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欧盟前主席否认欧元区解体 称需要发行联合债券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7日 00: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欧元区绝对不会解体,我不认为有这种可能性。”罗马诺·普罗迪说。

  提起欧元区问题,就像一个父亲提起自己的孩子一样,普罗迪有说不完的话。普罗迪的名字将永远和欧元区捆绑在一起。他是欧盟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他也是欧元区的创建人之一。尽管已经退休,但如今欧元区遭遇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各国媒体开始疯炒“欧元区解体”的概念,此刻的普罗迪再也坐不住了。

  欧元区不会解体

  在央视《对话》栏目录制现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见到了72岁的普罗迪。此时的他已经远离政坛,在北京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书育人。

  普罗迪指出,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货币,所以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欧元区解体,因此大家面临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一步一步继续往前走,更多地进行统一。

  当提到希腊的债务问题时,每个人都用疑虑的目光望着普罗迪。众所周知,希腊2011年前8个月的预算缺口扩大了22%,增加至181亿欧元,如果不能得到救援,希腊资金仅能供政府运行至10月份。

  9月18日,奥地利副总理兼外长施平德勒格表示,目前的欧债危机十分严重,不排除希腊破产的可能性。而根据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宗良近期的分析,一旦希腊债务违约,将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从而使危机进一步向欧元区核心国蔓延。

  那么,希腊是否会应了专家们的谶言,成为欧元区未来的导火索?普罗迪认为,希腊经济是可以恢复的,只是需要时间去自我调整。希腊需要寻找刺激经济的方法,修复自身的金融问题,重新开始下一轮增长。

  “欧元区其他国家应该给希腊时间,因为如果它真的破产的话,它的债务就永远还不了了。”普罗迪指出。

  除了希腊以外,人们关心的另一个国家是德国。欧元区的反对者们一边叫嚣着“希腊是拖油瓶”,一边努力寻找蛛丝马迹,试图印证德国等盈余国已经不堪重负、心存去意。面对日趋强烈的质疑声,普罗迪指出,德国不可能退出欧元区:“即使德国是大块头,它也必须和每日打交道的这些邻居好好相处,我觉得对于它来讲也别无选择,这就是一个现实。”

  普罗迪认为,德国人最关心的就是绝对不能看到欧元区解体,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商业角度,这都不符合它的利益。德国的商界也持反对态度,因为事实上德国之所以能够在世界市场上占据有利的地位,和欧元的作用是不可分的。

  “欧元区危机不会再继续扩展下去。”普罗迪坚定地总结道,“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需要的是一种积极的心态来赢得未来。值得乐观的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经济基础,这个基础会拯救每一个人的生活。”

  同时,普罗迪也围绕如何解决欧债危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必须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沈骥如指出,此次欧债危机无法像美国那样通过印刷货币、货币贬值而解决,因为欧洲印钞票的权力是在欧洲央行,希腊等问题国家无权印钞票和决定汇率,所以有困难的国家不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增加出口还债。沈骥如认为,欧洲需要一个统一的财政,这样才能真正解决欧债问题。

  “统一财政”近日也曾被投资大鳄乔治·索罗斯提出过。索罗斯认为,欧元区只有创立一个统一的财政部,才能解决欧债危机,才能避免金融崩溃和“大萧条”。

  对此,普罗迪也表示十分认同。“我没有看到还有什么其他可选的方案了”,他指出,“统一的财政政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还需要我们在走出危机之后一步一步向这个方向去迈进”。

  “我们需要欧元区联合债券”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9月14日在欧洲议会全会上表示,战胜债务危机的唯一办法是推进欧洲一体化,并且明确宣布,欧盟委员会将尽快提交发行欧元区联合债券的方案。

  而当巴罗佐跃跃欲试、认为找到了拯救欧洲的“灵丹妙药”时,欧盟内部则吵得不可开交,并分裂为两大阵营。其中包括以意大利、希腊、爱尔兰等高负债国为主的支持者,和以德法等核心国为主的反对者。

  德国总理默克尔直率地否决了发行欧元区联合债券来解决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性,称“使债务集团化”无法解决这一问题。

  对于德国等国的反应,普罗迪认为可以理解,因为“这就意味着德国要为其他国家埋单。对于德国人来说,如果没有充足的债务担保的话,未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但普罗迪坚定地指出,现在解决方案只有两个:要不然就推出欧元区联合债券,要不然各国就把主权完全进行公众化,也就是说让成员国完全让渡自己的主权。

  “我们需要找出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告诉整个欧元区的成员,你现在不是在单打独斗……我们能够在整个欧盟建立起团结性,所有的欧盟共同体都能够在这里面受益,从而进一步帮助我们加强欧元区的团结。”普罗迪指出,“现在我们需要政治的意愿,还有政治领导人的意愿,这是很重要的。在技术层面还有政治意愿层面我们都需要(欧元区联合债券)这样一个工具。”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欧洲的德国,而非一个德国的欧洲”

  许多专家认为,解决欧债问题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家里的老大(德国)借钱给其他兄弟,帮助债务国解决问题。

  然而,德国看上去并不那么情愿。默克尔上周承认,“前任政府接受希腊加入欧元区,表明当时缺乏更合理的判断”。她还发出明确信息,如果希腊希望继续留在欧元区,那就必须进一步紧缩财政,削减预算赤字。同时警告所有欧元区外围债务国,德国不会再为它们“埋单”。

  提起德国,普罗迪显得有些无奈,他指出,德国不是唯一一个要在这场危机中付出代价的国家,而还有其他一些主要的经济体。各国需要进一步加强欧元区内部的团结,由此才能进一步加强整个区域的稳定性,这不仅有利于德国,也有利于其他欧盟的成员国。

  “德国总理曾经问我,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大程度的团结吗?但是我告诉她,看一看历史吧,将来回顾德国人放弃了自己的货币,加入了欧元区,你会看到德国人从中获得了多少收益。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欧洲的德国,而非一个德国的欧洲。”普罗迪语重心长地说。

  IMF能力有限

  希腊政府官员最近表示,如果10月份不能获得欧盟和IMF第六笔8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将没有现金来支付薪资和养老金。

  IMF发言人盖里·赖斯9月8日表示,IMF实力雄厚,可以满足成员国的需求。IMF总裁拉加德在希腊等国的债务问题上也表现出了很大的救助决心。在她当选IMF总裁前,一直以法国财政部长的身份支持对希腊进行救援,维护欧元区的完整,并且坚决反对德国之前提出的债务重组计划。

  然而,“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拿了IMF的钱,希腊等国就必须履行对方提出的一系列要求。9月19日,IMF希腊问题高级代表鲍勃·塔表示,希腊获得欧盟和IMF的紧急救助前提是必须实施改革,同时改善税收体制。

  如今的IMF可谓“吃力不讨好”,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问普罗迪如何看待IMF的救助时,一向滔滔不绝的普罗迪突然变得异常冷淡,表示不买IMF的账。

  普罗迪用略带讥讽的语气回答道,IMF要负责的事情太多了,它的能力也很有限。当然了,IMF可以去做它想做的事情,但是欧洲人的问题要由欧洲人自己来解决,欧洲人必须要靠欧洲人自己来救助,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中、欧之间的对话还不够深入

  最近,就“中国能否救欧洲”的问题,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热议。在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表示:“中国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扩大对欧洲的投资。”

  温总理的话被各国媒体诠释为一种信号,暗示中国可能增持欧洲国家债券。对此,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可能是欧洲的唯一“救世主”。

  但《福布斯》杂志9月15日则发表了一篇评论,题为“仅凭中国一国之力,不能拯救欧洲”。经济学家温伯格举例称,意大利的债务高达2.3万亿美元,中国的外汇储备总共约3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美元资产。中国不可能凭借一国之力拯救意大利,更不用说欧洲。

  无论中国能否成为“救世主”,普罗迪认为和中国合作对欧洲国家将起到积极的作用。“我们可以通过政治对话来促成这种合作,我们还记得以前我们开展过很多的政治合作,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对话还不够多、不够深入。”

  向中国推销意大利债券?

  近日,标普将意大利长期和短期主权债信评级从“A+ /A-1 ”调至“A/A-1”,展望为负面。这让原本已是阴云笼罩的意大利陷入了更加悲观的境地。

  意大利目前公共债务规模高达1.9万亿欧元,比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四国总和还大,就连现有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规模与之相比都相形见绌。这使得国际社会一度流传一种舆论,认为意大利“大到救不了”,如果意大利危机继续恶化,将甚至直接导致欧元区解体。

  国务院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也指出,现在资本市场最担心的就是今年到明年意大利有很大的债务到期,该国有没有能力应对这些到期的债务。

  面对人们的担忧,普罗迪辩解道:“我是深知意大利的情况的,当我们进入欧元区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债务了,而且我们也管理债务很多年了,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此前意大利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遭受危机。”普罗迪表示,“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出现了这场债务风暴,而且这场风暴在逐一地击败不同的国家,于是大家突然开始重视意大利的债务问题,并且开始讨论意大利是不是能够有能力偿还债务……事实上,意大利还是意大利,还是那个和刚进入欧元区时一样的意大利,我们不应该对意大利有怀疑。意大利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整个区域的问题。”

  普罗迪认为,尽管意大利的经济增速在放缓,但这不是由于债务问题,而是由于劳动力等很多的变量造成的。

  而对于意大利国债是否值得购买的问题,普罗迪表示,这是由各国的信心和政治意愿决定的。但他强调,欧元的收益比美元好得多,因为美元一直在贬值,欧元一直在升值。

  普罗迪指出,中国的外汇储备应当更加多元化。“除非你们认为欧洲迟早会玩完,将来会崩溃,那你就别买欧债了。否则,我觉得中国还是应该更好地平衡一下美债和欧债的……欧元还会一直升值,当时一度兑美元是1:1,现在是1:1.40了,所以是划算的,是很值得做的一个生意。”

  “看完节目,大家可能会说普罗迪希望在中国推销意大利债券。”普罗迪调侃道。

  伟鸿看点

  欧洲人反而不着急

  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主持人 陈伟鸿

  尽管已经退休,但普罗迪依然颇具西方政治领袖范儿。我们的节目开始录制时已经晚上8点多,普罗迪也是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赶到现场。但他丝毫看不出疲倦,全程都神采奕奕、兴致勃勃,思维从来没有停顿过,并且可以很敏锐地捕捉别人问题的关键。例如我问他哪个欧洲国家将成为此次危机的下一张多米诺骨牌,他立刻避开问题本身,强调通过及时的救助,欧债危机不会继续蔓延,试图以此把信心传递给所有的人。

  另一点令我感触深刻的,是通过和普罗迪及其夫人的对话,我发现欧洲人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对欧债危机的判断是非常不同的。如今,世界各地的人都在纷纷担忧欧债问题会不会传导下去,会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甚至会不会成为下一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而欧洲人自己却并不着急,依然过着开心滋润的生活。在对话过程中,我在没有实现知会的情况下请普罗迪的太太发言,让她谈谈欧洲人在危机中的感受。她作为一个陪丈夫前来的非专业人士,回答地很感性,表示这场危机并没有摧毁人们的心理。

  由此可见,在欧洲这样的高福利社会中,人们的生活目前并未受到太大威胁,还是很享受现在安定富足的状态。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欧债危机,不一定要把它想得那么坏,而可以更多元地去审视它。

  (本文根据陈伟鸿在当期“对话”栏目录制结束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独家专访的内容整理而成。央视财经频道授权本刊独家刊发。)

  渣打银行亚洲区总经济师关家明:

  “欧债局部违约最有可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璐晶︱北京报道

  9月19日,正在“观察”意大利一举一动的穆迪还没回过神来,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却在这一天突然下调了意大利主权债务评级,从A+降至A。原因是该国经济增长疲软以及政局不稳。至此,意大利成为到目前为止评级遭下调的最大的欧元区国家。

  尽管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在第二天就发表声明,称标普的决定是受到媒体的影响,并未从事实角度作出评估。但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同时也是规模第二大债务国(仅次于希腊),其1.9万亿欧元的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119%,此次遭遇降级还是令全球市场增添了对整体欧元区的担心。

  意大利危机

  渣打银行亚洲区总经济师、东半球研究总监关家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欧元区总体的财力和财政状况来说,要比美国和英国小20%~30%左右,而且每年的财政赤字也比美、英少3%~5%,但风险频出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统一”的欧元区背后有17个不同国家的“不统一”政策。

  关家明表示,欧元未来何去何从,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局部违约,全面违约的可能性很小。至少德国、芬兰不会违约,而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的GDP总和占欧元区总体经济的比重还不到5%。因此局部违约最有可能出现。第二种猜想是欧元区消失或是欧元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一分为四。

  2002年7月,欧元成为欧元区唯一的合法货币,10年的时间里,欧元区“只进不出”,增至17个。加入欧盟的两项重要标准,欧元区各国都必须将财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下;各成员国必须将国债与GDP之比保持在60%以下。

  但实际上,标准几乎沦为“一纸空谈”。根据意大利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意大利财政赤字占其GDP的比重为7.7%,而意大利国债与GDP的比值达到119%。

  希腊退出或致金融风暴

  欧元区内部要求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呼声一直存在。关家明表示,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不仅对本国不利,也不利于其“债主”。如果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也许可以采取货币贬值的方法挽救经济。但其中的操作难点是:从一种货币转换到另一种货币的继续性问题,且即使可以退出,重新发行货币对整个金融机构的破坏也很大。

  关家明表示,如果希腊此时退出欧元区,进行货币贬值,必将影响出口竞争力,使进口成本增高,从而再现东亚金融风暴中的不利影响。另外希腊的银行系统也可能面临“崩盘”之势,原有的外债贬值不了,而且如果货币贬值后再按欧元清算,偿还的债务将更多,还贷过程将更加痛苦。“所以目前,对希腊来说最好的方式还是依附在欧元区内。”

  关家明指出,对于债主德国、法国,也并不是把希腊“撵出去”就是最好,因为希腊最多的债务还是由德国银行、法国银行购买的,如果真的出现“希腊跑掉”的状况,“如一盘螃蟹般互相牵扯的欧债问题将势必发展成为银行问题和整个金融系统的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小晓︱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普罗迪
  • 债券
  • 欧盟委员会
  • 对话
  • IM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