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奥斯陆血案致92人亡 首相儿时天堂成为人间地狱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4日 04: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安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人们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大教堂里点燃蜡烛,对袭击事件中的遇难者表示哀悼。 新华社发

  暴徒先炸办公楼 再扮警察扫射夏令营

  奥斯陆血案致92人亡

  挪威首都奥斯陆以西约40公里处的于特岛22日发生枪击事件,一名装扮成警察的枪手在登岛后突然向挪威工党青年团夏令营营员开枪,造成至少85人死亡。在此之前约两小时,奥斯陆市中心挪威政府办公大楼一带发生爆炸,造成至少7人死亡。枪击和爆炸事件共造成92人死亡。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挪威最严重的暴力事件。

  涉嫌制造这两起袭击的32岁的挪威男子布雷维克已被警方逮捕。有目击者表示,除了布雷维克外,于特岛血案还有一名杀手。警方正在搜寻第二名嫌疑人。

  政府大楼惊魂

  汽车炸弹爆炸致7人死亡

  当地时间22日下午3时20分(北京时间21时20分),位于奥斯陆市中心的挪威政府办公大楼一带发生威力巨大的爆炸。挪威政府办公大楼以及旁边的财政部大楼、对面的《世界之路》报社大楼等都在爆炸中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政府办公大楼附近100米范围内的饭店、咖啡店和商店的橱窗玻璃被震碎。警察在爆炸后封锁了政府办公大楼一带的所有通道,只允许救护车、参与救援的公共汽车和警车进出。

  视频画面显示,政府办公大楼玻璃几乎全部被震碎,大楼内部起火,滚滚浓烟从窗口飘出。灰头土脸的人们跑出大楼,从满地的玻璃碎屑和汽车残片上踩过。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的办公室也位于政府办公大楼内,但斯托尔滕贝格当时不在办公室,没有受伤。斯托尔滕贝格通过电话告诉挪威电视2台,局势“非常严重”。他还说,警察不让他在讲话中透露自己所处的位置。

  17:00左右,奥斯陆警方说,爆炸由一枚汽车炸弹引发,已造成7人死亡,16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挪威电视2台报道,收治遇袭伤员的奥斯陆大学医院报告血库告急,已经向奥斯陆市血站求援,并呼吁市民献血。

  爆炸发生后,警察疏散了市中心的人群,并警告市民远离市中心。奥斯陆全城加强了戒备,王宫、议会大楼和警察局大楼等重要建筑周围设置了警戒线,有持枪警察把守。警察在街道上盘查过往车辆。23日清晨,挪威皇家卫队士兵进入市中心执行保卫任务。

  “这是挪威二战后所遭受的最暴力的袭击,”挪威基督教人民党议员盖尔·贝克沃尔德说。另有目击者称,现场景象让他想起了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

  一名警方发言人当天晚些时候说,爆炸前一辆车高速驶入这一区域,证实爆炸由汽车炸弹引发。挪威报纸《nettavisen》援引一位武器专家的分析称,从现场造成的破坏强度看,袭击者使用的炸药可能超过100公斤。

  于特岛悲剧

  俩枪手闯夏令营打死85人

  当地时间22日17时40分左右,就在奥斯陆市中心爆炸发生约两个多小时后,惊魂未定的挪威人又得到一个坏消息:有装扮成警察的男子混上布斯克吕郡于特岛,突然向参加夏令营活动的挪威工党青年团积极分子开枪,许多人应声倒下,一些人惊慌之中四处躲藏,一些人跳水求生。

  据最新消息,于特岛枪击案已经造成85人死亡,遇难者大多是20岁左右的青少年。

  警方迅速逮捕了枪手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并连夜审讯。枪手是一名32岁的挪威人,挪威警方表示,有消息称此人在奥斯陆市中心发生爆炸前曾出现在政府办公大楼前,因此他与爆炸案有关。

  最新消息,挪威警方正搜寻涉嫌于特岛枪击事件的第二名嫌疑人。挪威通讯社23日报道,目击者告诉警方,在于特岛行凶的枪手共两人。按照挪威通讯社的说法,第二名嫌疑人没有像布雷维克那样身穿警服伪装成警察,而是穿一件带警徽的运动衫。

  悲痛

  “儿时天堂变成了人间地狱”

  挪威首相称两起袭击是“国家悲剧”

  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2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把首都奥斯陆市中心爆炸和于特岛夏令营枪击事件称为“国家悲剧”,并说他的“儿时天堂在几小时内变成了人间地狱”。

  司法大臣克努特·斯托贝格特说,政府继续关注事态进展,眼下不会提高威胁警戒级别。

  哀悼“国家悲剧”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23日在奥斯陆出席新闻发布会,称首都政府办公大楼前的爆炸案和于特岛枪击事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挪威遭遇的最恶劣暴力犯罪,是一起“国家悲剧”。

  “在于特岛的每一个人都遭受终生创伤。年轻人经历了本不应遇到的事:恐惧,鲜血和死亡,”他说。

  枪击发生时,工党议员斯蒂娜·哈海姆身处于特岛。她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她与一群人朝湖岸逃散,“我们对这悲剧性的结果震惊,希望那些下落不明的人能够平安”。

  警方说,他们担心岛上藏有爆炸物,正在实施地毯式搜索。

  回忆“儿时天堂”

  斯托尔滕贝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自己少年时代经常去于特岛参加夏令营。

  斯托尔滕贝格出生于1959年。“1974年以来,我每年夏季都会去于特岛。我在那里体验快乐、奉献和安全。如今,那里遭遇残忍暴力,我的儿时天堂在几小时内变成了人间地狱”。

  工党青年分支团体在于特岛组织夏令营活动。作为工党主席,斯托尔滕贝格原定23日晚些时候赴夏令营向孩子们致辞。

  “不少死者是我所认识的人。我认识那些年轻人,认识他们的父母,”他说,“对死去的年轻人而言,对硬生生面对亲人死亡的母亲、父亲和兄弟姐妹而言,对幸存者及其家人而言,这就像一场噩梦。”

  维持警戒级别

  司法大臣斯托贝格特与斯托尔滕贝格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宣布挪威不提升威胁警戒级别。

  斯托贝格特说,政府与警方保持沟通,会持续评估安全态势,“涉及威胁等级的讨论一直在继续”。“截至现在,没有理由”提升本国恐怖袭击威胁警戒级别。

  据悉,这是挪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死亡最惨重的暴力事件。

  近年来发生在欧洲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是2004年的马德里地铁爆炸案,造成191人死亡和1800人受伤。2005年,在伦敦地铁和公交车上的多起爆炸炸死了52名“早高峰”上班族。2006年,英美情报机构阻止了恐怖组织炸毁10多架跨越大西洋航班的惊天阴谋。

  目击

  一些人中弹后装死遭补射

  挪威于特岛枪击事件幸存者说,枪手伪装成警察,招呼在夏令营的人们靠近,继而开枪。他向岛上的人射击,向跳入水中逃生的人射击,向中弹的人补射。

  凶手谎称安全检查

  夏令营营地保安西蒙·布雷登·莫滕森回忆,枪手身穿警服,开一辆灰色汽车,冒充警察混入营地。

  挪威《世界之路》报援引莫滕森的话报道:“他从车里出来,拿出证件,说(首都奥斯陆)遭恐怖袭击,要例行安全检查。”

  “看似一切正常。我们叫来一艘小艇,把他送上岛。几分钟后,我们听见枪声。”

  于特岛距奥斯陆西北大约35公里,位于蒂里湖中,长约500米,有茂密的松树林。枪击前大约两小时,这名枪手涉嫌在奥斯陆市中心引爆炸弹。枪击后,警方在岛上发现爆炸物。

  用散弹枪补射

  幸存者达纳·伯岑基,现年21岁,裤子上沾着血迹。他描述,枪手伪装成警察,要求人们聚拢,继而从一个袋子中拿出多支武器,开始射击。

  警方说,枪手使用“至少一支自动武器”。

  美联社援引伯岑基的话报道,一些人中弹后装死,然而,枪手换用一支散弹枪,向他们头部补射,其中一些人是伯岑基的朋友。

  伯岑基使用一名中枪友人的手机报警。

  埃莉斯,现年15岁,枪声响起时,刚从一座建筑中出来。她看见一名身穿警服的人,以为得救,却发现开枪者却是这名“警察”。

  埃莉斯的父亲不让她公开全名。她说,枪手站在一块岩石上射击,她就躲在石头后面,“能听见他的呼吸”。

  埃莉斯惊慌失措,用手机低声向父母讲述情况。父母告诉她保持镇静,脱下身上那件颜色鲜艳的衣服,以免被枪手发现。

  不知道能信任谁

  枪声响起,一些人躲进建筑物,另一些人躲入树林或跳水逃生。

  安妮塔·利恩住在湖边,距岛数百米远。她说:“一些人跳进水里,大约50人游向岸边。他们那么年轻,只有14岁到19岁。”

  幸存者埃莉斯说,枪手起初向岛上的人射击,继而向跳水求生的人开枪。另一名幸存者约尔根·贝农当时躲在几块石头后面,一动也不敢动。“我看见一些人中弹……他(枪手)距我只有二三十米。我想起所有我爱的人。”

  “当时一片混乱……一些人试图游回陆地。我想,他们当中一些人被打死了,”贝农说,“我看见一些船,但我不敢信任他们。我不知道能信任谁。”

  挪威电视台空中拍摄画面显示,特警队员身穿黑衣,乘船抵达于特岛码头。在他们身后,人们仅穿内衣,游离这座岛。入夜,一些船仍在水面搜寻,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反应

  多国谴责暴力袭击事件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3日就挪威22日发生爆炸和枪击事件向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致慰问电,谴责暴力袭击事件,向遇难者表示哀悼,并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欧盟委员会主席杜朗·巴罗佐说,他对奥斯陆政府遭遇爆炸袭击感到震惊,难以想象挪威会遭受这种程度的袭击,特别是挪威在海外享有调停者美誉。

  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说:“我以最强烈言辞谴责这种怯懦行为。”他说,他已经向斯托尔滕贝格首相表达哀悼。

  北约组织秘书长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指责袭击“令人发指”。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说,这些袭击提醒整个国际社会,在袭击发生前就防范恐怖主义。

  英国外交大臣威廉·黑格向袭击受害者表示哀悼,谴责所有形式的恐怖主义。

  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谴责这是一起“可憎和不可接受”的袭击。

  嫌犯

  极右分子

  曾购6吨化肥

  疑用来制作简易炸弹

  警方认为,挪威籍男子、32岁的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与国际恐怖组织没有牵连。

  布雷维克的一些观点倾向“右翼”,警方怀疑他策划两起袭击,不排除逮捕更多嫌疑人。

  此前无犯罪纪录

  据报道,布雷维克是一名石匠,并有一处自己的农场,他在10周前曾购买6吨化肥。目前警方怀疑,布雷维克用这些含有硝酸盐的化肥制作了简易的炸弹,用来制造22日的第一起袭击。

  已经被逮捕的布雷维克在审讯中相当不配合,警方目前还没有从他嘴里挖出特别有价值的信息。

  据悉,即使布雷维克被定罪,他最多只是获得21年的最高有期徒刑。挪威已经废除死刑,对犯人的惩戒比较宽松。

  登记信息显示,布雷维克合法拥有几件武器,为当地一个枪支俱乐部成员。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布雷维克没有加入挪威任何右翼极端组织,没有犯罪纪录,只有一些轻微违规行为。

  一名警官直言,布雷维克先前没有出格行为,没有引起警方关注。

  思想激进

  不过,布雷维克思想激进显而易见。

  发动袭击几天前,他在微博上发布信息,引用英国一名哲学家的话:“一个人如果有信仰,力量可以等同于10万名只相信利益的人。”

  挪威《世界之路》报报道,布雷维克的一名朋友告诉这家报纸,布雷维克30岁之前成为一名右翼极端分子,经常借助网络发表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

  他在社交网站facebook的自我简介形容自己保守,是一名基督教徒,兴趣是打猎,以及玩有关战争的游戏。

  此外,布雷维克强烈反对不同信仰的人可以聚居一处而相安无事的说法,反对移民。

  挪威高级警官斯韦恩·施蓬海默认为,从布雷维克网上发布的信息分析,“他的政治观点为右翼……但与他发动袭击是否有关联,尚无法断定”。

  上世纪90年代,挪威境内新纳粹等右翼极端组织活动猖獗,卷入一系列凶杀案和抢劫案。此后,这些组织在警察强力打压下收敛不少。

  行事冷酷

  警方初步认定,布雷维克参与了奥斯陆市中心政府大楼前的爆炸和于特岛枪击事件。

  一些警官认为,虽然两起事件都造成严重伤亡,但前后间隔两个多小时,布雷维克完全有时间发动这两起袭击。

  布雷维克在于特岛枪杀无辜者时的冷静让人不寒而栗。一些幸存者回忆,他在这个小岛上缓慢步行,整个过程中显得非常平静。

  一名警官告诉美联社记者,布雷维克事后没有开枪自杀,令人有些奇怪,不少类似案件行凶者最后选择自杀,“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我们或许能得知他的作案动机”。

  “很显然,他像冰一样冷酷。但靠近挪威政府大楼是件容易的事情,那条街道对公众开放”。

  解析

  个人极端主义挑战全球安全

  奥斯陆发生爆炸后,有的媒体马上把这起事件与“基地”组织挂钩。一些观察人士分析,从爆炸案规模、手段和目标选择等方面判断,这一爆炸案特别像“基地”组织所为。挪威作为北约成员参与了阿富汗战争和今年3月开始的对利比亚空袭行动。“基地”组织在其头目本·拉登被击毙后曾扬言要报复美国及其盟友。

  在奥斯陆大爆炸中受到波及的还有挪威最大报纸《世界之路》报总部大楼。这不免使一些人想起两年前发生的漫画事件。当时,包括挪威在内的几个北欧国家的个别报纸刊登了一幅漫画,引起当地穆斯林的抗议。

  截至目前,已有至少两个恐怖组织宣布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首先跳出来的是“全球伊斯兰圣战助手”组织,他们声称奥斯陆爆炸是对挪威媒体曾发表过嘲讽穆罕默德漫画的报复,并扬言“好戏才刚刚开始”;随即又有一个阿拉伯地区的库尔德伊斯兰组织在一些圣战网站上“认领”此次袭击。

  许多情报分析专家对“负责”一事表示质疑,称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全球伊斯兰圣战助手”组织。有来自美国方面的消息称,从美国反恐部门了解到的情况看,挪威的这次遭袭和恐怖组织无关。

  一名挪威警官告知媒体,目前来看,爆炸和枪击事件应是那名被捕的男子单独所为,似乎和包括极端组织在内的任何国际恐怖组织都没有关系,“看上去就像是个疯子干的”,“这更像是本土极端分子制造的美国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而不是挪威版的美国世贸大楼撞机案”。这名警官同时表示,警方会对所有可能的线索展开深入调查。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发表声明称,“我们不想猜测”到底是不是某个恐怖组织所为,有些组织可能会借对此负责来“提高自己的"威望"。

  英国《每日电讯报》则对上述看法稍有异议,称事前无通报且对多个目标发动可造成大量伤亡的袭击是“基地”组织的典型作风,因此不能排除“基地”招募当地极端分子来发动袭击的可能。挪威右翼极端分子独立所为的可能性也存在,因为爆炸袭击的目标都是工党的势力范围。

  虽然警方调查仍在继续,尚不能充分认定这是个人所为,但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行径确实显露了个人极端主义的特质:极端残忍、反人道、不循常理。

  历史上,由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类似惨案不在少数:1995年4月19日发生在美国的俄克拉荷马联邦大楼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而凶手只是一名声称“反对联邦”的美国退伍老兵;近年来,西方一些国家不时发生“校园枪击案”“连环杀人案”,往往也是个人极端主义者制造的惨剧。

  与有组织的恐怖袭击相比,源自个人极端主义的袭击多数情况下事先更加难寻征兆,更令人防不胜防,同样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尤其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武器不断升级,更易形成重大杀伤力。

  由于社会矛盾缓和,加上承平日久,北欧国家在治安防范上常常显得比较松懈。挪威的邻国瑞典,1986年首相帕尔梅被刺杀,事发时身边没有一名警卫,几小时后警方才知道出了什么事;此次奥斯陆血案的第一案发现场,受到爆炸破坏的《世界之路》报社大楼,早在去年就被一些极端分子威胁袭击,但并未引起警方重视。奥斯陆一名高级警官23日说,于特岛枪击事件发生后,警方反恐特警小组大约30分钟抵达现场。这意味着,作案嫌疑人行凶大约半小时,对毫无防备的人群扫射。

  随着调查的深入展开,相信制造这场血腥惨案的凶手一定会得到应有惩罚,但袭击带给挪威人民的心灵创伤在长时间内将难以愈合。世界在感同身受挪威人民的伤痛同时,更应思索:在现代社会,如何才能更好地防范个人极端主义的危害?如何才能让这样黑色的日子不再重现?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社、《中国日报》报道

责任编辑:张洋

热词:

  • 奥斯陆大教堂
  • 奥斯陆大学
  •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