研究报告,如果除去家庭资产中的不动产(即住房,约占总资产的76%),大部分老年家庭10年内就会耗尽养老资金。

  本报驻首尔记者王刚

  上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结束以来,韩国人口开始呈现出爆发式恢复性增长。从1955年至1963年,韩国新增人口758万人,这一代人在韩国也被称作“婴儿潮一代”。韩国的“婴儿潮一代”在见证了韩国经济的成长和起飞后,如今正逐步进入退休年龄。但令韩国“婴儿潮一代”不安的是,大部分人似乎并没有规划好自己的退休生活,除了自身退休金和储蓄不足外,庞大的子女教育和结婚等费用也严重挤压着本该用于养老的资金。目前,已经有金融机构发出警告,如果不采取积极措施,大部分“婴儿潮一代”的养老金将在退休后的10年内耗尽,如何养老已成为韩国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

  “五零后”再就业与女儿抢工作

  曾在建筑行业工作20多年后退休的卢某(52岁)最近在釜山北区开了一家炸鸡店。虽然身体欠佳,很想休息,但考虑到得负担子女的大学学费,不得不挣钱补贴家用,只能彻夜在店里招待客人。卢某表示:“最近周围好像新开了十几家炸鸡店和啤酒屋,竞争很激烈,生意不太景气,有时连店面的租金都支付紧张。”韩国《中央日报》将卢某总结为最近虽然退休但还不得不为家计奔波的“婴儿潮一代”的真实写照。

  今年52岁的家住首尔的闵女士,在经历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后,最近重新开始在社会上打零工挣钱。她每天早晨出发坐50分钟地铁到一户人家,为身患老年痴呆症的老奶奶洗澡并打扫卫生,经过三四个小时忙碌后,随便在附近的小吃店吃点东西当作午餐,随后下午又开始兼职给别人更换家用饮水机的滤芯。闵女士每天如此忙碌,每月却仅能挣得120万韩元(约合6630元人民币),这还不到韩国上班族平均月薪的一半。闵女士表示:“丈夫退休后就在家闲着,两个女儿虽然都大学毕业,但工作都是临时工,赚钱不多,因此自己这才不得不外出工作”。

  根据韩国统计厅和劳动研究院11月中旬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10月韩国50岁以上的个体经营者达到310.3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6.9万人,为史上最高值。而2001年时这一数字为241.8万人,1991年时为189.8万人,这表明韩国老年人创业正在形成热潮。对此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婴儿潮一代”正值退休高峰期,他们在餐饮店以及批发零售业领域创业增加而引发的现象。

  事实上,闵女士的情况在现今的韩国社会正越来越普遍。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截至今年6月,韩国50多岁就业女性高达212万人,甚至高于20多岁年轻女性的就业人数(192万人),这是韩国自1963年开始实施经济数据普查以来,首次出现50多岁年龄层就业人数超过20多岁年龄层的现象,因此也有媒体戏称“现在是妈妈与女儿抢工作”。

  多数家庭养老金“撑不过10年”

  分析认为,之所以出现目前老年人“退而不休”、“二次创业”的情况,与韩国日益严重的“养老难”有直接的关系。根据目前韩国的养老金制度,老人退休后的主要收入包括国民年金(由国家掌控并提供补贴)、企业退休金(由企业或公司提供的生活补助金)、个人追加的补充性年金(如年金储蓄保险、年金基金等),但很多人并不在参保范围内,即使参保拿到的钱也不多,因此如果仅靠退休金生活,很多人都将“入不敷出”。

  以覆盖面最广的国民年金为例,韩国国民年金公社从去年开始对“婴儿潮一代”进行分析,发现只有49%的人参加国民年金保险,参加者中退休后每月能拿到的国民年金仅为45.8万韩元。此外,由于国民年金规定必须缴纳10年以上的保险费,才能从退休到死亡一直领取国民年金,而根据统计仅有33.8%的参险者达到这一标准,也就是说,大约有四分之三的“婴儿潮一代”国民年金参与者,年老后无法得到国民年金终身保障。

  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女性更为不利。因为不仅参保率低(只有60%),而且缴纳了10年以上保险费的女性更低(只有12.8%)。考虑到韩国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多7年,且妻子一般比丈夫要年轻3至4岁,这样在这些女性独自生活的人生最后10年中,由于丈夫死去无法继续带来收入,她们的前景就更加不容乐观。

  韩国国民银行经营研究所12月1日发布了《韩国“婴儿潮一代”退休后资产分析报告》,显示75%的家庭依靠目前的资产不可能实现养老。报告称,根据目前的韩国物价水平,每户老人家庭必须具备3.6亿韩元(约合200万元人民币)的资产,才能维持基本的养老水平,但达到这一标准的老年家庭只有24.3%,还有51.7%的家庭连1.8亿韩元资产都没有。3.6亿韩元是根据现在每月每个老人家庭按照148万韩元的生活支出,乘以退休后生存的平均年龄27.6年(以55岁退休为基准)得出的结论。如果要维持稍微富裕点的老年生活,则每户老人家庭需要的资产为5.4亿韩元,这其中包括子女的教育费和结婚支援等。

  根据该研究报告,韩国婴儿潮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为3亿3775万韩元,这其中包括房产、储蓄、股票基金、全税保证金等。但问题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比如子女结婚(韩国父母平均支援7800万韩元)、子女大学教育费(平均2500万韩元)、子女海外留学费(平均7100万韩元)、个人创业(1亿2600万韩元),因此养老金缺口随处都是。此外,韩国“婴儿潮一代”家庭最大的资产是住房(占总体资产的76.3%),由于韩国“婴儿潮一代”退休后还要平均生活28年,因此把住房卖掉用来养老是不可能的。如果凭借手上除不动产以外的资产过退休生活,那么大部分的老年家庭10年内就会耗尽养老资金。

  传统家庭养老模式“越来越少见”

  在以前,韩国的养老问题大多在家庭内部解决,即儿女赡养父母。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情况也在发生变化,过去的家庭养老模式在如今的韩国已经越来越少见。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2002年时有68%的30岁年龄层的人认为“抚养老年父母是自己的责任”,但根据去年的调查结构显示,只有32%的30岁年龄层的人给出同样的答案。与此相应的是,老年人也正同样对子女的赡养不报期待。首尔市政开发研究院今年3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就显示,“婴儿潮一代”对子女赡养方面只有11%的人回答期待,高达9成的人回答“指望不上”,对于“谁来负责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婴儿潮一代”有50.2%的人选择“自己”。

  老年人创业面临的问题同样很多。调查显示,他们大多从事的是小规模的个体经营,比如不需要太多资金的便利店、饮食店、小旅馆等,但是由于这些领域的市场基本已经饱和,竞争十分激烈,再加上受国家和地区整体经济情况的外部影响比较大,所以很容易发生亏损并耗尽养老金的情况。

  与此同时,老年人的就业局面同样不容乐观。调查显示,目前他们主要从事的是一些生计型临时工。以50多岁女性就业而言,大多从事的是清洁、老人看护、饭馆帮厨等劳动强度较大的工作,而且因为是临时工,雇主一般也不会给上保险。此外,她们的收入也相当低,根据韩国雇佣劳动部的统计,50多岁女性就业者的平均月工资为120万韩元(约合6640元人民币),她们普遍对此非常不满。

  韩国《东亚日报》11月11日发表社论认为,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和出生率的下降,面对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严峻局面,韩国必须要寻找出行之有效的对策并尽快实施。韩国社会需要拟定一个全新的系统,通过扩大劳动力市场、引导女性参与经济劳动等措施来抵消由老龄化引发的不利因素。比如,韩国不仅可以更广泛地覆盖养老保险,而且可以延长人们的退休年龄,同时开发老年产业,以应对韩国严峻的养老形势。

  《首尔经济》12月1日发表评论,认为政府应该为应对老龄社会提供更多制度性保障,由于从事个体经营是目前老人就业的最现实的渠道,因此韩国政府应该采取措施,保障和鼓励他们进行自我创业。此外,延长退休年龄并鼓励社会雇佣老年人也是必要的选择。

热词:

  • 婴儿潮一代
  • 韩国国民银行
  • 80后
  • 韩国女性
  • 养老问题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