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埃及或走政教分离模式 “穆兄会”有望成大赢家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2日 06: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2月1日 埃及议会选举第一阶段投票结束,几名士兵在埃及首都开罗一处投票站外执勤。这是前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举行的首次议会选举。

  新闻背景

  11月28日拉开帷幕的埃及议会选举,12月1日公布了第一阶段投票结果。穆斯林兄弟会及自由和正义党成员称,他们得票率超过4成。不少分析师认为,该政党有望成为议会选举最大赢家。

  此次选举是自前总统穆巴拉克2月11日下台后首次议会选举。此前,埃及经历近10个月的权力真空期,很多人希望选举能开启埃及民主新进程。

  然而,许多人不相信埃及已为选举做好了准备。有人宣称,“埃及陷入真正混乱”。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警告:“不允许任何人或政党对武装部队施压”,强调埃及处于“十字路口”。

  埃及政治重建大幕正式拉开,这对在中东举足轻重的埃及本身、正向旧时代告别的整个中东,都是一个重大历史考验。世界注视着埃及艰难迈出政治重建的每一步。

  点睛语

  埃及很有可能走土耳其“政教分离”模式。埃及的自由和世俗程度较高。如果说埃及的民主发展程度是一个“推力”,那么“土耳其模式”就是一个“拉力”。作为“展望五国”的排头兵,土耳其美好的社会发展前景给了埃及民众很大的吸引力。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贺文萍

  对于埃及政权能否平稳过渡,这不仅取决于军方能否“还政于民”,还取决于参选的各个政党能否坚守原则:失利的一方能否接受失败结果,充当合法参政的反对派;而胜利的一方能否遵守竞选承诺。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王联

  选情

  “穆兄会”有望成大赢家

  “穆斯林兄弟会(简称‘穆兄会’)赢得选举不会让人吃惊,如果它没赢才会让人大吃一惊。”阿拉伯文报纸《中东日报》评论员塔里克·哈米德如此评价称。贺文萍也认为,穆斯林兄弟会非常可能赢得议会选举,埃及很有可能和突尼斯及摩洛哥一样,实现伊斯兰政权掌权。

  贺文萍分析,之所以“穆兄会”在埃及的民意支持率高,这是因为:第一,穆巴拉克时期,该组织长期被打压,而在后穆巴拉克的新时期,曾受宠于旧政党的政治势力往往会遭唾弃,相反,新政党和被打压的一方则会得到民众欢迎;第二,穆巴拉克所属世俗政党腐败严重,而“穆兄会”因受到严厉的教法约束,可以规约自身,从而让民众信任;第三,“穆兄会”成员也在发生变化,不单有宗教主义者,还有教授、律师等知识分子参与其中,其阶层和社会基础都在扩大;第四,西方等外部势力由于意识到“穆兄会”广泛的群众基础,对该组织也采取战略对话而非打压的态度,因此其外部压力也没那么大。

  王联也认为,“穆兄会”很可能成为议会选举最大赢家,也可能成为新议会第一大党。他介绍,“穆兄会”作为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组织,在穆巴拉克时期就一直活跃在埃及政坛中,在上届国民议会中就曾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因此,相比此次仓促上阵、临时组建的许多政党来说,该组织所创立的自由正义党有更好的组织力和政治号召力。

  谈到“穆兄会”的政治路线,贺文萍分析,从现在到明年6月份总统选举之前,“穆兄会”不会做出惊人、极端的行为,主张也会非常温和,比如尊重妇女和私有财产,继承世俗社会中好的方面,减少极端主义的做法。

  对峙

  “穆兄会”与埃及军方

  过渡期争权不可避免

  有分析认为,“穆兄会”和军方的权力争斗将成为今后过渡期的主题,加大埃及政局不稳定性。王联表示,在接下来的选举中,“穆兄会”能否赢得选举的最终胜利,仍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首先,军方能否保证顺利交权、能否在政权过渡中始终保持中立还是一个疑问。

  第二,自由和正义党能否成功执政,还要看其他政党和世俗力量、阿盟以及欧美等支持和接纳的程度。从目前来看,西方主要国家已经承认“穆兄会”成为埃及的主要政治力量,相信该组织成为西方不得不打交道的对手。

  第三,“穆兄会”的选票到底领先多少?目前还有待证实。

  第四,最重要的,该党不能“犯错”,必须始终贯彻“温和”的伊斯兰政策。由于“穆兄会”内部有不同派别,如果大选未如其所愿,那么“温和派”的主张和路线会遭致“保守派”的批评,将选举结果失利怪罪于“太开明”、抛弃传统的政策立场。因此,在埃及政治重建过程中,这种内部矛盾不排除演变成暴力活动。

  贺文萍分析,由于军方不愿给议会太多权力,特别是新修的宪法原则,其核心内容就是继续保留军方特权。因此,“穆兄会”即使赢得议会选举,也要受到军方制约,需要配合军政权。

  但贺文萍相信,由于军方在普通民众中的口碑和声誉都很好,而且埃及军方没有政变传统,愿意在过渡政府结束后“收权”返回军营。目前,埃及处于失序状态,的确需要一个权威稳定的政权,她认为,军方出于对埃及负责任的态度,不会像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那样“赖着不走”,目前把持政权只是时机未成熟。

  当然,贺文萍也承认,军方与政党之间会存在矛盾,斗争也不可避免。但她相信,埃及今后政坛存在更多权力制衡,不会出现少数人利益取代多数人利益的情况。在埃及,权力制衡的一大表现就是,“穆兄会”为解除其他势力对其一党独大的担忧,已经决定不提名总统候选人,因此总统候选人会来自于世俗政党。

  贺文萍预计,军方与政党之间的斗争很可能体现为“街头政治”的方式,迫使某一方最终让步。

  对于埃及政权能否平稳过渡,王联认为,这不仅取决于军方能否“还政于民”,还取决于参选的各个政党能否坚守原则,即:失利的一方能否接受失败结果,充当合法参政的反对派;而胜利的一方能否遵守竞选承诺,放弃“劫持”民意对反对者实施更严厉报复。否则军方显然不会袖手旁观。

  未来

  土耳其模式

  吸引力较大

  在阿拉伯国家中,埃及一向被视为“排头兵”和“旗舰”性质的“龙头老大”,在中东地区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

  对于埃及政坛走向,贺文萍认为,埃及很有可能走土耳其“政教分离”模式。埃及的自由和世俗程度较高,比如说妇女很少着面纱,市区还有酒吧。可以说,埃及社会发展到了“自由”阶段,况且民主选举在穆巴拉克时期就有了开端,他后期不得不改革,承诺多个候选人竞争总统职位。如果说埃及的民主发展程度是一个“推力”,那么“土耳其模式”就是一个“拉力”。作为“展望五国”的排头兵,土耳其美好的社会发展前景给了埃及民众很大的吸引力。而伊朗实施“政教合一”的现实,使得伊朗在国际社会日趋孤立,失去了吸引力。

  王联则预测,埃及可能走“中间路线”。首先,由于美国在埃及有重要的战略利益,其不允许中东再出现第二个“伊朗”,因此埃及不会再走伊朗“政教合一”路线。第二,由于此前埃及世俗力量掌权,旧势力的行政官员和军队都受西方援助和培训,民众不允许历史重演,因此建立一个走传统伊斯兰路线的政权,是政变后的不二选择。王联认为,由于目前很难界定军方与政党的关系,因此埃及可能走土耳其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模式”。巴基斯坦的民主形式是:在动乱的政体中,军方的参与才能实现政权的相对稳定。

  贺文萍认为,埃及作为中东和北非地区人口最多的国家,具有独特的地缘政治,这些都决定了“其所发生的一切,影响力超过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总和”。埃及成了其他国家的风向标,突尼斯和摩洛哥等小国政变所产生的涟漪和半径都超不过埃及。

热词:

  • 埃及
  • 模式
  • 政教分离
  • 政教合一
  • 穆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