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我的邻居是拉登?!”(2011.05.04)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4日 23: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395bec862b345df95113395efaee5dc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环球视线]>>

专题: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死亡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本·拉登死亡的消息传遍全球之后他的最后藏身之处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谁也没有料到这名恐怖大亨最后的日子竟然是在巴基斯坦一座风景秀丽的别墅内度过的,而且不远处就是一所巴基斯坦的军事学院。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本·拉登死亡的消息传遍全球之后,他的最后藏身之处阿伯塔巴德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谁也没有料到这名恐怖大亨最后的日子竟然是在巴基斯坦一座风景秀丽的别墅内渡过的,而且不远处就是一所巴基斯坦的军事学院。

  在此隐居数年,拉登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他的家庭是否融入了当地的生活,拉登被击毙之后,全世界有成百上千的记者赶往了巴基斯坦伊斯兰堡阿伯塔巴德这个地区,通过对当地民众的采访,他们也试图还原出拉登藏匿在这里的诸多一些生活细节。可以说许多在当地接受采访的一些当地民众,对听说拉登在他们周围住这样一个反应都是说“我的邻居是拉登?”。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在距离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110多公里的阿伯塔巴德,有这样一座被当地人称作瓦济里斯坦豪宅的三层小楼。当地时间5月2号的凌晨前,对于当地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住宅,而数小时后这里却成为世界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它是全世界都在寻找的恐怖分子本·拉登最后的住所。

  在周围人的眼里,这家人深居简出,几乎没有任何聚会,只是偶尔去周围一座清真寺做礼拜。但是几乎周围的所有人都见过一次防弹车进出这座建筑,建筑的安全门会在汽车进入后立即关闭,除了防弹车只有一辆红色的SUV和白色的铃木吉普车出入这座建筑。当邻居们问起这两辆车的车主如何谋生的时候,这两位男人告诉邻居,我们是靠恩惠生活的,还有一个叔叔在迪拜打理一所酒店。

  一位邻居这样对记者讲述了这家人的秘密,有一次孩子们不小心将板球掉落在了这座建筑里,但是那家人却不让孩子们进去捡球,院子里的人给了孩子们50卢布,让他们再买一个新球。所有的邻居都认为,这家人看起来非常大方,待人和善,只是从未有人见过建筑里面是什么样子。

  当地送报纸的工人告诉记者,他每天都会到这里来送报纸,每个月底他的账单上都是同一个人给他付钱,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进入这座建筑,而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时不常会有一辆红色皮卡车把一只羊送进这里。当被问到拉登的住所是否有儿童时,当地一位农民表示没有见过小孩,但是他14岁的儿子却插话告诉记者,拉登的住所内曾经有一些男孩儿,他们被派到周边的小商店去买日常用品和食物,不过这些孩子们并没有到当地的学校就读,邻居们都认为,他们大概都是在家里完成学业的,至于这家人的生活,巴基斯坦当地警察提到,院内可以种植一些植物,从后来拍摄的画面中也能看出,院内有种植蔬菜和饲养牲畜的地方,很大程度上里面的人可以做到食物自给自足。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拉登被击毙后,记者们在室内发现,房间内有佣人住的地方,还有许多摆放零乱的衣物、枕头,以及一台老式电视机,房间里还有书籍,厨房的锅里还有没吃完的饭菜,除此之外,地板上还有一个被子弹击中的钟表,时间就定格在2点20分。

  正在评论:我的邻居是拉登?!

  水均益:通过刚才这个短片,我们基本上可以从一些比较零散的信息当中,能够看到拉登这一家在这生活的一个状态。一个细节就是,事后记者在采访附近一个卖面包的人,这个人叫阿西夫,他回忆说,经常拉登家有一个人叫艾尔沙德会带着一个小孩儿一块来买面包,说那天在晚上袭击事件之前,还买了大概七八个面包,就是我们所说的馕,买了几个馕回去。后来在现场的画面当中,据在现场的记者说,在其中的餐厅里发现了一些吃剩下的馕。孙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或者说给我们来分析一下,通过刚才这个短片,拉登这一家在这样一个大房子里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正在评论:出手大方态度谨慎 最后晚餐是馕

  孙哲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大隐隐于市,他不是说要尽量去融入当地的生活,而是要尽可能减少别人对他们的怀疑,所以他最少可能去开展一些社交活动,比如说买东西、抛头露面,基本上是为了躲避追捕而采取这么一种生活方式。我想对于他来说,现在大家最关心的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他是怎么去指挥各个基地组织进行行动的,这可能是给大家留下的疑问,而且他的地下室有没有通向其它地方的通道,按理说这么一个恐怖大亨,他设计的应该是比较周全的一个逃生地下通道,但是没有,所以这是现在有很多疑问在里面。

  水均益:洪先生怎么看,因为您也在巴基斯坦工作过,这一带应该也比较熟悉,据说像他这样的房子其实并不是特别乍眼,除了那个高墙、铁丝网以外,当然占地面积很大,给人感觉似乎好像还是很有钱,所以邻居们也都在分析,或者在揣测说这家人挺有钱,不是沙特或者说海湾的大老板,就是巴基斯坦做发财生意的一些商人,你的感觉,通过刚才这个短片,通过当地人的描述,拉登一家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况,这个房子对他是一个什么作用?

  专家观点:拉登的伪装如同“皇帝的新装”

  洪琳 特约评论员:这个房子我觉得最大的一个疑点就是这个房子确实没有起到掩护拉登的作用,也就是说拉登今天设计的这个伪装更像一个皇帝的新装,他觉得别人恐怕看不到自己,自己能藏得很好,但是恰恰不是一样,那个皇帝的新装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比如说这个房子大概占地是50×70米,在这个山区里来讲不是一个很显眼的房子,最显眼的地方就是四米多的高墙上架着铁丝网。在巴基斯坦这个地方,只有两种人恐怕会住这种架着铁丝网的房子:一种是西方人,比如说美国人是对典型的,如果美国人住的这种别墅里面有可能是架这样的,因为他需要防范;还有一个我见过的就是毒贩子,毒品贩子在巴基斯坦部落地区里面。

  水均益:类似黑社会的。

  洪琳:对,类似这种,有很多是美国人通缉的毒贩,他会这样,而且他会明目张胆的,我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他也相信没有人去抓他。而拉登这种行为事实上就告诉这里面就住着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

  正在评论:种菜又养羊 拉登生活自给自足

  水均益:对,所以我们也感觉到很有疑问,他是在一个村子里面,尽管周围很近的距离,比如说有几十米、一百米之内,并没有太多的这些邻居,但是总归在一个村子里,这些邻居也都见过,进进出出有车,拉羊的车或者说一些SUV等等,其中还包括提到了院里有一个红色的SUV,还有一个叫铃木白色的车。这种状况邻居们就不会有这种感觉,这家人深居简出从来不出来?

  专家观点:白色铃木 透露拉登之所

  孙哲:白色铃木是透露了拉登隐身之所的一个线索。因为拉登最信任的信使,他平时也不用手机,一通电话被美国人发现以后,他其实每次到拉登这来,他前90分钟把手机的电池都拿掉,走了90分钟以后,再把这个电池放回去,所以美国很难通过用手机的方式追踪到他,当然美国怎么发现他的,有人说动用了100多次审讯被关押的基地组织,最后发现了这个人外号叫科威特,正式名字叫麦德。开始看到他驾驶铃木的车到了白沙瓦,那个地方也不是拉登隐身之所,后来铃木车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才被美国发现。

  水均益:现在有的媒体和官员就透露,实际上是这个代号叫做“科威特”白色铃木车的车主,把美国人带到了拉登现在的这个住所。

  我们今天也看到了一些新的资料,有这样几张卫星照片,我们不妨一起来看一下。在同样一个地方,在2004年,画着三角这个地方,这块地方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建筑,在2005年已经出现了有了房子,有两栋小型的房子。再往下到2010年,这个房子似乎是扩建了,大家仔细看,里面还有一些新的建筑,往下看2005年和2010年的对比,显然这里面又丰富了各种各样的功能,这样一种扩建的工程。像这样的房子,在巴基斯坦这个地区,刚才洪先生说其实会比较乍眼的,但是当地人就没有发现它的疑点之处吗,您感觉?

  洪琳:我觉得当地人肯定是发现了一些疑点,像这个房子这么大或者这么豪华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当地风景非常优美,它也属于周围度假的地方,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巴基斯坦夏季非常炎热,到山里去度假,很多有钱人到这里面来。从房子本身来讲,大家觉得里面住着一个神秘的有钱人,这一点不会引起怀疑。

  正在评论:拉登住处:军方吉普每天来回百次

  水均益:而且据说这几年那个地方的房价飞涨,而且有一些房地产商还打出广告,说这个地方是气候宜人、环境优美、安全稳定,为什么说安全?这个地方离一些军事设施比较近,在这个地方每天大概会有军用的吉普车来回走100多趟,所以说你们在这住肯定是安全的,这是房地产商打的这种广告。

  专家观点:发现拉登的有可能就是他的邻居

  洪琳:对,这里面从拉登的角度来讲,大家也在猜是不是灯下黑的这种想法,我离这个军事学院很近,反而不容易发现,但实际上依我对巴基斯坦人的了解来讲,最终发现拉登的很有可能就是他的邻居。因为现在电视采访,好像好多邻居都觉得很奇怪,我的邻居怎么是拉登,这可能是稍稍远一点的,但是距离拉登的房子比较近一点的,他的邻居,尤其是这个邻居家的杂工,就是佣人,他发现的可能性最大。

  水均益:尽管垃圾不拿出来,但是毕竟还有人进进出出,而且如果长时间,现在像美国媒体所透露的,5-6年生活在那,5个或者6个365天点点滴滴总会漏出一些马脚,当然这是我们现在的一种分析。

  我们在做节目之前注意到新华社有一篇文章,他采访了当地一个叫卡迪尔的居民,他说这个房子据他回忆是2002年修建的,2003年中完成,建房子的时候周围没有其他居民。我们在卫星照片上实际上也已经看到了,周围到2010年的时候开始有很多房子,刚开始都是农田和一些杨树,建房子的时候他在那干了大概三天的活,后头就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辞退了,据说后来参与建造的工人全部是来自巴基斯坦西北部的边境省份,这是新华社采访的一个细节情况。

  洪琳:这个细节里说了很多问题,实际上建这个房子的时候,当地人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说可能是逃难过来躲避追杀仇人或者什么之类,建这个房子没有什么奇怪。但问题是如果这家的人每次都这么神出鬼没的,包括当地的佣人,经常他们在一起聊天,每个家的佣人在一起聊天,家长礼短他们也很八卦,包括还有一个习惯,大家都会去清真寺做祷告,这个时候佣人在一起就会说很多情况。

  水均益:说大房子那家怎么怪,小孩踢进去足球不让进去捡。

  洪琳:把球打进去还给钱。

  水均益:给你50卢布。

  洪琳:这些都是很反常的,包括像在聊他们这家神秘这种情况的过程中可能很多信息就透露出来,甚至美国人所说的,垃圾不倒都是烧掉了,这些细节应该不是美国特工通过卫星发现的,一定是他的邻居这种聊天的过程中发现的。

  水均益:随着时间推移,这几天会有更多的一些信息,比如说来自美国方面的中情局也在不断修正它这个说法,因为中情局“9·11”之后,因为没有及时搜集到一些情报,也是饱受诟病。从这次之后,《时代周刊》就登了一些文章,认为说只要是拉登没有抓到,中情局好像永远欠着美国人一笔账,现在还债的恰恰是奥巴马在任总统之后中情局局长帕内塔,今天帕内塔接受了一个采访,对相关的一些细节做了一些说明,我们一起来听一听。

  利昂·帕内塔 美国中情局局长:问题在于我们从未确认本·拉登是否就在那里,我们的情报太多了,我们注意到了一个人在院子里走动,他身上的一些特征和本·拉登很相似,但是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个人就是本·拉登。当我们把所有线索拼凑在一起的时候,比方说这个院子的安保方式、院子的特点,还有各种我们掌握的其它情报,我们发现这些都非常接近上一次我们(阿富汗)托拉博拉找到拉登踪迹时的情况。

  记者:总统看到本·拉登被击毙那一刻了吗?

  利昂·帕内塔:不不,绝对没有。我觉得我们是在看,在看行动的一部分,我们知道直升机的位置,直升机已经降落,突击队员正要闯进室内,这是我们所实时了解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