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血腥巷战记者遇难 卡扎菲又露面(2011.04.21)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1日 23: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025053f3f3a46fba3887dc6b86a1c6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环球视线]>>

专题:利比亚局势动荡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米苏拉塔血腥巷战继续造成人员伤亡,两名战地记者不幸遇难。海瑟林顿,曾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洪德罗斯,曾多次深入战地采访重大冲突。利比亚政府将就两名记者遇难表态,本台记者何润锋讲述战地采访感受。反对派获得多国大量军援,军事重压下卡扎菲再次露面,与二号人物帐篷中言谈甚欢。利比亚外长接受英国媒体专访称,如中止空袭,利当局可以半年后举行大选。

  《环球视线》血腥巷战记者遇难 卡扎菲又露面

  主持人 劳春燕: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20世纪最伟大的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曾经有一句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但是要接近炮火,记录战争,往往就意味着你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卡帕最后是倒在了地雷的爆炸当中,而就在昨天,又有两名战地记者倒在了利比亚的战场上,倒在了米苏拉塔的炮火当中,而他们中的一位,就曾经获得过罗伯特·卡帕精致奖章。

  (播放短片)
  解说:
  4月20日的米苏拉塔,利比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交火仍未平息,米苏拉塔医院里传出了让人无奈的消息。20日当天,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在通往米苏拉塔的主干道,名为的黎波里大街上展开激烈交火,四名外国记者在交火现场进行采访和拍摄时,遭到迫击炮袭击。
  美国摄影记者,曾获奥斯卡奖提名的电影导演蒂姆·赫瑟林顿在袭击中不治身亡。另一名也曾获奖的美国摄影师克里斯·洪德罗斯也因伤重死亡。此外,还有两名摄影记者遭袭击后深受重伤。
  蒂姆·赫瑟林顿今年41岁,曾摘得世界新闻摄影组织2007年新闻摄影作品奖桂冠。蒂姆·赫瑟林顿参与指导的,反映驻阿美军题材的纪录片《雷斯特雷波》,曾获得第83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提名,并获得2010年圣丹斯电影节评委会纪录片大奖。
  蒂姆·赫瑟林顿 遇难战地摄影记者:
  尽管记者会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发回大量的新闻报道,但人们并不真正了解士兵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解说:
  赫瑟林顿遇难前,曾在不同场合表示,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够让普通人更接近、更了解战争。
  蒂姆·赫瑟林顿:
  我想把战争的现场带进电影院,把民众与战争联系起来。
  解说:
  此外,在米苏拉塔,为纽约Getty图片社工作的摄影记者,41岁的洪德罗斯因同样被炮火击中,受重伤而不幸身亡。洪德罗斯多年来曾先后深入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黎巴嫩等战地进行采访,曾荣获包括2005年罗伯特·卡帕精致奖章在内的多个奖项,曾获得普利策奖提名。
  据报道,在利比亚长达两个月的冲突中,继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一名摄影记者在班加西被射杀后,已经有三名战地记者遇难。

  主持人:
  对于这两名记者的遇难,昨天利比亚政府的发言人穆萨·易伯拉欣曾经对我们的记者何润锋有过一个表态,说今天会有一个解释。那么今天到底又有些什么样的回应?我们现在马上就来连线正在的黎波里的本台特派记者何润锋,润锋你好。
  视频连线:
  何润锋 本台特派记者:
  春燕你好。
  主持人:
  对于两名记者遇难仪式,今天易伯拉欣有一个什么样最新的回应和表态?
  何润锋:
  的确,今天凌晨我采访他的时候,易伯拉欣就说,在今天会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来解释整个事情,不过一直到现在,我们等了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新闻发布会还是没有举行。官方给出的回话是稍后会举行。不过我们记者因为对这件事情非常关注,所以也是等不及了。
  就在45分钟之前,我们在酒店大堂截住了易伯拉欣,也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那位利比亚政府的发言人。在简短的问话中我就问他,利比亚政府会不会对这个事件展开一个调查,易伯拉欣的回答是,首先这个调查要进行很困难,因为这两位记者在米苏拉塔的的黎波里大街,遇到的地点是受到反政府军的控制,所以在双方没有限制停火的条件下,很难对当时遇害事件发生的环境,以及当时具体的情况搜集一些人证物证,很难展开一个具体的调查。
  不过他也同时强调,希望由联合国或者其它国际组织派一些中立的人士,来组成一个中立的调查小组,到现场来进行调查。不过他再次强调,要展开这样的调查,同样也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他一再强调的,必须是首先实现双方的停火,随后才能展开中立的调查。
  在这次访问中,易伯拉欣也一再强调,战争是无情的,政府军和反政府军方面都是有平民或者士兵伤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政府军能够保障在的黎波里记者的安全,但是不能够保证由叛军控制的那些记者的安全。言下之意就是两位记者因为是从班加西过来,所以他们并不愿意去承担两位记者遇害事件一个责任,这是一个简单的采访的经过。稍后在记者会上,究竟政府方面会传播什么样的信息,我们在一会儿的记者会上,再做更多的跟踪和报道。
  主持人:
  那么对于这两名记者的遇难,你们在利比亚前线的这些外国的记者,都有些什么样的反应?
  何润锋:
  其实这两位记者遇难的消息是在当地时间昨天晚上,传到我们所在的媒体酒店。在当时,确实很多记者感到非常震惊和痛心,同时也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听到这两位记者是受到政府军的炮击所致死,很多记者情绪都非常激动。
  因为在此之前,确实很多记者都是不断质问,政府军到底有没有在的黎波里或米苏拉塔对平民也好,或者反政府军也好,动用一些重型武器,或者杀害一些无辜的人士,但是政府方面一直是给予一个否定的回答。不过这次的事件,虽然说到目前为止,政府方面还没有愿意承担责任,但是大家怀疑真的是一浪高过一浪。
  到现在为止,我们这边采访的记者,确实情绪还算比较稳定,因为米苏拉塔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它是这次战争当中政府军和反政府军交战最激烈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仅是交战最激烈,而且到目前为止,它的人道主义的危机越来越严重。同时我们做前方记者,也需要到这个城市去调查很多问题。比如今天我们一再强调政府军到底有没有使用重型武器,反政府军到底有没有部署狙击手,枪杀无辜的百姓等等这样一些问题,所以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进一步观察和研究。
  在之后的记者会上,我们也会进一步向利比亚政府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两位记者不能够白死,它必须是还他们一个清白,究竟是谁干的,当时现场情况究竟怎么样,这应该是作为前方采访的记者应尽的一个责任。
  主持人:
  非常感谢何润锋从的黎波里发回的报道,炮火无情,一定要注意安全,谢谢。
  我们今天演播室里请来的一位是特约评论员洪琳先生,还有一位是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教授高祖贵先生,两位好,我们今天一起来说说这件事情。
  应该说这次遇难的两位战地记者,他们都是1970年出生,今年都是41岁,也许是巧合,因为罗伯特·卡帕去世的时候,也正好是41岁,他们都是在壮年的时候,为了拍摄新闻作品,为了最近距离地拍摄这种炮火当中的新闻作品,都倒在了战场上。
  我们也可以通过几幅照片,一起再来了解这两位记者。我们找到了一张赫瑟林顿2007年的时候拍摄的作品,这幅作品曾经让他获得了2007年的荷赛新闻摄影作品大奖。他拍摄的是在阿富汗战场上的一位美军士兵,在经过了一天的战斗以后,他很疲惫地靠在了战壕里,用手掩面,显得非常地疲倦,也许是对战争本身感到了疲倦。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幅洪德罗斯的作品。洪德罗斯的这副作品,我们是在4月20日的BBC的网站上找到的,所以可以称得上是他最后一批拍摄的作品,反映的是炮火之中的米苏拉塔。这两名记者,可以说他们都是得过很多的奖项,其中像赫瑟林顿,刚才在短片当中跟大家也提到了,他在阿富汗战场上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野战排近距离接触,所拍摄的记录片《雷斯特雷波》,在今年还获得了奥斯卡纪录片奖的提名。
  刚才也给大家看到了另外一名记者洪德罗斯,他也曾经获得罗伯特·卡帕的精致奖章,获得过荷赛新闻大奖的提名,还有一次获得了二等奖,所以他们应该称得上都是很有经验的战地记者,但是还是炮火无情。洪先生也是曾经在巴基斯坦工作过,你对这件事情有一些什么样的感触?

  正在评论:他们的作品足够好 离得足够近
  专家观点:记录悲壮 也容易被历史所记

  洪琳 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战地记者,他们从事的工作确实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刚才看到非常巧合,几位遇难的记者都是41岁,其实作为一个战地记者,每个新闻单位不会选择那种特别年轻、没有经验的,因为选择这种到了中年的,他懂得怎么去躲避,怎么去保护自己,同时又能很好地完成这种工作,因此这个年龄确实是有经验,然后能够把战场上那种悲壮报道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讲,战地记者本身一个是有经验,然后他的工作就是记录这个战士的悲壮。
  我们知道作为记者来讲,他应该是公正、客观地把你看到的东西表现出来,你不应该去预设立场,因此我们看到像两位记者洪德罗斯也好,赫瑟林顿也好,他们往往都是跟随着这里很长时间,然后抓住那么一个瞬间,把那种战争里面士兵困顿的状况表现出来。而这次在利比亚的战场上也一样,只不过是战火无情,这个战场确实十分危险。那你在记录历史,记录悲壮的时候,他们所从事的这个工作,战场是一个非常高危的职业,往往也容易被历史所记住。那么就是说由于你工作性质非常的危险,在这里面,作为一个摄影记者,你的生命就有可能定格在这里,然后后人去记住你。
  实际上我们看到,过去这些年来,由于战争,包括一些有组织的那种犯罪、自然灾害等等,它确实是一个高危的职业。过去几年里,好像每年遇难的,因为工作遇难的记者的死亡的人数大概都在100位左右,而这次又增加了两个人,连同前面半岛台的三个人。
  主持人:
  这两名记者都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就已经开始从事战地记者这样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了。我也看了一下,应该说利比亚不是他们作为战地记者的第一站,他们去过的战场,可以说是长长的一串名单:科索沃、安哥拉、塞拉利昂、阿富汗、伊拉克、利比里亚等等,但是这一次在利比亚却成了他们的最后一站。我们也通过一段画面来简单地看一看,在米苏拉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这两名战地记者遇难的时候,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一种工作环境当中。

    编辑:程 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