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世界石油新版图雏形初现 石油中心向西半球转移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6日 2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的能源轴线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文章】题:石油的世界新秩序(作者美国剑桥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丹尼尔·耶金)

  五十多年来,世界石油版图一直是以中东为中心的。不管其他地方发现或是开采了什么新的能源资源,几乎所有预测都说,美国注定会越来越依赖中东的石油供应。这一看似不可逆转的现实不仅决定了美国的能源政策和经济政策,还决定着地缘政治和整个全球经济。

  但是如今,看似无法逆转的趋势正在逆转。一张世界石油新版图的雏形正在显现,而它的中心并不在中东,而是在西半球。新的能源轴线北起加拿大的艾伯塔,向南穿过北达科他州和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再经过法属圭亚那沿海的一处新发现的大油田,最后到达在巴西附近发现的海上超大油田。

  这一转变对世界石油的供应和政治来讲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尽管多年以来有关能源依赖的辩论和讲话不计其数,但这一转变并不是作为某种宏伟蓝图或重大政策的一部分发生的,它几乎是无意间发生的。这一转变并非是计划好的——它是一系列并不相干的计划和技术突破的产物。这些计划和突破合起来正在呈现明显的半球走势。

  自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和供应中断以来,美国就一直在探讨寻找一种“半球能源政策”。然而,准确地定义这样一种政策从来就不是易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半球能源”设想依赖于两个支柱。其中一个是委内瑞拉,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它就一真是一个可靠的能源出口国。另一个支柱是墨西哥,它赶上了石油大繁荣的好时候,这让美国的这个南方邻国从石油进日国转变为主要的出口国。

  但是自从乌戈·查韦斯在委内瑞拉执掌大权以来,该国的石油产量就下降了——自2000年以来下降了约25%。而政府收入的35%都依赖石油的墨西哥则正面临产量下降的问题。如果不对其石油部门进行改革并且得不到国际投资的话,它就可能在这个十年的晚些时候变成石油进口国。

  三种新的趋势

  新的半球设想是建立在直到近些年才发挥重要作用的资源的基础上的。所有这些资源都是因技术突破和进步才成为可能的。它们是加拿大的“油砂”、巴西的 “盐下油”以及美国的“致密砂岩油”。

  几乎只用了10年,加拿大的油砂就从一种边缘资源转变为一种重要资源。在过去的15年间,工程学方面的重大进步为这种油的大规模商业化生产提供了基础。

  现如今,加拿大的油砂产油量达到每天150万桶。到下一个十年开始的时候,加拿大的油砂产油量可能会翻番达到每天300万桶。这一产量增加,外加其他石油产量,将使加拿大成为比伊朗还要大的产油国——成为世界上仅次于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美国和中国的第五大产油国。

  尽管有关油砂对环境影响的争论甚嚣尘上,但它正被证明是能源安全的一个主要贡献者。虽然很容易想当然地以为美国的大多数石油进口都来自中东,但迄今最大的一份——相当于总量的近1/4——实际上来自加拿大。加拿大向美国出口的石油多半是由油砂制成的,而这一份额将在今后若干年急剧增长。

  位于半球石油轴线另一端的是巴西。当巴西在上世纪70年代从蔗糖中提炼乙醇时,它抱定了巴西不产石油这一想法。而结果证明,巴西石油储量相当丰富。该国仅自2000年以来新增的产油量就相当于全部乙醇产量的1.5倍以上。

  在上一个十年的中期,技术领域的新突破使巴西在其南部海岸发现并开采了数量惊人的石油资源。而在那以前,这些资源一直埋藏在一条一英里(约合1.6公里)厚的盐带下。

  对巴西而言,开采这些“盐下油”资源是项巨大的技术、政治和后勤挑战,并且必须投入巨额资本。但是,如果开采以不错的速度推进,巴西到2020年时就有可能日产500万桶原油,大约相当于委内瑞拉现产量的两倍,相当于沙特阿拉伯现产量的一半以上。那样的话,巴西将取代委内瑞拉,成为拉美石油的源泉,并且可能成为美国进口石油的一个主要来源。

  第三个主要的供应新形势就出现在美国:用页岩气技术从致密岩石中提取石油。第一个案例在北达科他州。就在8年前,位于地面数英里以下的一个名为“巴肯”的岩层还只能每天生产少得可怜的1万桶石油。如今,它已经日产近50万桶石油。

  美国的其他地方也有了类似的成果,包括得克萨斯州南部和西部地区。总而言之,致密砂岩油的产量增长很快。2000年时,美国的总产量还仅为每天20万桶。而到2020年前后,产量可能会达到每天300万桶——相当于美国日产原油总量的1/3。

  重绘能源前景

  这三种新趋势加在一起,将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的原油生产面貌。西半球将仍然需要世界其他地方的供应,但肯定远远少于仅仅几年前所预测的不断增加的需求量。

  中东和西非地区原本输往西方的原油将转而越来越多地输往东方——输往蓬勃发展的亚洲新兴市场。那些市场将亟需额外的供应。中国目前的原油消费量相当于美国的一半,而它可能在本世纪20年代初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所有这—切都预示着地缘政治的一个重要转变,即亚洲经济体将越来越依赖中东石油供应的稳定。它还引出了一个有关未来几年的十分重要的问题:大国之间将怎样分担对波斯湾稳定所负有的责任呢?

  对美国而言,这些新的供应源以此前没有想到的方式加强了能源安全。世界上只有一个石油市场,因此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仍将受到市场混乱的影响,而对世界经济来讲,波斯湾石油资源的巨大储量将继续使该地区具有战略重要性。但是,美国周边的新资源将使我们的供应系统更有弹性。对西半球而言,这一转变意味着,更多的石油将呈现南北流动,而不是东西流动。这都证明,技术创新正在重绘世界石油版图并重新勾勒我们的能源前景。

热词:

  • 石油储量
  • 新形势
  • 世界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