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华尔街策略分析师:占领改变不了美国金融生态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0日 0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杨栋 发自美国纽约

  美国东部时间10月7日晚上7点左右,当“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大本营祖科蒂公园正喊起一阵阵口号时,Steve刚从一街之隔的华尔街办公室走出来。他在公园逛了逛,拍了张示威人群的照片发到twitter。

  Steve来自中国台湾,研究生毕业后于2005年进入美国国际集团(AIG)担任策略分析师。由于AIG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遭遇重创,他选择离开这家公司,“因为看不到什么前途”。但Steve并没有离开华尔街,而是换到了另一家大型银行工作,担任高级策略分析师。

  作为华尔街的一员,Steve对 《每日经济新闻》说,他支持这次“占领”运动,但他认为,这很难改变整个金融生态。

  如何制约“肥猫”

  在祖科蒂公园,常常可见示威人群打着“我们是99%”、“向1%的富人征税”等标语。对于示威人群的这种不满和诉求,Steve表示理解和认同,但他不认为征富人税能解决问题。

  “现在大家都在讲征富人税,原因就在于富人拿的东西太多。大企业的CEO不但拿着高薪水,还有丰厚的年终奖,即便对他们课税,也课不了多少,他们拿的是税后奖金。”

  Steve将这些人称作“肥猫”,“这部分人属于最富有的那1%。即便他们没有对公司做出什么贡献,但一旦被换掉,他们仍然能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封口费或是赔偿金,另外公司给的股份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对于在底层工作的员工来说,这是相当不公平的,所以会引发人们的不满。”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发起者KalleLasn提出向所有金融交易征税的办法,Steve认为这或许是让分配更公平的途径之一,“但至于作用有多大,很难说。”

  对华尔街影响不大

  虽然祖科蒂公园就在华尔街旁,但持续的示威活动并没有对Steve造成什么影响,“我还是照常每天上下班,同事和老板也一样。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连讨论这个的时间都没有。”

  从AIG跳到现在所供职的银行,Steve说,金融风暴后,随时可能被裁员,但银行和财务公司的经营模式和政策并没有太大变化。“雷曼兄弟倒闭了,其他银行的产品照样在卖,其中也包括次贷产品,只不过银行卖得没那么明目张胆,买的人也没有那么多了。而且我们的经营策略随时在改变,股票卖得不好,就卖债券,还可以卖大宗商品和黄金。如果个人业务不好做了,我们还可以将更多精力转向公司业务。”

  财团贪婪无法改变

  财团的贪婪是此次示威者声讨的众矢之的。作为华尔街银行的职员,Steve承认“贪婪”是事实,“我希望有所改变,但这是不可能的。示威者说财团贪婪,实际上人们也贪婪,人们不顾后果地买房不也是造成次贷危机的原因之一吗?”

  Steve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现在美国的经济正呈现出M形态,富者越来越富,贫者越来越穷,自由经济正向寡头经济演变。“美国可以说已经病入膏肓了,要改变目前的这种经济形态,理论上有三种解决途径。一是让政府介入,对企业进行控制,但这是不可能的;二是改变目前的寡头经济,向区域经济发展;三就是加税,这也很难进行。”

  大选前的政治生态

  “占领华尔街”运动在工会的加入后,影响力迅速增大,开始真正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奥巴马也发表声明对运动表示支持。但Steve认为,这不代表华尔街的生态将有大的改变。

  “奥巴马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表态,跟工会的加入不无关系。工会代表劳方,而劳方属于1%富有人群外的99%,他们手上拥有大量的选票。明年美国就将进行新一届的大选,奥巴马此时站出来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在大选时可能会得到他们在选票上的回馈。如果此次运动发生在奥巴马总统连任之后,他的态度或者说重视程度或许就不一样了。”Steve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奥巴马也面临两难,“劳方虽然有选票,但1%的富人要为他提供竞选资金,如果没有了他们的支持,他要怎么竞选第二任总统?”

  对于示威活动能否真正推动经济社会体系的改变,Steve的看法是,如果运动能撑过冬天,撑到明年大选,也许有可能出现一些变化。“如果运动撑不过冬天,没有了示威者的声音,那法案或许就将不了了之。”

  减税不太可能

  虽然工会的加入增加了运动影响力,但Steve认为这对华尔街来说没有一点影响。“因为通常只有制造业才有工会,华尔街的银行和财务公司是没有的,他们对于工会加入此次运动并不担心。”

  实际上,奥巴马在对运动表达支持的同时,也再次将促进就业法案提到台面。这个法案的主要内容包括削减企业和雇员薪资税、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等,为了支付该法案所需资金,需要对富人征税。

  Steve的个人所得税为40%,对于上述法案提到的削减雇员薪资税,他认为不太可能实现。“美国政府现在已经没钱了,怎么还可能减税?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法案,或许也只是安抚一下大家罢了。而且即便减税,短期内也不会对现有局面带来太大的改变。”

  Steve说,美国政府现在面临太多的难题。虽然法案提到的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可以拉动就业率,增加内需,但同样的问题又来了钱哪里来呢?“美国已经发了一大堆国债,此前已经面临国债危机,难道还要发更多的国债来养公共建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