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福岛50人”啃饼干睡地板 誓言“战斗到最后”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04: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日本发生9.0级大地震

  日本大地震及海啸遇难数字(截至当地时间30日21时)

  遇难11362人 失踪 16290人

  遇难中国公民5人 避难者17.3万人

  负伤 2872人 被毁建筑物15.3万栋

  我们一直是基于最严重的海啸来(对核电站)采取措施,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一定诚恳对待,充分调查……事故引发了很大范围内的不安和担忧,我们对此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我们将在政府的支援下,基于核电损害赔偿制度,真诚地做好赔偿(受害者)的准备……最大限度地补偿、最诚挚地道歉。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会长胜俣恒久

  综合新华社电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会长胜俣恒久30日在公司总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客观地分析(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的状况,可以说将不得不报废。”

  电站抢修工作将长期化

  胜俣说,1号至4号机组仍没有最终冷却,东京电力公司正为此努力。他还说:“反应堆很难在数周时间内进入稳定状态。”这意味着事故核电站的抢修工作将长期化。

  关于这次核泄漏事故的后续赔偿问题,胜俣恒久说,虽然现在还没有时间进行估算,但是状况还比较严峻,将与日本政府商讨相关的赔偿事宜。连日来,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已在日本乃至世界范围内引发公众对核安全的担忧,对此,胜俣恒久在记者招待会上向公众表达了歉意。

  目前,由于东电社长清水正孝紧急住院,胜俣恒久现暂时代理他的职责。清水自13日出席一场记者招待会后就没有再公开露面,这也引发公众质疑。胜俣恒久说,清水正孝住院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很快就会回来指挥工作”。

  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当天在记者招待会表示,福岛第一核电站5号和6号机组也将报废。枝野表示,已经进入稳定低温停止状态的5号和6号机组也将报废。他说:“在政府作出判断之前,从整体情况来看这已经是很清楚的事了。”

  三个机组安全壳恐破损

  同一天,日本原子能安全委员会说,核电站1至3号机组的反应堆压力容器和安全壳应该都已经破损。该委员会说,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3号机组涡轮机房地下室存在积水,水中含大量放射性物质,这表明1至3号机组的反应堆压力容器和安全壳都应该已经破损。

  30日,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说,第一核电站排水口附近海域的放射性碘浓度已达到法定限值的3355倍,这是迄今日本在这一水域检测到的最高数值。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发言人西山英彦说,东电数据显示,从核电站泄漏的放射性物质有可能已进入海里。西山还说,受污染的海水现阶段还不会对人们造成健康上的影响,核电站周围20公里内居民已全部疏散,核电站附近海域如今也没有渔船作业。

  30日下午,福岛第二核电站1号机组涡轮机房短暂冒烟,不过“没有对外部产生辐射影响”。一个多小时后,东电发表声明,称已断定是涡轮机房配电板出了问题,断电后就不再冒烟,此外也没有起火迹象。

  抢救

  东电将喷树脂控辐射

  这种特殊合成树脂可防止放射物扩散

  综合新华社电 共同社30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将从31日起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内试验性喷洒特殊合成树脂,以防止含放射性物质的尘土扩散。

  如果这种方法被证明有效,东京电力公司将在整个核电站内喷洒这种特殊合成树脂。共同社说,这样做是为保证工作人员作业安全,从而使得机组冷却工作以及积水清除工作加速。这种特殊合成树脂用来固定土壤,防止尘土飞扬。为避免工作人员遭辐射,具体实施时,可以通过远程操作的无人车辆来喷洒这种水溶性的树脂。不过,喷洒树脂只是临时措施,一旦反应堆状况稳定,还要采取彻底的应对措施。此外还有人提出,可以用特制布覆盖受损建筑物,以防止放射性物质扩散。不过,制作这种特制布就需要一两个月时间。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30日记者会上对此表示:“正在研究各种可能性,这也是一个选择。

  枝野还说,为加快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抢险工作,正研究通过管道将建筑物内含有高浓度放射性物质的积水转移到海上的油轮中。

  外援

  法核能巨头驰援福岛

  总裁带领5名专家赴日,萨科齐今日访日

  综合新华社电 法国核能巨头阿海珐集团29日宣布,该公司总裁安妮·洛韦容和5名核安全专家将前往日本,协助东京电力公司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

  阿海珐集团说,这5名专家将主要负责去除放射性污染物和乏燃料池管理方面的工作,他们将和阿海珐在日本的团队一起,尽可能地帮助东电解决核电站所面临的问题。专家组计划30日抵达日本,同日本经产省及东京电力公司高层举行会谈。法国工业部长贝松28日说,东电早些时候曾向法国提出请求,希望法国电力公司、阿海珐集团和原子能委员会提供援助。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核反应堆内核泄漏时使用的核燃料棒正是阿海珐集团的产品。法国先前表示将全面帮助日本应对核危机。法国总统萨科齐定于31日到访日本。

  特写

  “福岛50人”啃饼干睡地板

  留守核电站员工工作环境异常艰苦,誓言“战斗到最后”

  “砰!”当根本诚听到剧烈的爆炸声,跑出屋外查看时,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不远处的核电站三号机组已经露出了铁架,混凝土散落一地,灰色的浓烟直冲天空。“大家快逃,有辐射!”看到眼前的景象,正在2号机组维修电源的根本立即大声呼喊正在附近工作的同事。穿着厚重防护服的根本一边喊,一边拼命地向一公里外的作业基地跑。躲进屋里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还好,所有的同事都及时跑了回来。

  “这下完了,要是出去,肯定会被大量辐射!”根本和4名同事聚到吸烟室里商量对策,因为惊恐,一名同事的手还在不停颤抖。

  根本是地震后留守第一核电站的“福岛50人”之一。30日,日本〈产经新闻〉刊登了对这些勇敢者的采访报道。

  根本在15日接到命令,撤离核电站,而第二天,又有一批东电员工乘小巴赶赴这一危险地,27岁的佐藤大辅便是其中之一。他的任务,是让5号机组保持安全温度。“我知道,如果反应堆爆炸,我们都会完,但我已经在核电站工作9年,有经验,怎么也得去。”佐藤说,当时车里也有一些不愿去、但又不得不去的东电员工,气氛十分凝重。一名年老的员工铁青着脸说,“你们都死了吗?”

  “总有人要去的,所以我就决定去了。”佐藤说。“如果专业人员都逃得远远的,那民众还能相信谁呢?”

  第一核电站的员工,有不少当地人。一名留守的女员工曾给《产经新闻》发过一封电邮,其中写道:“我的父母被海啸卷走了,至今音讯全无,我真的想马上去找他们……但是,东电的员工都在恪尽职守,拼命工作,因此,我也会战斗到最后。”

  日本媒体报道,截至30日,在核电站坚持工作的人有300到500人,其中大部分是东电员工。由于物资紧缺,他们一天只能吃两顿简单的饭,早上是30块饼干,一瓶小果汁,晚饭则是压缩米饭以及一小罐罐头,且每人每天只能喝一瓶水。到了晚上,这些工作人员就在走廊、会议室,甚至厕所边铺上防辐射的铅布,裹着仅有的一条毛毯和衣而眠……

  下周,因3号机组爆炸撤离的根本诚将重返核电站。“如果不愿去,没人会责备你,但我不能只顾自己安全。”根本说。(百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