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今日关注]冲突还是克制 叙利亚向何处去?(20111005)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05日 22: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8adbc8aa18d41aa63f6dbac80d2d33f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今日关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了由英法等国提交并得到美国支持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叙利亚反对派宣布正式成立全国委员会,目标是推翻现政权。总统巴沙尔则表示,如果遭到袭击将让以色列变成一片火海。近7个月冲突,缓和难现,叙利亚局势会如何发展?持续动荡的背后是否还隐藏着更大的危机?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 (刚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10月4号,联合国安理会否决了由英法等国提交,并且得到了美国支持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与此同时,叙利亚反对派在土耳其宣布正式成立“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目标就是推翻现政权。而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表示如果遭到袭击,将会让以色列变成一片火海。那么最近七个月的冲突,一直难现缓和,叙利亚局势究竟会如何发展呢?持续动荡的背后是否还隐藏着更大的危机?今天我们来关注相关的话题。演播室里请来两位权威嘉宾,先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一位是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教授,欢迎您;另外一位是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孟祥青教授,欢迎您。在节目的一开始,我们先来通过短片了解一下联合国没有通过这份决议草案的相关情况。

    叙利亚问题决议未获联合国安理会通过

    10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了投票表决,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反对票,南非、印度、黎巴嫩和巴西投了弃权票,决议未获通过。

    这份决议由法国、英国、德国和葡萄牙起草,并作了三次修改,决议草案得到了美国支持。决议草案表示,如果叙利亚政府不遵守草案要求立即停止所有暴力行为,将对其采取包括制裁在内的措施。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在表决后表示,有关国家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一味对叙施压并威胁使用制裁,不利于叙局势走向缓和。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丘尔金认为,这项决议加上西方领导人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的呼吁,可能会激起叙利亚爆发全面内战,“这对整个中东地区可能是毁灭性的”。

    而美英法等国却声称对投票结果感到“不满”和“愤怒”。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甚至称,联合国安理会“完全未能”支持叙利亚人民的行为“令人愤怒”。

    此前,联合国安理会曾经在9月29日举行闭门会议,目的是缩小美国和欧洲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

    据联合国统计,叙利亚今年3月中旬以来爆发的游行抗议活动,已造成2700人死亡,而叙利亚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为1400人,其中约一半为军人和警察。

    西方国家正积极游说,试图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叙利亚政府实施制裁的相关决议。

    主持人:按照联合国的规定,如果这个决议草案没能获得通过,内容是不会公布的。二位能不能给我们揣测一下,这份决议草案究竟涉及了什么样的内容?

    殷罡 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这份决议草案欧洲四月份就想抛出,经过了长时间的酝酿,而且俄罗斯和中国明确表示了不同的意见,现在是按捺不住终于出台了。这个决议尽管经过了多少次的弱化,但还是动用了《联合国第7章第41款》的内容,当危急和平的时候,对相关的人员尤其是国家,实施由轻到重的制裁。

    主持人:轻是什么,重是什么?

    殷罡:轻的就是特定的武器禁运,重的就是所有物资的禁运,包括通信联络的制裁,那个时候这个国家就会陷入瘫痪。我想内容其实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中俄反对派,其它的持反对意见的国家担心这个会成为利比亚谋事的第一步。这个决议刚出台的时候,近似于利比亚的第一个决议——《1970号决议》,如果按照这个路数走下去,利比亚模式被复制,那么这个地区局势就真的会陷入灾难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中国投了否决票,在某种程度上防止了利比亚模式再被复制过来。这次是由法国、英国还有德国、葡萄牙四个国家提出的草案,美国表示支持,当时美国没有在这个提出草案的国家当中。但是没有通过之后,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也表示了愤怒。你觉得美国在它的愤怒背后是要传递什么意图?

    孟祥青 本台特约评论员、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从4月份开始,欧盟这几个国家就在酝酿,包括到七八月份,欧盟对利比亚提出了实施单方法经济制裁的举措,到8月底,欧盟提出来要提交联合国,暂时不执行制裁的举措。但是从现在透露出的信息,包括中俄反对的理由,我们可以揣测最核心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本来要通过谴责的声明,没有包含呼吁对立双方以和平的方式来缓和当前国内的矛盾,以便使叙利亚局势走向缓和,和平的对话没有在这个声明中体现。再有一个,体现的不管是隐含的还是公开的,其实都是威胁使用制裁。根据《联合国的41款》,如果不执行这个决议,除了武力以外,其它的要对叙利亚进行制裁,包括经济关系,包括航空、能源,包括其它的油、电等等一些经济领域,很可能会激化叙利亚的国内矛盾。欧盟特别是英、法、德、葡萄牙提出这样的制裁,其实也并不奇怪,因为欧盟在整个中东北非的大变局当中,始终在起着主导作用,主要是这个地区的变局跟欧盟的利益更加直接。

    我举一个例子,叙利亚作为产油国,出口石油88%是输往欧盟的,再加上历史上这个地区又是全欧洲的殖民地,或者殖民统治的地区,所以从历史和现实,它们的利益密切相关。在这些问题上,美国在今年6月份就开始对叙利亚问题表态,在利比亚局势已经出现重大转折的情况下,美国和欧洲明显加大了对叙利亚的强硬的姿态和力度,目的是要逼阿萨德总统下台,这是西方要达到的主要目标。

    主持人:中国方面的表态是如果决议草案通过,不利于局势走向缓和。俄罗斯方面也说如果通过,将会使整个中东地区带来一种毁灭性的结果。刚才通过媒体了解到一个最新的消息,俄罗斯的外交机构也在说,有可能会在今年10月份,俄罗斯接待叙利亚现在的反对派。俄罗斯为什么在否决了这个之后,又有可能做出新的举动?这里面代表俄罗斯对局势的什么判断?

    殷罡:俄罗斯不想坐山观虎斗,他想介入,想调解。因为叙利亚和利比亚地缘关系不同,俄罗斯同叙利亚历史关系和现实关系都是非常密切的,而且是近邻,是它的地缘战略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地区。俄罗斯反对西方制裁,又拿不出自己的办法,别人会说它不负责任,他邀请反对派去,并不见得是减轻了对现政府的支持,是为了把反对派和现政府拉在一起。俄罗斯对希腊局势的了解程度比我们深,因为它在那个地方存在过,现在叙利亚军队的武器基本上是俄罗斯的,而且俄罗斯还想在叙利亚恢复它的军事基地。俄罗斯的做法比较自然,由于地缘的关系,它一定要走在中国的前面,比中国表现得更积极一些,可以理解。俄罗斯如果做出这种举动,对缓和叙利亚内部的紧张局势,对这种越来越趋向于爆炸的局势找一个缓势的渠道,让他们坐下来谈,看看有没有其它的办法,我觉得是积极的,应该支持。

    主持人:尽管英法提出的决议草案没有在联合国获得最终通过,但是叙利亚反对派的相关活动并没有受到阻碍,因为它们已经在土耳其宣布正式组建一个带有“联合阵线性质”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目的是什么?就是让巴沙尔倒台,相关的背景我们来做一个了解。

    叙利亚反对派正式成立“全国委员会”

    今年3月,叙利亚反对派在南部德拉、中部霍姆斯、北部巴尼亚斯三大城市群起抗议,使叙利亚卷入中东变革大浪潮中。半年的时间,总统巴沙尔可谓软硬兼施,但未能遏制局势的恶化,叙利亚境内的主要反对派组织以及一些有较大影响力的独立人士不断组织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并宣称要成立“影子政府”。10月2日,反对派宣布正式组建联合阵线性质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目标就是推翻现政府。

    与借助北约一举攻破首都的利比亚反对派截然不同,叙利亚反对派并不寻求外国军事干预,而且还谴责所有支持外国介入叙利亚事务的行动。有外媒指出,这看似万众一心的背后,是各派从民族、宗教到理念的差异和分歧。据了解,叙利亚的反对派派别众多,成分复杂。在他们中,既有国内争取民主的世俗势力,也有蛰伏于海外的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甚至包括巴沙尔的亲叔叔里法特等前政权反对派。

    而这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要算2005年末流亡法国的原第一副总统哈达姆,他这次也宣称要推翻阿萨德政权,并与穆斯林兄弟会一起组成一个新的反政府联盟,发起要求叙政府实施多党选举等政治改革运动。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中东地区,对于一个数十年来掌管着几乎所有国家机器的政权来说,如果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基本上很少有反对派能够推翻既有政权。”

    主持人:我们先来说一说叙利亚成立的反对派,它叫“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它自己的解释是叫“联合阵线性质”。联合是什么样的联合?会不会像利比亚反对派一样,表面上看起来万众一心,但实则内部也是千头万绪?

    孟祥青:现在它成立了全国委员会,是在仿造利比亚当初过渡委员会的模式。

    主持人:但是它连过渡这二字都没有。

    孟祥青:没有,就是直接成立全国委员会。七个多月以来,叙利亚反对派一直没有形成这样一个联合的机构,更没有领导人或者领导机构。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委员会,显然是进一步增强和巴沙尔总统政府的对峙局面,为下一步夺取全国政权来奠定基础,所以他们提出的目标,6个月内要推翻巴沙尔总统。但是“全国过渡委员会”成份非常复杂,包括宗教信仰、政治理念都有很大的差异。这里面有几个派别,首先是2005年,成立的《大马士革宣言》的签署,此外,还有“穆斯林兄弟会”,还有一些独立的人士和部族人物,还有一些宗教的派别,所以这个委员会刚刚成立,要想形成对巴沙尔总统政府的强大压力,我想在短期内实现不了。

    巴沙尔家族统治了40多年,不仅依靠的是这样一个家族统治,而且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政党,就是“复兴社会党”,复兴社会党继续纪律严明,军队也是在复兴社会党的直接领导下,军队下面都建立了复兴社会党的支部,所以只要它的内部不出现问题,军警不出现大规模的倒戈,单单依靠现在这个反对派,很难对巴沙尔总统的政权构成重大的现实威胁。

    主持人:叙利亚反对派如果单依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在国内做大,但是刚成立的叙利亚反对派和利比亚反对派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就是叙利亚反对派明确地声称不希望看到外国军事干预,同时他还谴责所有外部势力介入支持的活动。为什么叙利亚的反对派会有这样不同于利比亚的反对派声明?难道它不需要外部势力吗?

    殷罡:需要,叙利亚反对派不管是哪一派都会意识到如果是外部力量军事介入,国家内战的残酷程度,会引起地区的动荡战争,比利比亚要严重得多。利比亚是孤立的国家,叙利亚不是,叙利亚一乱是地区的乱,绝对不是一个国家的乱。另外,一开始利比亚人也不断地说我们只要求空中保护,其它的什么都不要,到最后什么也都要了,这个是发展的。关于复兴的控制能力,现在的局势越来越紧张,现在单靠执政者的一种镇压,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所以俄罗斯提出了对话的方案,我觉得比较好一些。

    主持人:但是对于反对派来说,它刚刚在土耳其成立了“全国委员会”,也就是说,组织的成立本身就在外国,不可避免,外国势力对它有相应的支持,从这个角度来说,反对派目前也很难自圆其说。

    孟祥青:现在的反对派在伊斯坦布尔成立了全国委员会,而且它的组成人员很多都是包括长期在国外的,第一任可能当主席的是长期在法国生活,法国一所大学专门研究当代东方学的教授,他们都是长期流亡海外的。大家注意,他讲的是反对军事干预,但是他也必须要有外部势力的支持,包括在政治上的支持。随着事态的发展,反对派也会在经济和其它方面给予支持,甚至叙利亚走向内战的边缘,也会在其它物质,包括武器弹药的支持。反对派很清楚,完全离开外部势力的支持,很难在叙利亚国内当前成大的气候,所以这是根据事态发展的趋势。目前来讲,反对派这样声称也跟当前国内的局势有关,虽然叙利亚大规模的示威,最近一段时间持续紧张,而且范围也有扩大之势,但是总体上讲,巴沙尔总统仍然控制着叙利亚总体的局势。所以,要打破这样的局面,随着事态的发展,外部势力可能会更多地介入进来。

    主持人:叙利亚的邻国土耳其在整个局势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容忽视的,种种迹象表明,土耳其正在调整对叙利亚政策的基调,我们来看相关的背景。

    土耳其调整对叙政策将如何影响局势?

    近日,土耳其军方在其网站上发布消息称,将从10月5日到13日在与叙利亚交界的哈塔伊省举行名为“动员”的军事演习,参加演习的有土耳其第39机械化步兵旅以及730名预备役官兵将。

    在叙利亚局势不断恶化之时,土耳其在叙土边界的一系列举动引人注目。

    就在10月4日,正在南非访问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表示,他计划8号左右视察哈塔伊省,随后将公布对叙利亚的制裁措施。哈塔伊省位于土耳其南部,与叙利亚接壤。自今年3月叙利亚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以来,已有超过7000名叙利亚人逃入哈塔伊省。

    有评论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土耳其已经准备割舍与巴沙尔政权的友好关系,推动叙利亚什叶派政权解体,扶持在土耳其的反对派上台并建立逊尼派政权,土耳其则借此发挥其影响作用。日前,土耳其总理宣布截获载有武器的叙利亚船只,并发表言论指责巴沙尔政权若继续武力镇压反对派示威者,将为此付出代价,最终将变得像埃及、突尼斯和利比亚的领导人一样。土耳其的这些言行招致叙利亚政府强烈不满。

    就在土耳其的“动员”演习开始之前,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明确表示:如果叙利亚遭到来自土耳其及北约的袭击,他将让特拉维夫变成一片火海。

    主持人:曾几何时,土耳其、叙利亚保持了一种相对平衡的关系,为什么这次土耳其要站出来打破这种平衡,高调站到叙利亚的对立面上?

    殷罡:有两个因素,第一它是邻国,邻国乱了以后,它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再有一个,现在土耳其向南看。叙利亚曾经被过去的奥斯曼帝国统治了400年,它对这个地方有感情,有责任。土耳其尽管不是阿拉伯人,但是它是逊尼派,而叙利亚现在的政权是什叶派的一个小派别在控制,土耳其想回归中东执行这样的政策,必须要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非常大的影响力,如果连你的邻国叙利亚都不能摆平,说要帮助实现民主等等,你就不能再继续往南走了,到利比亚、到埃及去作秀没用,无论从地缘、历史来看,叙利亚的确是托起一个巨大的挑战。最近,土耳其内部的局势,库尔德工人党问题闹得非常凶,世界媒体包括中国媒体基本都不注意,也有一些袭击等私人的事件。

    这次叙利亚的内部动荡之后,阿萨德在库尔德问题上做得还可以,他首先给境内的库尔德人正式的国籍,这本身就是给土耳其的一种难看,双方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总而言之,巴沙尔表示,如果是来自北约和土耳其的进攻,要把特拉维夫变成火海。因为叙利亚知道面对外部的军事打击、空中保护它没有直接还击的能力,从技术、心灵和理论上说,就是把战火引向邻国,让整个地区陷入火海。

    主持人:但是它为什么会选择以色列呢?

    殷罡:它和以色列现在还是处于一种战争状态,因为戈兰高地还被以色列占领,而且双方没有签订和约,以色列在这个地区是孤立的。内坦尼亚胡???的回报,他是怎么反映的,你就会感觉到更可怕一些。内谈尼亚户???说如果特拉维夫遭到袭击,那大马士革在劫难逃,甚至会看到一个一个的叙利亚城市受到攻击。中东情报界有一种传说,就是伊朗真主党,甚至哈马斯叙利亚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承受不住就拿以色列出气。

    主持人:几方把话都说的很狠,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最近半年以来,在整个中东局势上,土耳其扮演着一个非常活跃的角色,那么在叙利亚的问题上,土耳其真的有那么多的空间来发挥它的影响力?

    孟祥青:土耳其在中东北非将近一年的变局当中,扮演的角色是越来越活跃。所以在舆论界有一种看法,说中东北非这样一场大变局谁是赢家?土耳其到目前为止是赢家之一了。中东北非有两大阵营,一个是“亲美阵营”,包括海湾国家沙特、约旦、巴林???,这些亲美的国家以土耳其为首,以伊朗、叙利亚大马士革反美轴心的阵营,包括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但是中东北非变局以后,土耳其扮演的角色就是试图实现它历史上的一个梦想,就是在中东北非发挥它的大国作用,所以它非常活跃。它在两方面讨好,一方面跟美国、以色列保持距离,另一方面,不断的对动乱地区施加重大的影响力。它在历史上有一个渊源,奥斯曼帝国的时候,它统治了400多年,这一次叙利亚动乱以后,大量的难民跑到了土耳其,至少一万人以上。

    制片人:陶跃庆

    策  划:马  敬

    编  辑:寇  春

    监  制:王世林 

    E-mail:chinanews@cctv.com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