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世界周刊]巨头鲸之“仇”(20110904)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4日 23: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a12778e0684449fb63af787e29fa8a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世界周刊):托尔斯海湾,位于丹麦自治领法罗群岛首府。一群惊慌失措的巨头鲸在渔船的驱赶下,向岸边逃窜。守候在岸上的渔夫,手持铁钩和利刃,刺中巨头鲸的脊骨。鲸瞬间毙命,喷涌的鲜血染红了四周的海水,“红海湾”由此得名。数百年来,每到夏季,这种被称为“男人成年礼”的血腥杀鲸场面就在法罗的23个“红海湾”上演。事后,捕鲸者按贡献大小分割鱼肉,围观者也人手一份。个个喜笑颜开,仿佛过节一般。

  刚才我们看到的是位于北欧法罗群岛的“红海湾”。他们猎杀巨头鲸的场景,让我想起了获奖纪录片《海豚湾》。一个在丹麦,一个在日本,都是物质生活非常优裕的发达国家,可是二者屠杀野生动物的做法却极其残忍,令人仿佛置身原始部落,而不是现代文明社会。

  巨头鲸属于海豚科,性情温和,喜欢与人接近。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巨头鲸沦为了法罗人的猎物。近年来,反对法罗人捕鲸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今年夏天,随着环保船只的到来和一部电影的首映,法罗人的捕鲸问题更为引人瞩目。本台记者就此实地探访了法罗群岛。

  有血腥的味道,没有鲜红的海水。站在草皮屋顶的小屋下,记者看到的托尔斯湾犹如世外桃源。但这里,就是法罗人每年夏天捕杀鲸群的海湾。

  捕鲸者 延斯?拉姆森:捕鲸有很长的历史了,有记录的捕鲸活动可以追溯到很远,几百年了,所以我们知道很多年前鲸的捕杀数量,平均每年可能有800到1000头,但有时会一头都不杀

  36岁的延斯已经杀死过上百头巨头鲸。捕鲸时他负责用大铁钩钩住鲸,或是用捕鲸刀把鲸杀死。

  捕鲸者 延斯?拉姆森:捕鲸时就用这种刀,这把刀非常漂亮,刀鞘上部有巨头鲸     材料很特别,用的是蓝鲸的牙齿,我杀鲸用这把刀,我们杀鲸的时候,要先割它的脊索,这只需几秒钟,鲸就死翘翘啦

  鲸肉曾经是法罗人最重要的肉食来源。位于大西洋西北部的法罗群岛气候条件恶劣,土地贫瘠,日照时间短,除了土豆和红薯,无法生长其他粮食作物,畜牧业也无法大规模进行。于是,每年夏天路经此地的巨头鲸就成了法罗人的盘中餐。

  巨头鲸肉厚胆小,喜欢成群结队地出行,又愿意在船只前面游动,因此又被称为“领航鲸”。但这些习性也让它们沦为了轻而易举的猎物。渔民们发现鲸群路过,就把鲸赶进港湾,一旦领头的鲸中招,几十上百头鲸就一并落入了陷阱。

  捕鲸和吃鲸肉成为法罗人生活中的重要传统,甚至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和身份认同的标识。

  这是鲸肉干。

  记者:怎么做肉干啊?

  储藏室里的那些木棍,从这里穿过去,然后像这样挂起来。

  记者:要多长时间才能风干?
  六个星期。然后就变成这样,非常硬。通常鲸肉干和肥肉一起吃。这是小块肉干,就这么吃。

  记者品尝的鲸肉并不如想像中的美味,感觉又腥又咸,但当地人吃得津津有味。

  这样一只桶可以储存,20公斤鲸的肥肉,放上四五年都没问题,即便我们一整年捕不到鲸,也还有肥肉吃,当然瘦肉就会吃光啦

  我们也在机场附近的,瓦格纳一带捕鲸,要是有小孩参加捕鲸,我们会教他们,鲸身上哪些地方不能吃,他那把刀子非常不好用,碰到鱼骨头之类的东西,就会割到手指

  与日本不同,法罗人捕鲸只是自己食用,并不上市销售,餐馆里也不提供鲸肉菜肴。可是,今年,反捕鲸风暴也刮到了法罗群岛。

  “海洋守护者”成员 彼得:每年在这里的海岸,数以百计的巨头鲸,有时是整个鲸鱼群落都被屠杀,我们的目的就是,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海洋守护者”,1977年在美国成立的一个海洋动物保护组织。他们每年都前往南极海域,阻止日本捕鲸船所谓的“科研捕鲸”。在他们的阻挠下,日本的捕鲸变得越来越困难。今年,日本政府首次表示,将考虑中止在南极海域捕鲸。

  在尝到了成功的喜悦后,“海洋守护者”将目光转到了法罗群岛,派出了“碧姬?芭铎”和“史蒂夫?欧文”两艘船阻止法罗人的捕鲸活动。彼得就是以影星“碧姬?芭铎”名字命名的反捕鲸船的负责人。

  “海洋守护者”成员 彼得:法罗人大多都很友好热情,当然我不是巨头鲸,不会被人赶到海滩上,割断脊梁骨,但也有人对我们心存疑虑,不欢迎我们

  让彼得高兴的是,他和同伴们初战告捷。他们驻留期间,法罗人没有捕过一头鲸。不过,如果你认为法罗人就此轻易认输,那就错了。

  我们不敢肯定,如果我们捕杀鲸时,“海洋守护者”来了,会发生什么情况,我还有其他的杀鲸者,都觉得怪怪的,因为我们工作时,用的是武器,是大刀,我们祈祷,在用刀的时候不要伤到人

  作为丹麦的属地,人均收入达到欧洲中上水平的法罗人早已摆脱了对鲸肉的依赖,任何食品都可进口。可是,延斯认为,传统比什么都重要。对环保组织的一些说法,当地人也拒绝认同。

  分歧一 捕鲸=虐杀吗

  “海洋守护者”等环保组织认为,法罗人切断颈部,刨肠抛肚是对巨头鲸的虐杀。但法罗人认为,他们快速切断巨头鲸的脊柱和通往头部的血管 ,5秒钟鲸就死亡,并不痛苦。

  分歧二 巨头鲸是濒危物种吗?

  捕鲸者 延斯: 它不是濒危物种,巨头鲸的数量,有人估计最多得有200万头……而我们每年只杀死一千头。

  但“海洋守护者”组织认为巨头鲸已经是濒危动物,保守估计只有30万头。

  分歧三 杀鲸是滥杀吗?

  “海洋守护者”成员  彼得:去年我们发现了一个巨头鲸的墓场,在威斯马纳和莱恩那之间,有的整条鲸都被扔掉

  捕鲸者 延斯: 我知道“海洋守护者”说我们滥杀,还在海底拍到了带着肉的鲸尸体,原因是这样的,有些我们杀死的鲸,是有病的鲸,  有的身上有伤,或是伤口附近的肉都坏掉了,这样的鲸我们就会扔掉

  分歧四:捕鲸是否合法?

  法罗人认为,对小型鲸类,国际捕鲸委员会并无保护条款,因此他们对巨头鲸的捕杀合理合法。但环保组织认为,欧洲地区应该遵守更高的标准。

  “海洋守护者”成员 彼得: 根据欧洲保护野生动物的《伯尔尼条约》,巨头鲸被列入濒危物种,所以在欧洲地区捕杀巨头鲸,是非法行为

  面对种种争议,法罗人内部开始出现动摇。年轻人对传统已经不那么在意。而日益严重的海洋污染,也使得鲸肉中汞等重金属的含量越来越高。2008年,法罗群岛卫生官员明令孕妇和儿童禁食鲸肉,并建议公众在一个月内食用鲸肉不超过两次。当地环保组织还邀请一部环保电影登陆法罗。

  8月20号,纪录影片《鲸》在法罗首映。环保界人士惊讶于法罗人的开明与觉醒,但导演苏珊-克里斯霍姆(Suzanne Chisholm)认为,这部电影之所以在捕鲸之岛受到欢迎,因为它讲述了鲸与人之间的友情,这是心与心的交流,而不是言辞激烈的是非判断和身体对抗。

  其实,法罗岛的大多数人都愿意把鲸当成朋友,而不只是食物。--纪录片《鲸》的导演苏珊-克里斯霍姆

  延斯: 当然如果以后说捕杀鲸是非法的,我们法罗人就会停止

  “海洋守护者”成员 彼得:我们在这里需要待多久就待多久,通常七八九三个月,是巨头鲸在法罗出没最多的月份,也是最血腥的月份

  8月底,由于经费短缺,“海洋守护者”的反捕鲸船队提前离开法罗群岛。9月2日,在法罗群岛的维斯马纳海湾,数十头巨头鲸被捕杀,其中包括很多幼鲸。

  传统和文化的改变的确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法罗人对捕鲸传统的这种坚持和一意孤行在外人眼里也许显得过于固执和血腥,也让这个像世外桃源一样美丽的地方担上了“嗜血、野蛮”的恶名。在保持传统与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生态环境之间,法罗人何去何从,我想这不单单是法罗人需要反思、需要做出选择,也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毕竟正如彼得所说,传统是可以改变的,捕鲸真的不应该属于我们现在生活的二十一世纪。

  编辑:张雯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世界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