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朱民履新任IMF副总 代表新兴市场国家声音(图)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8日 11: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半月谈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7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特别顾问朱民正式履新IMF副总裁一职。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朱民无疑对推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会有一定促进作用。但是,由于改革的复杂性,朱民在其中的角色可谓是任重道远。

资料图:朱民

  “低调”朱民的“光环”

  这一天,对于IMF和中国而言,都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朱民正式就任IMF副总裁,成为IMF首位出任副总裁的中国人,这也是自1944年IMF成立以来,首次打破管理层“一正三副”的模式,为朱民增设第四个副总裁职位。但就在这一“历史时刻”,找不到朱民接受媒体采访的只言片语。

  事实上,整个七月,媒体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逐”朱民。7月6日IMF女总裁拉加德举行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表示有意增设一位副总裁,几个小时后就传出她考虑让朱民担当此职,有媒体致电朱民求证被他婉拒。7月12日IMF发布公告,正式宣布朱民被提议出任副总裁,任期自7月26日开始,将外界持续多天的揣测坐实。据悉此后诸多媒体的采访申请齐齐发向朱民的邮箱,但迄今未见他的回应。直至26日正式履新,朱民仍未在媒体面前亮相,这位1952年出生的资深经济学家,将“低调”进行到底。

  作为继林毅夫之后又一位进入国际金融组织核心领导层的中国人,朱民不可避免地被放到聚光灯下。细看履历,朱民堪称“科班”出身:1982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1985年赴美留学,1991年拿下美国约翰 霍布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其后成为世界银行华盛顿总部的经济学家。

  1996年朱民回国发展,转到中国银行任职,期间他大施拳脚,在中行香港上市、资产重组等重大事件中发挥关键作用,2006年他升任中行副行长,2009年10月又调任中国央行副行长,2010年2月,他出任IMF总裁特别顾问——10多年后,他又从北京回到华盛顿。

  朱民曾发表大量关于国际经济和金融问题的论著,并曾在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和复旦大学讲授经济学。他是几所大学研究生院的客座讲师,并经常在重要的全球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

  就任中行副行长后,朱民开始更多地就国际金融问题公开发表看法,并展现出惊人的洞察力。就在本月中旬,一名记忆犹新的英国经济学家撰文回忆,他真正认识到次贷的危险正是在2007年听到朱民的演讲,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朱民警告时下到处都是钱,市场流动性过剩,人们在投资时全然忘记了自己所承担的风险。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陷入困境,却反衬出朱民的先见之明,以至于这位经济学家高呼朱民当年的那番话“多么正确,发出的讯息多么一针见血,而西方精英在危机发生后才明白朱民的意思,这是多么让人忧心”,直言不应再对朱民等中国专家的声音置若罔闻。

  寄予厚望 任重道远

  7月26日后,作为IMF新任副总裁,朱民的声音将让各方侧耳倾听。此时,他既被寄望于为中国等新兴国家争取利益,又要服从IMF作为一个国际组织的共同利益,如何拿捏“火候”和掌握平衡,将是朱民履新后必然面对的考验。

  从中国在IMF的份额和投票权的提升,到朱民的任命,表明西方主导的世界权力格局开始正视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日渐强大的经济实力,毕竟当美欧经济在金融危机期间哀鸿遍野之际,中国经济依然是全球经济的亮点,并为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了超过50%,而今,中国更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朱民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是“水到渠成”: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经济体崛起为全球走出危机做出了很大贡献,朱民任职也反映出金融危机之后的一个新格局,即国际金融机构更尊重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声音了。

  拉加德上任之初承诺将继续推进IMF的改革,并加强对世界经济有重大贡献的国家如中国在IMF的合适的代表性。拉加德对朱民给予极高的评价,也寄予厚望,其中之一就是希望他帮助“增强基金组织对亚洲和新兴市场的了解”。

  拉加德在宣告对朱民的提名时称,朱民具备政府、国内政策制订和金融市场的丰硕教训,高明的治理和沟通技艺,以及对基金组织的深入懂得。同时,拉加德也表示,在今后5年的任期内,她将推进2010年确定的份额转移方案,继续提高新兴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以反映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发生的变化。

  然而,也必须清楚地看到,发达国家掌控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决定权的格局并无实质变化。尽管经过去年IMF的改革,中国的投票权从3.65%升至6.07%,但依然不及美国投票权(约17%)的零头。目前,七大工业国(G7)在IMF的投票权达到44.3%,较上百个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总和40.5%还要多。

  美国传统基金会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认为,没有人能找到什么理由来反对中国在IMF中获得一个高层级职位。但是,朱民的任命并没有打破IMF的“潜规则”,他对于IMF因为美国和欧洲不愿意给新兴市场让权,不得不增设一个职位的作法感到“不幸”。(综合中新网 新华网 文汇报等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朱民
  • IMF副总
  • 新兴市场国家
  • 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