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低调骆家辉高调答记者 鼓励中国人买美国国债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17: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沈阳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买美国国债

  ●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骆宾王第36代孙

  ●作为在美国出生的美国人感到很自豪

  9月13日,来中国履职月余的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抵达大连,准备参加9月14日至16日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富丽华酒店,骆家辉首次公开接受中国媒体记者的圆桌采访,本报记者也在其中。访谈从逐一与媒体朋友握手问好开始,骆家辉分别就中美经济、教育等方面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90分钟之后,骆家辉与媒体记者合影,结束了此次“思想之旅”。

  谈地域

  “东北地区一些有利条件应该充分利用”

  记者问:请问大使先生,我们正在实施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辽宁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以及沈阳经济区一体化等战略,那么我想请问一下,美国在这些重要区域开发过程中关注哪些方面呢?

  骆家辉:是的,中国东北地区的发展美国也很关注。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让我们有关部门和企业能够了解这个地区存在着哪些机会和哪些有利条件,有利于他们到这里来,成就他们的一些业务,不管是高科技方面还是农产品的加工方面的。我认为中国东北地区一些优势和一些独有的有利条件都应该充分去利用。对于经济的发展,我个人的观点是: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地区都有它自己的有利条件,只要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有利条件上,就会获得成功,而且大家要把目标放在同一个时间段里。这些有利条件也可能包括大专院校、政府或者环境方面诸如河流、清洁的空气等等,这是最关键的。

  谈文化

  “是不是骆宾王的第36代孙,我应该了解一下”

  记者:请问大使先生,网上流传说您是初唐四杰之一——诗人骆宾王的第三十六代孙。我想作为一个华裔的后代,您是怎样看待自己家族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呢?

  骆家辉:首先,我们应该去了解一下,我的家庭是不是真正的伟大诗人的后代。我对来自中国的祖先是感到非常自豪的。中国对世界文明几千年所作出的贡献,我感到很自豪。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从那时开始,我每次到中国就看到一些令人瞩目的变化,确实令人惊讶。对中国人民和中国领导人的勇气和决心我表示赞赏。

  同时,作为在美国出生的美国人,我也同样感到很自豪。我希望能够进一步促进美中两国在许许多多问题上的合作和协作,来解决我们两国所面临的问题。而且,我相信全世界所面临的很多问题,绝不仅仅是我们两国所面临的问题,除非我们美中两国进行合作和协作,否则很多问题是得不到解决的。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中国几千年已经对世界文明作出了这么大的贡献,那么美国也同样在近代历史上为世界贡献了很多,包括电话、电视机、电脑等等。我希望在若干年以后的史书里会这样写道:因为美中两国的共同努力,才使得世界所面临的很多问题得到解决。不管是气候变化问题、饥饿问题,还是制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问题,甚至一些最可怕的疾病像艾滋病或者癌症的问

  题,也是两国合作才最终可能找到治疗的办法。作为大使,我就是想促进这种合作和协作。

  记者:您一直在说要致力于沟通政府、商业和民间的中美往来,那么作为一个华裔的大使,您在沟通中美两国民间文化上有哪些想法呢?

  骆家辉:我认为需要更多的交流,包括旅游、商业界人士的往来等等。另外,需要增加学生的互相访问和学习的机会,继续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到美国去,不仅仅是利用美国的院校所提供的学习机会,而且要真正了解和切身体会美国的生活。

  美国学生到中国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中华文明是人类的一个伟大的文明,要真正地了解中国,不仅仅是从一些书本上来了解,还要真正的来到中国体会才行。

  谈教育

  “我希望能够帮助孩子们拥有最宏大的梦”

  记者: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华裔教授“虎妈”,写了一本书《虎妈战歌》,其中提出了非常严厉的中式教育方式,引发了一场中美教育方法论战。一种是中式严厉教育,一种是美式宽松教育,您更接受哪一种?

  骆家辉:她写了这部书以后,也部分改变了自己对于教育的看法,她对另一个女儿的教育方法,就不像第一个那样严格。很明显,美国人在教育方面也有一些独特的方式,中国也在开始模仿美国,比如教育不仅仅是要背一些东西,还很注重思路、怎样问问题、如何独立解决问题。因为这些年轻人长大以后,必须要适应一些新的形势、新的技术、新的科学和新的东西。当然,更多的美国家庭应该向中国人学习对教育的重视。中国文化对孩子们有更高的期望、更高的标准,这促使他们很小的时候能够学到更多新的东西。

  记者:当初,您父辈的美国梦是能在美国立足,如今,您的梦想已变成“奥巴马式”的“美国梦”。今后,您会希望把自己的子女培养成美国新一任总统吗?

  骆家辉:我愿意让孩子们有属于自己的伟大梦想。作为父母,我们既要让孩子们能够拥有他们所需要的,得到他们应有的培训,又要让他们在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经历。我希望能够帮助他们拥有最宏大的梦,而不是对他们寄予很狭窄的期望。我们养育了他们,给他们爱心,给他们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通过我们给他的爱心和养育,让他们实现他们宏伟的梦想,让他们去为自己的梦想承担风险、做些事情,只要他们感到快乐就可以。

  谈扩城

  “中国需要的是‘有智能’的增长”

  记者:我刚刚拿到了一份“夏季达沃斯”论坛议程,看到14日十点半您会参加一个主题是“中国的下一个增长”的讨论会,其中有一个讨论内容是城市中心不断扩大产生的影响。我觉得这是现在中国很多城市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您觉得这种现象利弊在哪里?在发展中的中国应注重什么?

  骆家辉:我认为这个增长的规划是比较重要的,而且还要保护农村地区的平衡。因为要把基础设施延伸到城市周边的农村地区,成本是很高的。我认为中国所需要的是“有智能”的增长。比如说:服务设施要规划在离人口居住中心很近的地方,学校啊、医院啊、商业设施啊,不然的话,不受控制、没有规划的增长,最后会使民众和政府付出更高的代价。当然,在这种规划的增长当中,也应该包括绿色区域、消遣娱乐区域和艺术文化区域等等。(下转A5版)

  谈生活

  “出行坐经济舱,美国政府有规定”

  记者:请问大使先生,很多人都看到了您今天早上在飞机上的那张照片,座位号都知道是C11—经济舱。您希望给中国民众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骆家辉:可以说,我对媒体一直关注我感到很意外。比如说在机场买咖啡的时候带着背包的照片,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那里照了相。后来到北京的时候,在机场又看到有些媒体来了,我也觉得很惊讶,因为原先没有告诉他们我会坐哪家航空公司的飞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达。

  在美国,我很喜欢自己修理小汽车,去给它换油。更年轻的时候,在汽车还没有像现在用电脑控制的时候,我也做了一些大修方面的工作,但是现在都不敢碰车了,换油也不做了。我很喜欢修自己的房子,做一些重新装修的事情,比如说,地下室混凝土哪个地方我会重新把它挖出来,装一些电线或水管。在我当华盛顿州长的时候,我也会开车开个几英里,购买孩子们所需要的一些东西。

  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我们领事馆的官员还是北京大使馆的,也包括总统的内阁成员,一般的规则就是坐飞机时坐经济舱。所以我认为,当我作为这样一个很随便、很随和的人,我真正代表了美国人的真实做法。我希望我所展示的这种开放性,能够让中美两国人民更多地认识彼此,打破一些壁垒,消除误解,尽管我们有些文化、政治、经济和哲学方面存在差异。

  记者:您8月12日到任至今已经一个月了,我知道您在做州长的时候,灯熄的是最晚的。我想知道您感没感受到这个新角色的压力?您和家人一个月以来在中国生活得怎样?

  骆家辉:最近几周来非常忙。我们非常高兴地受到中国人民、中国领导人的热情款待。压力就是每天事情太多,一天的时间是不够的,事情总是做不完。

  中国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需要好长的时间才能够真正到中国各地去了解和观看真实的中国家庭。我的孩子们适应得挺好,他们喜欢自己的新学校,他们现在在学习汉语,结识一些新朋友,我们对此都感到很高兴!

  谈经济

  “有更多人和实体都希望购买美国国库券”

  记者:目前,很多机构包括美联储都一直在发表一种观点,认为美国现在经济恢复的速度比较缓慢,请问您是否认同这种观点?另外,中国是一个持有巨量美国国债的国家,中国普通民众是不是有理由担心,我们手中所持有的美国国债是否会缩水?

  骆家辉:虽然美国经济还在复苏的过程中,但还是比奥巴马政府刚刚执政前那一段时间强得多了。因为在布什政府最后几个月的时候,我们每个月失去75万个工作机会。这个趋势在奥巴马总统执政的几个月后开始扭转,开始有了正面的就业增长趋势,当然现在还需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奥巴马总统已经提出了一个合理的议程,就是要加快创造和发展就业机会的速度和经济复苏的速度。总统多次向他的内阁成员说过,现在他不会满意,直到每一个想要工作的人都得到工作为止。

  关于债务的情况,中国只持有美国国库券或者政府债的8%,将近70%是由美国人持有的。近几个星期来,有更多人和实体都希望购买美国国库券,这肯定显示了他们是对美国经济有信心的。

  记者: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之所以敢于成为债务王国,就是因为美元拥有独一无二的铸币税;美国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实际上推升了全球的通胀水平,缓解了美国的债务压力。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骆家辉:美国的货币政策是美联储已经决定了的,是独立于总统和国会的。我们都同意美联储所采取的政策,它的所有目的就是强有力地促进美国经济的增长。

  从中国的自身经济利益来讲,美国经济能够尽可能快地增长、尽可能快地变得强有力,是对双方都有益处的。因为美国人民有工作,他们就能购买更多的东西,而且美国人购买的东西大多是中国制造的。所以,美国强有力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复苏,对中国的劳动者是有好处的。

  谈沟通

  “两国间年轻人的互动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您认为最理想的中美关系是什么样子的?促成这样的关系,最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骆家辉:我认为最重要的目标在美中关系方面。就是希望增进了解和沟通,包括政府领导人之间、商业界人士之间和年轻人之间的。那是因为要是不能理解对方的动机和意图的话,可能会发生一些错误判断和失误的行动!当然,我们需要消除一些相互猜疑和好奇心的因素,要真正地增进友谊。因为从友谊中人们会更愿意经常性地互相交谈,希望这样会促使他们实施正确的政策。不管是在商业方面、政府方面,甚至于在军事战略方面都需要加强沟通。

  两国间年轻人的互动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他们是美中两国未来的领导人、未来的军人、科学家和商业界人士。在任期间,我希望能到中国各地去,让中国人民了解美国的情况,了解美国是什么样的国家。也希望他们能前往美国旅行,多了解这个国家人民的情况。我乐见中国社会的开放性,使中国人民充分地发挥自身的潜力。

  A4、A5版稿件由本报记者王立军采写 摄影王大局

责任编辑:祝新宇

热词:

  • 骆家辉
  • 答记者
  • 美国梦
  • 奥巴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