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美国财长破例出席欧盟财长会议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6日 06: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欧盟27国财长会议9月16日至17日在本届轮值主席国波兰举行,重点讨论“当前世界经济和金融形势、为即将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秋季会议以及二十国集团会议作准备、评估欧盟金融业状况及其改革”等几大议题。参加会议的还有各成员国央行行长、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等。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史无前例地出席此次会议,这显然表明美国对欧债危机的升级及其“外溢”态势深感忧虑。

  希腊意大利处于危急关头

  此次会议是在欧债危机持续恶化之时召开的,因而备受国际舆论关注。作为欧债危机的“导火索”,希腊财政现已濒临可能“断粮”的绝境。如果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六批80亿欧元援助贷款10月份还不能到位,希腊就只能宣告破产了。近日希腊一年期国债收益率竟然飙升至117%,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也接近70%,而今年整体经济预计将萎缩5%之多。因此,市场越来越笃信“希腊迟早会违约”,将对欧洲金融业和经济造成灾难性的传导后果。

  而意大利也处于危急关头。作为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高达120%,仅次于希腊,总额约1.9万亿欧元。如果意大利债务进一步恶化,就会陷入“太大而无法施救”的境地,因为专门用于救助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总额也只有4400亿欧元。据报道,穆迪将在本周末结束对意大利债务情况的评估。有市场人士预测,穆迪将下调意大利的信用评级,届时将会对意大利债券市场形成新一轮打击。

  欧债危机让美国惴惴不安

  在美国金融危机发生3周年之际,欧债危机令美国金融业前景更加不乐观。美国银行业对欧洲债务的巨大风险敞口成为巨大隐患。以花旗银行为例,估计该行在希腊、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等欧元区国家有220亿美元的风险敞口。据统计,美国金融机构对欧洲国家的净风险敞口约2000亿美元。削减成本和推进大规模重组计划成为美国银行业的最新动向。美国专栏作家扎卡里亚9月15日撰文指出,欧债危机已不仅仅是欧洲人的危机,这一危机所造成的危险将甚于3年前雷曼兄弟公司的倒闭,极有可能将全球经济拖入灾难深渊。

  对于盖特纳的参会,美国财政部表示,全球经济复苏、金融监管以及欧债危机外溢给世界经济带来的风险将是双方讨论的主要议题。盖特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含蓄地表示,欧洲领导人随时都准备采取更多措施保证欧元免受债务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欧洲国家政府应该向市场说明,他们是金融系统的后盾,这样金融系统才会更好地为经济恢复出资献力。

  应对方案束之高阁

  令人十分担忧的是,主权债务危机已殃及欧洲银行系统。首先是银行业股价普遍持续暴跌,多数银行股价已跌至2009年的最低水平,损失极为惨重。其次是欧洲银行业流动性不足的迹象日益明显,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纷纷发出警告,呼吁欧洲银行充实资本金,加固抗险能力。就希腊债务而言,德法两国银行业对其风险敞口较大。欧洲银行的风险敞口并不仅限于希腊,还包括其他几个深陷债务泥潭的国家。英、法、德银行是“欧猪五国”最主要的债权人,持有债务约占五国债务总量的一半左右。同时,“欧猪五国”之间也相互持有债务,这种“三角债”一旦触礁,就会产生多米诺效应,甚至重蹈2008年“雷曼时刻”的覆辙。

  然而,面对如此险情,欧盟当局却显得束手无策,即使是早已敲定的应对方案,也被束之高阁,迟迟得不到落实。有鉴于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于14日在欧洲议会发表了被认为是“措辞强硬”的讲话,一是强调欧债危机是欧洲这一代人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也是一场事关欧洲国计民生的重大“战役”;二是疾呼成员国在本月底之前批准早在今年7月21日欧盟首脑峰会达成的希腊第二轮救助计划;三是欧委会将尽快推出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的方案。此外,德国、法国和希腊首脑也在同日举行了紧急电话会谈,这些显然是为财长会议作铺垫。两天的财长会议是否会对缓解债务危机发出积极信号,美国财长盖特纳与会又将产生何种影响,市场自然会密切关注。

  (本报布鲁塞尔、华盛顿9月15日电)

  点评

  张茉楠(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作为最大的金融合作伙伴,欧美之间由主权债务引发的金融系统性风险是连带的,谁也无法独善其身。欧美金融信贷远没有恢复到危机前水平,依旧乏力的实体经济无法创造就业,也无法承载高度膨胀的虚拟经济。欧美银行危机从深层次来看,实际上是其长期刺激虚拟经济,以至于其脱离实体经济太远之后,金融业的一次结构整顿和理性回归。欧盟货币联盟诞生之初承载着更多的政治使命而非经济使命,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其战略影响比经济影响更大。而目前无论哪种救援,可能都只是以时间换空间,给欧洲市场喘息的机会,但从根本上来讲,很难去除深层次矛盾。欧债危机发酵造成的不确定性极大地打击了市场信心,也会进一步传导到实体经济当中。

  王家强(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分析师):债务危机以前,发达国家一味刺激房地产、建筑业需求,以金融业的急剧膨胀来推动产业增长。房地产业和金融业的就业率比重不断攀升,持有的资金也越来越多,导致技术创新等产业的空心化,拖累了欧美实体产业部门就业和科技创新的进度。危机后这两大行业受到很大冲击,致使其不得不进行去杠杆化等一系列反方向调整,让资本和人力重新回归实体产业。此外,欧美银行大量裁员,金融机构被辞退的高收入人群短时间内很难流入到其他实体产业部门,进一步造成结构性失业。根据预测,美国的失业率要到2018年以后才能回落到6%以下。欧美产业结构的再平衡会导致整个世界经济产业的大调整。

责任编辑:邢斯馨

热词:

  • 美国财长
  • 杠杆化
  • 国银行业
  • 风险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