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世界周刊]搜捕卡扎菲(20110904)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4日 22: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53dd8368a844c7450cebb8ac2a0046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世界周刊):欢迎打开新一期世界周刊。
  9月1号,对利比亚人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1969年9月1日,27岁的卡扎菲上尉发动政变,用绿色旗帜代替了伊德里斯王朝的三色旗,建立了利比亚共和国。(题图:旗帜变化)

  此后,每年的9月1日,利比亚都会举办盛大庆典。革命领导人卡扎菲是当然的主角。
  但是,42年后的这一天,利比亚的反对派把三色旗插满了的黎波里。而卡扎菲却不见了行踪。本期视线,关注卡扎菲的下落。

  9月1号,卡扎菲上台执政42周年的日子。当年那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现如今不仅失去了理想,也失去了自由。

  卡扎菲录音讲话:我们是沙漠雄狮,你们不会得到我们的石油和港口,亲爱的利比亚人民,男人和女人们,做好准备抗击这些侵略者吧。像你们的父辈和祖辈一样

  尽管语气还是一贯地强硬,但没有多少人信以为真。只是反对派想从录音中找出蛛丝马迹,锁定卡扎菲的藏身之处。

  拜尼沃利德,的黎波里东南150公里。反对派军官姆莱塔披露,据可靠线人密报,在的黎波里陷落三天后,卡扎菲就携同二儿子赛义夫、情报高官塞努西逃到了这里。

  反对派军队闻风而至。然而,由于拜尼沃利德为瓦法拉部落所控制,反对派颇有些投鼠忌器。
  利比亚反对派军官 

  姆莱塔 :我们不会进攻拜尼沃利德,因为这里有利比亚最大的部落

  瓦法拉,利比亚140个部落中最大的一个,卡扎菲现任妻子萨菲娅就来自这一部落。
  为拉拢民心,卡扎菲政权曾向瓦法拉部落挨家挨户免费分发皮卡。
  路透社报道说,目前,拜尼沃利德城内还飘扬着卡扎菲的绿色旗帜。他的支持者要么不相信的黎波里已经变天,要么认为卡扎菲还将卷入重来。但反对派军官纳杜里称,瓦法拉部落中卡扎菲支持者不过20%。

  20世纪90年代,卡扎菲曾处死一批反叛人士,引发不满。011年3月北约向利比亚发动空袭后,瓦法拉部落也有人加入了反政府武装。
  据纳杜里披露,眼下包围拜尼沃利德的就有瓦法拉部落的士兵。反对派之所以按兵不动,主要是为了避免自相残杀,力求通过说服当地长老、活捉卡扎菲。可是,卡扎菲真的藏在这里吗?如果要寻求庇护,老家苏尔特岂不更为安全?

  苏尔特,的黎波里以东400公里处。卡扎菲在这里修筑工事,建造兵营、别墅,还把不少行政机构搬到了这里。昔日的小渔村成了人们眼里的利比亚第二首都。

  卡扎菲录音讲话 :的黎波里已经不再是首都,利比亚的首都在苏尔特

  9月1日晚,卡扎菲宣布迁都苏尔特。他的二儿子赛义夫也对城内守军表示了信心。

  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苏尔特有2万精兵,我们会取得胜利。

  不过,苏尔特毗邻地中海。据英国独立电视台8月31号报道,英国特种空降团成员正以游弋在利比亚沿岸的舰船为基地,搜寻卡扎菲及其支持者。卡扎菲如果藏身苏尔特,有点像自投罗网。

  本周,利比亚反对派宣布,将苏尔特守军的投降期限延长一周,以避免血战激化部族矛盾。只有我,国家才能统一。--卡扎菲

  卡扎菲的狂言反映了利比亚部族林立的实际情况。这个有着140个部落的国家在卡扎菲的高压下维持了表面的稳定,可是他过度的政策倾斜、利益分配不均,其实已经为他的下台埋下了祸根。因此,刚刚掌权的利比亚过渡委员会,一方面要捉拿卡扎菲,一方面又不能激化矛盾、激怒部落力量。

  塞卜哈,古达米斯,卡扎菲另外两个可能的藏身地点。前者是卡扎菲的祖籍所在地,卡达法部落势力范围,反对派猜测卡扎菲可能由此南下逃往尼日尔。后者是卡扎菲妻子的家乡,接近阿尔及利亚。

  8月 29日,卡扎菲的妻子、女儿和两个儿子(默罕默德和汉尼拔)乘坐6辆奔驰防弹车进入阿尔及利亚避难。第二天,卡扎菲女儿艾莎产下一女。很多人相信,他们走的就是古达米斯口岸。可是据阿尔及利亚《国民报》报道,当卡扎菲也前往申请避难时,遭到了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的拒绝。两年前,在卡扎菲庆祝革命40周年的盛大庆典上,布特弗利卡曾是座上宾。如今,布特弗利卡拒绝给卡扎菲关照,并威胁将把他移交国际刑事法庭,可能是担心来势汹汹的”阿拉伯之春”引火烧身。

  从政权角度来说,卡扎菲时代已经划上了句号。但是,卡扎菲一日下落不明,利比亚的乱局就难言终结。本周,在巴黎举行的利比亚之友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就警告说,赢得战争并不意味着赢得和平。而中国还有一句俗话,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何况利比亚反对派接管的是一个没有宪法、没有政党、没有职责明晰的政府、却又族群林立、利益错综复杂的国家。

  阿卜杜拉?哈基姆?贝尔哈吉:我是一个普通的利比亚公民,是这个国家的一分子,是一个普通的穆斯林。尽管自称普通人,但这位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绝不普通。阿卜杜拉?哈基姆?贝尔哈吉,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新任命的军事委员会负责人。几年前,他还是一个伊斯兰极端分子,与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并肩参加反美作战。再早几年,他作为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首领,曾三次图谋暗杀卡扎菲。

  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倒台后,贝尔哈吉逃往马来西亚,2004年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抓获遣送回利比亚。

  在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贝尔哈吉指责中情局曾对他严刑拷问,回到利比亚后又在臭名昭著的阿布萨利姆监狱遭受了非人待遇。

  2010年,在赛义夫主持的大赦计划下,贝尔哈吉宣布放弃圣战主张得以出狱。

  2011年,他加入反政府武装,以丰富的作战经验成为反对派的中坚人物,还与他曾经极力反对的西方国家站到了一起。
  殷罡 :这些人(伊斯兰圣战分子),在反卡扎菲的起义当中都已壮大,美国中央情报局,甚至对他们的战斗力量,专门进行了,军事培训,长达两个这就是为什么8月22号的时候,的黎波里突然,在一夜之间就变了样子,这部分伊斯兰武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当的黎波里被反对派攻占之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本以“反卡扎菲”这一统一面貌出现的反对派其实成分异常复杂。既有南部山区的柏柏尔人,也有米苏拉塔的中产阶级,既有前王朝的遗老遗少,也有班加西的知识分子。他们有的要公平待遇,有的要民主和自由,有的要自强自立,有的要伊斯兰律法。

  宋晓军:以利比亚的情况来看,还是谁有枪谁说了算。对于既握有兵权、又曾参与伊斯兰圣战的贝尔哈吉,人们难免担心,这是否意味着宗教极端主义将在利比亚扎根?对此,贝尔哈吉予以了否认。

  阿卜杜拉?哈基姆?贝尔哈吉:我们的军事行动,不带有特殊的意识形态,我希望借这个机会
  告诉世人,利比亚的革命者们是团结一致的,外界不用害怕,*最重要的是确保国家安全

  英国广播公司分析说,近年来反恐形势的变化、以及阿拉伯世界的反思,让这些伊斯兰运动趋于成熟和温和,利比亚现在需要做的是解除武装、整编军队、和政治融合。

  殷罡:凡是不放下手中的武器,试图仍然拿枪杆子说话的人,这是不符合,利比亚国家民族利益的,我想对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来讲,当你们完成了,推翻卡扎菲的任务,报了仇的时候,你们该适可而止,像埃及穆斯林兄弟会那样,参加国家的政治重建,可以组建新的政党,参加民族建设,如果依然扛着圣战的旗帜,和今后利比亚的新体制作对的话,很快就会成为美国反恐的,新的主要目标

  本周,在巴黎举行的“利比亚之友”会议上,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了政治重建计划。在8个月内推举宪法委员会,修订宪法,在2013年初举行40多年来第一次总统和议会选举。

  我们熟悉个人独裁政权统治下生活的痛苦,因此,我们所追求的政权必须代表人民的自由意愿,不压制,不排除任何不同声音。——2011年3月 《利比亚的民主愿景》。与此同时,联合国制裁委员会批准美英法等国解冻利比亚在这些国家的资产,首批总额约150亿美元。

  利比亚人:我希望这些钱能返回给利比亚人民,这是利比亚人的钱。

  8月31号,英国空军将2.8亿利比亚第纳尔、约合14亿人民币的现金运往班加西,交给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这些钞票是英方应利比亚前政府的要求于今年年初印制完成的,1第纳尔的纸钞上还是卡扎菲年轻时的画像。随着资金的逐步进入,利比亚人道主义困境有望得到缓解。9月3号,利比亚石油部和内政部恢复运转。卡扎菲的私家海滩也开放供普通人游玩。

  利比亚百废待兴,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有储量丰富的优质石油,有非洲全民教育程度最高的国民。经历了42年的家族统治和5个月的战火硝烟,600万利比亚人希望能早日过上富足、平等、自由的生活。甚至有利比亚年轻人自信地表示,给我们一段时间发展,我们可以超越奢华的“海湾明珠”迪拜。那么,在利比亚重建过程中,曾经从利比亚撤离了3万人的中国可以做些什么呢?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 翟隽:我们希望利比亚的政治进程,能够尽快开始,能够尽快恢复稳定,一方面希望利比亚自己,能够开始包容性的政治进程,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联合国来主导利比亚战后安排

  9月1号,巴黎利比亚之友大会。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应邀与会。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二号人物吉卜里勒在与翟隽会谈时,感谢中国的人道主义援助,欢迎中国参与利比亚重建,并表示将遵守同中方原有的经贸项目合同。

  此前,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表示,将依据各国对反对派的支持程度不同给予回报。这被解读为反对北约参战的中俄等国将在利比亚重建中“靠边站”,特别是在利比亚储量丰富的石油开发方面。

  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2011年2月利比亚局势突变之时,中国从利比亚撤出3万多公民,其中大多是在利比亚的工程务工人员。这反映了中国与利比亚经贸往来的现状。中国在利比亚主要参与基础设施建设,承包的大型项目约50个,涉及合同金额约190亿美元。

  宋晓军:架桥修路盖房子,这是中国的,只要它采用商业的方式,中国这一块的劳务,是一定能拿到的,因为按照商业标准的话,没有一个国家,有中国这么便宜,效率这么高的。无论谁上台,它的基础设施总要建。

  与之相对照,中国与利比亚的石油合作微不足道。中国从利比亚进口石油只占总量的2%-3%。开采业务基本没有。把控利比亚石油生产的是西方的石油公司。包括意大利的埃尼集团、法国的道达尔、英国石油公司等等。迫于卡扎菲的强权,他们不得不把利润的70%给了卡扎菲,自己只有30%。这一次,趁着北约帮着反对派打下了江山,巴黎会议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和英国首相卡梅伦一齐发力,希望加大利润分成,为自己的政绩加分。而俄罗斯赶在会前承认反对派的合法性,也被认为是着眼于武器、石油和工程利益。

  很难相信巴黎会议是无私的。西方国家的眼睛一直盯着订单。与其说会议对利比亚的未来充满了乐观,不如说充斥着投机。--《时代》周刊网站。

  奥利弗?迈尔斯 前英国驻利比亚大使:这是一场重新分配利比亚财富的大会,不是利比亚人民自己的决定,我没看到利比亚人有任何改变

  在搜捕卡扎菲的同时,利比亚重建已缓慢起步。尽管前车之鉴并不乐观,比如伊拉克战后8年,阿富汗战后10年,留给两国人民的依然是满目疮痍,矛盾重重。但利比亚人希望,他们能够创造历史。在这一关键时刻,外界所应该做的不是趁火打劫,而是切实的援助和支持。

  编辑:张雯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世界周刊
  • 搜捕
  • 卡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