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领土争端 俄日两国都很硬(2011.02.09)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0日 00: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环球视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领土争端 俄日两国都很硬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今天是正月初七,在这里我们给大家拜个晚年,恭祝全国的电视观众兔年吉祥如意,身体健康。当然,也希望您在新的一年里面,能够继续关注我们的《环球视线》。进入今天的话题,俄罗斯和日本的领土争端这几天又突然的升级,2月7日是日本的北方领土日,就在这一天,日本政府花了两亿日元,在报纸上做了75个整版的广告,广告上一个日本的小女孩,脸颊一侧画着日本的国旗,而另外一侧则贴的是北方领土的地图,上面还有一行字,写着“北方领土回归,我也能贡献一己之力”。就在这一天,在参加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的时候,日本首相菅直人对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进行了指名道姓的指责,这立即引起了俄罗斯的激烈反应,你来我往,日俄为此展开了一场严重的口水战。围绕着这四个岛屿的领土争端,日俄两国同时将自己的外交表情定格为“愤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件又将如何的继续?演播室我们请到的是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的研究员姜毅先生,还有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宋晓军一起参与讨论。首先,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播放短片)

    解说:

    2月7日是日本政府规定的北方领土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当天在东京举行的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大会上,谴责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去年11月视察国后岛之举是难以容忍的粗暴行径,俄总统助理普里霍季科对此回应说,俄领导人前往国内任何地区,根据无需经过任何方面许可,不论现在还是将来,俄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不会改变。日俄之间围绕双方争议岛屿的纠纷大打口水战,并开始升级为针锋相对的强硬表态。

    据俄新社报道,7日,由日本激进分子在俄驻日本使馆前侮辱俄罗斯国旗,俄罗斯外交部随后发表声明回应说,日本今年在北方领土日举行的活动,表现出特别严重的反俄情绪,俄方表示愤慨。

    8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批抗议者聚集在日本驻俄大使馆外,抗议7日东京激进分子烧毁俄罗斯国旗的行为。来自俄罗斯青年组织青年近卫军的抗议者手持标语,要求日本政府对激进分子烧毁俄罗斯国旗行为做出道歉。

    青年近卫军组织成员:今天的抗议示威,我们带了一张很大的世界地图,这样就能看明白,日方总说是他们的南千岛群岛,其实是俄罗斯的领土。

    解说:

    今年日本的北方领土日,在俄官员和总统访岛的背景下进行。1月31日,俄罗斯联邦地区发展部部长巴萨尔金率俄史上最大的代表团登上南千岛群岛,考察当地经济发展计划的具体情况。

    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的消息,日本警方8日说,有人前一天向俄罗斯驻日本大使馆寄去一封信,信内有一发七厘米长的步枪子弹,子弹内没有火药,随信还附有一张字条,写着“北方领土是日本的一部分”。

  正在评论:领土争端 俄日两国都很硬

    水均益:看了这个短片之后,我们基本上对日俄两国目前因为北方四岛或者说南千岛群岛一个争端上升到了什么样的地步。首先想问一下宋先生,因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指责另外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当今的眼下的国际政治当中几乎是少见,除非这两个国家要准备打仗。但现在日俄之间还没有这样的这种迹象。但是通过像菅直人这样的表态,是否能够透露一种迹象,就是日本在这个问题上准备强硬下去,您怎么看这个事?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这个其实并不是日本要强硬下去,至少现在菅直人说这个话,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外长前原诚司实际上比他说的还要狠。

    水均益:对。

  专家观点:菅直人被前原诚司推着走

    宋晓军:菅直人实际上是被前原诚司推着的。在日本的民主党政府内部,它有几派政治势力,比如最大的一派——小泽,他大概能控制一百三四十个议员,由于他跟着鸠山由纪夫也是打民进牌,在普天间机场上,等于要赶美国人走,通过民意败掉了,让美国人的特检科,东京特检科给干掉了,说他行贿,干掉之后他被边缘化。

    第二派是谁?第二派就是前原诚司、仙古由人他们这一派,这一派大概能控制50个左右的议员,而菅直人本人实际上没有任何政治根基。前原诚司他打民族主义牌,比如钓鱼岛问题跟中国玩,现在人家俄罗斯也玩这套游戏,当然俄罗斯有它国内问题,北方四岛咱们另说,也玩这套游戏的时候他必须接招,接招的时候前原诚司说了狠话,菅直人必须跟进。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水均益:对,前原诚司是外相,你是首相,外相都说这么狠的话了,首相怎么也得表个态。

    宋晓军:关键是前原诚司在党内掌握着整个日本国内的政治资源,等于他是一个被架空的首相,所以他掌握着你的政治命运,当然他说了狠,你必须跟进。

    水均益:您的意思是里面还透露出日本国内政治的某种端倪。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像前原诚司,菅直人他实际上也有一些表态,还是比较积极的,比如他说我会带着坚定的信念,秉持先解决四岛问题之后,然后再来跟俄罗斯搞和平条约签订,然后说要耐心的与俄罗斯谈判。姜先生,是不是骨子里对于菅直人也好,日本政府也好,目前的外交政策也好,并不是真的想要像刚才宋先生所说的,要跟俄罗斯硬碰硬?

    姜毅 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实际上现在从世界各国很多国家都存在领土纠纷。当然,我们看过去已经解决的问题,或者说相对而言问题不是那么突出的也好,和平谈判恐怕是解决领土问题的惟一选择。

    水均益:特别是日俄之间。

    姜毅:特别是日俄之间。

    水均益:因为不可能,现在无法想象日俄之间打一场。

  专家观点:解决领土纠纷 谈判是惟一的选择

    姜毅:对,无法想象日俄之间再出现一场战争,这个对于双方来讲都是不可能,都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只有谈判。所以菅直人说了一个老实话,就是说我只能进行谈判。

    水均益:而且是耐心的谈判。

    姜毅:对,耐心的进行谈判。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60多年了,出现这个问题已经65年了,你现在继续只能延续过去的这些路来走,从过去这60年的情况来看,自民党当时在台上的时候,曾经有几次态度有些许灵活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没有使两国在解决这个问题,领土纠纷问题上有往前推进的机会,但是总是由于阴错阳差,特别是由于日本国内的民意,当然也包括俄罗斯国内的民意,使得这个问题的解决,最后都是夭折了。

    水均益:您刚才提到民意,我们注意到这一轮口水战的升级,实际上是两国的民意被挑起来了。日本方面也是,又烧俄罗斯国旗,拖在地上走,很恶劣的一种行径了。然后又给人寄什么没有火药的空子弹壳。而俄罗斯那边刚才我们画面也看得非常清楚,上街了,直接到日本大使馆门口抗议。像这样的一种两国民意的这样的升级,会使这件事情难上更难吗?

    姜毅:实际上我认为从这60年的情况来看,特别是自从日本1981年确立所谓“北方四岛日”以后,这个问题的解决应该说比过去都难。刚才宋先生讲到,其实现在这个问题中间很多因素还牵扯到国内政治的因素,包括日本的民主党政府它的一个基本的政治价值取向的问题,以及它的政治执政理念和执政基础问题。这样一个背景下解决四岛问题,至少对于日本目前菅直人政府来讲,几乎很难有其他选择。但是这个问题反过来看,俄罗斯随着它国力的增强,随着俄罗斯与其他邻国,苏联解体20年以来,它与其他邻国的领土问题的基本解决,就剩下最后这么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恐怕俄罗斯也没有其他路子可以走。所以这就是双方在解决领土问题上,本来民意就很难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如果政治力量再把其他因素加进来进行炒作,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就更难。

    水均益:我们也注意到一些媒体对这件事情的一些评论,其中我注意到有几个,比如像英国的经济学家,他说“就像日本政府在报纸上做广告一样,日本人的抗议方式总是生机勃勃,但却无关痛痒”,这个话说的很耐人寻味。

    当然,像英国的《独立报》,当然他们都是隔岸观火来看,他就觉得好象双方都不会允许彼此日益紧密的经济联系,因为这个口角而受到影响。

    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实际上梅德韦杰夫在这之前已经说过,说关于南千岛群岛这个问题,日本可以跟我们来合作。所以这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我们关注日俄之间关于北方四岛的争议或者争端以来,一直没有,似乎没破解这个问题,到底比如说俄罗斯什么态度,俄罗斯到底是想不想给日本,说还也好,或者给日本也好,还是说逗你玩,你愿意投钱,可以,否则的话没戏。因为最新的消息,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又说了,准备给这个岛上加派武器的配置,使这个事基本上有点很难回头的感觉,宋先生。

    宋晓军: 当然,从俄罗斯的角度上来说,自己的一寸领土都不愿意放弃,它国内的民众在这方面要求也很强烈。但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说,俄罗斯现在打东亚这张牌,更多的我觉得是看中了中国的市场。因为我们知道中国现在进入了“十二五”,没有人怀疑中国现在能做什么样经济上的大手笔,现在中国完全有这个能力。比如说我们东北地区的开发,一亿多人,我们把基础设施重新做起来,工业走廊、城市带重新恢复起来,对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资源来说,无论是油气资源还是森林资源,这些东西都会要被吸进来。俄罗斯现在打在东亚这张牌上,说我要开发远东地区等等,实际上我觉得更多的是看中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潜力。至于日本,原来日本比如也投过资,在雅库的油田投了一亿多美元,中间之间的要价,说白了,太复杂,拿中国人的市场和中国人的钱,应该来说还是更容易。正好日本人跟中国玩岛屿的事,我们知道无论是冲之鸟还是钓鱼岛,折腾,俄罗斯又玩了一把,实际上等于顺手也送了中国一个人情。

    水均益:有点恻隐的意思。

    宋晓军:对。

  专家观点:俄罗斯希望争取中国市场

    水均益:这只能是我们的猜测。姜先生,我们知道明天前原诚司日本外相要去俄罗斯,要跟俄罗斯外长谈,其中也包括北方四岛这个问题。但是我的个人感觉,在眼下这样一个局势之下,基本上是很难的,这个问题出路在什么地方?

    姜毅:其实我个人的看法是说,解决这样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关键是要新思维。但是问题是现在……

    水均益:来自于谁的新思维?

    姜毅:最主要还是在日本方面的新思维。现在的问题是说,包括刚才也讲到像菅直人所说的,我们要先解决领土问题,然后再去签署和平条约。这样一个思路实际上跟过去60年的日本政府的思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而且现在民主党目前玩的这一套所谓的正常国家民族主义这一块,实际上使得原来包括桥本,包括森喜朗曾经表示过的某种灵活的一种外交政策的选择都不可能有。我刚才讲为什么要有一个新思维,最关键点还是来自于日本,现在的民主党政府能不能在解决四岛问题上,破这个局方面有一个新的想法。

    水均益:有一种突破式的思维。

    姜毅:对,这一点其实对于至少缓和两国目前的这样一种紧张状态来讲,恐怕是最关键的。

    水均益:好的,这个话题我们就谈到这,我们《环球视线》稍候继续。

    (编辑:王玉西)